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二卷 辛者苦

第七十六章 袭击

吃了一半的馒头落在地上,滚在泥里,袁春望单手扶着井沿,摇摇晃晃的想要站起,可试了几次,都跌坐回了原地。
料定自己在此,他一口都不会吃,于是留下馒头后,魏璎珞便毫不犹豫的离开了。身后,袁春望停下了舀水的手,面色复杂的看了她半晌,然后视线缓缓落在地上那馒头上。
完事之后,袁春望还解下张管事的腰带,绑住他的手脚,又从地上捏了一团带着草屑的泥土,填进张管事的嘴里,魏璎珞在一旁看着,只觉得他一举一动慎密到了极点。
魏璎珞丢下手里的扁担,正要将他从地上扶起,袁春望却伸手推开她。
“李玉。”弘历将手中的奏折一掷,“那个女人在辛者库刷了几天恭桶了?”
张管事啧啧称奇:“你这心思倒也巧,难怪皇后那样抬举你。哎,你这样的人留在这儿算是委屈了,刘嬷嬷,日后让她做些轻省……”
“少提那个畜生,还记得小年和柳儿怎么死的吗?柳儿死的时候,眼睛都闭不上!他祸害了多少宫女,连长相俊俏的太监也不肯放过,哪天醒不过来才好!”
就在她思考要如何解释的时候,袁春望忽将目光转至张管事身上,淡淡道:“不过,首先要解决的还是这个麻烦,你也是,先处理掉你手里的扁担吧。”
不上不下的,最让人放心不下。
魏璎珞楞了楞。
连续找了几日没趣,魏璎珞愈发心事重重,去食堂拿饭的路上,一不留神撞到一个人。
“他那和_图_书天是不是没走?他是不是看见我跟傅恒了?他看见了多少,听见了多少?”魏璎珞喃喃自语,“不行,我得想办法问个清楚。”
“刚才小六子到处找张管事,真奇怪,这老家伙跑哪儿去了!”
平日来此视察时,张管事都要用手帕捂着鼻子,今日却不同以往,他将帕子放下,抽了抽鼻子,疑惑问:“你在恭桶里放了些什么,怎么闻不到味?”
“我看中你,是你的福气,你乖乖受着,我会好好疼你的。”见此,张管事愈发得意,开始解起对方的腰带来,腰带解至一半,忽然动作一止,两眼睁得又圆又大,缓缓从袁春望身上滚了下来。
一直到魏璎珞手酸,袁春望也没转头看她一眼,更别提接过她手里的馒头。
两人暂时分开行动,处理好扁担上的血迹后,魏璎珞回到辛者库宫女房内,时间已晚,宫女们大多已经进了被窝,少数几个还醒着的,正凑在一块说悄悄话,只不过房间这样小,任何一点动静都会放大,那悄悄话断断续续的传进魏璎珞耳里,她听见她们在讨论张管事。
她所能做的,也就只有扯下张管事的腰牌,对他说:“明日清晨,粪车会运出紫禁城,粪车污秽,护军习以为常,不会检查,他身上没有腰牌,就是私逃出宫,回宫死罪一条,定不敢再回来。”
倒是先前过来报信的小太监踱到袁春望身旁,阴阳怪气的训斥道:“天生了一张好脸,却是个木头脑和*图*书袋!张管事看上你,是你前生修来的福气,只要跟了他,你就不用做最下等的净军了!”
又或者不是人,仅是个畜生。
这一幕反让魏璎珞楞了一下,平白无故的,他怎么突然一副不好意思的模样,若说对她有意思,那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就该不好意思,哪里会隔了这么久才……等等!
弘历的目光冷冷扫来,就在李玉心惊胆战,以为自己会错了上意,说错了话的时候,弘历冷哼一声:“加到哭为止!”
“没有哭?”弘历臭着脸问。
仍是那口深井,仍是一桶井水,袁春望坐在水桶旁,一勺一勺的往嘴里递水,这就是他一天的食物,这就是他仅有的食物。
良久,一只苍白的手终于慢慢伸向馒头。
说完,张管事冷哼一声,拂袖而去,却在走过袁春望时,一条手臂有意无意的揽向对方的腰,却被袁春望后退一步,避了过去。
魏璎珞不动声色的将这一幕收归眼底。
魏璎珞猛然从床上坐起。
想从袁春望嘴里要个答案,真的很难。因为他大多数时候都像个哑巴一样,八竿子打不出一个屁来。
“否则你怎知我除了井水,还会从水沟里翻吃的?”袁春望眯起眼睛笑道,“你刚刚都说了,我是‘避着人’吃这些东西的。”
“没有……”李玉话刚出口,弘历便挥手扫落一桌奏折,怒气冲冲道:“朕看她是不见棺材不掉泪,见了棺材也要进去躺一躺!”
