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不是大明星啊

作者:巫马行
我不是大明星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五十章 我装逼了

至于慕容河,周墨然等其余七人则直接被淘汰……
“我能暂时先下去吗?我想上厕所。”
那我要写什么呢?
干!
白色的,纯洁无瑕的东西……
楚青再次变成了万众瞩目!
不可能吧?
汗。
你这……
这……
刘老头上台念出了分数。
“……”徐浩然。
慕容河也哭了。
写雪不能有雪,又不能用植物隐喻?而且写冬要写欢快?
“啊……那写出来后,是不是能下台了?”
我干你娘,你特么又有了?
“哦,好……”
这狗日的楚青竟然是满分的?
这一年……
刘菲菲突然轻声念叨着这两句诗,美眸盯着舞台上的楚青。
因为,你散发不出来飘飘的香味,雪就算再好看,也没有香味,你就算再有帅,再有气质,你也只是一个绣花枕头!
是的,才华!
刘老头张了张嘴,只感觉一股凉意从脚底板直冲脑袋。
他抄袭我动作啊
“……”婉月却是看着楚青笑了起来,很满足。
又一个老头走过来,不敢置信地盯着楚青!
墙角数枝梅,凌寒独自开……
楚青怎么跑的背影怎么这么狼狈?
“楚青,二十分!欧阳华,十五分,徐浩然,十分……慕容河,五分……”
总分也出来了,楚青三十一分排第三,欧阳华,三十四分排第一,徐浩然排第二……
刚才西瓜似乎吃得有点多……
或许,这辈子,她都有一个永不磨灭的记忆。
这真实感,我很喜欢。
你要气人吗?
至少这味道很不对。
二十分,十五分?
完全符合要求!
二十分钟左右过去,终于第三场比赛的结局出来了。
你能不能注意点形象?
经典,这首词,真他娘的经典……
随着三人下台以后,众人的眼神表情不一……
但是楚青却不是这样,读书时候,楚青一直是默默无闻,如果不是他突然踏入娱乐圈的话,甚至其他人都根本不会注意到这个人的才华!
青哥,咱能不能优雅点?你好歹也是一个才华横溢的大才子啊!和*图*书
干!
有什么诗符合要求吗?
我写个屁啊!
人一旦的审美被提高了以后,你接着欣赏稍微次一点东西的话,你都会莫名其妙的不舒服。
徐浩然身体颤抖,感觉到了一股至灵魂深处的痛苦感。
才华横溢?
欧阳华一直是才华横溢的,从来都是高傲风流的,读书的时候一直是众人瞩目的焦点,一直都是牛逼轰轰的人物!
佩服?
不!
这……
“噗嗤!”
他的后面,江小鱼与婉月两人对视一眼,两人眼中都是不服输!
而且,虽然楚青诵诗的动作和欧阳华挺像的,但是气质上面却完全不一样。
看着楚青的背影,不知道为什么,两人总有种我写完了,你们继续嗨我看你们嗨的感觉……
你……
这首诗并不难理解,甚至很普通,很朴实。
差距这么大吗?
尼玛!
他和徐浩然却瞪着楚青!
“床前明月光,疑似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楚青眯起眼睛,几乎不假思索,只是,菊花深深微微颤抖。
可以这么厉害的吗?
这……
欧阳华看着拿到餐巾纸屁颠屁颠地冲向厕所的楚青以及露着笑容的刘菲菲。
楚青眯了眼睛。
于是他看向刘老头,眼神有些弱弱的。
这么低?
“江山一笼统,井上黑窟窿。
他想起了欧阳华念诗时候的情景。
江小鱼和婉月依旧在PK,给舞台增添了几分莫名的战意,古筝和琵琶声,竟然很意外地非常吻合相配。
憋着尿你们倒是早点写出来啊。
“一首写月的词,要有情怀,而且词里有深意,要有隐藏着东西……甚至,更要有一种位列高处的寂寥之意……现在……”
他是抄袭我的!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众人却是盯着楚青!
雪是什么?
