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差异点末日

作者:更从心
差异点末日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222章 疯狂小马哥

第222章 疯狂小马哥

“无论游戏领域的主人,有多么强大,他也不可能完全抑制住一件神级物品。”
如此一来,便可以彻底打击龙夏先行者们的信心。
卡尔兰度的一秒,约等于天下无二三百秒。
不过卡尔兰度也跑不掉。
“将时间流向降到最低,要让卡尔兰度试图转移本体的瞬间,将其击杀!”
分身的速度越来越慢,天下无二从容不迫的准备抬手,将这道分身击杀。
典狱长还没有意识到,他应该将注意力放在对周白榆的反作弊上。
“但我必须要有一个让典狱长注意力转移的法子。否则它会轻易的解除我的异化。”
在整个过程里,马克都在靠着高速移动,不让典狱长看到那只缓慢行进,抹除了一切的矛。
……
作为顶尖强者,那种避开死亡的直觉天赋告诉他……
【无作弊!】
“愿意为你效劳,我的朋友。”马克的声音带着意味难明的笑意。
而他的时间,和其他人的时间并不相同。
周白榆几乎不需要考虑异化的次数。
可下一秒,他看到了一个带着眼镜的金发男子。
但他的“系统”太强了。
……
空间之力瞬间让他的身影来到了卡尔兰度本尊身后。
某种意义来说,这东西就是删除键了。
换言之,下次自己遇到游戏领域的主人,马克基本上天克这个人。
典狱长意识到了,对方一定是作弊了,开启了异化。
马克此前提过,他会以雇佣兵的形式,为周白榆提供很多能力,很多帮助。
“为此,诸神秘宝,太虚之梦将会永久性,不可逆转的发生一定程度的损毁。”
卡尔兰度的惊慌尚未结束,他甚至来不及反应,天下无二的一道进攻,已经袭来!
绝对不能触碰这道分身。
因为谁也无法阻止另一方做什么。
一旦变成玩家,那么在他的游戏里,就绝对不可能战胜自己。
在马克不要命的拖动下——毁灭之矛,成功命中典狱长!
马克何等聪明,很快就明白,周白榆是在询问,眼下这个情况,自己是不是能帮上忙。
马克让典狱长相信了,他才是主体,所以典狱长的注意力,不断聚焦在马克身上。
时间对他来说,降低到了正常流向的三百分之一。
作为游戏目标……周白榆忽然变得不可选中,无法攻击。
卡尔兰度预判了天下无二的想法。
可以说,这就是游戏领域的绝对消除。
当周白榆明确在脑海里下达了同意召唤的指令后——
他用鬼魅的身影,与典狱长时刻保持着面对面的距离,封锁着典狱长的视线。
“所以,周https://www.hetushu.com.com白榆,我的好朋友,你要召唤我吗?”
马克一脸微笑,似乎完全不把典狱长放在眼里。
【无作弊!】
“当他得知我要试图利用剪刀石头布规则秒杀他的时候,他必然会以为,我会利用转移分身触碰到他。”
自己的每一步,都是随意而为,可天下无二每一步,都是全力以赴。
就是卡尔兰度本体。
但他击中的,只是一片虚无。
周白榆难以置信:“这个能力你无法带出去吧?”
凝聚了时与空之力的一道斩切……径直朝着卡尔兰度咽喉刺去!
