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宫女生涯

第三十六章 幕后主使

“瞧瞧我这狼狈样?”魏璎珞在众人面前走了几步,将自己的伤口,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将自己最狼狈不堪的一面展露在众人面前,然后笑问,“我若来杀人灭口,为何两手空空,别说是匕首,连棍棒都没有!”
皇后娘娘心中一片雪亮,整件事的前因后果,她已经猜测的七七八八。
轰得一声,连同背后的桌椅一同被掀开来。
心情一沉重,身上的伤也跟着疼了起来,又不好在皇后面前龇牙咧嘴,魏璎珞一路将皇后扶回长春宫,待其吃了药睡下,才无声的退出门去,一瘸一拐的往自己房间走。
“本宫知道她与怡嫔情同手足,怡嫔又是因她而亡故,故她才会在怡嫔七七之日,遣走身边众人,独自一人私设灵堂,以祭故人。”皇后眯起眼道,“可你要知道,在紫禁城里,只有主子才配享受祭奠之礼,愉贵人此举,说轻了,那是违背宫中规矩,说重了,就是公然诅咒皇上和太后,所以,哪怕是为了保住愉贵人,保住她腹中孩子,也不能将此事闹大,尤其不能闹到皇上面前去!”
身后一众宫人皆看着她,只要她一声令下,他们就会扑上去将魏璎珞拿下。
一个男人的声音忽然从她对面传来。
“奴才不敢!若无娘娘吩咐,奴才怎敢来杀人,如今娘娘翻脸不认,奴才无话可说!但求一死,也算全了对娘娘的一片忠心!”说完,太监竟唇角上扬,朝他微微一笑,笑着笑着,一行黑红相间血水顺着唇角流了下来。
休息片刻,皇后已缓过来了些,她在尔晴的搀扶下,行至慧贵妃面前,两人四目相对,她m.hetushu.com淡淡道:“璎珞已经做出了解释,你呢?慧贵妃,你要对你的行为作何解释?”
“看什么?”慧贵妃怎肯半途而废,咬牙道,“人不是还没来么,快点把门撞开!不然有你们的好果子吃!”
众人看着慧贵妃的目光立有不同。
“嗻!”
但是这个地方,还有另外一个地位尊崇的人,只她一句话,任何人都不敢对魏璎珞下手。
“谢主子。”魏璎珞谢过之后,忽试探性问她,“可我们……就这么算了?”
众人这才注意到昏迷不醒的愉贵人,立刻上前查看的查看,出门找太医的找太医,待到太医前来诊断愉贵人的病情时,富察傅恒将魏璎珞拉到一旁,低声问她:“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且与我说个清楚。”
这一刻,慧贵妃竟连愉贵人都不顾了,抬手一指魏璎珞:“杀了她!”
魏璎珞早已预料到她会这么做,当下道:“真相如何,等愉贵人醒了,一问就知。”
“您是说……”魏璎珞蹙起眉头。
将魏璎珞拦在身后,手里的剑比着前方几个太监,富察傅恒一脸凝重的质问道:“贵妃娘娘,这是怎么回事?”
见众人陷入沉思,慧贵妃眯了眯眼,轻飘飘的来了一句:“许是……皇后让你来杀人灭口呢?”
“我奉皇后之命,到这儿来看望愉贵人,发现这个太监要勒死贵人。”魏璎珞指着地上刚刚醒转的凶手道,“我打他不过,只能跑出殿外求救,结果遇上慧贵妃,她一见面,立刻就要杀我!迫于无奈,我只能藏入大殿,用烟引来众人自救!”
“本宫何时主hetushu•com使你杀人?”
“倒是您。”魏璎珞忽将目光定在对方背后那群宫人身上,轻轻问,“您今日为何来永和宫?若说探望,可却两手空空,只带了一群凶神恶煞的太监……”
这么多双眼睛看着,这么多双耳朵听着,慧贵妃只得深吸一口气,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是臣妾错了,一个凶手的话,怎么能信,想来是他为了隐瞒背后主谋,故意诬陷娘娘你了。”
慧贵妃红唇轻启,毁人清白的话张口就来:“本宫今日路过永和宫,想着顺路瞧瞧愉贵人,撞上这丫头要杀人,自然要将她拿下!”
“娘娘,娘娘不好了!”芝兰去而复返,向慧贵妃通报道,“外头来了很多人!全朝永和宫来了!”
“最重要的证人已死,空口白牙,就算告到皇上那,皇上又能怎样呢?”深谙宫中行事之道,又起了培养之心,故皇后细细与魏璎珞分析道,“最重要的是,愉贵人也做了不该做的事……”
也与姐姐一样,蒙受不白之冤,死后连个正经牌位都没有,全天下只有一个人记得她,偷偷祭奠她。
“我怕。”魏璎珞低眉道,“但为了皇后娘娘,为了愉贵人,这些话我不得不说。”
大门顶了许久,终于还是顶不住了。
“他说谎。”就在富察傅恒心焦似火的时候,一个清冷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他望过去,见魏璎珞长身而立,虽钗钿凌乱,却傲骨凌然,如苍松爬于峭壁,对众人冷然道,“若皇后娘娘要杀愉贵人,为何还要嘱我来看望?太医,请你告诉大家,这个太监身上有几处伤痕?”
