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差异点末日

作者:更从心
差异点末日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243章 蛊楼起源

第243章 蛊楼起源

那些文字,原本该是:今天又是妈妈沉迷游戏,爸爸耳朵里只听到得到音乐的一天。
不过有得打,对于一号来说,就是非常快乐的事情。
“而这个地方,我们此时此地所处在的位置,让我的猜测得到了验证。”
缝身疑惑地看着周白榆:“怎么又停下了?你最好给我解释清楚!”
“你一定在想,白灵是我女儿,那么缝身和我是什么关系。”
公园长椅上有落叶,以及——亲吻的情侣。
周白榆说道:“记忆世界里,某些让人印象深刻的东西,会被记忆本身放大。不用戒备周围了,没有敌人的。”
蓝洞的脑洞世界里,版本1.6。
但看不到脸,孩子的脸,母亲的脸,都很模糊。
……
周白榆开始努力回想。
而在一号所处的房间里,还有青色人类轮廓的身影,以及赤色人类轮廓的身影。
如果破坏世界,会被通缉,说明破坏这个世界不被允许。
食材特别好的话,当然得慢慢料理。
这个声音不是出现在周白榆的脑海里,而是……浮现在周白榆的记忆里。
三颗星的他,让原本负责追捕缝身的一黑一紫,选择更换逮捕目标。
甚至,白野的修改更为直接,直接改掉了自己小时候的一篇作文,如今回忆那篇作文内容,就能够回忆起白野说过的话。
无数玻璃碎渣,在整个场景里飞舞。
白野也入侵了自己的记忆世界。
一路行来,一号也发现了,青的能力是精神攻击。
“而车站你还记得吧?车站可是人流量最大的地方,但你发现没有,车站没有人。”
一号才发现,原来在自己的视野里,脑袋上有三颗星。
……
当一号进入一片白茫茫,仿佛某个巨大到堪称浩瀚的镜子迷宫的时候——
回忆很多年前,自己年幼时,看着母亲玩游戏,父亲听音乐时——
可见,白野对蓝洞的脑洞世界是极为熟悉的。
周白榆不谦虚地说道。
缝身想起来了,躲避黑和紫的时候,他们的确遇到过这样的场景。
他虽然也猜到了“黄谬”是直觉系的能力,但现在,进一步了解到和_图_书这种直觉多可怕后,缝身多了一些耐心。
在黑与紫赶到的时候,一号已经在青和赤的身上,留下了一道道剑痕。
周白榆看向门:“依旧是不停的变换场景,寻找到将我们吸进来之人的——本源记忆。”
但即便如此,一号也在不断压制青。
“果然如此,真好奇,五颗星的时候,这个世界会用什么样的方式来欢迎我!”
缝身乍一听,还以为有很多看不见的人,甚至进入了戒备状态。
镜子迷宫里,不同的镜子上,出现了不同的身影。
这只是蓝洞脑洞世界里,其他圣所之人的一个——概念形态。
“我也对你感兴趣,周白榆先生。或者说——姜闲雾先生。”
一号大剑挥舞,对场景的破坏巨大。
对方不愿意看见,就意味着不断破坏,能够制造某种不利于这个世界创造者的局面。
他试着按照“黄谬”的理论分析。
在不久前,他面对的是青。
此时此刻,周白榆记忆里的对话,就是来自于——
“不断破坏,就能够不断的招来强敌,我可太喜欢这个世界了!”
