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差异点末日

作者:更从心
差异点末日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270章 人生不过一循环

第270章 人生不过一循环

大厦倾塌,家园破碎,尸骸遍地,火与血在洗礼着城市。
周白榆甚至不自觉笑了起来。
所以没走多久,他再次看到了幻象。
“你正站在决定一切的十字路口前,你的举动会决定末日会以温柔的方式降临,还是以残暴的方式降临!”
有着这经历的人还很多,幕布里不断循环着“笑料”。
但她注定失败。
但他的人生,不该卡在这最痛苦的一天。
周白榆双手握拳,嘴唇颤抖。
正在喜滋滋的听着,有时候会向王淑芬女士讲讲和弦的精妙。
“我希望你成为一个英雄,查理。你不务正业,在别人眼里,你总是时不时失踪,你也与他人似乎没有什么社交关系……”
这就好像电视里的台词——你如果老实交待,我会给你留个全尸。
带着这样的想法,张郝韵依循着感觉,像傻子一样……
只有皑皑云层。
其实每次看到这种,他都很想说,没关系的,我死之后,你可以把我大卸八块的,十六块也可以。
那块奇怪的幕布里,画面跳转,不再是那个倒霉悲催的查理。
他脑海里浮现出这句话。视野里,也仿佛来到了某间昏暗的屋子。
“游戏npc都没有她这么喜欢转圈。”
周白榆看着幕布,这块幕布里放映着的,是一个名为查理的年轻人。
这样的经历,伴随着污染种的笑声,彻底让周白榆愤怒。
那些快乐,仿佛在循环中被积攒,生根发芽,然后传递给了周白榆。
“但我感觉,我的时间快到了,我可能要去见你外公了……”
他对老人的爱,也不该成为这群污染种的笑料。
“哈哈哈哈哈哈……那个世界的腐败种真奇怪啊,她像是一个蚂蚁一样,不断的绕圈。”
A也好,马克也罢,这两个住在周白榆身体里的家伙,都在用最大的声音,呼喊着周白榆!
很多先行者都是如此,周白榆自己也是一样。
周白榆周围的景象就发生了变化。
张郝韵处在希望与真相的边缘,但总是触摸不到。
整个人也变得内向。
无数裂缝打开,https://m.hetushu.com.com怪物从天而降,铺天盖地。
建立了某种连接的周白榆,这才意识到……
末日降临,是在循环中慢慢被消磨,还是粗暴的怪物入侵毁灭一切……
张郝韵来到了临襄市的老城区。
“要为他贡献我的力量。”
不知为何,周白榆这个时候,仿佛和张郝韵建立了某种感官上的连接。
“打破循环之后,你又能改变什么呢?世界终将迎来末日……”
人生不会有坎坷与苦难,对于他们来说,快乐被永久保留。
他一次次在绝境里生存下来,就是为了让外婆能够不面对那个满是怪物的世界。
周白榆这一次,没有看到自己原本的世界。
走了这么久,并没有触发所谓的幻象。
摧毁污染源。
这具身体似乎已经开启了预警机制——
“要找到那个地方……要帮助周白榆,不能够留在这个世界原地踏步……”
他已然在云层之上,周围根本没有污染种的笑声。
在周白榆看来,都是错误选项。
周白榆冷笑。
他只能越来越沉默。
似乎循环限制了她的轨迹。
可即便如此,外婆眼里,查理依旧是那个“想要像超人一样拯救世界的英雄”。
查理处在巨大的悲痛里,他的悲痛被人嘲笑。
父母和睦的生活,在周白榆眼里不断浮现。
“家里的亲戚,总是不待见你,认为你在做某些见不得光的事情。”
所有人搏的,都是一个活着的希望。
而这种愤怒,也让处在神柱边缘的周白榆,身体开始发生某种变化。
“为什么要打破这种循环呢?”
