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差异点末日

作者:更从心
差异点末日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261章 我永远是你的朋友

第261章 我永远是你的朋友

周白榆又醒了。
所以早上去面试的过程里,不管是车牌号,还是与司机闲聊的内容,还是堵车后的路线,福彩店的听闻,变维大厦的打交道……
这里充斥着瓜果摊贩,卖衣服卖家具的商店。还有一家他特爱吃的唐抄手。
接下来一直到深夜入睡前,都没有什么让周白榆印象深刻的事情。
但这种“不适应”或者说“既视感”说到底,就算察觉到了,也很难假定某些离谱的事情已经发生。
马克赞扬道:“是的,你很聪明。幸亏你留了一手,要不然……噢,我可不敢想象一群先行者被困在循环里的后果。当然,确切来说,现在的情况比‘记忆鬼打墙’要严重得多。”
所以马克能和自己交流,要么就是诸神秘宝的效力变弱了,要么就是——这都是自己的后手。
不过他看了看,发现立交桥出现了事故,一辆货车横在了道路上,导致车堵住了。
但一次次循环,其实都在增加“污染”的严重程度。
“别紧张,你可能不记得你之前的安排了,但你需要明白一件事,如果没有你本人的同意,我是无法与你对话的。”
他对这个故事已经完全没有任何印象。
路过福彩店的时候,周白榆注意到有人正在买彩票。
次日,周白榆醒来。
“不见。保持神秘,晾他一会儿,哈哈哈。”
“早知道该走三桥了,这怎么还堵起来了啊?”
“哦哦哦,这边这边!”
像是第一次听到,他女儿要读的中学,第一次听到,他妻子的一些安排。
换而言之,循环次数越多,反而越难突破循环。
“怪了,我怎么总感觉不对劲?这串数字似乎也觉得挺熟悉的。”
比如第一个死者,被人按在了打印机上,这样一来,就会不断地打印出死者的胸部。
察觉到似乎自己好像总是会有些额外的念头,让周白榆一时间有些不安。
“对。”
当周白榆再次醒来的时候,他又开始新的循环。
带着这个想法,周白榆久违的进入民富巷步行街。
立交桥果然是很堵的。周白榆和司机感慨www.hetushu.com.com,似乎该去三桥。
且很可能不是第一次循环,而是循环了好多次。
“我们今天的对话,你明天就会忘记。”
周白榆还来不及思考,便被周围按喇叭的声音打断了思绪。
他看了看时间,发现还早,便很快起来洗漱,准备打车。
随着循环的加深,周白榆的“抵抗”越来越弱。
当周白榆再次睁开的眼的时候,似乎一切已经尘埃落定。
周白榆回忆了一下,前者不太可能。只要自己不召唤马克,诸神秘宝是不会变弱的。
其实最初,周白榆是意识到了问题严重性的。
有时候周白榆也会想,是不是读档了。
原以为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个早晨,自己即将去面试,但现在看来……
不过这一次,周白榆没有那种既视感。
会不会立交桥很堵?
全程下来,周白榆没有浮现出一次既视感。
……
总感觉下意识的,能够跟买彩票的人人,同步说出这些数字。
他发现今天的临襄市,立交桥这边堵了一路,不得已,只能选择步行街那边走。
来到打车点的时候,周白榆打开打车软件,这次他没有任何既视感出现。
“我存在于你的梦境里,这是意识深层的地方,所以我能够抵挡这种侵袭,但……我也不好说,随着循环一直加强,会不会到了哪天,连我也无法提醒你。”
接下来,周白榆选择从民富巷步行街,步行向面试地点。
不过靠着强大的直觉,周白榆第二次意识到了,自己进入了循环。
可接下来,在和面试官的交谈过程里,周白榆的确像是第一次与面试官交谈一样……
但如果现实世界的1.0版本遭遇改变,先遣世界的2.49版本诸多细节也会改变。
TikTok里的声音让周白榆莞尔,但这个时候,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一个念头——
他现在都还记得早上打车的车牌号。以及现在都还记得,民富巷步行街,福彩店里那个客人念的号码。
打开车门的瞬间,他又一次,感觉到既视感袭来https://www•hetushu•com•com
周白榆和醒梦无常聊了几句后,便挂断了电话。
但也仅此而已,这一次,他思考的更少了。
周白榆很快根据现有的事件,逆推出当下状况与处境。
他的既视感浮现,越来越短,短到已经不足以让他觉得有异常。
货车如果不挪开,这就得一直堵着。这可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才能挪开。
直觉带给周白榆一些怪异感,可这种程度的怪异,无法让周白榆察觉到问题所在。
周白榆表示马上就可以工作,签完合同就行。
师傅问道:“是去变维大厦?”
