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延禧宫主

第一百八十章 后悔

傅恒脚步一顿。
但人心难测,当日没人料到明玉会自尽,今日难道又能肯定,海兰察不会干出一样的傻事吗?
“啊……是吗?”袁春望的心一下子空落落的,过了很长一段时间,他才将魏璎珞打横抱起,放在床上,像最后一次尽哥哥的义务,然后抓住她的手放在自己脸上,迫使她一寸寸抚过自己的下巴,嘴唇,鼻子,眼睛……
魏璎珞惊道:“是你?”
沉璧在他身后喊道:“现在的魏璎珞,不过硬撑着一口气罢了!”
蓬头垢面,瘦骨如柴,与其说是宠妃,倒不如说是冷宫里的废妃,骨肉被一寸寸蹉跎成灰,只余一双眼睛还在发光,犹如灰烬中的火焰。
然后,他终于松了手。
“水……”
“记住这张脸。”他嘱咐道,“牢牢记住,下辈子再来找我算账。”
“求你?”魏璎珞嘲讽一笑,“我宁可饿死。”
“看看现在的你。”袁春望将她的脸往铜镜上一按,笑道,“还是那个风光无限的令妃吗?”
“看。”沉璧看了眼他的手,咯咯笑起来,“你明明很生气,可碍于礼教与尊卑,仍不敢打我一拳。”
“……叫我哥哥。”袁春望似乎退了一步。
傅恒难掩怒容:“这都是拜你所赐!”
傅恒一楞,转身就走。
傅恒原本也是这样认为的。
小全子抬手挖了挖耳朵,不耐烦道:“现在除了我,还有谁愿来这鬼地方!给脸不要,不喝粥,那就饿着吧!”
魏璎珞却还是一样的答复:“不。”
沉璧:“不,这是因为你呀!”
如今明玉一死,等同于生生从www•hetushu.com他心里挖了一块肉走,没陪着一块死,还是因为家里有个寡母在。
此人一贯如此,不断背叛旧主,不断投靠新主,不过正因为如此,袁春望才敢用他,至少在更好的主人出现之前,他就是一条最好用的狗。
小全子倒抽一口冷气:“这可不行啊,万一真出了人命——”
沉璧却掏出一副帕子慢慢把玩,帕子上一双相依相偎的蜻蜓,她柔声道:“你的香囊,璎珞的帕子,原来是一对的。”
小全子无动于衷:“吃饭了。”
低头看了眼稀粥,魏璎珞冷冷道:“这就是我的膳食?这是清粥,还是清水?”
下朝之后,他正要出宫,一个小太监忽然凑过来:“富察大人!索伦大人整日与酒为伴,请大人设法相劝!”
“就像你碍于礼教与尊卑,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将最爱的女人夺走,却不好好珍惜。”沉璧柔声道,“最后你还要对他顶礼膜拜,俯首帖耳,富察大人,你太可悲了。”
傅恒不知道他是谁派来的,却知道他说的极有可能是真的。海兰察虽然平日里看起来不拘小节,甚至还有些马大哈,但却是个用情至深的人,明玉住进了他心里,就一辈子在他心里了。
门外,袁春望将这场景收进眼底,冷冷一笑,放心离去。
傅恒心中警惕更甚,他深知后宫倾轧,不下于朝堂争斗,当即拂袖而去道:“微臣不知你在说什么,告辞!”
挥退其他人后,袁春望单独留了他说话。
将长春宫内服侍的宫女太监们召到一处,袁春望吩咐道:和-图-书“从今天起,不必再给令妃送膳!”
“你与璎珞本有婚盟,最后劳燕分飞,是谁先背叛了谁?”沉璧质问他。
他真的只需要一句话,哪怕是假话,哪怕只是骗骗他……可那么长时间的等待,等来的却是她轻轻一句:“我不后悔。”
袁春望拍了拍他的肩,语重心长:“我不想听见半句流言蜚语。”
傅恒指握成拳,指头发出噼里啪啦的脆响。
“海兰察”身上穿着一件明显不合身的侍卫服,像小孩子偷穿大人的衣裳,手脚都显得短,听见傅恒的声音,“他”转过身来,抬手摘下头上的帽子,如瀑黑发倾下肩头。
她慢慢将视线移到他脸上,那种略带轻视与怜悯的目光,无论是谁也受不了。
袁春望:“求我。”
哪里是海兰察,分明是……沉璧。
小全子跪在他面前,低眉顺眼道:“奴才背叛了令妃,她若好好活着,以后绝没有奴才的好。”
一只拳头猛地朝她砸来,带起呼啸风声,沉璧不闪不避,眼看拳头就要砸在她脸上,却在最后偏移了一下轨迹,重重砸在她身旁的墙壁上,鲜血立刻绽放如花,傅恒死死咬着下唇,身体因为愤怒而微微发抖。
傅恒却不肯留,或者说不敢留:“容妃,你公然设套引外臣来此,就不怕被人得知,身败名裂吗?”
