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差异点末日

作者:更从心
差异点末日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259章 检阅规则

第259章 检阅规则

不过这不代表,他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
先遣世界,龙夏之外的某处,巨大山脉里,山势延绵,尽管还在夏日,但处在极地的位置,多数山岩都被白雪覆盖。
这一瞬间,列车上的每一节车厢里,所有规则乘客都开始大口呼吸起来。
这消息一出,所有隐匿者都嗨了起来。
九大中间人此时也都感应到了新的规则即将诞生。
塞洛斯说道:“我不会杀你,这句话说出口,就绝对不会杀你。但我很想知道,奇异列车的真实目的,到底是什么。或者说,你所谋的,究竟是什么?”
看着天地间的异象,他们都担心,那位禁忌之地的半神死了,他们自己会是下一个。
于是很快,中间人发话了:“找到了‘任务物品’再说吧,我可以告诉你们的是,‘任务物品’只有一件。”
相比之下,乘务员一号,非常的冷静。
这一天里,大多数先行者,都泡在中转站里,搜集情报。
最后,塞洛斯笑了笑,他的眼里浮现出星辰。
整个先遣世界,所有潜伏着的,已经出现的,都见证了一场大事件。
【由于不可抗的原因,部分规则将得到调整,具体调整,在得到确切结果后我们将会在2.49版本里列出。】
梅尔依旧平静,等待着塞洛斯离去。
所有车厢里的怪谈乘客们,都瑟瑟发抖。
先行之声里,有人惊呼。
这笑容有几分落寞。
这意味着,他的时间所剩无几。
所以很快,这场职业加强风波就得到了平息。当然,每个人都好奇,到底会是哪个幸运儿,得到了那个任务物品。
他有一种预感,第三次防守模式,或许即将到来。
蕾娜则想得更精准。
因为她很清楚,又一个人,归于规则。属于上个时代的人,又少了一个。
他似乎也不需要他人的敬畏。可真正将要死去,离开这个世界时,多多少少,还是有那么几分落寞的。
……
周白榆一方面为会长的奇遇感到惊喜,一方面他得出一个结论:“化为规则的诸神之间,或者说规则与规则之间,果然也在相互较劲吧?”
当周白榆来到中转站后,第一时间就了解m.hetushu.com.com了前因后果。
这应该是某一个非常厉害的神。
那或许是另外一种强大。
“还有这种好事?我们其他职业啥时候有这种好事情?”
但梅尔没有警惕,只有几分感慨。见塞洛斯如剑一般的眸子始终盯着自己,梅尔缓缓说道:“塞洛斯,乘坐列车这么久,你应该知道,如果我们要做什么,早就可以做。但龙夏依然好好的,不是么?”
……
【紧急更新通知。】
这些书似乎都有灵性,在黄谬看来,自从姜闲雾对书本异化,见证了书本拥有“生命”后……
……
天下无二从中转站离开后,再次联系了段困——醒梦无常,想要从这位部下兼好友这里,获取姜闲雾的信息。
她最终没有隐瞒,双眼罕有的锋利起来。
“这是不是说,以后你们这些玩刺客的,除了能潜行,还能正面作战?这太imba了吧?”
有人以为成为新神后,只是去了另一个地方,不算死亡。
新神与旧神们的背影,已经站在遥远的天际,等待着他的到来。
而且不会占用额外的先遣值。
“要脸不?时空一脉的公认最强,你们好意思说弱?咋了,暗夜一脉加强了,威胁到你们地位了,心里不舒服了?”