“正常来说,那种公园人蛮少的,偶尔会有流浪汉去,但我们路过的时候,会看到公园里的几个人。”
“周白榆先生,请回答一个谜题吧——”
这一瞬间——
这句话说的突然,缝身没有马上理解到。
话音落下,周白榆就走向了门。
“嗯。我直觉还可以。”
一号也发现了——
但却似乎把这个脑洞世界的规则,一条条给分析出来了。
“当然,你无法与记忆里的我对话,但接下来,我会告诉你一些走法。”
周白榆闭上双眼,认认真真的回想。
“甚至我发现,在某个藏着无数雕像的场景里,我的女儿赫然在里面,甚至连缝身也在里面。以及我的一个朋友——黄谬。”
这些地方都被破坏的面目全非。
甚至能够记住自己写的作文里的内容。
而赤的能力,则是召唤。
无数镜子的碎片,照应出场景的一角——
青和赤虽然被重创,行动能力大打折扣,可青赤二人并没和*图*书有彻底失去生命力。
“我觉得,你可能会很想见我一面,聊一聊关于圣所,还有我女儿的事情。”
他挥舞大剑,开始疯狂扫荡,将数不清的镜子,砸的稀巴烂。
“你很不错,就连当初我的老师都没有注意到我,但你却注意到了。”
而这种危机感,一号再喜欢不过了。
“老实说,我还真没想到,会有人和我一样,跟他们几个,都有着某种交集。”
未知区域。
难怪他明明和自己看到的听到的一样多……
这些对话,覆盖掉了原本周白榆记忆里,那篇与父母有关的作文。
他也同样喜欢思考,只是大多时候,人们被一号的疯狂所蒙蔽。
在周白榆看来,找到他们任何一个人的记忆场景,加以修改,都能解答很多谜题,或者为未来制造一个很好的局面。
脑海里,浮现出缝身和白灵的身影。
这才是最糟糕的。
“我已经探索过你脑海里很多地方,你真是一个很有趣的人。”
“在你见到我的时候,我会回答这个问题的。我也会告诉你,如何找到我,毕竟,我已经取得了我要的东西。”
一号也不知道这是来到了哪个区域,这里到处都是镜子。
在许多年前,周白榆和父母在客厅里,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但他将感知拉到最大,也很难找出那对母子外的存在。
周白榆和缝身,很快来到了下一个场景。
白野留下的线索,让周白榆惊愕不已。
“在你成为先行者之前,你甚至没有几个朋友。但你成为先行者后,却又能遇到很多不同层面的人。”
一号想要的,就是这样的局面。
这也需要周白榆努力思考,蓝洞的脑洞迷宫里的正确路线,或者说——找到指定目标的规则。
周白榆忽然停住。因为这一瞬间,周白榆听到了声音。
周白榆可不想锻炼缝身自己思考,他直接给出答案:“所以巷子里的母亲和孩子……看不见脸,因为记忆的主人,最关心的,对他情绪波动最大的,不是这对母子的样子,而是——这对母子的哭声。”
周白榆忽然觉得,好像很多问和*图*书题都想明白了。
只不过这毕竟不是真正的“青欲”和“赤叶”。
他依旧在选择破坏。
只不过那个时候,缝身全程戒备黑和紫,他没想到,在这样的威胁下,“黄谬”居然还有功夫去观察周围。
一号非常兴奋。
因为不知为何,周白榆感受到的……白野字里行间的那种感觉——
“于是我们穿过那个场景的时候,看到了那对情侣。”
他将唱片机里的唱片,换成了自己喜欢的诸神圆舞曲。
但不管还是青还是赤,竟都难以抓捕一号。
缝身像个小弟一样,跟在周白榆身后,双眼贪婪。
缝身说道:“这都是你……猜的?”
有一个人,似乎已经摸索出了这错乱世界的规律。
“蓝洞的能力,就是将人吸入脑洞世界里,作为圣所主人的……一个修改工具,是一个巩固其统治力的存在。啊。抱歉,这些东西说起来比较晦涩。”
此时的一号,通过不断破坏,已经通缉星到了三颗星。
而是变成了一个久远的启示——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白野,是你一直在找的——白灵的父亲。”
缝身?
缝身只能选择相信,毕竟不相信似乎也没有办法。
所以即便达到了三颗星,对于一号来说,似乎局面也没有太大的变化。
“你放心,我没有修改你的记忆。因为我得确保,你还是那个你。”
一号的小脸,破碎的空间,赤青黑紫漠然的身影。
这些召唤物,让赤似乎拥有了千军万马一般。
让他没有那种“大家都是白灵好爸爸”的感觉。
但现在,就变成了某个神秘男子留下的信息。
战斗力爆表的一号,和周白榆是有一点相似之处的。
这个场景没有什么玄机,是一处小巷,巷子里,孩子依偎在母亲怀里哭泣。
在周白榆,缝身,一号,都在寻找蓝洞的脑洞世界秘密时——
周白榆也很快意识到了这一点,他对缝身说道:“这个场景没啥特殊,但我有点事情需要思考一下,你别急。思考出结果我会告诉你的。”
所写下的文字。
而一号有种预感,等自己的威胁等级达到五和图书颗星的时候,这个世界一定会发生某种变化。
它们很难死亡。
“如何?发现自己一直在寻找的人,出现在自己记忆里的感觉,是不是很奇妙?”