既是心和图书腹,自然不比其他小宫女小太监,可以随意交出去任人处置,自是要如长在自己身上的羽翼一样,精心呵护的。
回去长春宫的路上,她抬手将魏璎珞唤至身旁,由她搭着自己的手,边行边道:“慧贵妃吃了这个暗亏,定会恨你入骨,你怕不怕?”
富察傅恒的目光落在对方身上,冷厉道:“说,你是什么人,是谁派你来的?”
太监微不可查的扫了一眼慧贵妃,慧贵妃眯了一下眼睛,他重又垂下头去,朝皇后娘娘磕头如捣蒜:“皇后娘娘,奴才也不想说,可现在事情败露,实在不得不说! 您失了嫡子,嫉恨愉贵人怀上龙胎,便以内务府安排人手为由,将奴才安插在永和宫,嘱奴才借机除掉愉贵人!今日怡嫔七七之日,宫中不准祭奠,愉贵人只好支开众人,奴才方才寻到机会——”
“都是我做的。”魏璎珞飞快承认道,顺便卷起自己一边袖子,露出青紫交加的淤痕,“类似的伤口,我身上也有不少,都是与他搏斗来的,试问若是皇后娘娘真要取愉贵人的性命,为何还要派我来阻止他,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可怜的怡嫔。
只凭言语,只论动机,两个人半斤八两,谁也逃不脱嫌疑,且慧贵妃的嫌疑还要更重些。
男女之间本就力量悬殊,若连把趁手的武器都没有,别说是杀人灭口,搞不好还会被对方给灭口。
他一身是血,且一问之下,他压根就不是永和宫里的人。
可不是?
“奴婢明白了……”魏璎珞嘴上如此说,心中却起了一丝兔死狐悲之感。
“一派胡言!”皇后气得浑身发抖,原就身体不和-图-书适,如今更加两眼发黑,若非尔晴在身旁扶着,只怕已经倒到地上。
眼前是一只雪白的药瓶。
目光缓缓移动,落在盆旁的始作俑者身上,慧贵妃心中先是意外,紧接着生出一股被人戏耍的怒意:“居然是你!”
太医虽不明白她的意思,但得富察傅恒眼神示意,便老老实实回道:“这太监身上大小三处伤口,颈项一道簪尖留下的血痕,后脑勺处还有被重物砸伤的肿包。”
魏璎珞的一番话,很好的给她解了围。
一个个太监朝魏璎珞走来,如同一张网上爬来的蜘蛛,四面八方,无处可逃,随着他们的走近,漆黑的影子从他们的身上,覆盖到魏璎珞的脸上,忽然一线光明照入魏璎珞眼中,她眼中一亮,用尽全身力气喊道:“富察大人,救救我!”
那个当着她的面吃下七碗藕粉丸子的傻子!
她话里话外的意思,显是要将魏璎珞当做心腹来培养了。
能从行刺太监手底下救下愉贵人,能用烟火找来整个皇宫的人当救兵,这样的人,哪可能是真的傻子!
众人循声望去,见皇后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门前,显是听见了太监刚刚那番话,一张总是恬淡无争的脸上显出难得的怒意来。
如若闹到皇帝面前,你说他会帮谁?会信谁?
目光顺着只药瓶,滑向持药瓶的那只手,骨节分明,修长有力,最后望见他的脸,魏璎珞有些讶异地问:“少爷?”
那道光明冲到了她的身前。
“是啊,一个凶手的话,怎么能信。”皇后半是劝诫,半是警告道,“你身为贵妃,一言一语皆为众人表率,更应该谨言慎行,好了,回去储秀和-图-书宫,好好静思己过吧!”
慧贵妃大喜过望,领着众人冲进殿内,目光一转,落在窗边搁着的那面火盆上,只见里头不但烧着元宝蜡烛,还有撕扯下来的床帐纱帐,黑烟滚滚,从盆内直飘出窗,熏黑了半个天空。
正在撞门的太监们停了下来,一个个朝慧贵妃看来。
正在为愉贵人诊断的太医忙从里头跑出来,将手指搭在太监的脖子上,又撑开他的眼皮与嘴唇看了看,摇摇头,对富察傅恒道:“齿间藏毒,毒性剧烈,已经救不回来了。”
“本宫倒是觉得,她一句也没有说错!”
皇后满意的笑了起来,看着她的目光充满怜爱:“若不是有你的那几句话,今天这一盆污水,本宫是洗不清了,好孩子,你放心,本宫定不会让慧贵妃动你分毫。 ”
“大胆!”慧贵妃怒道,“你竟敢怀疑本宫!”
死无对证——这四个字猛地在富察傅恒心中闪过。
比起魏璎珞,这太监来得更为蹊跷。
死无对证——不止对皇后如此,对慧贵妃也如此。
“皇后娘娘,小心身体!”富察傅恒急忙安抚道,转脸看向太监时,眼中雪冷如刀光,几步行至对方面前,一把将对方提起,“谁让你诬陷皇后!你可知道,这是灭九族的大罪!”
“拿去。”
此是被众人围在中间,他缓缓抬起头来,充满血污的脸上,忽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道:“是皇后娘娘派我来的。”
富察傅恒大吃一惊,忙喊道:“太医!”
魏璎珞脚步一顿,缓缓抬头。
路上无人,魏璎珞卷起一边袖子,看着自己雪白胳膊上的淤痕,皱眉心道:或许,我应该去太医那求瓶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