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三卷 延禧宫主

第一百一十四章 新靠山

随着她娓娓道来,尘封已久的真相渐渐展开在魏璎珞面前。
“我倒没想那么多,太监跟宫女结成对食,在宫里是常事,一开始我只道是寻常。”明玉摇摇头道,“是玉壶自己做贼心虚,立刻向纯贵妃上报了此事,从那天开始,她们就对我换了副嘴脸……”
看着地上跪着的两人,张总管冷冷道:“你们是什么人,敢在圆明园撒野!”
一人望风,一人向床走去,等待片刻,见被褥下的毫无动静,掏出匕首,狠狠刺去。
魏璎珞沉默许久,才缓缓道:“是啊,娘娘已经不在了,所以为了你,也为了我……我们需要一个新的靠山,可以稳稳压纯贵妃一头的靠山。”
在宫里,想让一个人悄无声息的死,比让一个人悄无声息的活要简单许多。
她原先多跳脱一个人,像只叽叽喳喳的小鸟,如今却苍白沉默的像只断了脖子的鸟,魏璎珞心中怜惜,放缓声音道:“至少,先让我帮你把身上的针都拔出来,想必不止一处吧?”
“我,我……”明玉情不自禁的抱着手肘。
仙馆是为皇后建的,供像也是照着皇后的模样造的,匠造处的手艺极好,造出来的供像与真人无异,望它望久了,恍恍惚惚之间仿佛穿过幽冥,与皇后隔着一池黄泉对望。
迟早有一天,她会因为身体里的这些针,无声无息的死去。
李玉生怕他觉得自己这些下人有所怠慢,忙道:“皇上,每日都是新鲜的,您看,还散着热气呢!”
和*图*书春望冷笑一声,他虽然认都不认识这两人,但既然对方敢对魏璎珞下毒手,就莫要怪他无情,当即落井下石:“偷东西,为何要带着匕首?真当我们是傻子?”
一根又一根,深深扎进肉中,沉入肺腑。
显而易见,此事绝非看上去那样简单,背后必有猫腻,只是真凶狡诈,弘历处置的又太急,十四个太监一去,等同于杀人灭口,再也寻不到任何有用线索。
弘历痴痴看它许久,才垂下目光,看着供桌上的鲜花和糕点。
璎珞委屈:“从前娘娘的小食指定了要明玉来做,奴才不过打打下手,请皇上恕罪!”
抬手抚了抚明玉的面颊,虽然苍白,但至少还有一丝温度,至少活着,至少没有变成台上冰冷冷的供像。
顿了顿,她有些脆弱地闭上眼睛:“更何况,他们拿捏住了我的父母家人,我一个人死,可以换他们所有人活……”
太监宫女本就睡得浅,这一声尖叫犹如平地惊雷,炸开无数房门,宫女太监们呼啦啦从门后涌出来,跑得最快的,正好与冲出来的两个太监撞个正着。
明面上是如此处置的,但还有许多不清不楚的地方,比如火盆上明明盖着网盖,怎么还会起火?事后发现火盆用的是易燃的菊花炭,这样危险的炭火,怎么会给长春宫用?
“我偷偷找大夫看过了,大夫说了,能找到的只有八根,其余都已经入了肺腑,再说了……今天拔了,明天还有新的。”明玉和*图*书摇了摇头,又犹豫片刻,最后终于下定决心,拉住魏璎珞的手,极认真道,“璎珞,我可能找到杀害七阿哥的凶手了!”
太监一楞,掀开被褥一看,面色随之一变:“不对!”
“她怎敢如此!”魏璎珞倒吸一口凉气,抓住明玉道,“走,我带你去见皇上!”
除夕夜失火一案,时至今日,依旧是个悬案。
夜深人静,两名太监撬开了房门,悄然进了璎珞的房间。
魏璎珞若有所觉,冲过去提起她的袖口,仔细观察她的手肘,仍然是干净光滑……不对!魏璎珞忽然用力一挤,在明玉的痛呼声中,一根细如牛毛的长针从肘处冒了出来。
“是。”魏璎珞回道。
她今天拔掉一根,明天就多扎两根。
弘历:“朕记得,皇后在的时候,最喜欢吃这种糕点……等等,颜色怎么这样奇怪?”
“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娘娘走后,我被分配去了钟粹宫,起初纯贵妃对我还算不错,直到有一天,我无意之中发现,当年在熟火处当值的一名管事王忠,竟是玉壶的对食……”明玉神色凝重道。
在皇宫里,想要调遣一名宫人,说容易也不容易,说难也不难。而有弘历开口,只半个时辰,明玉就被带到了小厨房。
比起事后复仇,她宁可现在付出一切,保她性命,让她活下来!
这本是圆明园宫人用来做饭的地方,如今暂时被借来用,李玉指了指里头一应俱全的材料道:“就在这儿,好好做点心!”
www•hetushu•com璎珞:“回皇上的话,昨夜奴才梦见皇后娘娘了,这是两年来,主子第一次给奴才托梦,她说想念这道江米年糕!可惜圆明园的厨子不知道娘娘的口味,奴才就斗胆自己做了!”
