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591章 一条微博的威力

……
啪一声,桌面上的水杯都差点飞起来。
是他风格不像那些新老天王?
“不用说了,反正你也没有得逞。哈哈哈,今天居然见到了林海文。”管经理有点高兴,不知道是为了Andy的倒霉,还是为见到了林海文。
现在公司要让他为了蒋云彻那个谋朝篡位的贼子,公开他藏了这么多年的感情——疯了吧他们。
林海文头也没回,一直在笑,这会儿笑得更大了。
“大神大神,说说沈俊涛是不是只有1米4啊?”
剩下的一个,就是转移视线了,找一些更大的新闻把事情热度给盖过去,那也就差不多了。这一条的话,就是比较容易得罪人,除非了自己公司能够说明白先。当然了,这些动作的同时,找些水军在微博上洗一洗地也是有必要的。
“林总,这是不可能的。”
林海文和卞婉柔在蓝调酒吧看好苗子的时候,名扬则把中高层都约到了一起。
会议室里头安静了一阵,大家互相看看,只好照章办事,尤其是大经纪人林竺,跟公关经理陈营两个,眉头皱的那叫一个紧,可惜紧的不是地方啊……
一口气倒吞回去,大经纪人差点被气死。
头都要炸了。
“唐婷整容了是不是?她妈据说第一次看她回家都没认出来,是不是真的?”
这什么意思,蒋云彻在剧组说了“东西南北中发白”,然后推出名扬快倒闭了?这逻辑,太强悍了一点吧?
果然,那位制作人根本就没有打住的意思,怼了大经纪人一句,就朝着吴总说开了。
“我看啊,还是让蒋云彻出去踏踏实实地道个歉,这年头,嗑药的出轨的那么多,蒋云彻顶多就是一个不敬业而已,他出去言辞恳切的道个歉,问题不是很大的,对他也不一定有多大的影响。让公关那边给他写个声明稿就是了。”说话的是电视剧制作部门的负责人,对蒋云彻这种不敬业的人,他也是看不上眼的。
这下子算是撕破脸了。
“别特么装好人了,对m.hetushu•com朱琴公平不公平,那是我们自己的事情,跟公司有个屁关系。林总,我话就明说了,不可能,我不会同意的。公司如果一意孤行,到时候大家就鱼死网破。你们怕林海文,捧蒋云彻,我杨逸也不是坐吃等死的人!”
公关部经理也知道自己是推不掉的:“现在这个情况呢,应对方式一般有这么几种,第一个就是装死猪,等着事态过去,大家都是善忘的,了不起就是影响坏一点。如果《天光水月》的收视率没有明显受到影响,甚至反而有所提高的话,对蒋云彻来说也没什么实质性的伤害,这也是很多明星会使用的一种方式。第二个就是声明道歉,这种呢,一般是黑料被坐实了,影响特特别坏的,比如出轨啊,嗑药啊之类的。这个方法呢比较危险,网民是比较吹毛求疵的,说不定从你的声明里挑出一堆刺来,影响可能还更坏了。好处就是事情基本上就是到此为止了,媒体那边,娱乐号那些,对过气新闻也没什么兴趣的。比较容易重新开始。
“你们先去调查一下敦煌的艺人,看看有没有能够拿来做点文章的。林海文那边,我找人去跟他接触一下,你们先不用担心。另外,陈营,林竺,你们去跟杨逸商量一下……”
“李老师,这话我不同意啊。蒋云彻也好,其他艺人也好,难道他们代言、商演、真人秀的收入全是给自己的么?没有为公司创造效益?名扬不单单是一个影视制作公司吧?艺人经纪的收入也不低吧?怎么着?算账的时候不说,现在艺人出了问题了,就撒手让他们去死?老婆娶进门,老娘扔过墙啊?不道义啊!会让人心寒的!吴总,这个话我也明说了,蒋云彻的事情是他的错,但如果公司这个时候不帮艺人撑起来,还能指望艺人为公司卖命么?班子要散掉的。”
今天这个时代,公开恋情确实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老天王那种一瞒几十年的事情也没和-图-书有必要。杨逸跟他的经纪人也想过,什么时候公开,对他的事业更有帮助——反正不利用也是浪费,他女朋友也是同意的。但这个时机,绝对不包括去帮蒋云彻的可能性。
兔死狐悲的情绪,在名扬艺人里头震荡着。
林竺手底下二十多号人,杨逸虽然现在比不上蒋云彻,但绝对也算是头几位的,损失掉一个,对林竺来说,也是伤筋动骨的事情。他不可能说不在意:“杨逸,这次蒋云彻惹了事情,后面公司的资源,肯定会向你倾斜的,只要你同意这个事情。这不是在帮蒋云彻,这是在帮公司,你知道不知道?”