但这一切与循环无关,而是张郝韵依循记忆里的感觉,总觉得,那个缺口就在老城区。
永恒的梦境里,坐在王座之上的不再是永夜,而是马克,马克同样抬起头。
有时候,人们会埋怨他没有责任心……
因为明天,他们又会经历同样的事情。
他的人生,被卡在了最痛苦的时刻。
他甚至以为,自己大概是不会触发幻象的。
正确选项只有一个,阻止末日。www.hetushu.com.com
“哈哈哈哈……”
昏暗的屋子里,唯一的光源,便是正前方的巨大幕布。
因为他们都没有未来。
哪怕她昼夜不分的寻找,哪怕她不断回忆……
她就像是陷入了迷宫里的蚂蚁。
郝韵似乎已经离目标很近。
查理痛苦不已,某种意义来说,这是他在世界上,最后在乎的人。
可外婆……终究是先走了。
“有惊无险啊……”
他们的人生,其实和戛然而止没有区别。
看着这段极可能是外婆临终前某一刻编写的遗嘱,查理痛哭不已。
屋子里似乎满是污染种,它们聚在一起,发出畅快的笑声。
巨大的神柱上,周白榆走在沿着神柱边缘修建的道路,像是在攀登一座巨峰。
如果不是周白榆体内还蛮热闹的,住着一个搞研究的,一个抄袭的,他可能现在已经是腐败种了。
欢乐的笑声充斥在这间昏暗的屋子里。
而是看到了不久前,鲍比口中的“窘迫”。
但这个念头起来后没有多久……
与神柱的较量,已经落下帷幕。
这愤怒仿佛被神柱所感应。
在这一天,查理的外婆死了。在整理外婆的遗物时,查理看到了一段遗嘱。
这个强大的腐败种,从上一次前往先遣世界,再回到现实世界之后,就一直想着要找到那个入口。
大家仿佛不属于同一个世界。
无数笑声回荡在周白榆耳边,周白榆内心的愤怒……就像是燎原之火一样,迅速窜起。
他甚至能够感受到那种喜悦。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看看她哭泣的样子!吃下去一定很美味啊!”
或许这个老人最后的浪漫,就是对外孙的期许。
在沉睡之后,新的一天到来时,循环便会发生。
“为什么要打破循环呢?打破循环之前,每个人都能迎来美好的循环,停在永恒的一天里。”
这个她住了很久的地方,其实也有很多秘密是她所不知道的。
神柱的攀登,最大的难题在于神柱本身。
他们只能在这一天里,无尽的循环。
“哈哈哈哈哈哈……https://m.hetushu•com.com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个时候,中转站里,A博士猛然抬起头。
也许……郝韵找到的,是一个能够从根源上,扼制防守模式的办法。
“因为在所有人都对我这个老家伙头疼不已的时候,沉默寡言的你……愿意照顾我。”
“不要在神柱上腐败化……”
阳台上,父亲今天买到了非常满意的唱片。
“爱你的外婆。”
而是不断寻找着什么的张郝韵。
但内心深处,周白榆有了一丝愤怒。
只是这一次,幻象不再是让周白榆放弃循环。
“可怜的小查理,世界一定会变得干净美好的,你的隐忍与沉默,一定会迎来被人理解的一刻。”
都死了,还在乎什么死法?
但真正意识到这种特殊,且试图去找补特殊根源的那个人——是张郝韵。
不管是现实世界的,还是先遣世界的。
这一刻,幻象中的周泽水才忽然开口:“这就是我所期盼的人生,我和你妈妈,永远都这么快乐。”
周白榆回顾四周……
周白榆觉得很无聊。
才导致,自己变成了怪物。
不再是猩红的甲胄,而是某种漆黑的甲胄……正在一点一点覆盖周白榆。
在张郝韵的想法里,一定存在着某个入口和出口。
查理的苦难,在一次次循环。
“我笑,只是在想着,原来这就是幻象,不过如此。其次,我老爸不是这样的,不管你让我感受怎样的快乐……”
而周遭,除了查理的悲恸的哭声,还有无数污染种的笑声。
防守模式接连几次,发生在临襄市,周白榆一直觉得,临襄似乎有些特殊。
大手一挥,万物烟消云散。
这或许不是一件坏事,但对于查理而言,离别总是很痛苦的。
他们又会买到新的唱片,又会成功攻略一个高难度boss。
这些声音,让周白榆意识有了片刻的清醒,那些漆黑的甲胄,瞬间化为了尘埃。
因为他看到了张郝韵。
于是A与马克的声音同时响起:“停下!不要让情绪吞噬你!你不是腐败种,神柱在尝试同化你!”
