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90章 有钱人

手指一转:“桌子上那块黄色印章,知道了吧,6000万起,过亿都不算什么新鲜事。”
梁编辑30出头,人很不错,也很很热心,虽然这事儿虽然也能为《童话世界》宣传一下,但终究是林作栋自己的利益了,他们不能从里头分成,毕竟改编权还是攥在林作栋自己手上的。
他说的是江涛那幅《层林见古寺山水图》了。
“……吹吧你就。”林作栋撇撇嘴:“指定是你看这画好,自己截下了,自己画了一幅给你小舅充数。”
嗯?
“你小舅已经存到银行保险柜去了,这次我过来之前,说让你找个没什么大名气的,给他画一个随便挂挂。”
林作栋站起来在《层林见古寺山水图》面前看了一会儿:“这幅图跟你小舅家那幅,一个样啊?这是江涛画的啊,我听你小舅说刚开始,你提了要找央美的江涛主任给他画一幅,后来又说求不到,自己给画了。那这是什么?”
“咳,对,普通朋友,比较热情。”
第二天早上,林海文把傅成招过来,让他送一下林作和图书栋,自己开车去公司。
来跟央视讨论他的《舒克和贝塔》的动画片的制作问题,当然,最重要的是钱了,反正林海文是这么看的,不过被他老爸给鄙视了一通。
“不用!”林作栋下定决心不靠儿子:“你见谁啊要。”
“这不是出了状况么。”刘科笑容变淡了:“木老师,谁能保证不出状况呢?合同没签,情况都会变吗。而且其实也是一样的,炫彩也有不少精彩作品,跟我们频道合作过好几次了。”
“真不要?我明天有时间呐,后天没有,得见个人。”
“是这样的,我们央视动画呢比较忙,这个案子呢,他们就没时间做,所以我们频道就给你联系了一下炫彩,他们也是很有实力的公司,他们负责制作,到时候也是在我们少儿频道播。”
林海文也是笑喷。
“天地良心啊,那幅画现在都150万了好不好?”
“……呃,呵呵,刘科,之前联系的时候,不是说你们台自己做么?”
林作栋雄赳赳气昂昂地来京城了。
“这个再说好不和_图_书好,后面会有材料给你们看,今天就是希望把这个合同给签一下,项目赶紧推动起来。”
还真有人给梁雨报价呢,林海文的国画是卖不到这个价的,一平15万,这对在世画家来说太高了,目前最顶尖的,而且几乎是绝无仅有的国画家,是旅居美国的陈卓扬老先生,72岁,平尺价格在60万到100万之间,以2.62亿的单幅价格,成为在世华国画家中的价格纪录保持者,仅次于德国抽象画家格哈德·里希特创造的纪录4200万美金,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了。
两人进到少儿频道,等了一会儿,才等到这个刘科长,刘科是负责联系动画制作,版权方面的。内容部看中了东西,就让他们来谈价格谈合同了。
林作栋在,祁卉抽空来拜见未来公公一次,没好意思留下来,还特别假惺惺地跟林海文说不用送她,她可以艰苦朴素地坐公交车回去,林海文不答应,她眼珠子里都要射刀子了——反正自从林海文有了驾照之后,她就都是林海文送回学校hetushu.com的,也没觉得不好意思过。
“这是木东木老师,这位是梁编辑。”刘科先给那人介绍了一下,才转过来跟林作栋说:“这位是阳江炫彩动画的白东白副总。”
“江主任,哦不,现在是江院了,他也是看到了我那幅画,觉得立意特别好,结构特别好,所以就照着画了一幅送给我,感谢我作为他的一画之师啊。我也蛮不好意思的,不肯要来着,他非要给我。”林海文脸色如常,磕巴都不打一个地解释道。
这是同心灵玉佩,真被祁卉打了个络子挂在架上,一直就放在茶几上了。
所以这画的价格才被好事者一推再推了。
“钱钱钱,只知道钱。”
……
噗。
“演唱会?你说你能不能专心点?写诗就写诗,写歌就写歌,画画就画画,开公司就开公司,别再弄别的了。事事通不如一事精啊。”
“那,不知道有哪些作品,能介绍一下先么?”林作栋倒是并不太介意,谁制作差别不大。
林作栋只能呵呵呵了。
林作栋和梁编辑对视一眼,不太对吧。
m.hetushu.com林作栋有点莫名,看看梁编辑,他也是一头雾水。
“钱是好东西呀。”林海文伸手一指,“看到没,墙上那幅画,60万起步!”
依然不等林作栋开口,他又一指:“那只鸟,瞧着没,400万,有人开价我都没出,顺便说一声,它那个架子,黄花梨的百鸟朝凤御用鸟架子,也得2、30万吧。”
“不用,《童话世界》的梁编辑陪我一道去,就你跟央视的关系,别给我弄砸了。”林作栋还嫌弃起他了,至今为止,外头人还不知道他是林海文的老子呢,都叫他木东老师。梁编辑之前看他是临川的,又姓林,还说笑两句,问他跟林海文是不是本家。
“对外文化交流会的领导,纽约的一个演唱会,他们好像是希望我去参加一下吧。”
林海文这幅画吧,主要它是个网红,而且上面还有林海文的一首书法诗作《山行》,这首诗登载在《古诗观止》上,也备受赞扬,尤其是停车坐爱枫林晚这一句,得到了广大人民群众的一致热爱,为整个画添色不少。
“央视的刘科,我和*图*书打听一下人不错。”梁编辑说着话,还在往后看。他在看傅成,傅成今天开的是公司的一辆奔驰,100来万的车,林作栋坐着车去接梁编辑,把他吓一跳:“哎您在京城还有这么有钱的朋友呢?”
“明天我陪你去吧。”
“可一事精不如事事精啊,我就是事事精。”林海文摇头晃脑。
“行吧。”
到这会儿,连他老子都不想跟他说话了,睡觉去了。
“你要是无价之宝,那也是属于我的。”林作栋愣是没被惊到,虽然确实这一屋子都是钱,他是没见过啦。但儿子有钱这码事,他已经有充分准备,再者,梁雪的公司蒸蒸日上的,他们也是有钱人。
被拉着进到一个小会议室里头,里面已经坐着一个人了。
林海文给他竖起大拇指:“富贵不能淫,好!”
“那是够热清的,一百多万的车还带司机,这待遇比我们社长还高。”
没等瞪大眼睛的林作栋说话,他又一指:“看到没,茶几上那块玉,100万不打折。”
最后一转,指着他自己的大脸:“无价之宝!”
一个抱枕砸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