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延禧宫主

第一百七十九章 禁闭

沉璧胳膊上包扎着一圈白布,因失血而显得有些面色苍白,但这苍白非但无损她的丽色,反而让她显得更加楚楚可怜,让人忍不住想呵护她,照顾她,不让她再受半点伤害,她朝继后眨眨眼,懵懂如孩童:“您在说什么?”
魏璎珞多厉害一个人,却被她当成猴儿耍,身边最得力的宫女死了,失去了太后的宠爱,也失去了弘历的信任,可以说她所拥有的一切,都被沉璧一样一样夺过去了。
“明玉算什么?她为你做的,有我做的多吗?”袁春望却不肯放过她,手指头如同铁钳一样钳着她的脸,咄咄逼人道,“我像亲哥哥一样呵护你,为你一次又一次放弃往上爬的机会,甚至舍下一切去圆明园陪你,可你是怎么对我的呢?璎珞……回答我!”
一边笑,一边举起剩下的盘子,一盘接一盘,将里头的菜全部倒在地上。
“还等什么?”太后震怒道,“把令妃拿下!”
在无数目光注视下,沉璧幽幽抬头,一双含泪的眼眸在人群中逡巡一圈,最终定格在魏璎珞脸上,泫然欲泣道:“璎珞,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似被她的模样激怒,袁春望忽然将筷子拍在桌上,起身俯视她,冷冷道:“因为明玉——为了一个奴才,你居然跑去跟容妃对峙,才会中了圈套。”
这个处置虽然不算好,但也不算坏,弘历总算露出一丝笑容:“沉璧,你以为呢?”
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鲜血淋漓和-图-书
“亲人?”袁春望一把捏住她的下巴,迫她昂头看着自己的脸,那张脸又美丽又扭曲,令人爱慕又令人恐惧,“妹妹,你唯一的亲人不是我吗?”
“啊!!”
就算要回答,也不能由她来回答,于是沉璧故作思考,眼角余光却瞥向继后,继后收到她的目光,当即道:“皇上,令妃失去挚友忠仆,又受人挑唆,其情可悯,但她情绪激动,失手伤人,其罪难容。依臣妾看,定要重惩在背后嚼舌根的奴才,至于令妃……让她闭门思过吧。”
宫门一开,一片杂乱的脚步声。
继后却不敢将她的天真当真。
因为袁春望站在了她身后。
弘历眉头一皱,沉声道:“太后,审问过其他人吗?”
她说得对,她们两个的确可以做朋友——在魏璎珞死亡之前。
“太后要求严惩令妃,你又一向与她交好,朕想问你,应当如何处置?”弘历注视着她,目光仿佛别有深意。
小宫女将一双筷子递给她,魏璎珞伸手去拿,结果眼前瞬间重影,半晌才抓住筷子。
对魏璎珞的处置下来了,但具体的事情可不归弘历管,就算想管,也管不了,他的一举一动都被所有人注视着,若是他过于关照魏璎珞,太后会如何想?只怕更加不会饶过她。
一个眼生的小宫女将食盒放在桌上:“请令妃娘娘用膳。”
宫女们这才回过神来,纷纷围上来,七手八脚的想要夺下剪子。
“璎珞。”和图书沉璧一步步凑了过来,笑着将金剪子塞进魏璎珞手里,“你若是不肯原谅我,就用这把剪子刺我。”
天真无邪,热情大方,似乎总是站在你这边,替你说话,为你着想,但事后仔细回想一下……她真的是在为你着想吗?
魏璎珞更加用力的挣扎起来,两人推诿间,不慎打翻了食盒,盛菜的碟子碎成几瓣,其中一瓣割过袁春望的手。
——那个敌人的名字,叫做魏璎珞。
脚步声由远至近,弘历心事重重的走了进来,随意抬了抬手,免去了继后的礼数,然后坐到沉璧身旁,关切道:“沉璧,太医说了,你旧伤未愈,又添新伤,切不可再任性,一定要卧床静养。”
“娘娘,您还好吧?”小宫女担忧道,“是不是感染了风寒?奴才去……”
以宫人唆使魏璎珞行凶为借口,她一次性将延禧宫的宫人全部调换了,如小全子之类的老人,一夜之间没了踪影,剩下的都是些新面孔,与其说是来伺候魏璎珞,倒不如说是来监视她。
魏璎珞原先怒不可遏,此刻渐渐冷静下来。
她很快以探望伤势为借口,来到沉璧身边,微微一笑:“好厉害。”
显是听见了沉璧的惨叫声,太后扶着刘姑姑的手,连伞都来不及打,便急匆匆进了宝月楼,待见了里头的状况,太后脸色骤变,竟松开刘姑姑的手,扑到沉璧身旁,用手捂住她的伤处:“快去请太医!!”
