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我不是大明星啊

作者:巫马行
我不是大明星啊 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第五百四十九章 梅花

众人看到台上的江老头和称老头,虽然两人的脸色保持平静,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暗地里两人似乎稍稍地撇了一眼,莫名其妙地有些火药味……
这货正襟危坐,虽然旁边依旧有两个人女孩围着,而且这两个女孩似乎在劝什么。
楚青被两人争来争去给搞得有些脑壳痛,再加上周围那一些各种各样的目光以后,楚青顿时觉得更为不适应,不适应中又有那那么一丝丝的不耐烦。
“是啊,青子,我会给你加分,这一届的头筹,你肯定稳的,嗯,有我帮助的前提下。”
等等,这不是关键的,关键的是,我他吗的好嫉妒,好生气啊!
“你……不要跟着!”
她们连声道歉解释。
我要冷静。
嗯……
刘菲菲正盯着他。
这股味道叫做,装逼味道。
绝对不可能的!
“不用。”
他娘的,他管不了了。
不。
念到墙角的时候,楚青的语调似乎融入了这首诗中,整个人宛如一个卑微到泥土里的尘埃一般,丝毫没人注意。
“凛风寒中待,留寒傲自开”欧阳华微微含笑,站在舞台上看着众人,最终目光定格在刘菲菲的身上。
周围的才子们看到这一幕,瞬间就感觉到一股诡异的味道自楚青的脚底板直升直楚青的脑门,然后经久不散……
或许,楚青才是我的……
有才华,却又很低调。
他对自己的朗诵能力相当有信心。
我的最终目标是刘菲菲与头筹,至于这个人?
两边的古筝和琵琶同时响了起来,而且,江小鱼和婉月两人似乎谁都不http://www.hetushu.com想认输一般,彼此都瞪着彼此,颇有种SOLO的感觉……
楚青看着两个人这么坚持,终于没办法。
旁边几个大小姐更是羡慕地看着刘菲菲,他们多希望现在站在刘菲菲这里的是他们啊。
当然还有一小部分人对楚青的身份开始感兴趣了起来。
不错!
刘菲菲没有说话,似乎完全没有听到欧阳华的话一般依旧冷冷的。
燕影,难道是燕京电影学院吗?
欧阳华的《咏梅》是情爱为主,不过,楚青的《梅花》却以发人深省的气质为主。
虽然嘴巴这么说,但是……
欧阳华无疑是才华横溢的才子,而刘菲菲则是那个令人倾慕的佳人。
欧阳华这孩子,从小到大就才气逼人,才华横溢……
不可能!
……
我不能嫉妒!
当然,当欧阳华转过身的时候,他立马恢复了着镇定,欧阳华俯瞰着下面所有人,微微嘴角一瞥笑了起来。
欧阳华的语气很高昂,普通话很标准,同时,感情很丰富,再加上那一丝好听的嗓音,令整个会场气氛都弄出了些许画面感。
学生时代的困苦,一直坚持,一直等待,一直沉淀,一直不显山露水,然后,等到时机一到,立马绽放出了他无尽的才华!
抱歉,他一个都不选。
“青哥,我……”
楚青身上的气质变了。
而且太冷淡了点吧。
微微地,再次挥了挥手呈现扇凉模样,尽管他手中并没有折扇,但是,似乎众人感觉到他有折扇。
于是,就这样,如和-图-书同一皇二后一般,楚青登上台。
他脑海中出现了气场掌控,感情投入,以及一些乱七八糟的素材……
啧啧,这个可是厉害啊!
尽管诗他就看过了,但是欧阳华的朗读和气质无疑是给诗增分的。
刘菲菲摇摇头,连忙将这个疯狂的念头给抛走!
“凌……寒独自开……”
第二个轮到楚青上场了,如果说欧阳华上场颇有些光棍的话,但是楚青上场却实在是令人嫉妒得不行。
他不可能有我这么有才华的。
“哼!”
呼!
“我就跟着青子怎么了?你才不要跟着呢!”
两人似乎注意到楚青语气中有那么一点点的不耐烦,顿时彼此都有那么一点点急了。
然而,令所有人大跌眼镜的是,刘菲菲却是面色如常,宛如一个古井不波的冷面美女一般,似乎根本没有被欧阳华的声音与诗所动容,所感染……
刘老摸了摸下巴的胡须点点头……
江小鱼和婉月这两人,一个是上面江老的孙女,一个是陈老的孙女,楚青到底会选谁一起登台?
两个人,一个琵琶,一个古筝一左一右的,甚至不顾楚青反对,毅然跟在楚青后面。
“青子,我是你忠实的粉丝啊,上次在燕影你当讲师那会,你给我签过名的,我哪冒出来跟你有什么关系,哼!”
这也太坑了吧?
周围的目光渐渐开始变成了羡慕嫉妒恨。
所有人看楚青的眼神再次开始不对头了起来。
楚青从来都没有想到修罗场有一天会降临在自己的身上。
竟然没有一个大家闺秀过来帮我伴和_图_书奏的吗?