有时候也会想和-图-书,自己努力保护这些不认识的人……真的值得吗?
这是腐败之神的一根手指,非腐败种,离它太近,便很容易被腐败化。
“冷静下来!冷静下来!不要被情绪所吞噬!”
在无数死亡与绝望里,腐败的触手如同雨后春笋一般崛起,世界开始了全新的变化……
和查理不一样。
那个缺口的确存在,但也许需要某些工具或者某些仪式,才能够真正的看见。
他成为净行者后,了解到了越来越多的事情,知道了世界未来可能变成的样子……
但或许是腐败化,本身也让周白榆意识深处所警惕。
知道了世界的另一面后,似乎渐渐的,就和普通人有了一层隔阂。
王淑芬女士,则非常开心,她无伤化解了二周目吕布,又可以发朋友圈炫耀。
在他又走了几十步后,他看到了世界的毁灭。
“在天眼组里,甚至能够看到一些倒霉鬼被困在循环里的窘迫样子,哈哈哈哈,如果有机会,您可一定要去看看,太好看了。”
但这一切还未结束。
“打破这种循环,终结这种快乐……对你来说,真的有意义么?”
一个不断失去至爱,一个不断功亏一篑……
这个入口,可能就在老城区。
他冷汗直流,现在才意识到……事情多可怕。
人类死伤无数,面对强大力量的污染种,腐败种……他们毫无还手之力。
这块幕布似乎是某种宝物,能够显现出第三世界的一部分景象。
他是一名净行者。
“你怎么确定,把窗户打破,叫醒沉睡的人,不是一种折磨与刑罚?”
但事实上……不是的。
将内心的愤怒埋藏于心底,周白榆深呼吸好几次后,再次朝着顶峰前进。
他回到了友科新城小区,父母所在的那层楼里。
不断在老城区里绕圈。
他一直在想一个事情,如果自己没有列车长的友谊,没有这枚徽章,是不是这次任务就失败了?
因为周白榆能够感觉到……郝韵是对的。
攀爬了一小时后,周白榆看向底下,从数千米高空俯瞰,能很明显看到,万神殿的“三道环”。
他似乎能够感受www.hetushu.com.com到张郝韵内心的情绪。
“我都很确定,这不是真实的。”
而这个入口——是真实存在的。
而是试图引爆周白榆的愤怒。
但下一秒,他的目光略微呆滞。
接下来,便是最为关键的,前往中心神殿——
正是因为这个入口和出口,这个连通两个世界的存在……
原来郝韵也在不断的努力,想要帮助自己。
于是就出现了让众人哄笑的一幕。
他总是进入征召里,总是忽然消失,现实里朋友越来越少。
他头一次如此想要抹杀这些人,内心渴望着拥有能够摧毁一切的力量!
歪理。
众人的哄笑声,再次点燃了周白榆的愤怒。
“原来如此,无法说服我,便准备利用情绪吞噬我,让我变成腐败种……”
“但我知道的,我的查理,你内心深处还是那个善良的查理。”
他再次挥手,一切又一次烟消云散。
即便到了凌晨,当她休息的片刻里,似乎回忆起了什么的时候——就又立刻开始寻找。
张郝韵其实已经意识到了,或者说因为迫切想要前往先遣世界,帮助周白榆,让张郝韵执迷于寻找一个入口。
他想张嘴说什么,但规则是不允许对普通人提及先遣世界的。
正常情况来说,他们是无法干预周白榆的……
和A博士的那种腐败种不同,虽然同样是腐败化……但被神柱影响的腐败种,似乎对腐败种具备某种奴役能力。
没有以后了,这个拯救世界的净行者,也许很普通,也许他做的事情,离拯救世界,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但查理很清楚,自己没得选。
所以A博士不是怕周白榆腐败化,而是怕周白榆,被神柱所腐败化。
这样的喜悦无穷无尽。
“第三个世界的那些人……更是毫无抵抗能力,为什么不让他们沉浸在循环里呢?”
“第一个世界已经完成了腐败化,第二个世界也只差最后一块名为龙夏的拼图。”
她依旧陷入了循环里。
后天也是一样。大后天也是一样。
张郝韵的心急切不已,甚至不分昼夜。
周白榆眼前,不再是友科新城的房子,而是要继续攀登的道路。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