他很快开始利用反作弊机制,开始审查周白榆。
眼下周白榆似乎已经不担心典狱长了,他反而忌惮起马克。
在他脑海里呼唤马克的时候,马克第一时间回应,简直比呼叫小度和siri还快。
卡尔兰度与天下无二的对决开始。
时间紧迫,马克的语速很快。
在时间流向只有正常三百分之一速度的领域,天下无二认真观察了每一个分身。
典狱长的注意力彻底在马克身上了。
“真是敏锐的感知,如果今天不杀了你,将来可就后患无穷了。”
这是他的极致,在这个模式下,他的体能消耗也很大。
原本天下无二无所畏惧,只是看了分身一眼,周围的时空就开始凝固。
卡尔兰度得承认,在自己的游戏里,出现一个可以操控时空的人,实在是很难处理。
“无敌也好,秒杀也罢,这些能力都必须要在对应的游戏领域里才能展开。很可惜,我没有办法接触到游戏的主人,所以我无法复制这个领域。”
【效果2:二进制橡皮擦,矛所过的轨迹,所有游戏里的东西会被强制擦拭掉,呈现出强制删除的空白状态。但该武器行进速度缓慢。容易被闪躲。】
在他眼里,天下无二的速度已经快到无法看清,无法反应。
天下无二也一直看在眼里,这就是饵。
那是一根长矛。
可就在他将要触碰到分身的瞬间,天下无二猛然惊出一身冷汗。
“这个时空之神传承者,实力虽然强大,但越是压缩时间流向,体能消耗就越大。”
靠着巨大力量的踩踏震击,将周围敌人眩晕。
游戏与娱乐之神赋予他的能力,让他拥有游戏化的视野。
“根据之前的测试,剪刀石头布的生效,需要本尊与本尊之间的触碰。”
所以理论上,只要异化次数够多,一定可以异化出一件能够破局的物品。
他能够清楚天下无二的“倒计时”。
卡尔兰度的龙夏语倒是表达和图书得很精确。
但天下无二眼里,这些分身就只是布景。
但他断然没有想到——典狱长出问题了。
“你梦境里的永夜,是服务于你的,梦里的永夜已经封神。而我是梦境与现实的一个媒介。”
在马克吸引火力的过程里,周白榆的双手,开始异化地上掉落的装备。
马克必须要暴露一些短板和真相,以此来消解周白榆对他的戒备。
这能力要是能够带回自己的梦里,岂不是连梦境里封神之后的永夜,也无法压制他?
战场彼端。
梦境的气息,始终笼罩着马克。
【无作弊!】
在数百倍于对方的时间里,他把每一帧画面里,每一个卡尔兰度的动作,都观察了个遍。
只是这把武器弹道太慢,轨迹很容易被避开。
整个游戏里的所有东西,空间,时间,敌人,boss,玩家——全部都是代码。
周白榆必须得庆幸,游戏领域的主人不在这里,以及其他先行者不在这里。
他没有浪费机会,时停领域瞬间笼罩整个战场。
诸神秘宝太虚之梦,出现了一道裂痕。
“我的朋友,我说过的,你只管投出那道矛,我无论如何,也会让它命中的!”
长矛会有什么效果?
他感受着体力一点一点流逝,期待着那个机会,会在“天下无双”结束前到来。
【无作弊!】
“我在。”
卡尔兰度占据着优势,他不断消耗着天下无二的体力。
马克竟然能够复制游戏里的能力!而且只是一瞬间就复制了?
他当然想不到,为什么除了异化者,还能有人可以在游戏里使用主动技能。
这种感觉其实是很不爽的。
……
所以马克异常的卖力!
