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宫女生涯

第五十一章 生产

娴妃已经起身,纯妃听完玉壶这一句,却停住脚步,道:“等等。”
珍珠急得跺起了脚,带着哭腔道:“璎珞,来不及了!”
皇后耐心地教她:“左下方一个口,右上方一只手,这是甲骨文中“后”字的缘起。紫禁城这座庞然大物,生活着无数的妃嫔、宫女,皇后是众妃之主,是六宫之伞,要为这里的女人提供庇护。”
屋内婴儿的哭声嘹亮,慧贵妃饶有兴趣地勾起唇,径直向前走:“不必了,本宫去看看孩子。”
魏璎珞心中恼火,但听殿内愉贵人凄厉的叫喊和产婆催促的声音越发大了,知道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便由明玉夺走参汤,送去殿内。
愉贵人急切地又问了一遍:“到底是阿哥还是格格!”
产婆也急出一身汗,鼓励道:“娘娘,用力啊!”
皇后慈爱地摸了摸魏璎珞的额头,嗔道:“竟然就哭了鼻子,真是个小姑娘。”
魏璎珞跟着珍珠匆匆赶到偏殿外,提步就要向前,明玉却伸手拦住了她:“你不能进去!没听见里面的动静吗,愉贵人产下妖物,贵妃是按宫规处置,谁都阻拦不得!你自己找麻烦,可别带上我们!”
慧贵妃看都懒得看她一眼,挥了挥手,道:“免了,本宫听闻愉贵人生产在即,偏偏皇后不在宫中,本宫身为贵妃,自然要代为关心。”
众人都垂下了头。
皇后略觉惊讶,问:“璎珞,你曾多次维护愉贵人,为何这一次,却变了主意?”
明玉捂住脸庞,眼神又气又恨,厉声道:“魏璎珞,这件事你管不了,要是管了妖物,就是和老祖宗的规矩为hetushu.com敌,你想连累皇后娘娘吗?”
明玉嗤笑一声,又气又恨地道:“我倒要看看,她究竟怎么管!”
门外传来宫女们的声音:“奴才给贵妃娘娘请安!”
魏璎珞在皇后面前从不掩饰自己的想法,道:“愉贵人生产在即,诸多顾忌,哪餐吃多了,吃少了,一个照应不好,外人反而会怪罪到娘娘身上。”
愉贵人声音已经开始发抖,她茫然看着殿内众人,问:“到底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了?”
明玉急忙阻拦:“贵妃娘娘,产房污秽,有损玉体啊!”
次日,凤驾离宫。
娴妃面露惊讶:“好。”
两名产婆看过孩子对视一眼,都从彼此眼中看到惊恐之色。
皇后寝殿已经被魏璎珞翻得不成样子,珍珠急得要哭出声:“璎珞,你到底有没有办法啊!”门外传来阵阵孩子的哭叫,一声声催逼着两人,
一名嬷嬷快步上前,硬生生从产婆手中夺走小阿哥,送到慧贵妃面前,慧贵妃撩开襁褓,浑身一震,惊道:“你,你生了个妖物!”
明玉陪着笑脸道:“贵妃娘娘请正殿歇息,奴才这就上茶。”
愉贵人皱起眉,心中忽觉不安,又说:“快过来,让我看看他呀!”
皇后的神情中有一种说不出的哀伤与怜悯,她看着白纸上的“后”字,温柔地说:她们离开父母亲人,一辈子关在深宫,已经够可怜了;若本宫也满心嫉妒,打击异己,宫里上行下效,必会失去秩序;本宫力量微弱,总能给她们些许温情,在她们受了委屈的时候,不至于哭诉无门;璎珞,你要时刻记着m.hetushu.com,本宫先是皇后,才是一个女人。”
魏璎珞“诶”了一声,忙道:“皇后娘娘,奴才担不起这样的担子,还是交给明玉吧。”
次是,承乾宫中,纯妃和娴妃正在下棋。玉壶快步走到纯妃身边,低声说了几句话。
皇后娘娘离开之后,众人虽然都听到娘娘命魏璎珞理事,但明玉心中不服,主动揽下大小事务指派众人。魏璎珞不想和明玉正面冲突,明玉也的确比她熟悉长春宫事务,只要不出事,她便不去争权。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
明玉走到产婆身边看清了孩子,惊骇地倒退了半步。
娴妃不解地问:“妹妹这是何意?”
珍珠见两人先起了争执,忙道:“璎珞,有话好好说!”
这一巴掌毫不留力,明玉脸上浮出清晰的五指印,她难以置信地捂住脸:“你打我?你疯了!”
纯妃将手中棋子一丢,道:“愉贵人产下一名怪婴,咱们这棋,怕是下不成了!走,咱们去看看。”
皇后拉住魏璎珞的手:“明玉陪伴本宫多年,感情深厚,但她性子不够沉稳,本宫要你守好长春宫!”
这一夜,魏璎珞在房中好梦正酣,忽然听到一声凄厉的女人尖叫,她猛然从梦中惊醒,宫女荷叶的高喊远远传来:“贵人要生了,快,快请产婆!”
众人有了差事终于冷静起来,各司其事。
魏璎珞不耐烦地道:“皇后娘娘吩咐了,要保住愉贵人,我就认这一条!” 言罢,快步向偏殿打们而去,一群太监却挡在门口。
话已说到这个份上,魏璎珞不再推辞,认认真真地答应:“是。m.hetushu.com
门外,一群人簇拥着慧贵妃,浩浩荡荡走到长春宫内院。
愉贵人忽然发出一声几乎刺破人耳膜的叫喊,随即,孩童嘹亮的哭声响起,众人心中一松!遇贵人颓然倒在床上,长发披散,气若游丝地问:“是阿哥还是格格?”