他心脏病似乎犯了。
俯瞰众山小……
“接下来,这道题是二十分,难度很大,所以分数很高,你们能不能翻身,就看着道题了,这道题,不是写诗词,也不是书法,而是词。”刘老头和*图*书宣布完以后,江老头走过来盯着三人,出了一道题。
但是下面的一大堆西瓜皮却出卖了他……
不过这个时候楚青灵机一动,他想到了一首诗的!
看着楚青苦逼样,刘菲菲突然笑了起来。
这他娘的是什么题目?
“……”刘老听完成后,顿时复杂得点点头,然后看到楚青走下舞台,径直朝卫生间走去。
“……”欧阳华无法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甚至,他感觉到了天旋地转……
整个比赛,只留三人。
可是,这样有点丢人哇?
“是。”刘老头一脸铁面无私的模样。
于是,楚青看着四处下无人注意自己,于是拿着西瓜,很没有风度地啃了起来……
我们在看其他人诵诗的时候,你在做啥?
开玩笑的吧?
应该说是才华惊天动地!
可是,这里面的意味却很深远……
他眼睛一亮。
这可是从来都没有过的笑容啊!
听到这个问题后,顿时徐浩然以及欧阳华都愣住了。
简直是草尼玛的怪物。
似乎,可以抄袭啊!
青子吃西瓜的样子都吃得那么的帅,那么的,别具一格!
妖孽楚青,一骑绝尘……
楚青连忙跑下去,直奔厕所。
西瓜?
你一个人吃了这么多西瓜?
可是,或许是因为楚青的操作实在是太骚了的关系,接下来走上台的才子朗诵的诗总让人感觉不太对头……
他环顾四周,却发现四周人并没有其他眼神,周围的人,包括台上的几个老人们眼神中都带着一丝的感慨与赞叹……
就在楚青坐下的时候,他突然看看到自己的桌子上有几个切好的大西瓜!
但是……
干!害得我口渴了这么长时间。
楚青看着众人的眼神,连忙抹了抹嘴,一副很正经的模样。
这首诗,虽然没有之前《梅花》那么有深的意义,但是,这首诗却完全符合要求。
可是,现在才华却突然爆炸了起来。
当然楚青不管这些,因为接下来又有一个人准备登台了,这些人的目光又看向其和_图_书他人
他眯起眼睛。
“……”刘菲菲恰好看到楚青,心中复杂。
可是,当欧阳华看着下面的所有人以后,却发现这些人当中并没有一个人反应过来!
他感觉凉凉。
羡慕?
楚青念完诗以后,鞠躬一下,连忙走下台……
刘老头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
你他娘的又有?
你,模仿我的动作?
“是!如果你能答出来,你就提前获得一百分!”徐老头点点头!
你……
等等,有了!
好吧,欧阳华与徐浩然两人都感觉特别的不舒服,特别的憋!
这……
嫉妒?
呼!
灯光,时而明亮,时而暗淡。
有毒!
“给。”
我刚好口渴了。
两人的音律不分伯仲,而且和这首诗相当配!
这已经不是才华横溢能够接受的了,这简直是……
尽管是排第三名,但是看欧阳华与徐浩然两人的表情却都是非常警惕。
我他吗和第一名差十分?
欧阳华愣住了!
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念!”刘老头依旧不敢置信。
尼玛,你们早点来西瓜不好吗?
两分钟不到,一首诗就出来了?
这就有了?
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接下来的时间,是其他几个才子的。
十分钟很快就过去了,两人被楚青这么一顿骚操作,顿时连个屁都憋不出来,而且看着架势,不但十分钟连个屁都憋不出来,甚至再憋感觉也没有任何乱卵用只是浪费时间。
真的假的?
可是,楚青这两句话却很直截了当得说,这不是雪。
而且,莫名其妙的,欧阳华感觉到了一种讽刺感。
徐浩然则是脑子一片空白,本来感觉想到第一句灵感了,但现在被楚青这么一炸,给炸晕了。
仿佛如梦,又仿佛见鬼。
“咳,咳,这一局,楚青胜利,楚青加十分……”最终,刘老头宣布了楚青的分数“目前,楚青的分数是四十二,位列第一……”
“我可以下去了吗?”楚青脸憋得红红的。
随后!
“那个……我还真写出来了。www.hetushu•com”楚青弱弱地挠了挠头。
就这么出来了?