延禧宫内他一手遮天,外人不知宫里内情,只道魏璎珞仅仅只是闭门思过,除此之外,衣食住行,一如既往。
唯有一事可虑,那就是此事能够瞒过弘历,却瞒不过继后。
看着险些失控的傅恒,沉璧的唇角慢www.hetushu.com慢向上勾起,绽放出慑人的笑容。
丢下咳嗽不止的魏璎珞,袁春望头也不回地出了房间,对小全子道:“今天起,那碗清粥也省了。”
魏璎珞看着镜子里的他,他的目光十分复杂,情愫与怨恨混杂在一起,犹如风雪席卷海水。
“富察大人。”沉璧好奇地看着他,“璎珞是属于你的,眼睁睁看着她被别人夺走,如今又被弃之敝履,你一点儿也不难过吗?”
既然这辈子做不成兄妹,那就送她一程,下辈子再见。袁春望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此事说难不难,在后宫之中,想要让一个失宠的妃子“病死”,实在是太过简单不过的事。
傅恒哑口无言。
延禧宫中,魏璎珞虚弱地躺在床上,挣扎半天,却依旧睁不开眼,半睡半醒间,干裂的嘴唇里吐出一个字:“水……”
“她得罪的人太多了。”沉璧好整以暇道,“到了落魄之时,自有算账之人。隔绝消息,日供清水,又能支撑多久呢?”
他心里念头转动,脸上却诚惶诚恐:“奴才擅自做主处置令妃,非是为了自己,而是想为皇后娘娘分忧啊。”
在他眼里,在众人眼中,小全子又一次背叛了旧主。
“你又要逃跑了吗?”沉璧冷不丁在他背后道。
“你想吃饭,或者想喝水,都很简单,一句话而已。”袁春望暗示道,“你知道我想听什么,为什么不说呢?”
目光在人群中逡巡一圈,最后他抬手一指:“延禧宫的一切,就交给你来办!”
傅恒皱起眉头。
思索片刻之后,袁春望回了承乾殿,二话不http://www.hetushu.com说,跪在继后面前:“请皇后娘娘恕罪。”
此话是他揣摩着继后的心意说的,继后听了,轻轻一笑:“你收买太医,制假医案,让令妃病逝,本是顺理成章,可惜燕过留痕, 太过心急,必然落下把柄。”
头皮忽然生疼,在魏璎珞的惨叫声中,袁春望抓住她的头发,将她一路从床上拖行至铜镜前。
“这样就对了。”她柔声似蛊,“皇帝让你一忍再忍,可他干了什么?残害手足,夺人妻子……这样一个人,配当你的主子吗?傅恒,听我一句劝,为了你,也为了璎珞,醒一醒吧!”
袁春望一笑:“令妃性情刚烈,经此打击,一蹶不振,抑郁成疾,明白了吗?”
“若不是被人厌弃,以她如今的年岁,早该是几个孩子的母亲了吧?”沉璧认真看着他,“相夫教子,举案齐眉,这才是她原本该有的人生,现在……却什么都没有了,你觉得是因为谁?”
一念至此,傅恒心里就生出一丝焦急,也不用对方带路,自己就轻车熟路的赶到了侍卫所,推开房门:“海兰察!”
“令妃要死,却不能死在本宫手上,马上准备两件东西,一件派人送去养心 殿,另一件……”继后顿了顿,回头对他神秘一笑,“还是送去养心殿。”
“是!”小全子低眉顺眼地应了。
呼的一声。
傅恒一楞,因为他?
袁春望心中一跳,他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瞒不过继后,但也没想到她竟这么快就知道了。可见她对他并不完全放心,定是派人在他身旁监视着了。
小全子走进来,手里一只茶盏,却不是递和图书给她,而是递给屋内坐着的袁春望。
袁春望一怔:“那娘娘的意思是——”
架子上一只翠色鹦鹉,正在啄食继后手中的谷粒,继后背对着他道:“本宫什么都没说,你就知道错哪儿了?”
醒一醒吧……
“……皇上只命将我软禁,我若死了,你能逃过吗?”魏璎珞好不容易睁开眼,眼前一片模糊,说出来的每个字都气若游丝。
袁春望淡淡道:“从前你处处和我做对,知道为何要给你机会吗?”
“够了!”傅恒再也忍受不下去,生硬道,“微臣还有事,先走了!”
小全子打了个冷战,深深埋下头去:“嗻!”
袁春望喝了一口茶,淡淡一笑:““每日一杯清水,不是用完了吗?”
沉璧一笑,只一句话就止住了他的脚步,她轻轻道:“你若想坐视令妃遭遇不测,就走吧。”
“说吧。”傅恒带着一丝警惕道,“到底什么事?”
魏璎珞:“不。”
“……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袁春望忽笑了起来,斑斓美艳,却又刻骨残酷的笑容,“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吧,告诉我,你后悔离开我吗?”
沉璧:“富察大人请留步。”
虽然用他,却没有完全信他,袁春望偶尔会来偷看他做事,譬如今天,他就暗暗躲在门口,门内小全子啪的一声,放下一碗清可照人的稀粥。
房门重新关上,扮作小太监的遗珠守在门口。
魏璎珞本就生着病,不但得不到治疗,反而被克扣了膳食,一碗稀饭,一杯清水,常常不到夜晚,就饿得两眼发晕,只能躺在床上睡觉,一来减少消耗,二来……睡着了,就不觉得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