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427章 正义的绣花针

另一个工作人员都坐了起来。
这两位比起老唐是差一点,但比小唐,那就要给力很多了。
老年文艺中心有两个工作人员,专门负责联系第三层的大妈和唐家皮影戏团的,其中一个,绘声绘色地跟另一个描述着。
林海文翻一白眼,说实话,这个事情他也有责任,当初就该搞搞清楚唐鸣的水平,否则也不会出现这个情况:“小唐——”
都说老外不懂华国的这些东西,但人家的艺术欣赏水平,那是美金欧元培养出来的,有钱了就喜欢玩点精神上的东西。几十年下来,你弄一批糙玩意去,人一看就觉得你这个烂的很,连带着节目都Low了。
林海文皱着眉头,两个人的观念根本不一样啊,唐鸣不仅水准不行,也根本没有要全力以赴的意思——林海文确实没有要求要到老唐或者他自己的水准,但唐鸣拿出来的这些,是绝对不行的。
“林总监拿起他的那些工具,唰唰唰地就把他没做完的那只袖子http://m.hetushu.com刻出一圈来。特别精美,我这种外行都看得出来,林总监那一圈比唐鸣做的那部分,好多了。当时啊,他那个脸就哗啦一下子垮掉了,跟落汤鸡一样。”
“你——”无耻呀啊这是。
只是没有带上手中的活。
这12个皮影人,每一个都是七个部分,头、上半身躯干、中间段躯干,还有四肢。分割,大的动作,是由团队别人做的,唐鸣负责刻细节——这也是为什么进度比较慢的原因,只有他一个人水准达到要求。
付健一点头,赶紧去打电话。
“我比你大。”
“那天我看的那个,是你刻的?”
“我去欧美巡展的时候,你还包着尿布呢。”林海文啧了一声。
隔天他还有事儿,第三天上去又去了文艺中心。
结果第一天被唐鸣屡次三番耍脾气的事情给弄得心浮气躁的,都没注意到这一点,他还是听到付健拐着弯儿地怕他马屁,说他的技术比唐hetushu.com鸣好多了。这才发现唐鸣的东西水准有问题。
林海文之前去请老唐,老唐说让小唐来,他也在苏东市看过唐鸣的作品,否则他也不会同意让唐鸣过来。
“你就是上个春晚,做个背景,还想要我爸那种水准?你那钱够么?”唐鸣跟看傻子一样。现在民俗复兴,老唐本身眼睛就不太好了,做的很少,偶尔的一些作品,基本都是各地的艺术馆、博物馆。再就是一些收藏家,极少数会被真正拿去表演的。
装逼?
属于小名家。
唐鸣气愤了:“你知道那副作品我做了多久么?光光那一个人,我做了3个月。那也不是拿来表演的,那是河东民俗博物馆跟我定制的,是拿去展览的,你知道不知道?”
“他没让你去净身已经不错了。”另一个靠在椅子上:“我说呢,怎么我上去清理的时候,他都没教训我了。以前每天去,都得听一遍,啊,我这个东西很重要的,没了它你们中河台的春晚可就www.hetushu.com黄了。要么就是当心点当心点,碰坏了你丢了饭碗也赔不起,听得我火大的要命。”
“唐鸣,你要搞清楚,这个损失压根它就不存在。”
“好聚好散?我这么皮影团被请来又被赶走,这个名誉的损失,你全当不存在了?”
当初林海文的《不语观音》如果没有那个水准,而只是玩票的,放到表演厅外头一块展览。绝对有观众,甚至是一些专业人士,抨击他的画“污染”了《千手观音》这个表演,更别说还能取得那种相映成辉,互相促进的状态了。
“我是你林老师啊。”林海文懒得再跟他玩知心哥哥这个:“我跟你说,现在我要求到那个水准,你到不了,或者说这个时间要求下,你到不了,是不是?那咱们就好聚好散,我再找人做。应该给你们团的报酬,我也不会少了你的。就是这么简单,买卖不成仁义在。”
唐鸣没再提要回洛城的事情了。
唐鸣目瞪口呆的,这是要把他踢走了:“林海文,和图书你装逼我都忍了,你还想怎么样?”
“哈哈,太有意思了,你没看到,唐鸣那个样子。林总监拍了拍他的肩膀,跟拍小孩儿似的,他就缩在那里一句话也不敢说。之前那个吊样啊。恨不得会点皮影戏,就觉得是个爷了,奶奶的,给他倒杯茶,还问我有没有净手。”
“他现在还抖的起来么,你是不知道,哎呦喂,看到林总监坐在他工作台的边上,他那个死样哦,感觉林总监一定会丢人一样,阴阳怪气的。结果咧——”
俩小员工,平时被唐鸣大大小小的气送了不少,这会儿说起他的倒霉事来,那叫一个兴高采烈——所以每一个不讨喜的人,都得做好这种准备啊,但凡你有点不不如意的,后头幸灾乐祸的,大于等于你等罪过的人。
“是,是啊。”
“这样不行。”林海文考虑了一下,跟付健说着:“你赶紧联系王东林、何伟胜他们,看看能不能请来帮忙。”
敦煌娱乐成功运营了《千手观音》《飞天舞》两个超级节目http://m.hetushu.comIP,《俏夕阳》虽然没有那个潜质,但是它也有自己的特色,一来是老人家表演,非常能够展现今天老人们的精气神。第二点就是他加进去的皮影,有了这个,出国去圈钱就容易得多。自然而然的,配合着必然要有一些实物展来提高一下节目的传统逼格。
“你是谁啊,你就叫我小唐?”唐鸣显然不打算既然忍林海文装逼了。
“好好好,成人尿布,行吧?”林海文把手里的皮影人丢在桌子上,止住了想要争辩的唐鸣:“你别说了,歪楼了都。这个水准不行,我明明说了时间的,你拿出这种东西来。”
但是,他还是回去了。
“你就这点水平,你有什么资格谈论声誉啊?那就是泡沫,知道么?我顶多是伸出了一根正义的绣花针,戳破了那个虚假的泡沫!”
做的太差了。
林海文看他也不像是在说谎:“这俩水准也差太大了,你是很久没刻过了还是怎么着?你怎么能拿那个作品给我看?这不成了相亲照PS的都看不出真人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