然后,楚青开始借鉴了起来,学着欧阳华的动作。
不管你长得多帅,多好,多有气质,多优秀,但是,我不是你。
随着楚青念完诗以后,全场瞬间就掌声雷动,场下,几个大小姐们念叨着楚青的诗。
“……”徐老头身体微微颤。
刘菲菲无法形容此刻的感觉。
这首诗该怎么写?
他,受伤了……
大概休息了十多分钟后,接下来的比赛继续开始了。
“我真有了,写词嘛,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楚青滔滔不绝地念出来。
“怎么样?我能下去了吗?”
众人眼神复杂。
欧阳华想骂娘!
欧阳华以前的诗总会带着雪,以雪来衬托一个人的一尘不染。
干!
莫名其妙的,刘菲菲将楚青与欧阳华进行了对比。
“浩荡离愁白日斜,吟鞭东指即天涯,落红不是无情物,化作春泥更护花……”
五分?
“……”江小鱼无语。
听到这的时候,欧阳华突然想骂娘!
江老头恍若梦中。
台下的刘菲菲看着楚青……
这首诗完全符合要求……
楚青是那么的风光,那么的显眼,耀目。
你特么的,你干什么,你干什么,你捣乱吗?
青子我要替你生猴子……
两人同时陷入了深思,站在台上如同一个木头人一样一动不动。
“可以是可以……但是……”刘老头不知道该说啥。
这……
一个个才子怀着高傲的表情,上台诵诗。
一上台就下去,这不好吧。
“什么?出来了?”刘老头和其他人,包括徐浩然与欧阳华都瞪大了眼睛。
“……”刘菲菲。
不过楚青感受到了一股尿意。
“继续写月,写一首明月的诗!”徐老头走上来,压下心中的无尽震撼,盯着楚青。
你特么的,学我的动作,还这么讽刺我,你有意思吗?老子不服啊!
这西瓜!
我这是模仿,这是借鉴!
这么狠的吗?
“遥知不是雪……为有暗香来……”
这题目实在是……
和图书这个青年,站在台上,傲气凛然,一览众山小……
“再来一首花的,我的要求是……”
这不是我念诗时候的动作吗?
“你……”江老头瞪着眼睛。
“是啊,我写出来了,我念念啊,这首诗的名字叫咏雪,嗯……”
要不放弃算,反正这头筹对我来说没上面意义啊。
遥知不是雪……
他这么无耻你们没看出来吗?
卧槽!
身体颤抖,捂着心脏,顿时感觉自己的心脏不太对头了……
各种各样的眼神都有。
那老头瞪大眼睛……
嗯,老头们感觉越听越不是味。
徐浩然也愣了。
“那个……你有餐巾纸吗?我……难受……那啥……”楚青突然想起什么,然后盯着刘菲菲。
“诗出来之前,不能下去,我知道现在的手机很灵通,下去的时候你一沟通,诗就出来了,所以,这对他们来说不公平,除非,你自己弃权。”
额,这是啥?
楚青看着刘老头的回答后则是一脸无奈。
等等,抄袭这个词是不是太严重点了?
“……”欧阳华。
念叨这最后两句的时候,欧阳华突然感觉到了一种熟悉感。
呜呜呜,真甜!
特么的,我才五分?
他这就,出来了?
差距有五分?
那我呢?
欧阳华感觉天旋地转,要喷血了。
三人在刘老头的宣布下,缓缓走上台。
难道这两个人也憋着尿?
“整首诗是……”
“接下我出继续出提,写雪,但是,通篇不能有雪,写冬,但不能隐冬也不能有冬,不能以梅花以及其他冬天内的植物所隐喻代表,通篇不能有冬的悲凉,要写冬的欢快……”
“答出来,这诗书会是不是结束了?”楚青快憋不住了。
脸都憋红了。
这楚青,太骚了。
“那个,我有了!”江老头刚说,楚青继续挠了挠头,脸微微有些难看,他可能吃坏肚子了。
他想暂时下台去尿一发在上来答题。
红红的,看起来多肉,多汁啊!
楚青上完厕所,很舒服地回来,然后看着台上依旧正在憋着的两个人,顿时有些幸灾乐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