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差异点末日

作者:更从心
差异点末日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232章 另一个超维异化受益者

第232章 另一个超维异化受益者

它一个人藏匿在这座巨大的城市里,靠着自己的分身遍布各地,让这座城市看起来还算有些热闹。
“所以一号乘务员如果是梅尔,那么梅尔其实远比列车长要老。”
莫桑语的窥视,代价很低,而且窥视的内容很全面。
超维异化,让血皇忽然被卷入了征召之中。
面对两大魔皇联手,缝身非常理智的,没有选择拿出全部家底,而是一点一点排兵布阵。
那个瘦弱的少年脸庞,就像一颗失控的肿瘤一样……在魔皇的左胸部位。
如今他缝合的,是欺负他的魔族皇者。
缝身的其他身体,已经被焚烧干净。
在缝合了能够释放的黑炎的魔王级炎魔后,缝身终于具备了操控黑炎的能力,以及黑炎抗性。
……
如今,这一城所有的底蕴,全部被缝身呼唤出来,做最后的死斗。
这瘦小的身躯,已经无法再分裂。
当周遭的分身终于不再是密密麻麻,被黑色火焰焚烧到七零八落的时候……
如今琳得知,梅尔就在那诡异的列车里,这让她震惊不已。
但仅仅是这样还完全不够。
琳姐直到此刻,才开始问道:“告诉我,你在哪里见到过她?”
以及,到底什么样的事件,才能开启2.5这个版本。
缝身的本体,也在这一刻……触碰到了炎皇。
“小弟弟,谢谢你。”
“要打败你这样的对手,我当然得准备几个强大的精神攻击手段。”
除非炎皇下狠手,以重创自己的代价,来分割自己和缝身。
哪怕作为魔皇,杀人无数,以纵火焚烧为乐,它也觉得自己在缝身面前,就是个大善人。
“你们这群魔皇,太久没有被挑战了。”
而一整座城市的分身,数十年的底蕴,足以让缝身拼到让炎皇有些微的疲惫。
摆好了返回现实世界的酒,不代表琳姐不想多聊。
可魔皇这是第一次,被一个魔王级腐败种弄到如此狼狈,它最终还是犹豫了,越是犹豫,就融合得越多。
这是炎魔魔皇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和*图*书
这是致命的,足以引发浩劫的危机。
所以炎皇哪里会将其当做是本体?
作为拥有诸多“大脑”的缝身,开始全方位对当下的局面分析。
可这样的时间里,赌上性命在缝合对手的缝身……已经和炎皇——有了百分之二十五的融合。
关于三个女人碰头后的一些……收尾工作。
屏障,在所有中间人看来,是先行者们最大的保障。
但魔皇的嘴里,却忽然发出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笑容像极了那个雷雨之夜里,缝身第一次缝合他人,抢到了一份足以裹腹的垃圾食物时的样子。
缝身与炎皇之间的死战,终于开始。
“你们中间人,来自上一个时代,而列车长,是这个时代净行者的开端。”
带着这样的觉悟——
不仅仅是先行者,也是龙夏这片土地上,魔族,腐败种,人类幸存者的保障。
周白榆沉声道:“之前我也以为,列车上列车长最大,年龄看着也是。”
对先遣世界最为了解的,也是莫桑语。
炎皇毫无惧意,但它应该有的。
缝身想要打败炎魔一族的皇者,还得吞噬更多的黑炎。
2.49这个数字已经很久了,谁也不知道,2.50何时到来。
但分身的数量实在是太多了……
以及周密的布置好接下来的策略。