“小心些。”张管事瞥她一眼,然后www•hetushu.com与她擦肩而过。
烛火下,弘历脸上半点笑容也无,实际上,自他在长春宫里向皇后索要璎珞无果后,就足足臭了半个月的脸。
魏璎珞垂首肃立,面前站着刘嬷嬷与张管事。
“……谁?”他猛然回头。
“你……那天是不是没走?”魏璎珞的声音忍不住高了一调,“你看见我脱衣服了?”
袁春望看了她一眼,忽然转身离开,任凭魏璎珞在他身后怎么喊,都没有停下,自然也没有给她一个确切的答案。
袁春望以肘支地,却没能将自己撑起来。
见眼前的九五之尊发作起来,如同一个闹脾气的孩子一样,李玉心中真是哭笑不得,试探着问道:“那……奴才这就吩咐下去,让人给她加活儿?”
他不爱说话,仅凭脸色,魏璎珞很难猜测到他心中所想。小心翼翼将腰牌收好,她犹豫片刻,安慰一声:“没有他,你就能安心回去吃饭,再也不用避着人吃倒入水沟的馊饭剩菜,或是喝凉水充饥了。”
袁春望脸色铁青,奋力挣扎起来,只是手脚酸软,打在对方身上,不疼不痒。
话未说完,外头忽然窜进来一个小太监,凑到他耳畔,低声耳语了几句,张管事立刻脸色一变,训斥道:“魏璎珞,刷马桶也能刷得与众不同,这就叫矫情,继续刷,刷完了,再去把水都挑了!”
魏璎珞来得晚,不清楚张管事是个什么样的人,如今这些宫女们你一言我一语,在她心里拼凑出了一个完整的人形。
和图书春望冷冷道:“我是个男人,不是只兔子。”
“给。”再次找到袁春望,她将手中余温尚存的馒头递了过去。
讨论声渐渐消失了,耳边传来此起彼伏的鼾声。魏璎珞翻了个身,望着窗外的清冷月色,不知怎地,脑海中竟浮现出袁春望的脸,以及他望着张管事时说的那句:“不过,首先要解决的还是这个麻烦……”
魏璎珞沉默片刻,走到张管事身旁,抓住他一条手臂,用力将他往粪车旁拖,女孩子家家,没多少力气,不多一会儿就满头大汗。袁春望在地上看了她半晌,终于积累了些力气,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踉跄几步走过来,抓住张管事另外一条手臂,两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将张管事丢进粪车里。
树后的人偷窥到这一幕,开始在心中默数,一,二,三……数到五十的时候,忽然听见咚的一声,心下大喜,几步从树后走了出来。
张管事已从树后走到他身旁,脸上欲望膨胀,一把将他按在地上,油腻的嘴往他脸上一阵猛亲:“小春望,这回看你往哪儿躲!”
袁春望一言不发地立在一旁。
“说不定喝多了酒,在什么地方猫着!”
且他不仅会说话,说出来的话还特别毒辣,找他茬的小太监最后竟说不过他,最后只得丢了一句狠话,然后跺脚而去。
“不识抬举的东西!”许是觉得面子上过不去,张管事只狠狠骂了一句,就匆匆离开了。
要知道宫女私通侍卫是大忌,尤其是她这种犯了事,和_图_书罚入辛者库的宫女。
李玉忙回道:“半月有余。”
“把这东西收起来,别让人瞧见了。”他指了指地上沾血的扁担,然后目光转向不省人事的张管事,极冷静地说,“还有他——若让他活下来,你我都活不下去。”
“原来你会说话呀。”见对方走了,魏璎珞这才上前与袁春望攀谈,极实诚地说,“你的声音很好听。”
“回张管事的话,寻常的便盆放了炭灰,妃嫔们的官房放了细沙,再好一些 的,奴才找不到材料。”魏璎珞回道,“若能寻到香木,留下细末,便能包裹秽物,闻不出一丝异味儿。”
这回轮到魏璎珞沉默不语。
永巷。
这还是魏璎珞第一次听见他开口说话,只觉字字清冽,如同泉水叮咚,说不出的动人。
“你跟踪我。”袁春望忽然开了口,笃定的语气。
“没求饶?”弘历的脸色顿时更臭。
岂料对方忽然看了她一眼,脸色一红,别扭的转过脸去。
“人活着就得吃东西,不然迟早扛不住倒下。”魏璎珞将馒头,连同包裹馒头的手帕一同放在他身旁草地上,“你若是倒下了,粪车就得我送出宫了,吃吧。”
李玉心中叫苦,却只能照实回道:“没有。”
魏璎珞若有所思的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然后回身打开锅盖,里头只剩下一个馒头,她摇摇头,将馒头包了起来。
在他身后,立着魏璎珞,手上一根挑恭桶的扁担,扁担一头沾着些头发与鲜血。略喘片刻,魏璎珞对袁春望道:“自己起得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