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36章 出头天

这个价格,比他们在金色极乐鸟登台一次加起来,也就是6000块左右,确实是有30倍的涨幅了,媒体显然也是掌握了市场价的。
“……怪话多。”
“一直都在研究呀,画写实的,对这一位能不研究么?”
“林总监啊。”林青对外名头是音乐部门总监,“我算是不辱使命了,接下来就要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
“不是,隔壁楼开一家海鲜自助餐,我们还想着您也能去尝尝呢。”林青挤了一下铁锤妹妹,铁锤不得不带着笑脸,出面说话。
“从默默无名到天下皆知,《天马传奇》只用了一首歌的时间。”
几个想要仗着常硕的势头,让林海文出点血的员工,一脸风中凌乱。
热度被草起来之后,很快,各种各样的版本开始出世了。美声唱法的,伊莎贝拉的,各地方言的,其中有一款中河话的,相当地火爆,好几个发布视频的大号,转发都超过2万多。
“下回吧,我这下飞机,还没到过家呢。和*图*书
“好的。”齐刷刷的,“常老师慢走啊,常来玩儿啊。”
常硕自然而然的,把林海文归类于那种偷偷摸摸练色彩,然后突然石破天惊的一类画家。
最多的还是广场舞。
……
“这帮混球,天天琢磨着让我请客。”林海文把画放好,他不跟着去,让傅成送一趟。
“放心。说起来,什么时候能约你们林董事长一起吃个饭啊?算是庆祝一下。”钱总之前做方案的时候,可是从林海文那里得到不少东西。而且林海文现在在业内,那是爱的爱死,恨的恨死。这要是去问天韵,问明达、顾宇峰,那是别想有一句好话的。可是如果去问陆冬,问中河台,那又是一点坏话都不会有。
“那我问问,你也知道,我们董事长一般都在学校来着。”
这是一次户外的商演,一个市办旅游节,请他们来表演。
“哼。”常硕点点他,“没有一句老实话,这个色彩功力,不是一天两天能出来的。但是你和*图*书看看,你其它的作品上,基本没有他的风格。你还藏着掖着?等着功力到家了,再弄出这么一幅来?我看你是看人家掉眼珠子,有点看上瘾了吧?”
拿回来之后,他就挂在这边画室里头,让小黄糟蹋。
“好好好。”
“真是疯了,今天公交车上手机响了,用的是天马传奇那首《民族风》,昨天才换的。结果一响,五六个人都掏手机出来看,我赶紧换了——尴尬。”
常硕看那几个小伙子小姑娘,都快哭了,瞪了林海文一眼,“等有空,让你们林老板请一顿,大家再聚聚。”
“呼。”
林海文摆摆手,把小黄赶回自己的架子上去——那还是个老东西呢,之前他把小黄拎到陆松华家去,结果这小东西挺讨二老的喜欢。过了两天,陆松华让他再去一趟,就把这个架子给他了,据说也是前朝王府里头流出来的东西,黄花梨的,雕工非常精美,上头刻了百鸟朝凤的图案。
如钱总所说,热度这个和-图-书东西,一开始是很难出头,但出了头,就要看你的传播性、话题度到底如何了,因为跟风蹭热度一旦多了,要是东西体质不错,一轮就能嗨上去了。
“交给公司处理吧。”萨隆深吸一口气,“还好啊,还好当时……啧。”
“你也别太小气了,一个大老板。”
“合作愉快,还要辛苦钱总。”
《最炫民族风》的体质,不说吹吧,至少也是很容易就润润的那种了。
“说起来,这个节奏真的很好啊。经过人民广场的时候,跟着音乐抖腿的不在少数。”
……
“音乐鬼才林海文,再出手,缔造当红新民歌团体。”
“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
“真火了哎,我爸今天都换了这个铃声,一有电话就,苍茫的天涯是我的爱,我去,戴着耳机都没用,穿透力太强了。”
“你什么时候开始研究委拉斯贵支的?”常硕坐在林海文的画架前面,小黄停在画架上对着他搔首弄姿。
画完《燕明园小街》之后,林海http://m•hetushu•com文休息了几天,正好监工《最炫民族风》的推广,随着这边发力,它的热度也开始飙升起来,网上各种言论,真真假假的。
“《最炫民族风》爆红,天马传奇商演身价暴涨30倍。”
归根到底,林海文是个能人,不过呢,有些人受益了,有些人损失了——态度自然就两极了。钱总现在当然是属于收益那一拨的,他可是相当沾沾自喜啊。
送出门的时候,常硕得到热烈的对待。
“王哥给你打电话了么?”成娜突然想起来,“说是老板想请我们过去唱一次呢。”
“最近那群老头老太,天天放这首歌,跳的那叫一个带劲。”
时刻监控着各种数据的营销公司,这会儿算是大松了一口气,电话拨给林青的时候,也是很志得意满的。
“这怎么好意思啊?”林海文拎着《燕明园小街》,落后常硕半步,跟小跟班似的,“你们谁提议的,要请我老师吃顿饭?林青吧?我看你念书的时候,肯定也是尊师重道的好学生。http://m•hetushu•com
成娜和萨隆对视一眼,有点不真实,就是刚刚,他们俩跟七八千人,几乎大合唱的样子,唱完了《最炫民族风》。
当这样的新闻开始司空见惯的时候,天马传奇算是两只脚站稳在了华国乐坛上。
“今天出门逛街,突然发现哪哪儿都是这首歌了。”
林海文马上把画架卸下来,大略包装一下,放在一边,等会送常硕回家的时候,一起带走。
“常老师,您不留下吃个饭?”
“……你们还有食堂呐?”
“老师,真不给他们面子啊?要不就去尝尝意思意思。”
师徒两个,对着林海文的六七幅画,开始探讨技法、色彩、构图等等,常硕倾囊相授。之前,林海文的水平也就是从常硕那里截了一大段出来,能够从常硕那里得到直接的指点,当然是最合适不过的。但得到委拉斯贵支的秘册后,至少在色彩这一块,他跟常硕还真能平等探讨一下,常硕也是有收获的。
开价20万。
“这幅画,等会让我带走吧,我找几个朋友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