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59章 汇成一句话

林作栋笑眯眯的,“出来了,考得还行。”
“……”老韩一脸斯巴达。
大家僵住的脸,不得不被吼松开了,再怎么着,都得恭喜啊。
“今儿出分,咱们也得明天上新闻,下面人在弄呢,不急。”《临川晚报》没有新媒体,虽然实时性很差。不过一般情况,也没什么紧急新闻,再说,他们也抢不过《江南日报》。
“哈哈,可不是么,他儿子现在就是个印钞机啊,前几天我去书城,他那本诗集,卖得还挺火的。”
“哈哈,考了700分。”
“看你那表情,可不只是还行。”
能指望他有什么笔记呢?
司机不太相信,“怎么可能没笔记呢?没笔记能考这么好?”
“不是捡到钱了吧?这么一大箱子。”
不过这么一来,大家伙都听出味道来了,胡丽娟算是跟老林关系不错的,这会儿愿意接他话,“怎么?海文的成绩查到了吧?呦,是今天出分哦,都没人看么?老云,你们新闻口,还有老韩你们教育口,不知道啊?”
作为和_图_书一个小编辑、小市民、普通人,事业上不会再有什么大的起色了,没可能当亿万富翁,也没可能当官做长,那最有指望的,最喜欢比较的,自然就是下一代了。
“师傅,我不骗你,真没有笔记,我儿子吧,比较特别,他属于那种怎么说呢,可能普通人不能理解,就是天才,学什么都特别快,比如这个考试,他三模那个时候,只考了500多,到高考就考了700了,就恶补了两个月,你,你能理解么?”梁雪一个脚都迈出去了,挺困难的想要解释一下。
省状元?
700分!满堂震惊,就剩好几下糖落地的啪嗒声儿。
“呦,老林,你这是抱了个什么呀?”
连胡丽娟都不愿意继续给他捧哏了。
林作栋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神清气爽地走进单位了。
“是是是,林海文还是很争气的。”林作栋把人都给引到了自己办公室,挤得那叫一个满满当当,笑容满面地把纸盒子给打开了,全是糖啊,各种糖,“来来来,大www.hetushu.com家吃糖。”
说话的老云,是新闻口的,“什么呀,我看见有一个人买了上百本,当时就没有了,还让送货呢。”
自从所谓的诗歌板块流产之后,他在社里面,很有点狗不疼猫不爱的意思。而且他的《绿柳春红》前几天被拒稿了,人家问他,他也不好意思说还没出结果,就说了。其实,他投的是一个比较好的杂志,虽然称不上一流,但水准是比较高的——只能说作弊的林海文,给他老爸带了个坏头。
这么一来,社里流言蜚语就更多了。
老云不比老韩好多少。
林作栋抱着一箱糖进去了,梁雪回到车子里,“回枫林小区。”
“还真是啊,林海文,临川一中,700分,河东省文科第一名。”
林作栋又转开了,捧着糖凑到了老云那里,“你少点,谁让你闺女已经考完了,那就好好念,大专也能出人才。”
司机压了压气,努力说服自己,算是给儿子沾沾状元之气,不能走,不能被她扔掉。
林作栋http://www.hetushu.com他们办公室的小肖编辑,这会儿查到了新闻,吼了一声。
老子不如儿子之类的,林作栋也是听到的,很火大。
“老林,你生了个好儿子啊。”
理解什么呀理解,我理解不了。
“你去吧,就是,能不能拿你儿子的笔记给我儿子复印一份?我不收你车费今天。”
……
梁雪劲儿起来了,“呵呵呵,我们真是没有想到的,发挥的太好了。哈哈,考了700分,哦,是文科的,哈哈哈,呵呵呵。”
这要是被排挤之前,林作栋也挺高兴,这要是分数出来之前,林作栋就不太高兴,不过这会儿,他又高兴起来了。
他4月份才回临川,6月就考了,天天埋头做试卷都来不及,哪来那个功夫去整理笔记。
一捧一捧地送啊,直接堆到你手上。
“上百本?买回去铺床啊?”
“我儿子的笔记啊,我儿子好像都不做笔记的。”梁雪记得他帮林海文收拾书本的时候,还说起笔记来呢。梁雨去帮忙运书,然后说要把笔记留给童童,www•hetushu.com结果林海文翻了个白眼,等到童童高考的时候,还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的,他的笔记早就用不了了,再说,他也没什么笔记。
这其中,儿子考了省状元,这几乎是目前为止,他们人生中最光辉灿烂的一个荣誉。而现在,这顶荣誉之冠,就牢牢地放在了林作栋的头顶,什么排挤,什么取笑,都完全失去了意义。林作栋的人生,已经辉煌到巅峰时刻。
“老韩啊,你儿子明年也要考试了吧?你多拿点,回去让他多吃两颗。”林作栋给老韩来了一捧大的,“好歹考个二本什么的,咱就不说重点大学了。”
“咱临川人,能不支持么?”老韩啧了一声。
林作栋直接把里头那些酸不拉几的暗话、修辞都给忽略了,所有的恭喜都汇成了一句话:“你特么好牛啊,我特么好羡慕啊。”
回程的时候,又经过了刚才买糖的食品店,梁雪突然想到了什么,喊住了司机,“哎等等,师傅,我去再买点糖啊,你等我一会会。”
“哦。”司机从后视镜里看了一下她,“hetushu•com你儿子考了省状元啊?第一名?”
“老韩啊,来来来,到我办公室来。老云也来,胡姐,你也来你也来,都来都来。”
“哈哈哈,没事儿,现在搬砖工资也很高的——”梁雪一下子没收住,“咳咳,我是说儿孙自有儿孙福,行行出状元嘛,别担心,说不定,考得很好呢。”
“真好,我儿子那点成绩,明年还不知道考多少呢,要不行,就只能去工地搬砖了。”出租车司机叹了一声,满满的羡慕。
“……”司机不愿意说话了。
林作栋说的唾沫横飞,一点要批评谁的意思都没有,演技太浮夸了。
“指定是单位买,我家那口子单位里就一人一本,不知道他们领导怎么想的。”老云压低了声音,“好像是省里领导说好,所以大家都去买来看。”
“真没想到,刚才我到的时候,看了会儿新闻,说是我们省文科第一名呢。哎呀,你说这个孩子,考个央美,考了个满分,这考个高考,又考了个省状元,真是,这个应该给人家考普通大学的孩子嘛,浪费,回来得批评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