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28章 泄露

唐鸣穿了件红白花的衣服。
“……”唐鸣咽了第三口口水:“大不了我们回去就是,你不就是想这个么?”
林海文在文艺圈里头的声誉影响是比较大的,类似何伟胜这个级别的手艺人,不给他面子的情形比较少。毕竟外头《中河日报》在报道他担任八省二市第一届春节联欢晚会总监制的时候,前头的冠名是这样的“华国作协委员、美术家协会委员,诗词协会理事、诗歌协会委员、书法家协会委员、音乐家协会委员,电视艺术家协会委员,舞蹈协会委员,华国著名诗词小说作家、著名油画家,敦煌娱乐有限公司董事长林海文”。
“不要紧!”
名号亮出来之后,林海文都觉得自己办事顺畅多了。
他送他们去机场之前,林海文搜新闻还没搜到,结果等他回来的时候,寰宇搜索下面,已经有几百个结果了。
顾海燕还想着安慰一下林海文,就听到电话那边,林海文语带遗憾地说道:“这是逼着我高调啊,这是不让我过平静的普通人生活啊,和_图_书无奈,真是无奈。”
“你说出去了,你违反了我们的保密协定,把这个节目说出去了?”
“就是皮影人的群。”
“我,我,就。”唐鸣咽了一口口水。
“……”林海文张张嘴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了第三句,头一回听到顾海燕爆粗:“关系并不大,无非就是一些准备给提早暴露了。原本是打算放到宣传片里曝光的,现在就等于提早引爆一个热点,效果差了一些。”
“想这个?”林海文呵了一声,不再搭理他。
这是第一句。
“干嘛?干嘛?呼唤远方啊?”付健一把把唐鸣朝林海文伸出去的手给打下去了:“我可丑话说在前头,破坏保密协议那可是要赔钱的,你看看你做多少皮影才够赔的啊,而且你这个名声也别想要了,都用不着正义的绣花针,你自己这头红白花蚊子就给咬破了。”
寻常人有一个,大约在华国就算是个体面的,有地位的人了。在地方上,不少主官都给面子的。可是林海文呢一搞搞了一排和-图-书,一百多字,人光看他的头衔了。
手上那只半公开的私人电话,更是瞬间被涌入数十个电话。
“什么时候?”
“付健,付健。”
“……我没有,我只是说我给你们做皮影人。”
林海文眼睛变得幽深起来:“何伟胜为什么会知道?”
哈?
唐鸣跟被抓包的出轨小媳妇一样,憋憋屈屈地在万恶的监工付健的看管下,收拾了自己东西,再去酒店收拾东西,当天直接被送到了飞机场。之前给他们订票过来的票务人员,已经给订好了班次,全部给送进安检里头,付健才倒头回去联系别的皮影制作人。
这是第二句。
“有影响么?”
发出去的时候,那也是惊讶掉不少人的白眼珠子的。
沉默,顾海燕的助理进来送文件,就看到自己的老板,嘴巴两腮不规则地颤抖着,捏着手机就像是捏着一个炸药一样,有一种想要把它扔到南极冰盖下面镇压起来的意思。
林海文脸色都跟烧了十年的老锅底一般黑了,大约比母猪和乌鸦都要黑不少,和图书声音已经跟被剥光了一样,没有一点温度,还带着寒颤:“什么群?”
以前大家也知道林海文牛,但在华国,人牛没用,得牌子牛,没牌子的牛人,那都是肉牛,有牌子的那才叫真牛。所以有利益要求的,对林海文一直都很客气,但是没有直接利益要求,人家可就不需要给面子了,现在就不一样了,得注意社会影响——对在社会上有重要影响力的人士,措施要谨慎,处理要得体,这是众所周知的特权潜规则啊。
“所以你的意思是,你给我们做皮影人的事儿,现在大半个华国,或者说整个皮影人的行当里头都知道了?”林海文眼珠都突出来:“你这是反身翻腾四周半屈体八荒六合四极三界两阴阳的,违反了保密协定啊。你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么?”
“怎么可能没有人知道,你刚刚说那个何伟胜,就——”唐鸣脑子一热一凉,就跟卡了脖子的老鸭子的一样。
“皮影戏!林海文八省二市春晚亮新法宝!”
他挂了一波之后,连贾琏都没接,最和_图_书后接到了顾海燕的电话。
“林海文祭出传统皮影戏,新舞蹈再演华国风?”
“昨天。”唐鸣又咽了一口口水,觉得口有点干,伸手去拿茶杯:“就是前天你来,我就在群里头说了一嘴。”
“你去找中河台,一起去找他们敲定一下。对了,这边先处理了,把这头红白花的给我扫出去先。”
其中最早的一家媒体是文化报业旗下的一份中等报纸《当代艺术报》,跟《新文化报》分数同门,但显然不管是媒体从业者的主观意愿,还是客观上他们不知道、也够不上,《新文化报》的主编和谈编辑他们,都不可能去帮林海文拦住这一条。
“劲爆!林海文在中河春晚将使用传统文化皮影戏元素!据本报记者从皮影戏行业内得到的独家消息,林海文从苏东市秘密请到了著名皮影戏大师唐峥戎的团队前往洛城,全封闭为春晚制作皮影人。爆料人还称,担任中河台主办的第一届八省二市春晚总监制的林海文,脾气似乎非常大,或者说要求非常严格,制作皮影人的hetushu•com团队近日就被他严词批评过……”
群里?
林海文的死亡之眸扫射了一下唐鸣:“因为我们请了头猪来。联系的怎么样?”
“而且,我们签约的合同里头,也明确有不许告知第三方,有保密的义务。所以你是丢人的,还是丢鬼啊?都没有人知道,除了这里的几个,连对面的大妈们也不晓得你们的牌号,这里的人我会下封口令的,这一点,你可以放心。不管怎么样,唐老师愿意给我这个面子,这一点我还是应该做得到的。”
幸好这里没有东方教主的绣花针,否则唐鸣估计要被林海文给气成……至少是岳不群啊。
“来了来了。”付健一溜烟地从里头进来:“林董,我听着,他们怎么都好像知道咱们这个事情啊。”
付健是谁啊,那是给林海文垃圾堵门上位的佞臣啊。刚才要是他在这,唐鸣那口茶都喝不进去,一准茶杯被他给抢走了。这会儿听到吩咐,先是目送林海文走。然后就开始抖起来了。
“哪个王八羔子干的?”
“都没问题,他们说可以帮我们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