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恶人大明星

作者:丹尼尔秦
恶人大明星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0157章 高考状元

晚上,林海文拜访摩诘家,手写一幅《赠老友摩诘回乡偶书》,落款用印,惊的摩诘不行不行的。
林海文又不是来踢馆的,不管是被京大还是西京大学,终归要落到道理上去,叫人至少表面上哑口无言才是。
至于他说的力道,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书法经验册不能改进他的腕力啊,要不是林海文平时素质还好,篮球、羽球都玩的很溜,恐怕还要更差一点。不过力量不是那么绝对,书法也不是只讲究入木三分,重要的是轻重缓急能够把握,要是太软,就有重不起来的问题。
“嘟——嘟——嘟——”
“其实,这到底是你们西京大学自己的事情,我作为一个客人,不应该插嘴。但文理之争,古已有之,古人重文轻理,遗祸不小。今人重理轻文,也不一定就是十全十美,最好的办法,无非是文理并进,我们国家这么多人,这么多大学,没有必要大家都去走一条道。照我看来,西京大学这样的不是多和_图_书了,而是少了,这位教授,您自己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你们研究物理的,有些可能觉得应用物理更有用,有些觉得理论物理更加前沿,最好的情况,自然爱好理论的去研究理论,有志于应用的,那就去研究应用。大家相互印证,共同把学问做好。
这位理学院的物理系教授,两瓣嘴唇抖啊抖啊,差一点就碎成三瓣,变成了个兔子。
闲谈到深夜,摩诘的老伴把他俩给赶回去睡觉,第二天早上,林海文出发到下一站时,摩诘还没起。
书法当中,行书最飘逸,王羲之的《兰亭序》,颜真卿的《祭侄文稿》,苏轼的《寒食帖》,都是名动天下的书法大作。但即便是行楷,很多时候看来,也不是那么容易欣赏的。但摩诘自然是不同的,国学大家,他的书法作品,虽然没有陆松华的经文帖那么有名,但也是很有水准的。
“喂?喂?谭老三,石老二,你们还在么?”
后头http://www•hetushu.com自然还有对林海文在诗歌等各领域成就的大肆介绍,林海文就没念了。
可能西京大学建校110年以来,从未有过这样一副场面。
刺头闭嘴,氛围自然又好了起来。
谭飞小子,揭榜当天,就打电话来开嘲讽,“你们省现在最高都700了,你到底考了多少呀?没个650,京大可是不够的。”
“你难道没看到那个人的名字么?就是700那个?”
林海文从头念给他们听,“我省临川市临川一中,考生林海文在高考中,考出700分的高分,一举摘得河东省文科第一名,这也是临川一中时隔13年后,再次出现全省高考第一名的学生。林海文同学的班主任韩老师,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林海文同学是一个非常聪明的学生,在高三一年内,就把成绩提高到了惊人的程度。我对他,我们一中对他,都抱有非常大的信心和期待,相信他能够在高考中,考出让人满意http://www.hetushu.com的成绩。当然,能考到700分,全省第一名,也确实是大大超出我们的意料了……”
京大出版社的这波行程走完,林海文回到京城的时候,也算是两个脚彻底迈进了文化圈里头。
在西河大的时候,还有蓝尔成被他们领导带着过来敬酒的小插曲,林海文自然是咪咪眼睛,笑纳了这杯酒,算是揭过去。
“斯文?那都是我们这些舞文弄墨的人,穷讲究,净搞些没用呢。这一点上,我跟你是一个意见的,什么有辱斯文啊,斯文扫地啊,斯文败类,都不打紧,要向自然科学学习,该什么就是什么,一个唾沫一个钉子。比如我觉得你不算个什么,那我就直接问你算个老几,这样你也不用担心听不懂,我也不担心白废话,这不是两全其美,各得其乐么?”
乐你个冬瓜脑袋。
“你,你,简直有辱斯文。”
林海文高举700整,河东省文科第一,楚薇薇691,一中文科第二,全省33名,奏是这www.hetushu.com么不公平——林海文自己的水准,大概也就是个580的样子。结果站在了楚薇薇娇弱的肩膀上,还有百度的场外加持,终于同心协力打造出一个省状元。
林海文等他们平息下来,才闲闲点开了《江南日报》的最新新闻,之前基本都是快讯,一般都没有名字。作为河东省的头号媒体,《江南日报》当然是掌握了最新的消息。
京大的、人大的、西京大的、西河大……数得上的几个文史名校,基本都有了点面子交情,以后在什么场合遇见,闲谈两句的基础是有的,所谓圈子,就是这么建立起来了。
“人大也要630。”石啸也在那头叫唤。
让他一个不小心,就考了个状元,烦恼啊。
楚薇薇发挥的太好了。
不要把一切不符合你心理的,都打成异端邪派。”
万万没想到,万万没想到……林海文脑子突然响起来白客和孔大锤,很快被他一阵抖了出去。
“新闻没说来着,你不会想说,那个人是你吧?”谭飞和石啸和*图*书两个,哈哈哈,哈哈哈的好一阵。
所以,林海文今天给他写的是行楷,不同于那天在京大,好些外行看着,他就写了正楷,端方正体,是个人都能看出好来。只是有些喜欢写狂草的书法家,可能会不屑一顾罢了。
一个被请来的学者,指着西京大学的教授,问他算个老几,这简直超越了所有在场人士的想象,虽然他们有一些也很暗爽。
6月底,高考揭榜。
“……”
“启昌说造诣颇深,我还想着到底是怎么个深法,万万没想到,你的行书水准竟然已经高到这个地步了。”摩诘叹了一句,“力道上再自然两分,我看你都可以称得上名家了。”
“我都说过了,你们在普通人里,也已经是很优秀的了,不要太有挫折感了。”
耸了一下肩膀,林海文看着网页,才回味起自己的不可思议来。
白沫倒是有点惊异,不过他看那位老师,似乎不打算继续说话——与其说是被林海文说服了,更大可能,是他担心等下被林海文,说更难听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