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延禧攻略

作者:笑脸猫
延禧攻略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一卷 宫女生涯

第三十三章 雪恨

刹那之间,一个画面忽然冲入她的眼前。
状若疯狂的笑了一阵,玲珑忽然转脸望向身旁灰白色的墙壁,脸上拧出一个极为怪异的笑容:“魏璎珞,别以为事事都能如你所愿,我不能选择怎么生,难不成我还不能选择怎么死吗?”
“杖八十,你或许能强撑过去。可宁古塔是大清流放罪犯之地,气候极为异常,一到四月狂风如刀,五至七月阴雨刺骨,八月大雪纷飞,九月千里冰封,积雪遍地,不似人间,你熬得过杖责,却要在炼狱做一辈子苦役。”魏璎珞缓缓起身,背过身去,悠长语调拖在身后,“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这是你应得的。”
美人如刀,倾城倾国。
玲珑的脸一点一点泛白,最后一丝血色已无,苍白的如同一只鬼。
玲珑仔细打量她片刻,脸色渐渐变了,从楚楚可怜变得疯狂扭曲,忽然张狂大笑起来,笑得坐在地上,一副有恃无恐的模样:“不错,是我干的!东西是我偷的,吉祥也是我害死的!但那又怎么样?衣服上多了一根针而已,多大点事,顶多判个一时失误,打我几十板子罢了。”
玲珑一直知道魏璎珞很聪明,却没想过她竟聪明到这个地步,她也知道魏璎珞一定会报复,却没料到她的报复会来得这样快,这样狠。
“璎珞……”玲珑匍匐在地,一只手穿过栏杆伸出去,摸到魏璎珞的腿上,摇尾乞怜的姿态,hetushu.com犹如一只乞食的猫儿。
两只脏兮兮的手抓住木栏杆,可怜兮兮的朝外头的看守道:“看守大哥,能否,能否给我一盆水,让我擦一擦身子,我已经……已经七天没擦过身子了。”
将这衣裳托付给张嬷嬷,由她明早遣人连同吉祥的遗物一同送回故乡之后,魏璎珞思索片刻,将姐姐遗留下的那块玉佩佩戴在腰上,手指抚摸着玉佩上镌着的那个名字,低低一声:“长春宫,富察傅恒,我来了。”
纷纷乱乱的脚步声响起,待到最后一个宫女的脚步声消失在门口,绣坊中便只剩下魏璎珞与张嬷嬷两个人。
魏璎珞轻巧的后退一步,避开了她污黑的指头。
“……她原本可以不必死的。”张嬷嬷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皇上震怒之后,也知道不过一时失误,罪不至死。他明明下旨,杖责五十,充入辛者库,可玲珑已自尽身亡!听人说,她死之前一直在嚷嚷,绝不去宁古塔。”
就仿佛亲眼看见整件事的过程。
“回来!魏璎珞你回来!你不许走!来人,快拦住她!她才是真凶,我是被冤枉的!”玲珑恨不能将自己从栏杆的缝隙中挤出去,一只手伸得笔直,最终无力的落下,披散的长发下,漏出呜呜哭泣声。
“水,给我一些水……”玲珑略带哭腔的垂下头。
“好,我在这里对天发誓。”玲珑三指和图书一并,指向天空,“若我对你,对魏璎珞有半点坏心思,就叫老天罚我撞壁而亡,不得好死!”
玲珑觉得自己不用等到处决下来,就要先疯了。
“嬷嬷,你看。”魏璎珞有些答非所问,张嬷嬷质问她玲珑自尽的原由,她却将手中的衣裳摊给她看,眼神温柔地笑道,“吉祥的奶奶年过七旬,全靠吉祥微薄的月俸生活,她还一直苦苦熬着、盼着,等孙女年满出宫,吉祥常常跟我说,回家的时候,要给她带一件自己做的衣裳,用宝蓝色的缎子,上面绣满蝙蝠,象征福气……”
消息传到绣坊的时候,魏璎珞正在做一件衣裳。
“几十板子,流放宁古塔,永不归京。”魏璎珞悠悠道。
如若是位主子,睚眦必报倒也算不上是什么坏事,态度强硬一些,反而能压制得住底下的人。
“都出去。”
之后的事情不需要她说,玲珑也能猜测得出来。
但魏璎珞与她一样,都只是一个伺候人的奴才……
玲珑背上发凉,抖着嘴唇问:“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这么陷害我?”
一件宝蓝色的百福衣。
“为了能进来看你,我足足花费了二两银子呢。”魏璎珞缓缓蹲下身,用一种令玲珑毛骨悚然的眼神,双目发亮地盯着她,“我当然要看,好好地看,仔细地看……”