此时一个个都耷拉着脸。
星辰散发着柔和的光芒,天空中似乎一片光明。
山脉的最高处,塞洛斯是一片白茫茫之中,唯一的一点黑。
她才是列车上最强大的存在。
他可以轻易斩断梅尔身上的“警惕”。
在这之前,他想试试看,能不能提前制止,从根源上掐断防守模式出现的可能性。
话音落下后,塞洛斯的身影消失了。
黄谬在此时此刻,也切实的能够感觉到——这些活物,似乎比以往多了某种恐惧。
忽然到来的强大杀气,铺满了每一节车箱。
梅尔甚至看出了塞洛斯的意图。
而这一天,万神殿里,卡尔兰度,莱克特,这些最高掌权者,都露出了恐惧的表情。
那种凌冽的杀意,让他们感觉整个人仿佛身处在寒冷的冰窟中。
依旧是用先遣值,交换各种版本的各种关卡的情报。和图书
能够忽然杀入奇异列车内部,这是从奇异列车出现以来,就不曾发生过的事情。
又或者是征集组队的队友。
……
也许当年他斩断了“创作与故事之神”的情欲时,也被这位新神诅咒。
“结果嘛,或许是二人互相认可了对方的实力,所以才有了那场紧急加强。”
与此同时,2.49版本里,七大魔皇中的魅魔女皇蕾娜,兽魔魔皇格里芬。
有人甚至忽然想要落泪,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许多年前就是四阶异化者的她,现在的境界已经不可知。
中转站,先行之声里。
所有人的话题,全部统一。
甄世则作为“污染种”,渐渐掌握了自己的力量。
虽然他们意识到——只有找到任务物品,才能够解锁新的“利刃与斩切”的技能树。
钟尽默默等待着规则降临。
斩断空间,离开了奇异列车后,他的身影就变得虚幻起来。
也都看向了天空。
回顾一生,塞洛斯赢得了无数人的畏,却从没有人敬。
“不自量力的事情,我做过很多了。”梅尔自语。
第一世界,起源世界,诸神藏书馆。
这哪里是加强?这简直就是在告诉你,隐匿者就是版本答案啊!
唯有对手。比如席尔瓦。
最高兴的隐匿者们,心情就像坐过山车一样,经历了大起大伏。
“琳姐,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塞洛斯封神后,化为规则,挑战了‘暗夜与隐匿之神’的规则。”
塞洛斯很快就会知道这个答案。
塞洛斯的封神,以及忽然到来的紧急更新,似乎都说明了一些问题。
这句话,问的是梅尔的理想,问的是梅尔最渴望做的事情。
“好嘛,现在暗夜加强了,拥有了正面作战的能力,我们窥视者呢?我不想打辅助了,我想当dps啊!”
到现在为止,黄谬还不敢推开诸神图书馆的门。
这个争论的最后,总是恰到好处的沉默。仿佛问题不曾存在过。
成为规则之后,真的就是死亡吗?这个问题,没有人可以给出回答。
似乎都是一个个活物。
他们感受不到那种凌厉的斩切,感受不到来自屏障之外的强大压迫感。
“暗和-图-书夜太强了,我们削弱一下异化者吧。”
作为诸神战场的第二块棋盘上的棋子……
众人想了想,自己是那种能万里挑一的幸运儿吗?
先行者们消停了。
几大中间人发话,很快让版面干净下来。
这似乎只是一次针对幸运儿的加强。
资格比列车长还老的乘务员一号,此时缓缓摘下面具。
梅尔的反应,让塞洛斯略微诧异。
琳姐事无巨细的给周白榆讲述了所有过程。
“我的想法从来只有一个,净化腐败。”
梅尔看着塞洛斯,想了想,这个人即将成为诸神黄昏之后,极为稀有的一个新神,也意味着,这个人即将沦为规则。
“而这些规则……其实还保留着一些个人意志?”
塞洛斯在离开前,问了最后一个问题:“你打算做什么?”
梅尔微微一笑。
等于学一个能力,就能自动学会另一个神的能力。
什么样的力量……可以突破屏障,传到龙夏境内?
这位编写了无数故事的神,笔下的女性角色,仿佛都是工具人,存在的意义,就是被男主抛弃的。
“换句话说,只有一个人可以得到这种力量。明白了么?”
原本话题都是各个征召的队友征集,攻略征集……
黄谬翻阅着“创作与故事之神”编写的那本“异世界风俗娘图鉴”,觉得多多少少差了点意思。
这种恐惧,让这些大人物们,甚至害怕到跪下,只要能够活命,他们不介意自己在那位最强者面前,表现的狼狈一点。
和琳那种妩媚不同,梅尔的笑容,带着几分典雅端庄的意味,她就像是列车的女主人,在与一个关系不错的乘客交谈:“原来,你已经跨出了那一步。也许别人会觉得你在寻死,但我会祝贺你。”
“赶紧询问中间人!”
