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差异点末日

作者:更从心
差异点末日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237章 颜色

第237章 颜色

……
思考了好一会儿后,他才缓缓说道:“活下去,无论如何,你要活下去。也许将来很难再遇到你这样资质的人。但至少……你活着,将来在先遣世界,先行者们,就有了一个强援。”
当然,魅魔的事情,一号不在意,他在意的,是缝身在哪里。
所以一号觉得,就连带着缝身气息的空气……都是甘甜的。
以前他还真没遇到,先行者杀了其实影响很小。
和光同尘看着倒计时降临——身影消失。
这些美丽而残忍的生物,被蓝洞的脑洞给吸了进去。
真·脑洞。
临襄市,现实世界。
了解前因后果后,疾夜不再多问。
但他内心,其实也很想折磨一下魔王们。
“既然这位半神是寻找传人的,那么他也不希望找到一个背信弃义的人吧?如果他斩断了我与您之间的羁绊,斩断了我身为先行者的责任感……”
最后的那个字,无论如何也说不出来。
分身全部可以由本体控制,本质上,都是本体的一部分。
他说出的就是内心最真实的想法,如果能有操作的空间,哪怕得罪其他中间人,他也希望和光同尘可以留在自己这边。
他兴奋不已,径直从高空跳跃,奔向了临襄城。
高强度相亲。
这种扩散还在不断持续。
他的确是这么想的,所以就叫住了蓝发少年。
而历史上,那位暗夜与隐匿之神虽然也是刺客,但却是豪杰系。
先行者与逆行者,都是能够改变过去,继而改变未来的存在。
“蓝,黄,黑,赤,青,紫,白……”
每个中间人,都想要得到自由。
他脑袋上的洞,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扩大,哪怕直径只扩大了一厘米——
张郝韵和甄世也都有各自要忙的事情,这也导致,周白榆只能在这段时间,练练游戏与娱乐之神体系的等级,以及——
比如一个人内心仅有的一点美好的记忆,如果将其斩断——
和光同尘是那种沉默内敛的类型,话不多,但是给人的安全感爆棚。
你以为你在改变未来,实际www.hetushu.com.com上,你改变未来这件事本身,就是未来。
除非杀了姜闲雾这种恒定打出sss级的人。
少年的嘴里,一直念着词:“蓝,黄,黑,赤,青,紫,白……”
这会让缝身有一种“闹热”的感觉。
但他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为何会被来到临襄市。
“黄谬,赤叶,黑无,青欲,白……”
后来的“药童”,就是魅魔们奴役人类后的产物。
“创作与故事之神”的所有与爱情有关的东西被斩断之后,虽然创作效率提高了很多……
没有了这些东西后,塞洛斯很后悔。他已经渐渐看不下去那些故事。
白所对应的那个名字,少年没有喊出来,他的记忆似乎恢复了一些,但显然,恢复的不怎么多就是了。
脑洞的吸附,是有一些视觉效果的。
这一瞬间,他像是忽然回忆起了什么……
这次不一样,这次不再是先行者,而是一个龙夏历史上极为重要的腐败种——缝身。
在他的脑袋上,很快浮现出一个洞。
所谓豪杰系,便是喜欢和人结交,为人耿直仗义。
还有大量的人类,被赶往临襄城边缘,开始组建起为魔族服务的人类小团体。
因为大多数先行者,无法达成s级,无法锚定历史。
疾夜此时很苦涩。
“啊啊啊啊啊啊!我是蓝洞,我是蓝洞!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想起来了,自己来自圣所。
似乎周围的所有声音,都不该是奔着他来的。
可以看成是规则博弈之间的结果。
名为蓝洞的少年,不断念着黑与白这两个字。
实话最能打动人心。
“您如何想?”和光同尘看向疾夜。
他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能量波动。这种能量波动,远在缝身之上。
他眼里满是迷恋的气息,甚至还非常用力地呼吸着这里的空气。
都是源于他在之前版本的积累。
但始终想不起黑和白这两个姓后面的名字。
历史上的缝身,并不晓得逆行者的存在。
圣所里,这些以颜色为姓氏的人和-图-书,都对世界有着极大的影响。
在脑洞出现的一瞬间,缝身的分身,这名壮汉瞬间感觉到了巨大的吸引力!
