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宫女生涯

第五十二章 活埋

“……娴妃。”弘历缓缓开了口,“上回在荔枝宴上,朕听你提起过一位江南名医?”
弘历瞥了她一眼,忽快步走到愉贵人身旁,揭开一角襁褓,朝里头看了一眼,然后两道剑眉骤然皱起。
“住手!!”
慧贵妃冷眼旁观,心中大喜,却不料弘历开口却是:“李玉,宣太医院会诊!”
“是。”他不是自己一个人来的,随他一同前来的,还有娴妃。娴妃闻弦知雅意,“说来也巧,这位名医现下正在京城会诊,皇上是否要叫他过来看看?”
慧贵妃见此大怒:“你们这是干什么,一个个以下犯上,想造反不成!”
“皇上您听。”魏璎珞抱着孩子望向弘历,目光恳切,“小阿哥虽然浑身发黄,却哭声洪亮,他是活生生的人啊,与您血脉相连,怎能说活埋就活埋!”
“哇——”
不消片刻,两名太医背着医箱,匆匆赶到长春宫。
见弘历眉宇间颇有些松动,魏璎珞心一狠,趁众人的注意力不在她身上,飞身而出,一把夺过小婴儿,心中暗道一声得罪了,然后狠狠在他胳膊上拧了一把。
两名太医面面相觑,其中年岁大一些的无奈回道:“皇上,臣诊断过不少小儿黄和图书疸的病例,可从无一人连瞳孔都是金黄色。 所以……”
弘历静静望着她。
眼看着这母子二人就要被他们活埋,一个暴怒的声音乍然响起。
“来人。” 娴妃立刻替他下令道,“请叶天士!”
“呵,倒显得母子情深。”慧贵妃轻蔑一笑,“既然如此,那就送你们母子两个一块上路吧……你们还等什么?动手!”
慧贵妃转头望去,冷笑道:“你可算来了,来人,此女竟妨碍本宫处置妖孽,定是跟这群妖孽是一伙的,还等什么,还不快将她一并拿下!”
耳边是太监铲土的声音,一铲连着一铲,小阿哥仍在哭泣,一声弱过一声,愉贵人心中渐渐冰冷,她不再祈求慧贵妃,而是飞身一扑,扑到了自己孩子身上,用自己的手,自己的背,用自己孱弱的身躯为他遮挡泥土,不肯让旁人再伤他分毫。
“皇上!”慧贵妃闻言一愣,恶人先告状,她率先一步冲上前,挽住对方的胳膊道,“愉贵人产下了一只浑身赤黄色的妖物,皇后不在宫中,臣妾代行宫规,要处置他们母子!可长春宫众人,尤其是这个魏璎珞,竟敢公然阻拦!”
“怎样?”弘历负手而立,和-图-书站在床沿道,“阿哥是生病了吗?”
“把这孽障,就地埋了!”
她以眼神示意,两名太监松开了手,得了自由,愉贵人立马狗一样爬到她脚下,拼命朝她磕头:“贵妃娘娘,我纵然得罪了你,可小阿哥是无辜的,他没有犯错呀,求求您,要处置就处置我吧,放他一条生路!我求你,我求求你,我求求你!”
哗啦!
见印如见人,一群宫人立刻朝锦盒方向跪了下去,慧贵妃没有跪,只两眼死死盯着她手中的锦盒。
“皇上,奴才不敢阻拦贵妃执法,不过,皇后娘娘临行之前,千叮万嘱,要求奴才等人看护好愉贵人,在娘娘回宫之前,任何人不能擅自处置。”魏璎珞跪在一旁,辩白道,“更何况,小阿哥到底是病是妖,怎能用肉眼判断,总得请太医诊治吧!贵妃娘娘此举,未免过分草率!”
“后宫妃嫔万千,还怕将来没有子嗣?”慧贵妃冷冷道,“留下这妖物,后患无穷!皇上,请您别再犹豫了,动手吧!”
慧贵妃咬牙切齿,正待说什么,外头忽然传来一声尖利传唱:“奴才恭请皇上圣安!”