遍地都是穷凶极恶的罪犯,她一个无依无靠的弱女子,去了,还不成人家眼中的和_图_书肥美羔羊,谁嘴馋了都能来吃一口。
无悔于自己所做出的一切!
这话没能消弭张嬷嬷心中的不安,反而让她的心中的担忧更重了一些。她直直盯了魏璎珞半晌,忽然试探性地问:“如果你姐姐的事,真是他干的呢?”
“无冤无仇?”魏璎珞被她这话抖笑了,“你将吉祥置于何地?玲珑,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我本来还在想要如何引你上钩,没想到我还没提,你就自己先提出来要比试,很好,非常好……玲珑,我太了解你了,你嫉妒心强,却并无才能,这场比赛你一定会输,却又一定不会服输,最后你一定会盗取我做好的常服——”
哈!玲珑险些笑出眼泪,这贼老天竟是有眼的!
“省省吧,我不吃这套。”魏璎珞仍笑着,眼睛里却一丝笑意都没有,“你再怎么求我,我都不会放过你的,你哭,只会让我高兴,你流血,才能祭奠吉祥的英灵。”
是夜,魏璎珞做完了她在绣坊中最后一件绣品。
魏璎珞立在栏杆外,似笑非笑的俯瞰着她。
“你的判决已经下来了。”魏璎珞笑着重复一句,“杖八十,流放宁古塔,永不归京。”
她说对了,每一个字,每一个步骤都说对了。
“……我知道你跟吉祥情同姐妹,但你也不能因为她,故意陷害我这个无辜的人!”玲珑只得委屈哭道,试图以自己的泪水骗得对方的同情,“她是因为偷东hetushu.com西,被吴总管责令打死的啊,与我有什么关系?”
魏璎珞偷偷将一根银针缝进了领口,平时很难察觉,但只要皇帝穿上身,行动的时候便会走针。
魏璎珞笑了起来。
即便能熬过去又如何,除却天灾,还有人祸。
鹿台一起商朝灭的妲己,烽火一笑周国灭的褒姒,红尘一骑埋唐朝的杨玉环。
那笑容是如此的美丽,让人恍然之间,仿佛见到了古代的那几位佳人。
玲珑碰壁而亡了。
慎刑司囚室。
画面里有一碗热气腾腾的长寿面,还有一个满眼天真的小吉祥。
她眼中只有无怨无悔。
狂风如刀,阴雨刺骨,大雪纷飞,千里冰封,这些都要她用身体去熬么?
最后停在栏杆外的是一双鞋子,雪白的鞋面纤尘不染,竟比她的双手还要干净。玲珑沿着这双鞋子慢慢朝上看:“……魏璎珞!”
或早或晚,被针扎伤的皇帝,一定会震怒之下派来人。
张嬷嬷与她对视片刻,终是轻叹一声:“璎珞,你这种爱憎强烈,睚眦必报的性格,实在不适合待在宫里……你毕竟只是个宫女……”
“你居然还敢来见我!你这个贱人!”玲珑双手穿过栏杆之间的缝隙,似讨债的恶鬼,拼命去抓外头的魏璎珞。
由远至近,窸窸窣窣的声音从栏杆外传来。
“你把我当成傻子么?”魏璎珞笑道,“吉祥为什么要偷我的东西,又为什么要在吴总管过来彻查此事的时候,hetushu.com将东西放在身上?你又为什么知道东西在她身上?那天……是她的生日,我想,你一定是以庆生为理由,将放着赃物的香囊,当做生日礼物送给她了,对不对?”
“璎珞!”
“我不去宁古塔。”玲珑从喉咙里发出梦呓般的声音,“我死也不去宁古塔……”
宝蓝色的缎子,缎面上绣满蝙蝠,取一个“福”字,年轻人穿着略显老气,老人穿着却显福气。
“如今吉祥没了,而那位老人……我不知道她知道这件事之后,还能不能活下去,一条人命,或者是两条人命啊。”魏璎珞慢慢抬头望向对方,“嬷嬷,你觉得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轻轻五十板子就能放过吗?”
玲珑闻言一楞:“你说什么?”
几天没洗澡,最可怕的是这个地方还有虱子,痒得不行,一巴掌打上去,手掌心粘稠无比,一看,黑的红的,是虱子的尸体跟自己的血。
“你很快就要去长春宫了。”张嬷嬷将自己心中的担忧说出口,“去了那里,若你还是这样的性格,迟早会闯出祸来。”
“嬷嬷您在怕什么?”魏璎珞将她的话咀嚼一番,知道她在怕什么了,伸手拉着她在自己身旁坐下,宛如小孙女依偎着自己的外婆一样,娇娇的将脑袋轻靠在她肩上,温柔的声音里充满安慰,“我暂时还不打算对富察傅恒做什么,即便真要做什么,在那之前,我也要先问清楚他真相……”
玲珑惊恐地望着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