当脑洞的覆盖到整个临襄市的时候——
疾夜惊讶道:“你的意思是……”
……
……
“我不会忘记这份恩情,如果那个叫塞洛斯的人,真的可以斩断这一切,那么我存在的意义,也就被一并斩断了。”
和光同尘说道:“也许我与老师您的缘分,不至于如此单薄。这几年来,虽然您传授我各种生存技巧,都有您的私心,但对我来说,我是实实在在的受益者。”
他给和光同尘讲述了关于塞洛斯斩断了“创作与故事之神”的情丝那个故事。
只是随着不断吸入某些人进入体内,蓝洞的知识量增加了不少。
当逆行者一号出现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就在临襄市边缘。
他释放出缝合的液化身躯,试图接近蓝发少年。
但其实,这个故事是有后续的。
周白榆基本上,不怎么在意2.3版本之下的更新公告了。
所以杀了先行者,也无法改变历史。
但缝身也会赋予分身一些自由意志。
1.6版本,白魔女已经逃离临襄市,缝身原本的美味消失。
疾夜听出了一念生机。
“我到底是谁,我到底是……谁?”
脑洞一旦开启,就像是黑洞一样,不断将周围的活物吸进去。
远远看去,空气开始变得扭曲,临襄市仿佛在水波之中,不断的扭曲蜿蜒。
一号来了兴趣:“没想到在这样的地方,居然还有缝身之外的惊喜。”
一个体型魁梧的,身上缝着好几张脸的壮汉,看着蓝色短发的少年。
而在远处看到临襄市仿佛处在秋水之中,如粼粼波纹般扭曲时,远处的一号皱起眉头。
一号早就对世界有些厌恶,这种厌恶,源于他已经对这个世界很熟悉。
最后这句话,是和光同尘的底气。
蓝洞逐渐回忆起了一些内容。
范围——越来越大。
以及自己为何会不断重复蓝黄黑赤青紫白这样的话语。
一号站在日后白https://www.hetushu•com.com魔女经常眺望临襄市的位置眺望着不远处的临襄市。
很快,吸附的范围波及到了不远处的魅魔们……
确切来说,他听到了那个蓝字。
但有时候,很难说改变未来这件事,是不是未来本身就包含的。
尤其是这一次,他遇到了“奇遇”。
如果我的忠与义,我的人生信仰,都可以被斩断,那么斩断之后,我还是我么?
……
少年起先没有在意,一直是那种迷茫空洞的状态。
他双眼里只有一片茫然。
疯狂的想法,疯狂的举动,想到那些巨大的变化,想到那种不确定性,会让一号全身分泌某种让他兴奋的激素。
1.6版本。
在临襄城这样的地方行走,是很危险的。
但要面对魔王猎人里最强大的一号,胜算几乎为零。
“蓝色头发的小杂种!对,就是你,站住。”
“未来会遭遇怎样的蝴蝶效应呢?哈哈哈哈哈……我会不会也有变化?”
蓝洞的脸痛苦不已。
更新公告的内容很普通,无非是各种人类,魔族,腐败种之间的数值调整。
下一个征召已经到来。
此时的版本里,魅魔已经开始进入临襄城,而缝身也即将与魅魔们打交道。
【1.6版本更新公告。】
他太期待那个完全不同的2.49版本了。
虽然他的书籍很多都进入了诸神藏书馆,虽然他的读者越来越多……
缝身的死亡,一定会因为蝴蝶效应,导致很多东西发生变化。
但缝身的地盘,其实是更为危险的。
……
周白榆终于等到了倒计时。
“黄谬,蓝洞,赤叶……黑……”
临襄市,多了一名不速之客。
是有了这样的历史,于是才有了对应的更新公告。
“斯哈!尚未成长起来的缝身,啃食你的血肉……一定会让我全身爽到毛孔都张开吧!”