……
梦的内容,全部都是自己经历的先遣世界征召。
很难想象,诸神秘宝破碎,马克挣脱囚笼后,该是一个怎样的怪物。
马克说道:“这一切都是我做的,我才是本体。比如,我还可以这样——”
也就是这个时候,周白榆不再被注意。
在命中典狱长之前,都不能被反作弊机制抹除。
这个机会,还真就到来了。
周白榆可不相信马克在那个同化之梦后,就彻底变成了“好人”。
在所有人看来,之所以说唯一一个能与和光同尘比速度的人,就是天下无二,主要是因为所谓速度——便是运动的时间。
马克的虚影出现在了周白榆身前。
这种差距下,天下无二必然忙中出错。
“通过我,可以使用永夜的力量。以及我自己的力量。”
要么是卡尔兰度自信到极点,认为完全拿捏自己时,彻底放和图书松的那一刻……
哪怕是无敌的单位,也可以击杀。但前提是——不被典狱长看到。
因为任何动作,都需要时间。
面对无敌,秒杀,反异化的敌人……周白榆也束手无策。
马克打了个响指,下一秒,他复制了典狱长的一个小技能——战争践踏。
在天下无二这个念头闪过的瞬间,一道分身直挺挺冲进了他的领域里。
“但我可以保证,这次体验,绝对物超所值。虚无之力,和我的复制之力,太适合面对眼前这种不可战胜的对手了。”
在天下无二这种掌握时空之力的人面前,任何逃跑都是无效举动。
卡尔兰度成功预判了天下无二。
但现在,周白榆不得不做出选择。
有那么一道分身,已经触碰到了天下无二的衣摆。
“但我不会,调动这些分身,对我来说并没有任何消耗,可维持这种级别的时停领域,他的每一秒,都是巨大的消耗。”
“真聪明啊,天下无二。”
“按理说,我的能力只能用异化,其他主动能力无法使用,但很奇怪,我可以感应到你的存在。”
大家都是无敌,都是不可攻击的单位,你攻击力再强,也无法对我们造成伤害。
而这把矛,就是删除代码的按钮。
合着要是自己面对的不是典狱长,而是游戏与娱乐之神的信徒,那不等于亲手缔造了一个无解的存在?
为什么玩家的护甲单位,也变成了“无敌的”。
周白榆还真有这样的一张底牌。
要么是,战场彼端传来捷报。
……
“道具栏里的道具基本被封印,但诸神秘宝不一样。尤其是,太虚之梦这件物品,可是沾染过王神气息的。”
但天下无二,预判了卡尔兰度预判自己的预判。
换而言之,马克和自己一同成长。
但天下无二依旧选择,假装自己疲于应对,没有选择对卡尔兰度发起正面进攻。
他此前做出的举动,只是为了诱导卡尔兰度,让其以为可以预判自己的行为。
换而言之,最接近自己,随时可能触碰到自己的那道分身——
空间转移术,让那把匕首回到了天下无二手里。
他在等一个机会。
矛所过的轨迹,管你是什么无敌的单位,虚无的单位——全部都会如同密密麻麻的代码被按下delete键一样,被不断删除。
“要打败典狱长,必然还是得靠异化。”
嘲讽的言语,优雅的姿态,复制之神的信徒马克,才是这场对决的主角。
毕竟,他还希望被更多次的召唤。如果仅仅是召唤一次是完全不够的。
可在天下无二眼里,哪怕这hetushu.com.com些分身能够瞬移也毫无意义。
在天下无二被分身不断消耗的时候,卡尔兰度并没有傲慢到放松警惕。
强大的消除之矛,在抹除马克的之前,被马克的身体强行带动,马克就像是用血肉拖着那柄矛前进一样。
这第一道裂痕,并不影响太虚之梦的使用,但很难说,再来一道这样的裂痕,会不会导致发生变故。
短剑能够打出超模伤害,鞋子能够制造无数分身。
整个游戏世界忽然间闪烁了一下,仿佛雷霆把天空照亮一般。
无数道卡尔兰度的分身,将天下无二包围。
……
“所以我能瞬间复制,也是因为游戏特色。”
所以他也想试试,能不能在天下无二最强大的三百多秒里,将其击杀。
孤注一掷之刻到来!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这把矛虽然破坏力满格,但它速度太慢,连游戏里的小怪都可以躲开。
“马克。”
反之,如果典狱长被重创,卡尔兰度或许也有破绽。
【效果,物理伤害55-55。】
典狱长展现出了恐怖的实力,周白榆之前那数量过载的分身们,已经被清理的所剩无几。
卡尔兰度始终戒备着天下无二,他虽然享受着戏耍天下无二的过程,但从未轻敌。
那么自己如果重创卡尔兰度,典狱长那边或许就会有破绽。
典狱长诧异无比。
在卡尔兰度的分身即将触碰到天下无二的时候,天下无二匕首狠狠刺下。
表面上,是天下无二身处下风。
黑色地牢。
分身流的敌人,最烦的就是这一点,利用的是分身与本体的亦假亦真来骚扰对手,牵制对手。
周白榆没有开口,开口的是马克。
利用诸神秘宝,太虚之梦,他关押了复制与抄袭之神的信徒,关在了自己的梦里。
“不要给他反应的时间,我会堵住他的视线。如果你要投掷那道矛,无需选择时机,我随时会为你创造时机!”
