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宫女生涯

第三十七章 赠药

富察傅恒闻言一愣,正斟酌着补救的话语,便听见魏璎珞重又开口。
“我知道非常危险,但那种情况下,但在那种情况下,这是唯一能引来众人的办法。”魏璎珞低声道,“试想,我若大声呼救,说慧贵妃要杀人,谁还敢进入永和宫?他们都怕撞上这种事,只会当听不见。但宫中走水,可就大不一样,所有人都会来救火,如此一来,我和愉贵人,就有可能得救。”
“证据?”魏璎珞眼中闪过一丝戾气,“嬷嬷,你也认识我姐姐,当知道以她的个性,捡到贵重玉佩,必定交还失主,可她却留下了玉佩。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情人,二是仇人。姐姐自有心爱之人,纵被无情放弃,也不会轻易变心。那就只剩下一个可能,傅恒欺辱了姐姐!”
她伸出一只手,似要探一探他额头的温度。
“我能怎样?”魏璎珞冷笑一声,“自然是杀人偿命,欠债还钱!”
富察傅恒闻言一愣。
如果魏璎珞只是一味的胡搅蛮缠,她倒还能严厉训斥,问题是,真有这个可能,且有玉佩这个线索在,可能性还很大。
夜里,张嬷嬷前来探望她,顺便给她hetushu.com带来瓶伤药,虽也是从太医那求来的,但比起桌上搁着的那瓶武官专用的疗伤药,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怎么?”魏璎珞盯着对方,不肯放过一丝一毫变化,“少爷,你认识我姐姐?”
明明她衣衫齐整,没有露出不该露的地方,也没有对他笑,没做任何出格的事情,他却又想避开她的目光。
她猛然回头盯着张嬷嬷,似找到目标的刺刀,又似寻到了引线的火,咬牙切齿道:“他是富察氏金尊玉贵的少爷,是皇后的亲弟弟,更是皇上的亲信,将来的御前大臣,怎能出现这样的丑闻,这就是姐姐被杀人灭口的原因!”
魏璎珞不笑了,淡淡道:“我不是大家闺秀,也没有娘。”
她咬牙忍着,纵使伤痕累累,纵使有更好的选择,但……富察傅恒送的药,她一点一滴也没用过。
“不认识。”富察傅恒顿了顿,“药已送到,侍卫所还有事,我先走了。”
富察傅恒这才回过身来,他着实有些脸薄,只是看见了女人的手臂而已,竟闹红了脸,看起来既狼狈又纯情,偏自己还恍然不觉,以一副平日hetushu•com里严肃不可侵犯的模样,问她:“今日你为何要点燃幔帐,可知一个不小心,可能会烧死愉贵人跟你自己?”
歪头瞥了眼桌子上玉光莹莹的药瓶,魏璎珞淡淡道:“富察傅恒送的,我暂时不想用。”
魏璎珞的脸色阴晴不定,半晌之后,才缓缓吐出一口气:“嬷嬷,你说姐姐失了清白,又执意不肯说对方是谁,宫里的男人除了皇上,就是御前侍卫,若是皇上,就成了圣宠,没什么不好说的,那就只剩下宫内侍卫。姐姐外表柔弱,骨子里却刚烈,平白无故受了侮辱,一定会讨回公道,她不说,不是不想说,而是不敢说!她怕连累家人,连累阿玛和我,谁会让她如此恐惧,只有位高权重的富察傅恒!”
“嬷嬷,你敢说绝无可能吗?”魏璎珞反问。
“我今天见到富察傅恒了,他说不认识我姐姐。”魏璎珞笑道,“可看他的脸色,却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哎哟。”
既然这世上还有人牵挂着她,那她便不能死,她怕自己死了,对方会变成第二个她,陷入痛苦与仇恨之中,为复仇不惜一切。
不由得想起她先前叹过的那http://www•hetushu•com句话——“没人……会为一个不相干的人哭。”
“……你说得对。”魏璎珞有些感动又有些羞愧得低下头,“我还不能死。”
布满老茧的粗糙手指,一涂上就火辣辣疼的伤药,一起落在魏璎珞肩上。
张嬷嬷一时哑口无言。
“这可是上好的疗伤药,一般人拿不到,只有品级高的武官才有。”
“……好,就算是富察傅恒所为,你想怎么样?”张嬷嬷无奈道,“你又能怎样?”
“抱歉。”似注意到自己现下的行为有些不妥,魏璎珞收回了手,对他歉意一笑。
魏璎珞迟疑了一下,抬手接过他手中的药瓶。
魏璎珞忽然抬头望着他:“你不是来了么?”
他走得如此匆忙,以至于没有注意到,直至他离开,魏璎珞一直站在原地没动,手指死死握着药瓶,面无表情的望着他。
“……”这问题似让富察傅恒有些窘迫,半晌才咳嗽一声,“男子不可直视女子身体,你……你把袖子放下来。”
分不清自己心里是失望还是松了口气,富察傅恒低低道:“下次注意些,别……别再对女人这样笑了,难道你额娘没有教过你,什么m.hetushu•com才是大家闺秀的礼仪?”
“好孩子,好孩子……”张嬷嬷怜爱的抚了抚她的秀发,“来,翻个身,嬷嬷继续给你上药。”
与其说是借故离开,倒不如说是落荒而逃。
“少爷……”魏璎珞凑近一步,“你生病了吗,你的脸有些红……”
知道她性子刚烈,却没想到竟刚烈到这种地步,张嬷嬷吓了一跳,忙抓住她的手道:“你可不要冲动!不为自己,也为你姐姐,想想你姐姐辛苦养你长大,就是让你去送死的吗?”
魏璎珞楞了一下,不是因为怕死,而是因为对方眼中流动的泪光。
比起身上的伤,魏璎珞更在乎他现在的态度,小心翼翼打量他:“少爷,你为何躲着我?”
慢慢放下袖子,魏璎珞轻轻道:“好了,你可以转过身来了。”
“我只有一个姐姐,名字叫魏璎宁。”顿了顿,魏璎珞笑道,“不过在宫里,她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阿满。”
富察傅恒别过脸去,只以一侧通红的耳朵朝向魏璎珞,他距了魏璎珞三步之远,一个随时都能逃走的距离:“拿去。”
想起她当时绝望无助,朝自己大声求救时的模样,富察傅恒心中一软,hetushu.com于是语气也软了下来:“若大家没赶到,贵妃提前破门而入呢?”
富察傅恒似松了口气,转过身去道:“这药对外伤非常有用,早晚各擦一次。”
“又是你的猜测!”张嬷嬷晓得她已经有些魔楞了,忙与她分析,“也许玉佩真的是你姐姐偶然捡到,不知失主是谁无法归还,又或者……傅恒的确认识你姐姐,却与她的死无关……”
张嬷嬷忙放轻了些力道:“现在怎么样,不疼了吧?哎,凡事都要讲究一个证据,无凭无据的,你怎能将他当成凶手?”
魏璎珞这才想起,先前为了验看自己的伤势,她将一边袖子卷至肩处,一整条胳膊便露在他眼前,白生生如一条新鲜的藕,长在碧波清水中。
富察傅恒急忙倒退一步。
富察傅恒的面色刷得一变。
魏璎珞乖巧的嗯了一声。
听出她话中的冷意,张嬷嬷摇摇头,一边替她上药,一边劝道:“你还在怀疑他?”
魏璎珞趴在床上,身上衣裳已经尽数除去,光洁的背部露在外头,她伤得最重的地方不是胳膊,而是背上——一个自己够不着的尴尬地方。
“你够了……”张嬷嬷头疼无比。
免得被她发现自己有些脸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