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延禧宫主

第一百一十五章 去做

湖畔,袁春望却没他们这样的闲情逸致,袖子挽在肘上,赤足踩在水里,正弯腰清理湖中杂物,忽然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头也不回道:“今天吃什么?”
“什么人?”一名侍卫眼疾手快,手中弓箭忽然一转,指向了一棵芭蕉树。
魏璎珞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夹了团饭喂给他,心里却低低说了一句:对不起,有些事,我不得不做……因为除了我,没有别人会去做。”
魏璎珞:“其实今天来,是有一件事要请你帮忙……”
“我这么好,也不见你喂我吃饭。”袁春望道。
明玉只得挽起袖子,洗手做年糕去了。
魏璎珞神色复杂地看他良久,终于走到他身旁,踮起脚尖,以袖掩唇,将自己的计划递进他耳里。
临时建起的靶场内,海兰察正在指点一众侍卫练习箭术。
“小青菜,粳米饭,还一碗辣椒炒肉。”魏璎珞一边说,一边打开食盒,将里头的饭菜一样一样hetushu•com取出来,摆在身旁的草地上。
所以魏璎珞才找他帮忙,希望他能看在明玉的份上,帮自己一把。
但见他答应的这样豪爽,魏璎珞心里又忍不住起了疑,无缘无故的,他为什么要帮自己……
明玉一再询问靠山是谁,可魏璎珞咬紧牙关就是不说,不是她不想说,而是此事暗含风险,若是成了,两个人都能得好处,若是失败了……
魏璎珞瞪他一眼,忽然一伸手:“拿来!”
“哎,等等,我去洗个手。”袁春望走到湖边,双手沉进湖中,上下搓洗了一番,又捧水洗了把脸,然后整张脸湿漉漉的回了魏璎珞身旁,接过筷子大快朵颐。
“就让我一个人承担后果。”魏璎珞暗暗想。
袁春望一言不发的盯着她,直盯得魏璎珞浑身不自在,低声道:“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但若不是在乎他,哪会时时刻刻提到他?
“怎么了?”魏璎和*图*书珞盯了他的唇半天,被他一叫,这才回过神来。
伸出舌头,略略舔了舔辣红的唇。
侍卫刚要责问对方是谁,便觉肩膀一沉,海兰察按住他的肩,示意他放下手中的弓箭:“我去去就来,你们不要偷懒。”
这似提醒,又似警告的一句话,让魏璎珞心中一凛,没来由的,背上就出了一片冷汗。
“胡扯什么,索伦大人的相好明明在钟粹宫……”
“弯弓……射!”
两人书信来往不断,明玉事事都跟魏璎珞说,其中提的最多的便是眼前这位海兰察,虽然书信里对他多有抱怨,说他大男子主义,不解风情,旁人送礼都是送些胭脂手帕,就他送把匕首,说给她防身……
半个时辰之后,两人分开,海兰察自回了靶场,而魏璎珞则去食堂取了食盒,然后一路寻至湖畔。
袁春望一楞,下一秒,魏璎珞就劈手夺过他手里的筷子,狠狠夹了一大团辣椒塞他嘴里。
http://www.hetushu•com春望其实不怎么能吃辣,一下子辣红了脸,他姿色本就出众,只是性子太过古怪冷僻,故而让人望而生畏。如今这一抹淡淡红晕,消减了他身上的冷僻,给他添了一丝淡淡的人情味。
海天一色,湖中一亭,几个贵人或立或坐,一边欣赏湖景,一边吟诗作赋。
魏璎珞却未陪她,呆了片刻,就轻手轻脚的出了屋,径自寻去了圆明园中。
海兰察与魏璎珞一前一后,避开了众人,走到园中深处。
海兰察毫不犹豫:“好!”
魏璎珞心头一跳,放下帕子,轻声道:“哥,这些年来你对我的好,我全都记在心里……”
魏璎珞翻了个白眼:“自己吃!”
千算万算,算不到是这个答案,魏璎珞当场愣在原地。
魏璎珞略感惊讶,上下打量他一眼:“我还没说话,你知道我会提出什么要求,就敢随便答应?”
鲜红欲滴的唇瓣,不染胭脂,却比世上任何胭脂都和图书香艳,令人见了,不由得想要一亲芳泽。
“傅恒是我最好的兄弟,他相信的人,我也会相信。”海兰察沉声道,“到底有什么事,你说吧!”
她之所以会找上海兰察,是因为明玉。
岂料海兰察爽朗一笑:“傅恒走的时候叮嘱过我,不管你有什么需要,都一定让我帮你!”
“快了,快了。”魏璎珞忙回道,暂且按耐下此事,对明玉道,“这事先不提了,时候不早,你快些做江米年糕吧,别让皇上……别让娘娘等急了。”
她正要用袖子擦脸,对面忽然伸来一只手,袁春望冰冷的手指抚在她脸上,意味深长道:“璎珞,不管外界发生什么事,我们就留在圆明园一辈子,就你和我,这是你亲口答应的,千千万万……不要忘了。”
魏璎珞见他头发湿漉漉,不少水珠从他头发上滴下来,掉进饭菜里,忍不住又翻了个白眼,掏出帕子替他擦脸。
袁春望平日里桀骜不驯,在她面前却像头被驯和_图_书服的野兽,乖巧的任她擦拭,然后笑起来:“平日都是我给你送饭,今天怎么颠倒了……莫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望着他离去的背影,侍卫小声询问身旁同僚:“那姑娘是谁,长得挺好看,是索伦大人的相好吗?”
莺声燕语,鸟语花香,这个计划,你知我知,天知地知,再无第三人知。
袁春望又对她笑了一下,然后啊了啊嘴。
唇角忽然向上一勾,袁春望略带蛊惑的笑道:“璎珞。”
树后窸窸窣窣,转出一个绿衣女郎。身姿婀娜,容色清丽,乍一眼望去,还以为是芭蕉树年久成精,修炼成了一个人形。
“哟,有肉吃啊。”袁春望回过头来,却没有去接她递来的筷子,将满是污泥的手抬起来给她看了看,然后笑。“喂我吧。”
“怎么样?”轻轻三声敲门声,然后李玉从门后探进来,“江米年糕做好了没?”
魏璎珞:“索伦侍卫……”
海兰察一笑:“璎珞姑娘,你叫我海兰察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