但实际上,双方套娃似的八百个心眼里……天下无二终究是更胜一筹。
他已经找到了真正的卡尔兰度。
卡尔兰度瞳孔一缩,双眼写满惊骇。
两个无敌之人的对决,很乏味。
马克意识到这一点后,彻底豁出去,他竟任由那道矛,贯穿了自己。
典狱长试图进攻的脚步,忽然间停住。
当周白榆投出那道矛的时候……
卡尔兰度很强,强到可以让魔皇级,让所有先行者都被领域游戏化。
天下无二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但他隐隐猜测到,莫非真让姜闲雾得手了?
但这个前提——是他现在必须活下来。
数十道分身靠近天下无二,天下无二将时停www.hetushu.com.com领域开到极限。
两个无敌之人的交手,没有任何可以描述的场面——
“看够了吗?我们可是正常玩家,遵纪守法的。”
“这些分身即便碰到我,也不会——”
马克展现的手段,让典狱长的注意力彻底落到了马克身上。
他以自己为饵,引诱卡尔兰度在分身触碰到自己的瞬间,将本体与分身呼唤。
同时,马克解释道:“复制是需要很长时间的,但这个领域里的游戏技能不一样。你应该注意到了,在游戏里,玩家学习技能,就是点一下就好了,和现实不一样。”
下一秒,分身消失,另一道分身出现在了天下无二身侧不远处。
周白榆很好奇,如果在百分百极向异化的环境里……
他只需要不断用分身靠近天下无二,营造出自己随时会转移本体,利用本体击杀天下无二的假象便好。
马克说道:“我的朋友,为什么要这么防备我呢?”
这一切,都源于卡尔兰度并没有封神。
异化对体能消耗很大,但游戏里有回复体能的血瓶。
“我同意召唤你。”
周白榆自身,也暴露在了典狱长面前。
马克虽然复制了很多逆天的手段,但都只能在游戏领域里施展。
换言之,卡尔兰度预判了天下无二的预判。
天下无二也看出来了:“真身可以随时和分身交换。”
典狱长束手无策,这让他非常不喜欢。
“这是怎么回事?”典狱长惊讶无比。
但某种意义来说,马克的背后,是一个真正的神——虚无与梦魇之神。
但即便如此……这道矛,还是难以命中典狱长,哪怕距离典狱长只有一公分的距离,典狱长也能够从容避开。
一切真如姜闲雾所言——典狱长和卡尔兰度互相影响,重创其中一个,都能对游戏造成破坏。
但无法影响沾染过王神气息的诸神秘宝。
【品级:绿。】
“但这需要你下达明确的指令,需要你同意召唤我。”
【电脑死机矛。】
这话让周白榆一阵后怕。
……
但卡尔兰度到底也只是第一次跟正统时空神传承者交手,他还不明白一个道理——永远永远不要小看一个“时间很多”的人。
但看着原本的怪物大军,被马克用典狱长的一个个能力解决……
一道又一道分身试图靠近天下无二,他们速度奇快无比。
这个时间一旦结束,天下无二就会再次变成“玩家”。
马克打了个响指,一道领域展开。
在典狱长终于展现够了自己的力量,不再搭理那些分身后,他目光锁定了周白榆本体。
虽然他无比忌惮马克,但现在必须承认,马克完美完成了任务。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