不过,现在比较担心的是林海文,别等我们做了一大堆之后,他又出来说什么,那就白搞了。以他的影响力,一条微博就够了。”
“杨逸,这是吴总的意思,我也帮你说了,可是公司是这么决定的。而且对你来说,这个事情,也不一定就是坏的,对不对?一直藏着对朱琴也不公平啊。”
“这个林海文,他到底是不是缺根筋啊?”有人看着吴总的脸色,说了句缓和的话。到这会儿了,骂林海文当然是做保险的事情了:“他怎么想的,这不是坏规矩么?我看啊,这个时候没必要让蒋云彻出头,让他先避一避。我们呢找一下敦煌那些人的黑料,到时候散出去转移一下注意力,我就不相信,敦煌的人个个都是德艺双馨的?不说别人了,他们的一姐卞婉柔,原来不就是黑料遍地么?”
这一回,因为蒋云彻的事情,电视制作那头,看来是要借题发挥的。
但真的是憋气的很啊。
这个制片人是很资深的,他也真是对公司的发展恨铁不成钢。
还是敦煌内部对于塑造哪些风格的歌手有既定的考虑?
杨逸已经怒极了,他还在担心敦煌那边的愤怒会延烧到他的身上,万万没想到,这一刀居然是来自公司内部的。
吴总想让杨逸公开恋情,来给蒋云彻的麻将事件转移注意力,杨逸怎么可能会m•hetushu.com愿意。他跟女朋友认识12年,她是他身边的助理,一直以来,两人的感情都藏得非常好,不说粉丝,就是业内也没有几个人知道的。哪怕是名扬,知道的时间也不长。
“不得了,你又有新传说了。”祁卉抱着林海文脑袋,探过去看他手机:“都说你要一条微博灭掉一家公司了。”
“大神啊,叶仪君跟沈俊涛是不是搞假的?”
闹到吴总面前的,都不是一次两次了。
被人家看中,由酒吧推荐出去是一方面,自己用手段,甚至伤害到了酒吧的运营,那又是另一个方面了。
黑锅绝对是不能背的。
大经纪人那头,听着这么一大篇,都快不行了。
没有人能够回答他。
“吴总,这些话我是已经忍了很久了。现在的电视剧市场,您也再明白不过的,这几年,敦煌公司把蛋糕吃掉了一半,整个行当都很难过的,不说林海文的本子是千金难求,就是各电视台、网站那边,敦煌的关系也比我们硬实的多,我们跟他们的竞争就不是一个级别的。之所以现在情况还不错,不过是因为敦煌没有进到我们这一块里面来。但是您注意到没有,依文影视今年那部《活色生香》,林海文写的,就已经开始平衡口碑和市场因素了。说不准什么时候,敦煌就要开始制作偶像剧、青春剧、仙幻剧。我们的转型并没有成功啊,到时候大本营都被人给攻破了,名扬怎么办?
