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09章 风暴前夕

呼,长长出了一口气,别看他在外头野蛮骄横的很,但其实林海文本身,原来只是个网络推广工作室的老板,什么影视制作,出CD、音乐录影带这些,他其实都是没做过的,更别说《国宝档案》这种节目。恶人谷能给他很多不可思议的东西,包括贯通两个世界的渠道,但没法让他拥有马淘宝,或者马企鹅的经营才能。
“等着看呗你。”
“胶东岭呈师大的陈思霖教授,硕士以及博士学历,系美国西部城市文化大学,这一大学,是个不具备发放学历资质的成教机构。基本等同于国内的培训班。陈教授曾经在《诗风》写文,说林海文‘品行有亏,小人得志’,同样奉还,相关材料,同样寄送贵校纪委。”
“嘎嘎嘎”
带着小黄回到家里,它憋了一天,唰一下飞到了阳台上。
“我的天啊,明天要刮大风暴了。”一个记者喃喃自语后,迅即开始写稿。《帝王出行图》是文化社会板块,这些被揭露的人,也可以是文化教育板块的,都是一家子啊。http://www.hetushu.com
“死鬼。”
“你一天嘴没闲过,估计是不饿的了。”
打开电脑,登录微博,林海文又有一点兴奋起来。
“东海文史研究会刘正中副会长,从工作至今40余篇文章中,有超过20篇,系从多方购买而来。刘会长曾经在《东海日报》上,写文章说林海文‘以他的文化素养和阅历,绝无可能写出他署名的这些文章,在仓促给他戴上什么圣手的帽子前,应当先查查他的诚信问题。’诚信二字,我是不敢或忘的。为感谢刘会长提点,相关证据也将送达东海文化主管部门。”
配图就是最开始在家拍摄的《帝王出行图》。
林海文拿瓜子丢了它几下,坐下来考虑下面的工作。电视节目制作中心这就算是开始运作了,影视那边,《金太郎的幸福生活》递给了依文影视,投资按照3000万来,林海文这头剧本加现金,占30%的份额,而且要参与实际制作。陆冬也知道,林海文是要吸收点经验,准备单干,和*图*书这也是没办法的,不可能林海文自己开一个影视公司,结果不拍剧。现在他就希望,跟林海文拍的这三部能够反响好一点,那么接下来从编剧那里拿剧本也好,找播出平台也好,总归要更有底气一点。
林海文看了一眼手表,8点出头了,等把该收拾的都给收拾了,他忙忙碌碌的杂乱生活,总归要安静点了。
下班的时候,铁锤大着胆子来问林海文,“老板你八点二十要发什么啊?真发那张画呀?”
全都是学术圈的重磅原罪。
两个教授,一个副会长,还有个知名大作家。
唰唰唰,一连四条,出现在近180万人的微博首页上。
林海文摇摇头,收回发散到《婆婆》上的思维。影视的话,除了在做的,和已经卖出去的这两部,原本要跟央视合作的《潜伏》,单拍他是没有这个实力的,而且风险也大。王景峰从制作中心抽身出来之后,可以去联系这个事情,看看是跟依文合拍,还是再找一家实力更强一点的公司,他的剧本已经出来,史和_图_书实的部分也对应修改好,他也不用再详细介入。
这会儿守着他微博的网民,媒体,估计都不少啊。作为拥有者,这还是他头一回要发布关于《帝王出行图》这一国宝的消息,不论如何,都值得上新闻走一趟了。
这么扒拉了一下,好像事情就不多了。
黄埭志开始带队工作,团队里的摄像,用了他的人,别的台本啊,历史顾问啊,则是敦煌从其它地方请来,财务和制片,是公司自己的人。这也是一般的纪录片公司的操作手法,甚至一些省台也是这么做的,比如中河台,它就没有自己的纪录片班底,整体外包呢,又不放心,基本也是这样,立一个团队核心,再拉一些其他人,组个团队来做。
“跟货真价实的天才还是有区别啊。”
可惜,他们注定要惊掉一地眼球了。
说到剧,中河台买《当婆婆遇上妈》按照100万一集的价格,首轮独家。热门剧首轮有400万一集的,不过《婆婆》剧是没有这个待遇的。所以光靠首轮拿不回成本,再加上拉的植入http://m.hetushu.com广告,勉勉强强和成本持平——依文拉植入的水准太低。主要盈利,还是放在二轮和复播上,只要剧有好的反响,婆媳剧是不缺平台的,关键是中河台比较小透明,一些热播台,有时候就把它当做地面频道来看,所以在卖二轮的时候,还是能吸引一些卫视的。
“胶东省作协张赟先生,散文集《乡河》中,有三篇均为抄袭斯国作家侯赛因,以僧迦罗语写就的作品。张先生代表作《淌动的梦》就是抄袭其人的《梦河》。张先生与我交情匪浅,先生选择的目标,也确实小众,可惜,本人恰好就看到了。相关原始资料,专业翻译对比报告,均将寄送全国作协。”
婚外跟学生不伦,假造学历,购买文章,学术不端,以及翻译抄袭。
音乐那一块,卞婉柔目前基本是站稳一流,朝向顶尖,现在也还在新专辑的后宣传期,暂时没有问题。新歌手的选择,王景峰前段时间被他调去忙电视制作中心,就交给了林青,标准就是凤凰传奇的风格,林海文也没打算改变。音乐m.hetushu.com部分算是公司最成熟的,他目前只需要给歌就可以。
“西河大的铁伟峰教授,于渭城市海韵小区4栋306号,养了一位他曾经的女学生,姓包。双方维持这段不伦关系,超过4年之久。铁教授曾经撰文说林海文‘人品不良,斯文丧尽’,如今一律奉还。相关资料,我将一并寄送西河大纪委。”
林海文瞅了瞅它,“贱鸟,饿了么?”
写稿的记者,一边叹气一边激动,这么晚还来大新闻,真的是受不住啊。
“过去一个月,琐事繁多,很多人跳的很开心,不小心把尾巴露了出来,我随意揪出几条,算是响应号召,清理一下这个圈子的歪风邪气。最后以小诗一首回赠以上以及其他诸位:窦章柏赵当时体,轻薄为文哂未休;尔曹身与名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戏说》。”
林海文看着迅速飙高的回复和转发,笑了笑,大家都有问题,可惜的是,我藏得深啊,你们,小尾巴被揪住了,就认倒霉吧。
等待着林海文谈国宝的观众们,眼睛里突然被塞进了这么多的意料之外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