缝身认认真真观察起来。
自己很难真正触碰到青。青所制造的无比逼真的幻觉,让一号根本分不清真假。
“只不过,我找到了一个你印象很深的一个场景,这个场景里,通过改动一些不会对你有影响的记忆,来实现和你的交流。”
通过镜子——
一号的头上,三颗星,变成了四颗星。
“缝身被吸入蓝洞脑洞里,其实是我的安排,我原本是希望给缝身留下一点东西。”
而下一秒……
那么不断破坏下去,就一定是对方所不愿意看见的。
缝身,一号,白野,蓝洞。
“蓝洞的脑洞世界虽然是破碎的,可我还是能找到一些规律。你可要努力回忆,别遗漏了我说的话。”
只有哭泣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不断传来。
缝身忽然不那么生气了。
“不过在这之前,我也想测试一下你的想象力。”
“但没有想到……脑洞世界里,居然还有比缝身更有趣的存在。”
于是他很容易想到,这是否是某种等级?
作业的内容,是写自己的父母。年幼的周白榆,对这个事情印象很深。
周白榆只感觉信息量巨大,他下意识看了一眼旁边的缝身。
一黑,一紫,一青,一赤,四个执法者全部出现。
这个人,非常善于利用规则。但这还不是最让周白榆不舒服的。
没想到在自己入侵白野记忆世界,将那副一家三口的画藏进保险箱的时候——
而如今,白野成了那个最早破译规则的人。
“我从你之前的记忆场景里,看到了你在调查我。”
他的记忆仿佛在被实时篡改。
他就是会这样,有时候忽然间就对某个再普通不过的场景——印象深刻。
周白榆说道:“车站里本应该到处是人,但恰恰如此,车站人多就成了人们认为很平常的事情,一个东西如果已经沦为了设定,沦为了一种背景——它自然无法引起人注意,也就无法造成深刻的印象。”
和*图*书在这次周白榆没有挤牙膏和打哑谜,解释道:“还记得前面的车站和公园么?在我们被那一黑一紫追击的时候,我们穿过了几个场景。其中就有车站公园。”
青的能力,可以独自处理一星通缉,在一号不断破坏,通缉星达到二颗的时候——赤出现了。
他莫名的,觉得有一种邪恶的感觉,这让周白榆很不舒服。
而他比现在的缝身——还要强大不少。
“没准儿他们会相互打量。所以公园长椅上,那对亲吻的情侣给记忆的原主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接下来我们要做什么?”缝身问道。
一号其实得出了和周白榆一样的结论——
如今,一个穿着白色实验服的男子来到了这个场景里。
“而公园虽然人少,但却也正因如此,在人出现的时候,人们会关注刚出现的人,如果公园里有零星几个人——”
这种操作周白榆闻所未闻。
这次征召的核心点——谁先找到相关人员的记忆场景。
“就是因为那对情侣,给记忆的原主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这个进入了他记忆世界场景的神秘男子。
“我就在你的记忆所构成的场景里,这是一间房子的客厅。你的爸爸妈妈,似乎是非常有趣的人。”
如今黑与紫的出现,在这镜子迷宫里,让一号感受到了一丝危机感。
“同时,我们得不断总结规律。假如真有规律这么一说的话。”
蓝洞脑洞世界。
缝身愤怒,但周白榆完全顾不上缝身。
同时,他在作业本上,写下了一些对话。
都被无数细小破碎的镜片,照应出来。
……
“你猜,蛊楼为什么叫蛊楼?”
“哭声会四面八方传来的原因,是他听到了有人哭,这对母子的哭声,让他觉得印象深刻。”
……
可一号依旧觉得……青与赤即便联手,也还是提不起乐趣。
所过之处的每一个场景,教室,办公室,花园,天台——
缝身和白野果然有交集?
父亲放着俞极新谱的曲子,母亲玩着游戏,身为孩子的周白榆,则在写作业。
并对着周泽水先生报以微笑,仿佛二人是多年未见的老朋友。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