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58章 海波不平

槐妈妈突然倒吸了一口气。
“这是断网了吗?”
320分,大概连大专都是上不了的。
“我说让你去单位啊,等会我们一起去买点糖,你到单位去散散,就说孩子考得不错,酒席就不请了,给他们省点,但吃点糖沾沾喜气。”
“林海文啊。”
语文136,数学148,英语145,文综271分,总分700分。
“儿子你考了320哎,语文62,数学55,英语68,文综135。”
满华国这会儿至少得有几百万人再查,还有查过一次不算的,查第二次,第三次的。连带着帮前前后后查的,只需要知道准考证和名字,就能查分,所以有心人,能查到好些人的分数呢。
梁雪一个不小心,把真话给说出来了,他们就是来炫儿子的呀,我有个考了省状元的儿子啊,要昭告天下啦。
“去单位啊。”
槐爸爸拿着自己手机,在那里捣鼓。
“……咱儿子考了个省状元啊。”林作栋咽了一口口水。
“哎和-图-书,有人考了691啊,还是你们的学校的。”一条本地新闻从新闻APP上跳了出来,槐爸爸把编辑的短信发出去,一眼就看见了“临川一中”四个字。
“750分,儿子他都考了700了?”
槐海波觉得自己的脖子,可能是忘了上油,很艰难地转到他爸爸那张兴奋的脸上,“谁?”
“多少?”
“哎,倩倩啊,我们查到海文成绩啦,700!”
两个人对视一眼,眼睛里头跳动起来四朵小火焰,开始在沙发两头,各据一边。梁雪是座机,林作栋是手机。
“750啊。”
“我们班是平行班,不是差班。”槐海波没忘了纠正一下,“他明明三模才考了500多的。”
槐海波迷茫地点点头,“我们学校的校花。”
梁雪把几个电话打了,大舅、梁雨那边,一看林作栋坐在那里,还能不明白么,于是过去挤了挤他。
两人赶紧收拾收拾,也不骑车了,打了个车先去买了糖,把林作栋m.hetushu.com送到报社门口的时候,《江南日报》已经确认,700分就是本次河东省高考文科第一名了。
“一定是作弊了。”
这边紧张的要死,他偷偷摸摸地就给查了,槐妈妈和槐海波心里涌起一股失落来。这个人,真是讨人嫌啊。
槐爸爸一笑,“我用手机短信查的,怎么样,比你们快吧。”
枫林小区,梁雪和林作栋,挤在电话前头,输入了林海文发过来的准考证号,几乎是跟林海文在京城同步,查了一次。
“文科出现700了,是你们学校的啊,7班,你是几班来着?你们老师也姓韩是吧?”槐爸爸突然坐直了身体,“这个林海文,是你同学啊?”
槐海波一睁眼,网页果然当掉了,“应该是人太多了,再查一次。”
林作栋拿起手机,翻了翻通讯录,却不知道跟谁打了,他也是有家人的,不过多年不联系了,林海文自打上了初中,就没再见过林家的亲戚。这会儿好像也没有必要打过去。至于朋http://www.hetushu•com友,这么打,是不是太浮夸?
“他怎么可能考到700分?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虽然是在意料之中,槐海波还是分外的悲伤,他有一点小小的野望,所有他不会的选择题也许都让他蒙对了,所有他不会的填空题,也许都让他猜对了,所有他不会的计算题,也许,他乱写的答案正好是对的……也许,老师看走眼了,给他多算了200分。
林作栋也是一脸兴奋,连被拒稿的沮丧都暂时忘了,“对啊,这个分,搞不好是市里最高的哦,去年我们报纸登了市文科第一,好像就只有680多。”
“是啊。”
“695出现了,岳水的,这个岳水的教育是好啊。”
校花,学霸,还是他少年心中,无限向往的爱恋所在,可惜——瞎了她的狗眼,跟林海文勾勾搭搭的。语文考完,楚薇薇和林海文在考场前,脉脉含情一笑的典故,已经传遍临川学生界,传言里头夸张的,就差打上特效了,光屁屁的小爱神http://www•hetushu.com,刺溜一下来根金色小箭,怎么不射死他们。
“走走走,走开。”
“那这个进步是有点厉害。”槐爸爸咂咂嘴,畅想了一下他儿子要是也这么来一回,该多好。
“那要不,再去买点好糖?”
“哇,苏东一中这个学生,考了708,不过是理科的。”
界面上显然人太多,所以有点慢,一个圈圈使劲儿地转啊,转啊,转的槐海波特别想要去按电源按钮。他控制住自己的手,闭上了眼睛,摈住了呼吸。
槐爸爸等了好一会,直接走了过来,用一指禅戳了一下鼠标左键。
临川市,锦绣华庭,槐海波和他妈妈,守着电脑,抖抖嗖嗖地输入了准考证号、姓名。
……
“什么?”
“是哦,你们班不是差班么?”
要说临川一中这些学生家长,谁对林海文最不熟悉,槐爸爸槐妈妈可以说是前几位的了,因为槐海波在家里,从来没有提过林海文这三个字,从来没有宣扬过林海文的哪怕一点点成绩。
“700?”梁雪一脸茫,“www•hetushu•com满分是多少啊?”
“哎呀,苏东有个考了693的,超过那个楚薇薇了。”
怀抱着视死如归的心情,那个“查询”怎么都点不下去。
“啊!”
一对狗男女。
“哎,妈,海文成绩出来啦,考了700分啊,哎呀,特别高,搞不好就是市状元了,是啊,没想到啊。”
“我看看啊,叫楚薇薇,有这个人么?”
“啊?什么?你怎么知道的?”
“谁啊?叫什么?”
槐爸爸对儿子的学业早已经彻底死心,所以这会儿就属他最自然,还在刷APP的本土新闻,过了一会又跳出来一个,他还给那俩直播。
林作栋眼睛一亮,好主意啊。
“鬼叫什么,你还指望能考多少啊?250,跟350,有什么区别么?”
槐海波拖动着自己的双腿,移到他爸的手机面前,看到了那篇来源是《江南日报》的报导——在河东省,这个来源,基本等于事实。
“用不着吧,又不是真为了让他们吃——”
现在,一切都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闪雷鸣,把他给劈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