这句话说出来后,强如已然封神的塞洛斯,也怔了好一会儿。
此时的先行之声版面,就像是网游论坛里,狗策划面对亲儿子职业一再加强,其他职业怨声载道,口诛笔伐。
“我方才还在想,我留下的规则,是足以隔断神之下的强大禁制,你是如何进来的。”
一切都如此平静。
【其次,从现在开始,1.和_图_书0到2.49版本,乃至往后版本,所有的“暗夜与隐匿之神”的传承者,都将解锁“利刃与斩切”之力的升级体系。】
他已经感觉到,那股磅礴的力量,在迎接他。他与原本世界的联系,在一点点淡化。
琳姐也在等待着周白榆的到来。
周白榆在现实世界里,调查着临襄市的一些怪谈。
甚至在她看来,即便是“神”也不该能够穿过屏障。
到最后,他收敛了杀意。
梅尔的面容很精致,岁月似乎不曾在她身上留下什么。
……
似乎要给名为世界的人,留下一道不可磨灭的疤痕。
云层与云层之间,有着一道线。
太暴殄天物了。
只有找到那个任务物品,才有资格开启?
但却没有一个人敢动弹。
“原来你早就知道我了。不过也合情合理,我们都有着旧时代的气味,不是么?”
他的时间真的不多了。
“异化者还弱?姜闲雾强起来不讲道理的好吧!我们时灵者都没有喊弱,异化者闭嘴吧。”
也有人认为,沦为规则就是死亡,只不过死后会形成某种制约他人或者助力他人的力量。
【注3:新的升级体系会非常强大,为各位暗夜与隐匿之神传承者,带来极其强大的攻击力,请努力寻找任务物品。我们非常希望看到,传承者能够使用两种神系的力量。】
他仿佛嗅到了那种情绪的味道。于是靠着比周白榆更加变态的天赋,他很快就猜测到了结果。
往常面对这种时候,只需要斩断自身的孤独落寞就好。
这种力量,对他们来说过于浩瀚磅礴,是绝对不能违逆的力量。
“我们”的态度,似乎又发生了变化。
不多时,塞洛斯回过神,嘲弄道:“不自量力。但……祝你好运。”
张郝韵依旧在调查“漏洞”,但依旧没有任何结果。
这一生塞洛斯舍弃了太多,所以真正到了离开世界的时候,能告别的人,不是亲人,不是朋友。
但他们看到了,天空的云,仿佛被某种神秘的力量分割。
但下一秒,忽然间就统一起来。
那道线的源头,也许在“外面”。
合着……并不是加强职业,而是加强了某个人。
但中间人https://www.hetushu.com.com,姜闲雾,和光同尘,天下无二这里,却并没有结束闹腾。
他眼里的景象,是如此的灿烂。
【注2:新的升级体系,必须持有相关任务物品才可以开启。】
“我是暗行者啊!我加强了?”
他们并没有想到……那个物品其实已经被人得到了。
就连中间人也是如此,因为就在不久前,每个先行者都收到了一条信息——
那么这一刻,或许天地间就不再只有一道孤寂的身影了吧?
他就无法正常的将这些书,看做是普通书本。
云层断裂,天地仿佛初开,一道贯穿天际的斩切,从极地雪山山脉,蔓延向世界的另一端。
显然不是。这种热闹,看一看就得了。
先行者们很多并没有感受到不久前的那场神降与神陨。
不敢真正的踏足起源世界,他还在不断学习,不断的研习诸神的力量。
他们很快还会得到新的“启示”。
他们依旧如同往常一样。
她思来想去,也只有“神”可以做到。
“又有人完成了神授,在这个时代,可是稀罕物啊。”
“我们异化者啥时候加强?我们异化者都弱成啥样了!”
“我草!这是什么情况?紧急加强?实名羡慕,不过这更新里提到的东西在哪里?”
这个世界哪来那么多“规则”乘客?不过是掌握了异化规则的力量后,梅尔批量生产的。
她看着塞洛斯离去的方向,忽然笑了笑。
这样的奇特景象,让兽魔魔皇格里芬猜测——
塞洛斯现在知道了,奇异列车为什么可以和万神殿周旋。
此时塞洛斯才发现,这个与自己同一时代的女孩子,眼神如此锋利,也是一把足以破开时代的利刃。
众人全部沉默了。
可这样的平静,很快被一条忽然到来的“启示”打破。
得到启示的周白榆,立刻返回了中转站。
【注1:新的升级体系与老升级体系,并不冲突,在隐匿者一脉的先行者,获得先遣值提升自己的职业技能时,将一并获得斩切系技能。】
所谓不患寡而患不均,这一下,其他职业的先行者都不干了。
可此时,他忍不住在想,假如下一个封神的,是自己的那位弟子……
以此换来梅尔的诚实。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