其实,这首《咏梅》一方面是用来拔得诗书会好名字的,另一方面,则有种隐含的表白之味。
欧阳华静静得,慢慢地朝台边走了一圈,然后再次看着刘菲菲。
欧阳华和刘菲菲?
他的眼神中满是深情,每一个字都念得非常缓慢,但又不失去连贯性。
梅花,绽放他的花,而人,绽放了坚持!
很不错的隐喻,朗诵得不错。
欧阳华的背影有些萧瑟。
至于那些女孩……
“你……”
不过,好像不管选谁,都似乎会得罪一个人,不管是谁都感觉不太对头啊!
……
有了。
我,现在应该表演一个文人吧?电视里,小说里的文人到底是什么样子的呢?
刘菲菲盯着他。
这让台上保持着翩翩公子形象露着笑容的欧阳华挺尴尬的,但还好,接下来雷鸣般的掌声冲散了这种尴尬。
最终,楚青在江小鱼和婉月两人的期待目光中,同时挣脱两个人的手……
登台的时候,他莫名其妙地感觉到挺尴尬的,作为诗书会里面最有机会得到头筹的才子,就这样独自一个人上台了。
灯光微微暗下来。
羡慕嫉妒,恨!
江小鱼和婉月这两人依旧一左一右抓着楚青,都希望楚青上台的时候能带着他们。
他们能不嫉妒,能不生气吗?
“青哥,我陪你。”
我真不能嫉妒!
场下,只要不是脑抽的人都能够看得到这是一首含情脉脉的表白诗,并且诗里面的情感相当充足……
嗯,对,绝对是侥幸的。
“我早就已经和青哥说好了,我和青哥http://m.hetushu.com是一起过来的,你哪冒出来的?”
走上舞台后,楚青看着下面的人……
寒中等待,寒冬中等待……
可是楚青却坐在椅子上,一副我两人都不带,懒得理你们,让我静一静的表情。
摇摇头,他们突然感觉眼前发生的一切挺荒诞不经的……
自古才子配佳人……
呵,女人!
一段话,却是一段画面,特别是楚青的眼神和语调,更形容了一股莫名其妙的孤独感。
宛如一个信念一般。
而且两个都拒绝了。
慢吞吞走下台,走下台以后,下意识地朝楚青方向看了一眼。
以前的时候他都没这么反感的,但是现在……
“青子,对不起,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别生气好吗?”
“墙角……数枝……梅……”他轻轻地一挥手,似乎挥了一下那并不存在的袖袍,同时微微得点了点头,脸上露出电视上播放的那一丝狂傲与笑意……
他都想杀了楚青了!
只是,心中莫名其妙地相当反感欧阳华。
很朴素的一句诗,但是,里面的韵味包括含义却是相当值得人深思与敬佩。
而且两人都看彼此相当不顺眼。
“……”
楚青又开始玩起了这一手……
“要的要的……青哥,放心吧,我会帮你增分的。”
欧阳华登台了。
嗯,颇有种风萧萧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的单身狗既视感。
装X的时间到了!
嗯,文采斐然,文采风流?或者是摇头晃脑?
他到底选谁?
墙角的数枝梅花会有人注意吗?
燕影当讲师?
你们要跟就跟吧。
“你……”
楚青看着www.hetushu.com他的背影,莫名其妙地脑海中回想起《一剪梅》的开场音乐。
你们马上就会知道楚青只是一个绣花的草包枕头了!
留?刘?非?菲?芳菲?
楚青闭上眼睛,调整了下情绪。
刘菲菲。
如果这里起哄会影响气氛的话,恐怕场下几个对欧阳华关系还不错的人会突然起哄起来了。
“似……雪……亦非雪,却……待……一芳菲……”
呼!
楚青的形象,包括刘菲菲所了解楚青的经历似乎真的挺有代入感的。
看着两个极品美女在争楚青。
虽然依旧孤独,但是孤独中却开始有了不同的味道与坚持!
“青子,我陪你……”
这个时候他们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个问题。
凛冽的寒风,这不是冬天吗?
呵呵,现在就算你再风光,你也只是诗写得稍微比我……呸,也只是侥幸好一点而已。
楚青再次变成了所有人的焦点。
一阵阵古筝和琵琶声后,楚青突然找到了感觉,然后,他睁开眼睛。
紧接着,楚青的声音开始慢慢将这种孤独感进行了升华,尽管他身在墙角,身在无人注意的角落,但是,他却在凌冬独自绽放了他的坚持……
可是,他这么年轻啊,这么年轻怎么有资格在燕影当讲师?这太不可思议了吧?
“呵呵,我都不知道这个人有什么好的!这两个人一看也是么什么眼光的。”欧阳华坐在刘菲菲旁边盯着舞台,冷冷摇摇头。
“不就是念一首诗吗?我一个人可以的朗诵可以念的,谢谢你们的好意,我一个人上台。”
困境中,无人注意的角落中,坚持,坚持!
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