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90章 林海文熬鸡汤

今年年初的时候,有一篇媒体,说天马传奇一个春节季,从元旦到正月结束,差不多两个多月,跑了30多台晚会,十几个商演,至少进账3000万以上。这是实情,倒不是说林海文压迫他们,一个是市场需求特别大,除了《最炫民族风》《荷塘月色》《我从草原来》这些天马金曲。主要是林海文把在八省二市春晚上表演的那几首过年歌,都弄进他们的新专辑里头,算是给了他们。《恭喜发财》《过年好》《祝福》等等,每一首都是应景好歌啊,但凡要办晚会的,头一个差不多就能想到天马传奇。
“嗯,呵呵呵,没想到,真没想到。”林海文摇着头就先出去了。
“我从小就很喜欢唱歌,初中毕业之后,就跟一帮人一起出来玩乐队了。开始的时候是做摇滚,不过后来就散了。”Andy脸上露出一丝怅惘的表情来,眼神里头透出对那段张扬时光的留恋、怀念和不舍。在昏黄的光晕里,宛如一幕老电影画面,在咿咿呀呀的留声机背景里闪过。
“呵呵。”
“他是?他是林海文啊!”卞婉柔促狭着笑笑:“没什么名气的,你不认识也正常。”
隔着一堵墙,这声音仿佛是钻啊钻啊的一条小蚕,亮亮的,嫩嫩的,舒缓又懒散的,传进林海文的耳朵里头来。
这个小伙子,很有点想法呀,明显认出他了。一开始反其道而行之,引起卞婉柔的注意,谁能想到他的目标会是自己呢?不过,林海文也不晓得,他怎么能保证可以跟自己搭得上话的。
一个类如邓丽筠,又出现一个类如……王非的?
“破碎的支架沾着昨夜的痛”
管经理抖着嘴唇:“这意思是,林大神看上了谭如?”
“不不不,我再送送你们啊。大龙,你先回去吧。”
趁着林海文喝点纯牛奶的时间,蓝调的老板亲自给送了牛奶过来,卞婉柔那边是水。Andy想要把节奏拉到自己这边来:“您,您怎么称呼?”
“噢,你是初和_图_书中学历啊?有点低了,现在这个社会,虽然说学历不是最重要的,但能够上上高中,上上大学,还是一个挺不错的经历嘛。你没有计划读个什么函授,成人教育之类的?我跟你说,现在这个教育系统很发达的,并不是说你以前是个初中学历,就永远是这个学历了。你完全可以读一个函授,或者专科,然后看看能不能升本科,或者以同等学力考个研究生。这个考研啊,完全又是一个新的选择机会了,之前是什么样的,通过考到一个好学校的研究生,起点就完全不一样了。”
林海文这一套还是上一辈子他的老师跟他说的,一个教马哲的老师,特别喜欢嘚吧嘚灌鸡汤,灌得整个班的人都想要打他。其实他要是真的说为大家好,他们班上也不至于都是不知好歹的。但这个老师目的不纯,他主要是为了炫耀他儿子,一个北大的高材生,当时出国到伦敦政经读国际金融,不得了,简直是别人家的讨厌孩子。不过林海文他们毕业的时候,听说了马哲老师的孩子回国了,找了份年薪12万的工作,比他们班上当时至少一半人低——也不知道后面的学弟学妹们还听不听得到他的鸡汤了。
林海文看了他的脸色一眼,叹了一声:“你们这些年轻人,我也知道,出了社会想要再回去学习,对你们来说那叫一个难如登天啊,跟要杀了你们似的,是不是啊?不过我跟你说,这确实是一个很好的选择,人啊,平台不同,视野就不同,视野不同,一切都会变得不同。
Andy有点懵,有点恍惚,有点不知所以。
“没事没事,我马上就跟谭如说。”
“啊?”