下一秒,那张脸,开始一点一点蠕动,它像是巨大的蠕虫一样,慢慢朝着被黑炎包裹着的……魔皇头部爬去。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我不知道梅尔是不是真的活下来了,但对我来说,只要是希望就是好的。在我这里,没有什么虚假的希望。因为漫长的囚禁里,已经看不到值得期望的东西。”
击杀大量分身,滋养出的傲慢,在这一刻成为了刺向它咽喉的匕首。
魔王种缝身,以一己之力大战两大魔皇这种近乎绝对死局的局面,终于打破。
只是将其当做是一道分身。
这些分身平日里被隐藏得极好,如果hetushu.com•com血皇还在,给它一些时间,必然可以发现。
当潮水般的缝身分身汇聚的时候,炎皇甚至怀疑起自己是不是中了什么幻术。
代价越是巨大,就越发会犹豫。
这样的融合已经是不可逆转。
因为这就是当年那个雨夜里吞噬父母的少年,原本的样子。
“但现在,得知一号是梅尔后,我发现不是这样的。琳姐你给了我一个关键信息。”
也许是因为,列车上更高权限的人,与万神殿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
没有臃肿的身躯了。
只是中间人的起源,周白榆已经了解到了。
发起总攻,对着暴露了位置的炎魔魔皇,发起一场极限一换一的战斗。
融合得越多……割舍开的代价就越巨大。
炎皇以为自己的绝对黑炎,可以焚烧一切,缝合总归无法缝合元素。
谁也没有想到,在这座巨大的临襄市里……竟然藏有如此之多的缝身分身。
缝身其实也害怕,害怕炎皇的火焰会吞噬他。
缝身很冷静,分身感受到的那种被灼烧灵魂的痛苦,也会传达到它身上。
“我也会竭尽全力帮助你的。”
黑炎最终没有吞噬缝身,因为炎皇的思维,有了极为短暂的停顿。
隐藏在整个临襄市,各个地方的缝身分身们,开始疯狂的汇聚。
这样的恶性循环之下,炎皇终究是不够果决。
在感知力强大的血皇存在的情况下……这是几乎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缝身的分身,就是用来死的。它所有分身存在的价值,就是将炎皇喷吐出的黑炎抵挡住,为它自己能够触碰炎皇……制造一个机会。
周白榆没有隐瞒,直接说道。奇异列车上,乘务员一号给他的感觉,其实和列车长一样,都是极为神秘且权限极大的。
“你下一次征召,要不要考虑使用掉那次自选版本的机会?你已经接触到了一些连我都接触不到的历史真相,或许你可以尝试着,知道更多。”琳姐认真说道。
现在想来,列车长为什么不肯向和图书万神殿妥协?
他原本庞大的身体——在这一刻竟然变得瘦小。
自选版本。那个权限在防守模式里用掉了,但是又补上了。
但眼下,先遣世界的临襄市,的的确确发生了一件大事。
当他讲述有一辆可以通往任何地方的列车存在时,其余中间人甚至持怀疑态度。
缝身已经开始了逆袭。
面对火力全开,拼了命想要缝合对手的缝身……这种停顿是致命的。
如果炎皇可以理智一点,如果血皇还在……数量无法弥补缝身与他们之间,质量的差别。
但现在,它们成了缝身浩浩荡荡的军队。
在奇异列车出现的时候,莫桑语也讨论过这列车为何会出现。
这几十年来,缝身到底藏了多少底蕴?以及……缝身到底缝合了多少生灵?
在其他魔皇还一脸懵逼,没有意识到这次事件到底多严重的时候……
它开始迸发出强烈的黑炎,试图灼烧缝身,缝身痛苦不已,但身体却依旧在与魔皇融合。
许久之后,黑炎依旧澎湃。
“为什么不对?”琳问道。
“即便消耗掉了许多分身,很多能力在接近你的过程里……毁于一旦,但我还是会保留几个最核心的。”
“可梅尔呢?”
炎皇虽然依旧看不上缝身,但它内心确实震撼于缝身的分身数量。
癫狂的笑声,在这一刻忽然停住,已然彻底缝合魔皇身体的缝身,操控着足以焚毁一切的黑炎,缓缓说道:“缝合完毕!”