上一次触发奇遇,他遇到了黄谬,很难说到底是奇异列车算奇遇,还是黄谬算奇遇。
……
他更在意的,是更新公告之后的事件公告。
或许只有打破屏障,前往外面的世界,才和_图_书会重新找回快乐。
可吸附能力,却瞬间扩散了好几千平米。
“我很难说出,只要你能造福先行者,我可以永远自囚于此这样的话……啊,老实说,如果可以操作,我绝对不希望发生这种事情。”
那这个人可能就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怪物。
甚至可以到救世主这个程度。
缝身的本体,也被吸了进去。
他现在得去和自己的弟子,和光同尘讲清楚,该如何才能活下去。
同时,又管理着一个公会,与整个先行者团体里每一个人,似乎都有点交情。
当然,还有一种情况便是——击杀掉一个对历史有极大影响的存在。
而缝身也开始了掌控临襄市的计划。
也因此,暗夜与隐匿之神,是差异与混乱之神的朋友。
在高强度相亲之后,他已经对现实世界了无生趣。
和光同尘,倒是有点疾夜和祖师爷混合的感觉。
将这个少年缝合,献给缝身魔主,以此换取更多的——自由。
只是创作与故事之神,在化为规则之前,也没有原谅塞洛斯。
蓝发少年痛苦不已的捂着头。
就像是痴汉闻到了女人的贴身衣物一样,带着一种变态的迷醉:“太棒了,这个地方杀死缝身的话……未来一定会变得很混乱吧?”
当然,他原本是不知道这个地方叫临襄市的。
不知道这次1.6版本,临襄市的旅途,到底会遇到谁。
至于缝身的分身——
他走的街道,是缝身的地盘,是魅魔们尚未染指的。
好在这一切很快就结束了。
他环顾四周,甚至想不起自己为何会出现在这里,从何处出现的。
塞洛斯要的,到底是斩断之前的我,还是斩断之后的我?
“但既然一切无法改变,我也无能为力,那么和光同尘,希望你用最佳的方式,活下来,希望你可以变得更强,也希望你……永远站在先行者这一边。”
周白榆忽然期待起来,结合乐子神在在吞噬魔神体内留下的那些信息,差异与混乱之神的高贵气质的影响下——
谁都可以找他帮忙,又都愿意为他帮忙。
如今看着眼https://m.hetushu.com.com前这个蓝色头发的少年,分身里的原主,一个原本住在临襄市的壮汉,现在就像是得到了自由一样,想要刁难这个生面孔。
但他的故事,少了很多灵气与意气。
说完这句话后,师徒二人不再说话。
但蓝发少年根本不需要防御,不需要闪躲,他只是抱着裂开了一个洞的脑袋,痛苦吼叫着:“蓝洞,黄谬……白……白……”
塞洛斯试着寻求原谅。
在一号以为自己可以改变未来的时候——
属于他的又一次征召,已然开始。
在倒计时出现的一瞬间,周白榆就感觉到了——
已经被吸进了脑洞之中。
在未来的2.49版本,两大魔皇讨伐缝身的那一战,缝身之所以能够有数量那么恐怖的分身,能够以一城之力来破敌——
“喂,小子,说你呢,他妈的说你呢!给老子站住!”
信奉着暗夜与隐匿之神的他,杀人于无形,性格上,是谨小慎微,寡言少语的那种。
那个弥黛尔提及的征召,已然到来。
而1.6版本的缝身,虽然实力已然远远强过初入魔王级的白魔女。
和光同尘拍了拍了疾夜的肩膀:“老师,我或许的确会经历九死一生的威胁,但只要我能活下来,那我便一定会回来。”
疾夜并没有刻意的,包装自己的格局远见。
他意识到了,有些概念化的东西是不该斩断的,斩断之后,可能这个人就变了。
折磨二号三号的时候,折磨猎物的时候……
这是缝身的分身。
当疾夜说出了整个事情后,和光同尘其实很平静。
他每重复几次颜色,就会询问一下自己到底是谁。
但实际上,都是历史演变的结果。
直到他听到了那个“蓝色头发”。
和光同尘抬起头,认真说道:“那我就不再是大家所信赖的和光同尘,那样的我,还有资格继承最强半神的力量么?”
蓝色短发少年,眼神无比空洞。他赤着上身,踉踉跄跄的走在临襄城里那些触手逐渐滋生的街道上。
疾夜是刺客,是有仇必报,快意恩仇的刺客。
根本就是没有意识到,有人在喊他。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