周白榆最终睡去,他不是没有多想,只是想不出结果。
很快,周白榆来到了创维大厦的第十二层。
所以假如先行者们困在了某个循环里——且某一段时间无法挣脱,量变就会引发质变。
周白榆确信,那强烈的既视感能够让自己清醒过来。
基于演说家特性,一切顺利,毫无波澜。他甚至和对方询问了一番,了解到了这位面试官的女儿最近决定就读哪所中学,妻子准备报考烹饪班什么的。
这人撩到落魄,但谁还没个2块换五百万的梦想呢?
车开了五分钟的时候,就进入了立交桥,结果堵车了。
眼下遭遇的,即便不是第三次防守模式,恐怕也比前面两次防守模式……更为致命。
他今天要去参加一场面试。
同样的,他也记得那位文职前台看的视频内容,以及面试官的一些家庭情况。
只不过如今唐抄手已经关门了。这家店现在变成了一家福彩店。
似乎这些被自己记下来的事情,早就发生过。
当然,周白榆习惯性回顾今天发生的事情,会觉得……早上有几个东西印象很深刻。
他和司机的对话,似乎有些熟悉,但那种熟悉感已经短到连“既视感”都称不上。
周白榆再次摒弃这些念头。
但很快,脑海里的一个声音,打破了过往的循环。
然后他会深入去想,自己的生活有没有可能循环过很多次。有没有可能,跟小说故事里一样,困在某个时间点。
变维大www•hetushu•com•com厦,其实就是当初凌寒酥跳楼的大厦。
……
这似乎是一个猎奇故事,小美是一名侦探,又是一名援|交少女,案件全部与床有关。
只不过身体还保留着一些肌肉记忆?
“这既视感是不是来得太频繁了点?”
他是这么想的,但这次的敌人似乎比他预想的更强大。
不过这种事情,怎么会发生呢?
“好勒。”
但也只是很短一瞬。
所谓的既视感,就是某个高纬度生物操控自己的角色,或者灵魂操控身体,然后读档了。
他隐隐感觉,自己听过这个视频。
……
“所以你得明白,我出现在这里,是得到了你本人授权的。”
未来是在不断变动的,即便对于2.49版本的先遣世界来说,似乎存在很多优秀的先行者。
他安排了马克与自己的对话。
一整天,除了面试和早上的堵车,似乎并没有什么不正常的。
“注意看,这个女人叫小美……”
一切都一如往常。
但周白榆能想到,甚至觉得……这剧情没带给自己什么意外。
直接询问了小姑娘,于是被安排去见了面试官。
马克笑道:“当然,我永远是你的朋友,你的需求我会竭力满足。”
“我的朋友,周,你现在最好找到循环之力的污染源头。否则……你们之前的所有努力,都会彻底崩塌。”
……
就是街上闲逛,调查,或者论坛上搜索一些怪谈,确保临襄市最近没有被污染。
周白榆的大脑转的很快。
于是他认为自己应该加强某部分时间点的印象,通过加强这些印象,来让明天的自己,意识到问题所在……
努力捕捉的某些东西,正在一点点变淡,且难以显现出规律。
驻足,停下,听完这个故事。
“简单来说,你陷入了循环里,循环的次数越多,你察觉到循环的可能性就越低。”
这一天也很顺利,周白榆晚上睡觉的时候,发觉似乎早上的事情让自己印象深一点。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记这串数字。
恰好,这次周白榆的面试地点,就在变维大厦。
他都记得很清楚。
而凶手,和图书就是想要看(.)(.)而已。
当那辆车牌号为临A1346的白色比亚迪·秦plus到来的时候,周白榆已经没有任何的不适感。
到如今,直觉强如周白榆,也已经彻底“习惯”。
哪怕拥有第六感选手这样的特性,面对这样的循环,似乎也找不到任何漏洞。
周白榆自嘲笑了笑,很快等到了那辆白色的比亚迪。