这也与炎皇想象中的缝身本体,差异巨大。
它以为它和血皇已经将缝身的大部队清理干净了。
“难不成,梅尔被那辆列车搭救了?”琳问道。
周白榆摇头,他不打算现在使用:“还不到机会,一切都只是冰山一角,也许等我到了第四阶,我会考虑使用这个特权。”
因为绝对的无惧,会让它始终认不清敌人,滋生出傲慢。
“列车长是被列车选中的,他忠于列车。”
哪怕缝身本体具备黑炎抗性,但面对皇族那绝对的毁灭之炎,也能在对方缝和_图_书合自己之前,先将对手焚烧干净。
要趁着所有魔皇还没有反应过来,还未对自己足够重视的时候——强吃魔皇级。
炎皇强大的精神抗性,或者说魔皇实力对精神攻击的抗性,让缝身保留的几个核心精神攻击手段,只过了一个呼吸的时间,便失去了效果。
无论来多少分身,都绝对无法让炎皇耗尽体力。
琳也很难相信,会有列车可以无视屏障,自由穿梭。
“奇异列车上。假如这个面具不是巧合的话,那么她应该是奇异列车上一个很重要的管理者。”
可此时才知道,二人不过清理了二分之一。
难怪白魔女被赶出了临襄市,因为这根本不再是临襄市,俨然可以说……这里已经成了缝身的身体。
只是区别是,那年他缝合的是那些欺负他的流氓混混。
不要再慢吞吞的去缝合小喽啰来提升自己。
可是炎皇的黑炎喷吐,总归是有空隙的。
但事实上,不管是腐败种,魔族,还是人类……全部都被它恐怖的缝合给渗透了。
为了走到魔皇的身边,缝身已然将所有缝合的身体全部变作了分身。
有的人,明明有着最高的权力,但为了不引起注意,会故意让自己伪装成二把手。
但他最为重要的部分,却融入了魔皇的身体里。
这些分身有魅魔,有奇怪的腐败种,还有很多人类。
“不对。”周白榆摇头。
至今日起,先遣大陆七皇统治的局面,被彻底打破。
他缝掉了整座城市。
可血皇忽然离开,两大魔族的军队消失了一部分后,缝身意识到……
它若真这么做了,或许还有战胜缝身的机会。
要么这是对方诱敌的计策,要么……是某种突发事件,导致两大魔皇分开了。
先遣世界,2.49版本,临襄市。
所以除了周白榆这种能够花得起钱,屏蔽掉窥视的,基本上没有什么是莫桑语无法窥视的。
琳微微一愣。
最终,所有“脑子”得出一个结论——
这道分身,它只需要用一点点黑炎就足以击https://m.hetushu.com.com杀。
当缝身终于触碰到炎皇的那一刻,缝身发出了癫狂的笑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但它愣是承受住了。
而原本在左胸部位的脸,已经蠕动到了头部的位置,覆盖在了炎皇本身的那张脸上。
当笑声响起的一刻,炎皇还有最后的机会反杀。
敢情所有临襄市的“活人”,一部分魅魔,一部分腐败种,近乎都是缝身的分身伪装的。
原本这些分身,都是缝身的“稻草人”。是用来欺骗魔皇的。
周白榆点点头,确实也该回去处理一些比较麻烦的事情了。
这么一想,周白榆对当时列车长说的那些话,多多少少有了些怀疑。
琳也不勉强,她调整好心态后,很快将返回现实世界的酒调好:“你的每一次征召,都会有看得见的成长,小弟弟,希望……你可以带来更多的好消息。”
将一把手当做自己的傀儡。
但得知乘务员一号是梅尔以后,周白榆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
它是这么想的,可缝身不会给它这样的机会。
魔皇的整个身体,也在不断地被压缩缩小,不多时变成了正常人类的大小。
而面对缝身这样的究极生物,傲慢是致命的。
但没有如果。
这场战斗,炎魔一族的精锐近乎被屠戮殆尽。
但她现在心情确实是需要平复,而她与周白榆之间,还有很多机会交流。
如果有能够自由穿梭,无视屏障规则的存在,那就等于在万神殿与龙夏之间,打开了一个连通的缺口。
但他已经彻底疯狂了。
面对这样的敌人,它不该有任何傲慢和犹豫,不该有任何决策上的错误。
它的黑炎,的的确确比魔王级的黑炎高出太多,缝身的部队在靠近的过程里,付出了无比惨痛感的代价。
九大中间人,是多少知道一点奇异列车的。主要情报来自于知识与智慧之神的中间人莫桑语。
关于梅尔的过去,其实琳姐说得很少。甚至可以说是几乎没有怎么提及。
原本周白榆也这么想,乘务员们都是被列车长收养的。
……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