“皇后金印代表六宫之主的意志,五阿哥到底是不和*图*书是妖物,愉贵人又要如何 处置,全得等着皇后娘娘懿旨,任何人——”魏璎珞盯着慧贵妃,一字一句道,“不得擅专!”
“是,娘娘!”
魏璎珞环顾四周宫人,目光定在为首的明玉脸上,皱眉道:“皇后娘娘走的时候 怎么吩咐的,愉贵人五阿哥出了事儿,咱们谁都活不了!”
冰冷的井水泼在愉贵人脸上,她悠悠转醒,眼神仍有些茫然,待看清了眼前一切,方知之前的一切不是自己的噩梦,而是正在发生在自己眼前的真实。
“娘娘!”愉贵人挣扎着朝她跪下,“求你了,放了我的孩子吧,他真的不是妖物!”
她卑微而又凄惨的模样倒映在慧贵妃眼中,慧贵妃脸上流露出一丝快意,居高临下对她道:“荔枝宴那一日,你不是很得意吗,这么快就来求我了?”
弘历缓缓点点头。
“且太医们常年于皇宫任职,虽然医术精湛,见过的病例却少,或许只是他们分辨不出!”魏璎珞顿了顿,言语中带了一丝哀求,“况且……愉贵人千辛万苦才生下五阿哥,他才刚刚睁开眼睛呢!”
一言决生死,所有人都看向弘历,等着他开口,等着他决定一个孩子的性命。
http://www.hetushu.com“皇上。”慧贵妃趁胜追击,挽着弘历的胳膊道,“臣妾知道皇上心中有千万个不舍,但历朝历代,一旦有妖物诞生,都必须立刻处置!今晚不解决此事,明日太阳升起,紫禁城的贵人生下一个 妖物的消息,就会如生出羽翼一般传遍天下!天降妖物,必有天灾人祸,到时候人心惶惶,不可收拾!所以,臣妾也只能狠下心肠,做这个活埋皇子的恶人!臣妾这么做,是为了皇上,为了大清啊,哪怕千夫所指,也在所不惜!皇上,请您 别再犹豫了!”
“以下犯上的不是我们,是你!”魏璎珞冷笑一声,忽然双手举起手中金色锦盒,“皇后金印在此,尔等不可放肆!”
“不,小阿哥不是妖物,他不是!”愉贵人冲过来,想要将孩子从太医手中夺走,却被四周的宫人给拦住,在皇帝的眼神示意下,将情绪极不稳定的愉贵人拖出了房间。
“把她泼醒!”慧贵妃冷笑道,“本宫要让她亲眼看看,与本宫作对的人,到底是什么下场!”
人都是从众的,尤其是眼前这群宫人,下人当久了,渐渐没了自己的主意,只会听差办事,能做主敢做主的没有几个。如今魏璎珞发了话,他们http://m.hetushu.com就仿佛有了主心骨,不再无头苍蝇似的乱飞,纷纷松了口气似的,齐齐冲到土坑旁,有的夺过太监手里的铲子,有的伸手去拉坑里的愉贵人,有人不停拍打她身上的泥土。
慧贵妃却只笑着看着她,不说好,也不说不好。
“贵妃娘娘!”魏璎珞怀抱一只锦盒,快步走来,怒视慧贵妃道,“这里是长春宫,不是你的储秀宫,你不能在这里胡作非为!还有你们——”
“不要,贵妃娘娘,不要啊!”愉贵人拼命挣扎,却挣不脱两名太监的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孩子被人倒提着一条腿,如同拎着待宰的小鸡仔似的,拎到了花坛前。
明玉等宫女唯恐惹祸上身,一个个嘴巴似被线给缝上了,敢怒不敢言。而愉贵人似不忍见自己十月怀胎生下的孩子被人生生活埋,狠狠抽泣了几下,竟头一歪晕了过去。
众人有些畏惧,都看向璎珞。
几个宫人打了个寒战,不得不重新挥起手中的铁铲,将一捧捧黄土泼到二人身上。
“哇哇!”
“看吧,这果然是个妖物!”慧贵妃冷笑道。
花坛中的茉莉花被人粗暴铲去,只余一个黑洞洞的大坑,那可怜的孩子被人丢在坑中,四面八方,黄土一铲一铲泼到他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