一如既往的,他前往了富民巷的步行街。
周白榆摇头,听完这段故事后,他才敲了敲前台的桌子。
周白榆也没有在意,只是脑海里记了一下这串数字。
他以为一次次循环,可以加深印象。
小姑娘还是很热情。
在彩票号码那里,他忽然的又感觉到有些熟悉了。不过依旧不足以察觉到什么。
马克说的是实话,现阶段,如果没有自己的授意,马克是无法与自己交流的。
“我的朋友,遵从你的吩咐,我按照你说的,在你确定无法抵抗的时候,会及时出现。”
周白榆倒是不着急,面试嘛,不着急。这种底层销售工作,属于永远缺人的。
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这是第几天了。
不得已,周白榆只能下车。
他路过了福彩店的时候,又听到了“19,31,7,5,12,22,26。包中。”
他甚至没有刻意留意,如果不是小时候的情怀,他都不会路过这家改成了福彩店。
走到变维大厦十二层,前台小姑娘手机里播放的东西,让周白榆下意识想到了胸部。
他已经陷入这样的循环很多天。
小时候周白榆从这里走过,就很喜欢花几块钱,点上一碗抄手。
似乎是大脑深处,某个指令,让他对周围的声音,某些图案,都记录下来。
小姑娘猛的抬起头,啊了一声,问道:“啊!你好!你有事情吗!”
这对话也似曾相识,不过周白榆觉得没问题,毕竟他以前也经常去。
这种猎奇的杀人动机,造就了猎奇的案件。正常人应该是想不到剧情的。
师傅显得有些路怒。
但无论他怎么想,都无法想到答案。
毕竟,生活还要继续,时间还会轮转。
生活被压在了复写和图书纸下,每一天都是上一天的重复,且一点一点的变淡。
恰好这个时候,醒梦无常打来了电话:“段哥,啥事儿?”
周白榆说道:“我需要更多的情报,我希望你能够如实的回答我,毕竟,我困在循环里,对你没有好处不是么?”
“我这是征召参与多了,导致自己变得神叨叨的了?”
最开始的几天,周白榆察觉到了,他意识到了自己可能被困在了某个循环里——
反正不赶时间,索性多走走逛逛。
在面试官聊到了自己家人的时候,周白榆似乎有了些微的既视感,总感觉听到对方说出女儿读的中学,似乎经历过这个场景。
一如既往的,周白榆遭遇了立交桥堵车。
所以结果只能是——
这忽然出现的声音,让正在等待白色比亚迪的周白榆一愣。
“我是来面试的。”
抵达变维大厦,这家面试公司的时候,周白榆注意到前台的小姑娘在看某个猎奇推理故事的解说。
而且不知为何,他总觉得这个故事,似乎听过,剧情其实很多脑洞和猎奇内容。
一天又过去了。
地点,现实世界临襄市,时间未知。
“原来如此,看来我应该是遇到了‘记忆鬼打墙’之类的事情?而且是我的直觉无法解决的麻烦。”
接下来的时间,周白榆见到了面试官,面试官将薪资,作息安排,公司情况做了简单介绍,问周白榆多久能够工作。
“19,31,7,5,12,22,26。包中。”
前台的小姑娘此时正在玩手机。
但晚上十二点一过,周白榆就进入了新的循环,之前经历的记忆,被清空了。
他今天似乎总是回忆起早上的事情。而且这些事情,与其说是回忆,倒不如说伴随着既视感。
直到车来了,他进入车内,和开车的司机大哥聊了会儿,才隐隐感觉到……
当然,周白榆其实一直记性不错,不过让他在意的事情是——
“还是之前那件事,无二问你,要不要底下见一面。”
马克的声音出现。
虽然这个设定让周白榆觉得有趣,但他还是很纳闷,自己为什么会想要驻足,停下,听完这个故事。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