稍微过了一下脑子,林海文也想明白过来,不管在哪个时间,这样一把声音,无论如何都不会被埋没的吧?更何况,相较而言,这个世界的歌手,可比原世界来的滋润的多。不说别的,盗版不猖獗这一项,就足以养活很多三流,甚至不入流的歌http://m.hetushu.com手了。
归根到底,大龙对自己的音乐才华还是非常有信心的。
“等等。”林海文停下步子。
“你唱的挺好的,可惜没有你的模板。”
“婉柔姐,还有这位先生,我送你们出去吧。”
“林大神,我,我能不能,我是说我也想要能成为一个发片歌手。”Andy咽了口口水:“不知道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
“我啊?你叫我爸爸吧。”
要是林海文愿意给他机会,他就是天王,他就是天后,他就是王炸!
“哈哈哈,开个玩笑。不好笑么?”
“大神?”
“呵,林~您说得对,我考虑一下。”舌头差点咬破。
他真的很熟悉这个声音,忍不住去看了一眼卞婉柔。
Andy脸上倒是没有露出太多不耐烦的神色来:“您,你说得对,呵呵。”
当然了,有这么多红歌傍身,在这个卖情怀的时代,他们是不愁机会的。
“它白如光,它白如我的过往”
你想想,在这一个小公司,小工厂,哦对了,你是个小酒吧,一年到头10万块,就不错了吧?可是那些精英人士,10万块,也就是个把月的收入,更不用说还有更多的增值投资,比死工资要多得多。你一辈子工资买一套京城的房子买不起,人家一个月就一套,你说说,区别在哪里?大家都是一个鼻子两个孔,又不能拉出金子来。”
“……还没有。”
卞婉柔完全不明白,林海文在酒吧界绝对是大名鼎鼎的。不说他的歌都是客人必点热单,也是驻场歌手们最喜欢唱的。除此之外,天马传奇的崛起经历,确实太让人羡慕了。
卧槽!
如果她看不见他隐隐约约飞过来的眼神的话。
现场安静了一下,卞婉柔早就看出来了,但没想到他会说出来,就去看林海文。
林海文!
“成了家那就得要有小孩了,是不是?关于这抚育孩子,也绝对是个不容轻松的事情,一个不小心,那就是影响到了孩子一辈子的事和图书情,不能不当心,不能不注意啊。养孩子的话……”
管经理还一头蒙呢,等卞婉柔把林青的电话给他的时候:“管经理,劳烦你把这个号码给一下谭如,这是敦煌娱乐的音乐总监林青的手机号,如果谭如有意到敦煌发展,可以给她打电话,约一个时间见见,劳烦你了。”
“是啊,我们行里都这么叫他,网上也是这么叫他的呀。”
林海文皱着眉头,回过来看Andy,林海文选歌手,历来都是经验主义,上一世成功的风格他遇见了就会愿意出手,卞婉柔如是,天马传奇、周紫,万真真都是这样。保险又省事儿,不糟蹋好歌,但Andy,他找不到差不多的:
“玩笑,玩笑,哈哈,我姓林,双木林。”
其实Andy也是有计划的,如果一切顺利,就像是现在这样,能够借着给卞婉柔道歉的机会,认识林海文,那当然是最好不过的。如果真的没有机会,比如两个人很快地离开之后,他也有备案,卞婉柔在京城的时候,还是喜欢到酒吧一条街坐坐的,想要“偶遇”不是那么难,到时候,他就可以跟卞婉柔说,因为自己的“意外失控”,导致丢了工作,音乐梦想戛然而止,想必也能有机会被介绍给敦煌试一试。
“好!”卞婉柔一笑:“怎么样?声音不错吧?”
“……”
“纸鸢落在了风中”
什么跟什么啊?
要不是蓝调的老外DJ还在大声吼叫,他几乎要以为自己是不是在大街上,被一个培训机构的推销员拦住了。
“漫天的蝶啊”
Andy呵呵呵了一阵:“林先生啊,你刚说我的音乐有点意思,不知道能不能指点一下?”
“哦,差不多吧,不过还得见见面,听一听声音,聊聊。”卞婉柔这会儿已经走到了后门口:“麻烦你了管经理。”
这是他们的想法。
“是吧?这人啊,成家立业治国平天下,立业倒还是其次,成家最早。哎,你结婚了么?”
林海文站起身,跟着管经理http://m•hetushu.com走了几步,后面Andy心有不甘地跟了两步,嘴巴蠕动着,想要说什么的样子。
怎么会这么巧呢?