继后眼中半是欣赏半是和_图_书忌惮:“令妃侍候太后,鞠躬尽瘁,圆明园三年,积累下常人难及的情谊。紫禁城里,太后就是她最大的靠山!可你,果断踩着魏璎珞上位,不及三个月,就让太后视你如亲,千方百计呵护着,叫人刮目相看啊!”
继后却不想步魏璎珞的后尘,故而与之保持一个安全距离,仍站在床沿,淡淡道:“我和你可是死敌,怎么能合作?”
又是一阵兵荒马乱声。
二人相视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我对不起你。”魏璎珞的声音将他的注意力吸了过去,他眼中的光芒刚刚亮起,便听她冷冷道,“但你也对不起我,如今我们形容陌路,什么哥哥妹妹的,以后不要再提了。”
“太后。”给她行了礼之后,弘历忙问,“容妃怎么样了?”
地上跪着大宫女遗珠,被她厉声一喝,忙不迭的开口道:“是,是!今日令妃娘娘气势汹汹地赶来,指责容妃与明玉姑娘的死有关。天知道,明玉病入膏肓,无药可医,容妃可怜明玉,替她隐瞒了病情,便被大大迁怒了!令妃说得太激动,一时失手,刺伤了容妃!”
如一条吐着信子的蛇,他吩咐道:“你先出去吧。”
沉璧含笑点头。
将小宫女赶出门外,他顺手关上房门,极自然地往魏璎珞面前一坐,伸手夺了她手里的筷子:“皇后已经跟容妃联手了。”
弘历:“太后,容嫔不是和安。”
继后倒没短了她的膳食,虽没往日那样丰盛,hetushu.com但三荤两素还是有的,袁春望夹了一只狮子头塞进自己嘴里,边吃边道:“皇上的宠爱,太后的信任,挚友的陪伴,人身的自由,一样一样,你全都失去了,我若是你,就该好好想想,自己为何会落到这个下场?”
沉璧天真一笑:“您过誉了。”
沉璧竖起一根指头,贴着自己的嘴唇,嘘了一声:“皇上来了。”
待弘历得了消息,匆匆赶到,第一眼见着的,就是太后余怒未消的脸。
不等他说完,太后便怒声道:“可我不能容忍她伤害和安!”
“太医刚走,皇后正在里头陪着她呢。”见弘历立刻就要往寝殿走,太后开口叫住他,“你先别走……说!”
“你我应该成为朋友。”沉璧认真看着她,“因为我们有相同的敌人。”
这个问题可不好回答。
听出她话里的暗示,弘历沉默片刻:“太后,朕以为您一直是喜爱璎珞的……”
因她的所作所为得到好处的,真的是你自己吗?
太后斜他一眼:“除了遗珠,只剩下宫女珍珠,我命人将她送去了慎行司。至于令妃,就交给皇上处置吧!”
……只因信了她一次,就落得如此下场,你说继后还敢不敢信她?
魏璎珞脸色一点点泛白。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她是!”太后一口咬定,“皇上,不论误伤,还是有意,令妃此举,过于狂妄,她也该受到教训了!”
她终于发现了——眼前的女子,异常的危险。
外头的动静这样大http://www.hetushu.com,自然瞒不过继后。
一种难以形容的危机感袭来,魏璎珞用力挣扎道:“松手!你们还愣着干什么,阻止她啊!”
“是吗?”袁春望眼中光芒一黯,他笑了起来。
魏璎珞直直看着他。
太后将沉璧护在怀中,如同一只护犊子的母牛,谁也不许靠近。
魏璎珞依旧一言不发。
魏璎珞重重咳嗽几声:“放下吧。”
“从今天开始。”袁春望倒完最后一盘菜,笑着宣布道,“延禧宫除了你,不会再有别人,好好享受吧。希望你无一粒水米,也能坚持不求我……”
“明玉是我最好的朋友。”魏璎珞终于开了口,“不,不仅是朋友,也是我在紫禁城里仅有的亲人……”
沉璧柔柔笑了,一副一心一意为魏璎珞着想的模样:“臣妾相信令妃一定不是故意伤人,请皇上从轻发落。”
沉璧凉凉地扫了她们一眼,直接抓住魏璎珞的右手,连同金剪子一起,往自己右肩上一戳……
继后慢慢弯起嘴角:“容妃,本宫真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皇后娘娘。”沉璧拍了拍身旁,还向床内侧挪动了一下,让出一个可以坐的位置,亲昵似当初对魏璎珞,“你愿不愿跟我合作?”
负责处置魏璎珞一事的,是继后。
弘历松了口气:“那就让她好好闭门思过,你安心养伤,别想太多了。”
魏璎珞挣扎道:“放手!”
“沉璧,你告诉我。”太后警惕地环顾四周,“发生了什么事?是谁这样大的胆子,竟敢伤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