Andy其实今天做出这个决定,就已经有所准备了。
“这算是哪门子撕破脸?严格来说,这也就是回击蒋云彻跟李桐的绯闻罢了。”公关经理说话的时候,还隐隐约约地看了一眼大经纪人。炒绯闻的主意,就是他的意思。
憋气啊。
唯一的方法,现在就是把我们的剧做出口碑来。好剧永远是不嫌多的,播出资源虽然是有限,但敦煌也没有说遮天蔽日,只要我们打铁自身硬,也不用特别担心。所以在演员那头,不能再纵容他们把演戏放在倒m.hetushu.com数的位置上,什么颁奖礼、商演、代言、真人秀、晚会,都在演戏前面,什么事来了,都能把剧组扔一边。您想想,这几年公司的片子,替身用的那么多,后期更是滥用,演员演技那就别提了,名扬的牌子都快烂光了。”
名扬内部,电视制作那头,跟艺人经纪这头,一直是关系不好的。作为电视制作那边,想的是你蒋云彻是我们公司自己人,那就是应该无条件支持我们的工作,见过一下子档期不够,一下子请假,弄得乱七八糟的,不是个东西。但是经纪人这头,是讲市场效益的,出去商演、活动,那都是钱啊,至于自己公司的剧组,那完全应该给方便啊,怎么能这么斤斤计较,那不是拖后腿么?
林海文先撒野了,他们还投鼠忌器,不敢反击。这个对于很擅长公关和造星的名扬来说,也算是相当有挫败感的事情了。
公关经理这番话是没错的。
吴总摸了摸眉心。
不愧是做公关的,对林海文的把握比其他人,就是要来的懂行。
而杨逸的合约,年底到期,原本就在谈续约的事情。
“哈哈哈,太夸张了。”
两种不同的考量,带来的就是一次一次的冲突。
林竺早就想到他是这个反应。
他面前的手机屏幕上,正是他的微博界面,在那条点名蒋云彻的微博下,评论已经接近8万条了。
蓝调,他是待不下去了。
“管头,我——”
……
听着下面这帮人,你攻击我,我攻击你的样子,吴总火不打一处来。
林海文那边,从祁卉嘴里,也听到从名扬公司传出来的零星消息。
“那这种事情,你见过有林海文这种级别的人出来点名说开的么?”制作人一翻白眼:“拍不拍的,又不能怪别人,名扬这么多年了,一哥也换了好几任,不说远的,杨逸那会儿,也没说有这种新闻。连起码的职业操守都没有,也不知道是你们是怎么带的。”
吴总皱着眉头想了好半天。
“呵呵,林总你是把我当三岁孩子吧?蒋和图书云彻这个坎过去,三四部剧集一搏,人气再上来,公司会记得我?别给我开玩笑了,我不是蒋云彻那个猪头,一脑袋的麻将。你不用多说了,我不会同意的,公司要是把料放出去,大不了就把事情摊到光天化日下面去,我不好,他蒋云彻更别想好。”
直到林海文和卞婉柔的背影从蓝调酒吧后面这条小巷子消失掉,Andy都还没有反应过来。林海文所说的模板到底是什么意思?
蒋云彻是彻彻底底被孤立了。
目送林海文他们离开之后,管经理特别深沉地看了一眼Andy:“大龙,好心思啊。”
两人都明白,这脸一撕破,杨逸在名扬的日子那就是倒数的了。
管经理也不跟他多说,大家心里都明白的事情,本来也不需要多说什么。Andy叹了一声,去收拾自己的东西,经过刚才那道墙壁的时候,谭如空灵冷寂的声音透过来,他都有些听傻了——这人跟人,真是命不同啊。
蒋云彻一个人事小,但他身上有两部名扬投资的电视剧没播,还有一部正在拍摄中,三部剧的投资高达一亿多,这是名扬无论如何都不能放松的事情。
“撕破脸?这还不算是撕破脸?”
大经纪人立马给他否了:“这种事情,你见过谁出面承认的?一承认那就是一辈子都洗不掉的黑点。你让蒋云彻以后还拍不拍戏?”
“什么?”杨逸一下子窜了起来:“公司的意思,让我给蒋云彻顶雷是不是?”
“行了,吵吵吵,除了吵,一点有用的事情都说不出来?陈营,你先说。”
“想什么呢,当初卞婉柔就是从打黑开始火起来的,你忘了她在林海文手里第一首曲子《明月几时有》是怎么破纪录的了?现在网上知道她被黑过的,绝对比知道她黑料的多。”听了这个馊主意,公司公关经理,就撇撇嘴:“而且你是要跟林海文撕破脸么?你黑掉他一个人,行不信,他能把名扬所有人都黑光掉?”
整个一娱乐圈谣言求证帖,整个圈都开始兢兢战战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