“行吧,那谢谢你了。”
卞婉柔听了两句:“是,是谭如。”
“说到孩子,我突然想起来,你看没看前几天有个新闻啊,哎呦真惨,说是有个小孩啊,他喜欢玩心眼,结果他就死了。”
所以当林海文说起他唱的“有点意思”,内心深处的激动已经无法压抑,有点三十年的老处男进洞房的感觉。当然,也还有一丝丝得意之情,感觉自己筹谋已久的计划,把林海文卞婉柔这样的人,都耍的团团转,简直牛逼。
“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女孩?”林海文问卞婉柔。
所以林海文也非常明白,这一套鸡汤有多么惹人嫌。
“好,谢谢管经理。”卞婉柔刚才跟蓝调的头儿聊了几句,通了姓名,这人叫管思。
模板?
林海文怎么是个话唠啊?
这个账,都用不着老板来算,管经理自己算算就明白了。
“呵呵——呃?”
“音乐啊?我不懂的呀。你别生气啊,我刚才就是客气客气,毕竟我总不能说听不出个鸟玩意来,你说对吧?”林海文一脸真诚啊:“人在外头,没办法,总得有需要昧着良心,哦不,我的意思是虚与委蛇的时候,得说别人喜欢听的话,对不对?这就是做人的道理,我跟你说……”
林海文点点头:“你把林青的电话给一下管经理,让谭如联系一下林青,约个时间见见吧。”
怎么这么能扯淡啊?
怎么就扯到考研上去了?
“哦,哦,不烦不烦,呃。”管经理看了看林海文的背影:“婉柔姐,他,他是?”
一直跟着的Andy,觉得命运总是颠沛流离,命运总是曲折离奇,命运总是恐吓着他,他想要巴结的,里头那个都没见面就得手了?
又开始了。
可惜,人生总是多变而忧伤的。
“这不行啊,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那都得有一个默默付出的女人。你还年轻,不懂得这个道理,但这确实和_图_书是金玉良言,人都是社会动物,社会是通过一个一个家庭串联起来的,没有家哪来的国?没有国,还有什么前程不前程,音乐不音乐的,你说是不是?所以这个成家啊,很重要,特别的重要,尤其是找老婆这个事情,那也是一门学问啊,我跟你说……”
林海文显然是看见了。
哇塞,要是个小女生,就要被这种有过去的男人给吸引了。
蓝调后面的格局还挺曲折的,走了几步,场子里的声音突然就响了起来,显然这个地方比刚才休息的地方,要么隔音效果差一点,要么就是更近一点了——它其实就是舞台的背面,为了跟外头隔音,也为了个留个后门,在里头起了一堵墙,弄了一条小路出来。
好歹没等着林海文继续扩散,酒吧的安保人员进来了两个,应该是外头平静下来了——这不容易的,大晚上,High翻的青年人,谁知道一个激动之下,会不会果奔啊。所以花的时间有点长。
卞婉柔开始还觉得蓝调不想放人,会从中作梗呢,林海文让她把电话给管经理,她觉得有点不妥当。但是看管经理这个样子,恐怕不是这个想法。其实她不知道,天马传奇给金色极乐鸟打出来的招牌有多响亮,蓝调要是能出个当红歌手,生意绝对是要爆发的——隔壁那个死秃头佬的场子,说不定就要被他们给吃下来了。酒吧一条街上,他们D蓝调,也绝对能算是一角,到时候别说谭如一个驻唱歌手,就算三流小歌星,恐怕也愿意来唱歌的。
“呵呵。”
眼见林海文跟卞婉柔都要从走出酒吧了,他觉得再不拼一拼就彻底死了。
他觉得自己不是没有天赋,只是没有遇见伯乐而已。就像是天马传奇那样,他咋地也看不起,就是俩土老帽,被林海文一捧,居然也人模人样成了个角色了。
“呵、呵、呵,挺好笑的。”Andy看着有点想要哭的意思。
另一个原因是他们自己的意愿也是这样的。火的时候不多赚一点,难道等过气的时候吃泡面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