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210章 身败名裂(1)

……
湿透的不是飞快跑走的陈干事。
哗啦,哐当。
一扇大红色铁门PIA在陈干事面前,他呆滞的脸下面,是一颗犹豫的小心肝,要不要再敲开门?
“你给我打电话有事儿?”
行业内部,更是暴风骤雨,人人谈之色变。
“抄袭……”
结果事情就是这么突然,僧伽罗语的《梦河》籍籍无名,他翻译成汉语的《淌动的梦》,却意外让他名动全国,获得当年度的郭怀明文学奖散文类一等奖,从此开启他辉煌的作家路——如果他不署上自己的名字,应该还算是个知名翻译家了。
挂了电话,林海文开始琢磨着回复了,头一个是木谷,先搞清情况么。
陈思霖没有微博,他也没有任何声音出来。但岭呈师大发声明表示将会彻查问题。
“嗯,那我上课去了,拜拜。”
那天之后,他算是被打入冷宫了。通知陈干事的同事,说的也很直白,“给你个报仇的机会。”
“滚!”
至于最重头的张http://www•hetushu•com赟——张赟先生因昨晚突发疾病,目前在胶东人民医院医治,无法回应事件。
刚刚走回卧室的张赟,闭了闭眼睛,浑浊的目光顿时带上了真正的森冷杀意,他端起了自己晚上吐痰用的小痰盂儿,走到了大门前,一把拉开,举高。
晚上10点多,他已经睡了,手机关掉,固话在客厅,一般是没有人能打扰到他的。不过使劲捶门这种方式,还是可以做到的。只是从前还没有人敢这么做。
“我的大神啊,我昨晚一宿没睡啊。”
张赟是被人从床上叫醒的。
“你抄袭斯国人的事情被人发现了!”
张赟都快气炸了,你大半夜到我家来捶门,弄醒了我之后,不说事儿,让我自己上网看?你当你是谁啊?他瞪着陈干事的眼神里头,简直有一个法官在敲锤:我判处陈干事宫刑,每隔三个月执行一次。
“你抄袭的事情被人发现了”
“抄袭的事情……”
林海www•hetushu•com文打开手机的时候,只开了自己的私密手机,另一个压根没开,想一想就知道会被打爆掉。未接来电也不少,木谷两个,昨晚一个,今早一个,此外,还有陆松华、谭启昌各两个,居然还有楚薇薇一个。
“昨天海教授让我打的,大半夜的,转了好几道,我们辅导员上宿舍来找我,把我吓一跳,不过没打通,他也就算了。”楚薇薇是还有点惊惶未定的样子,“你微博上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啊?”
机会就此一次,放过了可就没了。
完了!张赟昏倒前,最后一个念头。
“成,谢谢你,要是海教授要的话,就给他吧。”
“当然了,证据都送出去了。”
陈干事一想,屁颠屁颠地来了。
“去哪儿潇洒啦?今天上班别迟到啊。”
“查出个啥了么?这有什么难的,跟美国那头的教育部门核对一下就行了,那真是个培训班,你们大学选人才可真是够不拘一格的。我能不能自我推http://m.hetushu.com荐一下?我是开洗脚屋的,懂得很多哦。”
林海文写完杜甫的那首《戏说》之后,就睡觉去了,任外头天翻地覆,人仰马翻。
好奇之下,林海文头一个给楚薇薇回了过去。
随着位置越来越高,这就是像一个定时炸弹,但三十年来,那位他抄袭的作家,都已经无声无息的作古了,他一度以为,这颗炸弹已经失效了。但没有想到,十月份的这个夜晚,一个他不喜欢的小干事,带来他无数次幻听过的声音。
“哐哐哐。”
铁伟峰断然否认,表示将保留提告的权力,并且开始撇清自己,从未对林海文有过攻击行为,只是针对业内现象的泛泛评论而已。对林海文个人的人品,没有评论过。
刘正中则全盘否认,歇斯底里,说林海文搞陷害、抹黑,报复他仗义执言。他所凭恃的,大约是林海文拿不到他的购买证据……可惜,林海文能从他誊抄文章时候的念头里,得到所有的联系方式和交易细节,http://www.hetushu.com稍微讹诈一下,该拿到的一样不少。
“大神,醒了没?有人不承认哎,赶紧甩干货,PIA死。”
“铁教授,现在卖好来不及啦。赶紧说说包同学的问题,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啊,嗯,说得详细一点,具体一点,生动一点啊。”
不过看着张赟这副阴森森的样子,他有点害怕,等下他把话给说了,张赟会不会掐死他啊。
第二天早上醒来。
“哎,张先生都进医院了,我就不说什么。只能说,你是我辈学习的榜样啊,我们写课程报告,只会上寰宇搜索,您都从国外抄了。僧伽罗语?这是个神马呀?这年头,抄袭的人都要学小语种啦?这特么,成本太高了吧。”
“说话啊!”
胶东作协表示,将会认真调查。
“拜。”
“噢,那行,你放心,我没把你电话给出去,辅导员要我也没给。”楚薇薇有点小开心,这电话,可是连海云生都没有的。其实也不是林海文不给,主要是也没机会给。
“咳咳,张,张主席,你自www.hetushu.com己上网看看吧。”
微博上的狂欢观光团,从林海文开始,一路开过去。
张赟对这句话,有近乎本能的感知。他无时无刻不再担心这件事情。当年他学习僧伽罗语的时候,还很热门,结果毕业的时候,只能被分配到市级侨办,根本用不到这门语言。消沉之下,他开始写作,但写了好几篇文章都石沉大海。最后他把目光朝向了斯国的作家——翻译了几篇并不很知名的文章。
啪嗒,张赟把门关上了,心里想着,明天一定要让陈干事滚蛋,还要让他在胶东文化系统里没有存身之地。
陈干事又咽了一口口水,“我,那个——”
张赟这个年纪,睡眠已经是非常不好了。今晚偏偏温度适宜,湿度良好,他刚刚惬意的入睡,享受差不多几个月来,最好的一次睡眠的时候,就被作协这个陈干事——是的,就是那个把《讴歌》研讨会消息告诉张赟的干事。如果不是因为这个,胶东作协也不会让他来。
“天塌了么?地震了么?我要死了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