魏璎珞不好意思地笑了笑。
魏璎珞顿时明白了皇后的意思,可她虽然明白,却不能理解,皱起眉道:“但她们都是来和您争夺皇上的!”
魏璎珞立刻披衣而起,匆匆赶到内院,只见内院乱作一团,她将头发一拢,厉声喝道:“慌什么,琥珀,快去请产婆来!”
皇后在精心修剪架上的盆景,魏璎珞一边练字,一边时不时偷看皇后几眼。 皇后终于忍不住问:“怎么了?要说不说的。”
琥珀回神,忙应声而去。
愉贵人心中欢喜,费力举起手道:“让我看看孩子。”
魏璎珞斟酌了一下言语,还是直白地说了:“皇后娘娘,您不该把愉贵人接来长春宫。”
纯妃已气定神闲地坐在位子上,道:“你说,好端端的,愉贵人为何会生下怪婴呢?”
魏璎珞忙擦掉眼泪,低声道:“奴才有一个姐姐,刚才娘娘说话的神态,和姐姐很像,请娘娘恕罪,您是万金之躯,奴才不该将您和我的姐姐做比,奴才只是觉得,您和我姐姐一样,都是心善的人,上天一定会保佑您的。”我也会保护您。
圣上亲自嘱托,皇后当然得伤心,愉贵人很快便搬进长春宫养胎。
救人如救火,娴妃与玉壶都不明白还要等什么。
皇后放下剪子,走到魏璎珞身边,好笑地问:“你认为本宫http://www.hetushu.com接愉贵人来长春宫,是主动招惹是非?”
魏璎珞怔怔地站在原地,她看着皇后,又像看到了另一个人,那个人也曾如此温柔地对她说:“璎珞,大家生存不易,你要尽己所能,帮能帮的人,懂了吗?”
偏殿中,愉贵人的尖叫一声高似一声,宫女们穿梭个不停,将血水传递出去,又迅速换来干净热水。
一名产婆颤声道:“是位小阿哥!”
明玉在旁咬了咬牙,满脸不忿。
玉壶点点头,道:“千真万确。”
参汤熬好,魏璎珞端着参汤正要进殿,明玉忽然拦住她,深色不善地说:“我送进去就行了!你去后院把脏衣服洗了,别在这儿碍眼!”
珍珠急了,追在后面问:“璎珞,你干什么去!”
愉贵人一愣:“什么妖物,你胡说什么!”
明玉跺了跺脚,扭脸吩咐翡翠与玛瑙:“你们照顾好愉贵人,贵妃来了,不能让她见到小阿哥,我去拦着她!”言罢明玉快步走了出去。
魏璎珞目光扫过虎视眈眈的太监们,突然转了方向,笔直冲向皇后寝殿。
魏璎珞虽然跟皇后学习读书写字,但皇后写得这个字她并不认得,便摇了摇头。
一名产婆见瞒不住,抖如筛糠地道:“愉贵人,小阿哥的眼睛是金黄色的,浑身更是黄得可怕,奴才接生那么多孩子,真是从未见过!”
慧贵妃对芝兰使了个眼色,芝兰立刻呵斥:“滚开,敢拦娘娘的路?”一群太监立刻拉住明玉。珍珠见明玉阻拦不住,转身便去后院找魏璎珞。
魏璎珞眼神骤冷,抬手扇了明玉一记耳光。
魏璎珞近乎冷酷地回答:“璎珞以为,不怕http://www•hetushu.com事,也不代表主动惹事。”
纯妃露出一抹微笑,,拾起棋子又落了一子,道:“贵妃素来跋扈,咱们何妨送她一份大礼! 我另有一件事要办,倒是劳烦姐姐先去一趟养心殿!”
魏璎珞并不否认:“奴才无知,如果想错了,请娘娘恕罪。”皇后取走她手里的笔,伏案写了一个字,问:“你知道这是什么字吗?”
魏璎珞冷冷地道:“跟不会说人话的东西,还有什么道理可讲!告诉你明玉,皇后娘娘离宫两日,你作威作福,我不和你计较,是不想吵着愉贵人安胎,不是因为我怕了你!现在愉贵人和小阿哥危在旦夕,你既然不管不顾,就滚一边去!”
皇后又道:“璎珞,本宫要去畅春园陪太后礼佛,尔晴会和我同去,之后长春宫的一切,就要交托给你。”
魏璎珞理清思绪,连连吩咐:“珍珠,准备好待会儿要用的热水、剪子,其它你问产婆,翡翠,叫乳娘随时候命,再熬一锅参汤!”
慧贵妃大步踏入偏殿,产婆和宫女正一筹莫展,慧贵妃见一个产婆抱着襁褓,立刻道:“哟,恭喜妹妹顺利生产,让我瞧瞧孩子有多可爱。”
纯妃她霍然起身:“真的?”
明玉轻蔑地说:“大话谁不会说,你有这个能耐吗?”
玉壶在旁又说:“慧贵妃已经先去了,她一定会按照宫规处置,娘娘,咱们快去救人吧!。”
另一名产婆战战兢兢地道:“贵人……这……”
皇后静静地看着她,问:“为什么?”
明玉抹了抹汗,行礼道:“奴才给贵妃娘娘请安!”
皇后看着魏璎珞眼中闪动的泪光,有些无措地问:“璎珞,你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