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35章 大师

“嚯,你这是什么?密室啊,里头藏了个人?”常硕有点心惊肉跳,不知道自己弟子带他来到了一个什么地方。
一些新员工,兴致勃勃地瞧着,也有胆子大的,跟在后头瞎吼,“老板,我们去抢银行吧。”
“你这幅画是——”
“哈哈,你们好,你们好。”常硕估计也是头回见到风格这么奇葩的公司。
所以喷的人,也基本就是说林海文才华不再,只能写商业歌曲了。
“呦,你这个规模还不小嘛。”
“哈哈,这个事情,我可能知道的。”
不是今天就是明天,他本来就要过来一趟的。《最炫民族风》发布了一个多月,凭借不错的曝光度,下载量还可以,不过网上风评两极。相对于古词歌,缱倦缠绵的情歌,《民族风》当然就直白很多——不过这个和天马传奇的定位又是一致的。
林青点点头,“嗯,效果很好。哎,还有一件意外的事情,要给你说一下。我们在做传播效果的时候,发现在河东省,好些广场舞www•hetushu.com的大妈们都开始放这个歌了,还挺惊喜的。”
“好有灵气的鸟。”常硕惊叹的很,摇摇头,看了一下林海文的公司画室。这个画室当然没有小红楼那个大,大约40多平米,摆了一排的画,画架上是刚刚完工的《燕明园小街》,常硕直接被这一幅给吸引住了,神色一紧:
“……”常硕一脸懵。
林海文的姥姥,从中秋节雨荷县广场舞大赛夺魁之后,她们的队伍以第一名的身份直接进军了河东省的广场舞大赛,在大赛上夺得了二等奖的好成绩。《最炫民族风》的歌和编舞,以及梁姥姥传承自陈三娘的舞功,几乎是这支成立时间不太长的队伍,一鸣惊人的三大法宝。
但在技术上,他的色彩能力,尤其是暗处的色彩把握,也是非常知名。他画作的一大特征,就是任何物体的暗部和阴影都是由丰富的色彩组成的。基本不会使用棕色、黑色来处理暗部。这在他几乎所有作品里都有表m•hetushu•com现,《纺织女》《约瑟夫给雅阁的血迹外衣》等等。
小黄听到了贱鸟两个字,扑棱扑棱飞过来,停在林海文肩膀上。养熟了现在,它很亲近林海文,一边骂着“死鬼”,一边拿小脑袋蹭他。还偷眼看边上的常硕。
“这个可以挖一挖,另外就是运营商铃声那边,利益上可以退一点,主要是把歌推出去。”林海文点了几个要求。
“就是那只贱鸟。”林海文跟他说起过。
“咳,你们不当家不知柴米贵啊。”林海文啧啧两声,“给大家介绍,这位是世界著名油画大家,巴黎国立高等美术学院,也就是世界最好的美术学院的教授,常硕,我的老师。”
“我看反响还可以啊。”林海文说的是美国健身房用《民族风》的事情。这当然是敦煌操作的,而且特意隔了一个多月才开启这个计划,也是为了避免操作痕迹太深。
“老师——”
所以,常硕几乎是第一眼,就看出来浓郁的委拉斯贵支风格——燕明园小http://m•hetushu•com街的狭窄,决定它必然充满了各种阴影、暗色调的角落。当林海文得到了委拉斯贵支的色彩秘册之后,并且将之应用到这幅画上,《燕明园小街》就自然而然成了一幅典型威尼斯画派风格的作品,甚至是有了一丝大师意味。
“臭男人。”
“切。”异口同声。
林海文给他送了杯茶过来,就从画室退了出去。
“嗯,现在有30多个人了。”林海文并无意于沉溺于央美那摊事情,想过了也就过了,他哐哐哐地拍了好几下手,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木谷、林青、晓玲、铁锤妹妹,几个公司元老,都嘻嘻哈哈地靠过来。
小黄一听,得意地哗啦呼啦飞来飞去。
“常老师好。”
林海文把它拎起来,盯着它的黑豆眼,“再乱叫,揍你。”
所以,比赛结束之后,梁姥姥没法被带走,但是《民族风》和编舞就被各支队伍带回到了河东各地。
“我先看看,你有事儿先去忙。”常硕的目光没有离开画作。http://m.hetushu.com
“老板,给发个驴牌的包吧?我今天上班,公交车上,包让人给划了。”
小黄“咕噜咕噜”一下,不敢说了。这是林海文摸索出来的,这只黄毛鹦鹉的聪明程度,总是超越他的想象。所以他能够把自己的意见传递给它,常硕毕竟是他的老师,这是绝对不能拿来开玩笑的。
“老板,给发辆小汽车吧,就不用担心扒手了。”
林海文一挥手,大家各归各位,干活去了。
《当婆婆遇上妈》在中河台的收官收视率是1.7845,卫视第一,这也是中河台建台以来,第一次出现占据黄金时段卫视第一的剧目。除了主要的几个人了解,比如财务、比如木特助。其他人都不知道依文影视那边,二轮卖出了多少钱,地面频道又卖出了多少钱,三家网络视频网站,又卖了多少钱——总之,哪怕敦煌娱乐只能分一成不到的样子,最近这一波也得有几百万入账。更何况,它还带来了直接的效果,就是敦煌占据三分之一份额的《金太狼的幸福生活》,和-图-书洽购的各个平台,也变得相当有诚意的了。
这样,林海文说混口饭吃,就太虚伪了。
“死鬼!”
常硕倒是不介意,“这只鹦鹉什么种啊?很漂亮啊,这羽毛。”
“老板要发钱么?”
叫好的人,说这歌接地气,传唱性好。
委拉斯贵支是写实主义大家,即看到什么画什么的那一派的。而他最为人称道的画作类型,毫无疑问是肖像画,从西班牙国王到教皇,再到市井里头的贩夫走卒,都画的传神之极。
“死鬼。”
他引着常硕到自己的办公室,然后进了茶水间,横推开门,把人带进去。
“老板,给买套边上的房子吧。”
常硕笑看这群没大没小的员工,林海文也是一脑门官司,“这样好不好?后头抢银行的那个,你先去做,抢到钱了,给要发钱的先发点,然后再去买个驴牌的包,送给铁锤妹妹,接着去买车买房。这样不就是多全齐美了?当然,请各位做这些事情之前,先到人事办离职手续,大家彼此理解一下,我毕竟开个小公司,混口饭吃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