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89章 天命

更多的,当然是认为林海文继两首新诗之后,又拿这个光怪陆离的鬼怪故事,继续讽刺那帮反对派呢。
“微博收藏”得到消息还是蛮快的,也不知道是哪一位杂项透漏给他的,第一个公之于众的就是他。
顾研究员也没办法了。
“夭寿喽,发癫了么大神?”
这不,连几千万的教授印都弄出来了。
配图就是那枚黄的非常动人的田黄印,还有他家小黄,同样黄的非常动人。
“我这不是自己家你就开着影视公司么,你们拍不拍呀?”
“妹妹的,这帮人真是事儿多。”林海文在家里骂骂咧咧的,其实他真是不愿意传出去,毕竟他要放家里用的,太危险了。
“……”恍惚间,林海文好像是听到了咬牙切齿的声音:“那算了!”
“……”
悬浮球的完成度达到58%,逼近六成,功力上,已经差不多和常硕相当了。
天美的BBS上,都沸腾了,已经毕业的师兄师姐,不少都回锅去发帖。
然后林海文就得了一个和图书大大的白眼。
不过教授印是不一样的,田黄印母这四个字不是随便说说的。
“那您自己决定呗。”
“楼上的,法律中使用埋藏物和隐藏物,我觉得这个可能曲解一下,也能算作隐藏物吧,大神危险了,几千万不保了。”
祁卉围着这个印章看了好一会儿了:“就这么点大,10厘米有没有?值6000万?”
“……天还亮着呢,师兄。”
“你的小白眼真性感。”
夸了祁卉一句,他打开电脑,给小黄和这枚印拍了照,然后给底下的四个字也拍照了,发了条微博。
“地里的东西是国家的,天上掉下来的呢?有没有知道政策的?”
……
被他这么一顿乱搞,关注点也歪掉了,等有人重新掰回来,热度已经过去的差不多。
“对了,各位师弟师妹,谁要是上林海文的课,我跟你说,可以用请教之名,让他随便画点,然后拿来找师兄,一定给你们一个好价格。”这位显然是从画家,转行成黑和-图-书心商人了。
不是微博收藏不肯说,而是他也不知道,透消息给他的人还是有点节操的,不肯说具体的情况,只说已经确认出世。
看到“教授”两个字,不服的也得服了。
不过也不是所有人都跟这位一样有节操。
服不服?
“没有,小黄拉出来的。”
“哈哈哈,真是要了老命了,还好天美成功聘任了你,不然是不是天公发怒,地涌火海了?”
说的还是不错的,来龙去脉都说出来了,可是唯独有一个点没说——它现在是谁的了?
“田黄印母出世,欧阳宗志‘教授’章时隔400余年,日前重新出世。欧阳宗志系晋代大文豪,文起八代之风,曾任田黄产地云山的县令、国子监教授,礼部侍郎等职。据传他任云山县令时,有百姓赠与他一块异石——也就是今天的田黄石。他回到京城担任国子监教授时,将之刻成一枚印章‘传教授业’,世称‘教授’章,这枚印章极有可能是田黄刻印的第一枚,www•hetushu.com因此也被称为田黄印母。‘教授印’流传数百年之后,在战乱中遗矢,此后一直不知所踪。这一次它的现世,对于我国金石学的研究,可谓意义重大。价值上,历来一两田黄一两金,单论材质,它已经是价值连城。”
要不说林海文不能得罪呢,人家报复的手段,一个比一个新,一个比一个重磅。
这么大印,给林海文轰轰烈烈的教授之路,画上一个特别诡异的句点。
“拿去拍,6000万估计不止。”
到最后,林海文也没有把教授章交给皇城博物院的意思,只是同意,如果皇城博物院有临时的高水准印章展,可以从他这里借去用一用。
在谁手上?
“我不拍动画片的。”
消息传出后,也没过多久,新闻上就赫然出现“林海文”三个字了。
这都成了个小小的热门话题。
“央视少儿频道要拍你的《舒克和贝塔》?”林海文接到他爸的电话,听到个挺意外的事儿。
“羡慕死了师弟师妹们,你们马上要m.hetushu.com有一个天降教授了,我们怎么就没赶上啊,遗憾。”
“真的,我跟你说,这就不是田黄石,它其实是小黄屎。你看看,它跟小黄羽毛的颜色很像吧?”
林作栋电话里头有点小兴奋:“是呀,昨天跟我联系的,他们希望能改编来着。”
在新闻上,给这枚印的估值是6000万,目前市场上最贵的一枚田黄印是前前朝早期,将近400年历史的一枚御用印章,3845万的拍卖价格。一般来说,晋代并不重视田黄印,直到400多年前,当时的皇帝喜欢,才开始热门起来,不论是雕刻上还是材质上,都进入鼎盛时期。价值上来说,也不是越早越好,因此最贵的田黄印,一直是最近这两朝的作品,更早的其实卖不上特别高价。
天美很快有消息出来,林海文今年起就会带一个研究生,开一门选修课,讲古典主义风格绘画的源流和今日的发展。面子里子到这里就算是都有了。
“终于轮到天美扬眉吐气了,今年超西美,明年超清美,后http://m.hetushu•com年把国美央美一起超了,我们就是国内的头把交椅,唯我独尊了,哈哈哈哈。”
林海文也是安下心来,在画室里头把《林黄上》画完。
“这钱真是不值钱啊。”祁卉摇头,觉得不值:“你哪儿来的?去逛文物市场了?”
“说真的,身边最近好些小孩家长都来问我天美的油画怎么样了,我反正就把常硕老师跟林海文抬出去了,常老师一幅画基本上都是3000万左右,林海文也有1000万上下。他们眼珠子都发亮了,我估计今年招生要爆棚。”
“印上是‘传教授业’四个字,那天晚上,我得知天美将聘任我担任教授一职,正兢兢战战、甚为惶恐的时候,突然天降一物,耳畔传来威严庄重之声:尔为教授,天命所归。我浑身一个激灵,顿时内心充满信心和勇气,对这份工作,我一定要充满热爱和热情,全心全意为之奉献,才能不辜负这一奇遇啊。”
天降教授林海文。
被这个白眼一激,林海文突然有了灵感,反正都传出去了,也没必要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