弘历嗯了一声,便没了下文,继续望着富察皇后的供像发呆。
他一走,魏璎珞就迎上去,握着明玉的手,关切道:“明玉,我骗皇上说要为娘娘做整套贡品,将你调了过来……别浪费时间,快说你伤在何处了。”
听了这话,张总管再无迟疑,冷冷下令道:“两个千刀万剐的东西,拉下去!”
被褥里哪里有人,分明塞着两只枕头!
“七阿哥出事那天,王忠因当夜不当值,反而逃过一劫。”魏璎珞终于想起了这人,神色一凝,“我说他的命怎么这样好,其他人都难逃一死,他不但避过了,事后还升了官……”
七阿哥的死,直接导致了皇后的自尽,此为她心中的逆鳞,魏璎珞一把握紧明玉的手:“你说什么?说说清楚!”
涉事太监一共十四人,全被弘历判了绞刑。
璎珞红着眼圈:“皇上,奴才也是想全了娘娘的心愿啊,可惜奴才无能,委屈娘娘了!”
“她不立刻杀我,是怕紫禁城人多口杂,我突然横死,引起旁人怀疑。”明玉笑得极为苦涩,“但她既然已经打定主意要杀我,那多杀一个,少杀一个,又有什么区别,璎珞,我怎忍心拉你下水……”
魏璎珞已眼睁睁看着姐姐,皇后死了,那种无能为和_图_书力的痛苦,日日夜夜折磨着她,如同一根根细毛针,深深扎入她的骨髓之中,起初只有一点点疼,但日积月累,最后足以让她疼死。
弘历怔住,过了一阵,忽转身问李玉:“那个明玉……如今在何处?”
仿佛一道霹雳劈在魏璎珞心头,她的眼睛立刻就红了。
弘历:“你自己做了,就做成这个鬼德行?”
翌日。
魏璎珞怎能眼睁睁看她去死!
如今已没了回头路,随着张总管一声拿下,两个人挥舞着手中匕首,分头逃窜起来,然而寡不敌众,很快就被众人拿下。
李玉呵斥:“巧言令色!”
明玉吃了一惊,反握住她的手道:“你如今戴罪之身,怎么还敢跟纯贵妃作对?不行,绝对不行!现在又不是以前,你要是得罪了她,必定尸骨无存……皇后娘娘已经不在了,没人能保护你,保护我了!”
两名太监心中叫苦,自己怎么这样不小心,匕首丢在房间里不好么,偏偏要带出来。
袁春望走到他身旁:“张总管,如今圣驾在此,这两个人摆明了是来行刺的,大约是不辨方向,才会误闯。”
弑君之罪,哪怕只是一个念头,也足以诛了他们九族,两人惊骇地看了袁春望一眼,不明白彼此无冤无仇,对方为何要下这样的毒手,一个个慌忙辩解道:“不是,我们只是想偷东西!不是想要行刺啊!”
“为什么不跟我说?”魏璎珞听得心胆俱裂,“你若早跟我说,我……”
长春仙馆一直是由魏璎珞打理的,弘历m•hetushu.com来时,她也侍在一旁,弘历一问,她便自然而然地站出来:“回皇上的话,是奴才做的。”
床上隆起一个人形,似一个女子裹着被褥,侧身睡着。
“就是他们!”魏璎珞从张总管身后走出来,指着他们两人道,“看!凶器还在他们手里呢!”
纯贵妃开始找各种借口惩罚明玉,一会儿说她手脚不干净,一会儿说她泡的茶烫嘴,大大小小的过错,最后都是一样的惩罚——纯贵妃命人往她身上扎针。
匕首扎进被褥里,触感极为奇怪。
“来人啊!”说时迟那时快,两名太监眼见中计,正要退走,门外忽然传来一声大叫,“有刺客,快抓刺客啊!”
“听说你那昨夜进了刺客?”长春仙馆内,弘历负手而立,背对着魏璎珞道。
“不,不可以!”明玉忙拉住她,欲言又止,如有隐情。
弘历越看越奇怪,随手取过一块糕点咬了一口,立刻吐了出来,大怒:“这什么东西!谁做的!”
弘历被气笑了:“魏璎珞,这是江米年糕还是泥团!”
最最重要的一点——熟火处的太监本应在缸水结冰之时,及时用黑炭在缸底烧火融冰,为何起火之时,所有的吉祥缸里的水都结了冰,导致无水救火,七阿哥葬身火海。
“如今纯贵妃是紫禁城最得宠的妃嫔,皇上身边的红人,若拿不出确实的证据,光凭你我口头之词来指证她,后果只能是你我双双送命。”魏璎珞沉声道,“容我想想,想想该怎么对付她……”
直至明玉来到钟粹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