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差异点末日

作者:更从心
差异点末日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214章 全都要的正确表现方式

第214章 全都要的正确表现方式

弥黛尔和张郝韵完全没有料到是这个回答。
所以说,冷静,理智,善于算计,一定会让自己处在一个舒服的位置。
他很快和雪妖与和光同尘填好了资料,准备外出探险。
“同时——”
张郝韵呢,是一个非常容易自我反省的人。
“选?选什么?”
白灵看向自己的“小爸爸”,眼里闪过一丝欣赏。
弥黛尔原本都露出胜利的笑容了,笑容忽然僵住。
比如他此刻忽然很想张开双臂,用一种海纳百川的姿态说道:“我周某人带妻,多多益善。”
周白榆说道:“弥黛尔,你说我利用你,骗你,但你何尝不是利用我呢?不投入感情就叫利用,后来你投入感情了,难不成,之前的利用就不叫利用了?”
出轨的丈夫最终拒绝了小三,选择回归家庭,夫妻就能完好如初?恐怕不是这么简单吧。
周白榆也不知道,类似的修罗一笑,会不会后面还有。
不过张郝韵也不会暴走,她只是很难过:“所以……你不爱我,你选择了她。”
“那是我最绝望的时候,也是他给了我人生的希望。”
和光同尘看着情绪有些欺负的张郝韵……忽然感觉到,姜闲雾在作死。
作死欲望忽然涌了上来。
所以当下局面——我全要,明面上说出来,必死无疑。
周白榆点头又摇头:“我欣赏你,喜欢你,尊重你,但跟男女之事无关,尤其是我想到这个世界面临毁灭,就更没有这些想法。”
可实际上真如此么?当真是全不要么?
尤其是来到先遣世界,发现周白榆经历的东西,其实远比自己经历的要残酷后,张郝韵甚至觉得……有些歉疚没有帮上忙。
周白榆猜测,这游戏和自己知道的那款惊惧黎明,绝对有很多不同的地方。
简直就像是有瘾一样。
同时,他给了两个女人一个新的起点。
周白榆开始缓缓说道:“郝韵,在现实世界里,遇到一个腐败种,我当然得多留意。”
白灵不是周白榆的https://www.hetushu.com.com亲生女儿,但绝对比亲女儿还要懂他。
“还有啊,你小心一点,外面应该很危险的吧?”
被父母家暴了那么多年,她第一反应,不是父母错了,而是他们为什么不爱自己,是自己哪里做得不好么?
“当时那个情况下,我要活下来,当然得委身于你。”
倒是白灵,若有所思。
她指向弥黛尔。
大脑似乎强制自己想一些其他的方式。他压住了多多益善的点子,又会想到“你们都是我的翅膀”这种作死名台词。
最后他看向张郝韵,深吸一口气,脸上的表情忽然一变,这种极度压抑,气氛紧张,剑拔弩张的时刻……
那答案很简单,只有明面上作死,实际上向死而生的“我全不要”。
以及,爱情都没有开始,就更谈不上背叛和不忠诚。
“你和郝运,如果遇到了危险,我愿意豁出性命来守护你们。这不是在跟你们谦虚。”
说这句话的时候,周白榆看了一眼张郝韵,也看了一眼白灵。
周白榆心说,还好这不是现实世界,是某人的游戏领域,不然后背的汗水,一定会暴露自己内心的心虚。
这表面上看,是在说,我全都不要,你们都不是我的选项。
“只是我后来寡断了。我应该跟你挑明我们的关系。”
周白榆转过身,看向弥黛尔:“我也不爱你,没有男女之事的那种感情。弥黛尔。”
在明着作死的情况下,这是周白榆能想到的,最作死,却又最有活路的解法。这才是真正的全都要。
的确,一切都如同白灵所分析的。
当然弥黛尔也一样,魔族竞技场里,周白榆作为一个人类,其实也是九死一生。
但白灵忽然想到,他真的是在拒绝吗?
“和你接触后,我发现你的过去一团糟,厄运是滋养腐败的土壤,你是腐败选中的人。”
不管是白灵还是张郝韵,周白榆拯救她们的时候,都是真的在搏命。
可张郝韵的和图书表情,却忽然缓和了一点。
是啊,他已经豁出性命来救自己了,自己是被拯救的一方,并不是拯救他的一方,自己现在就要求他喜欢我……是不是太早了。
众人也都惊了,总觉得,你好歹选一个,也只是得罪一个啊,你俩个都得罪??
白灵这个问题,实际上很有战略性,算是要把一个竞争者逼退,同时在留下的那个人心里也留下疙瘩。
不忠诚这件事,她会记一辈子。
但她没想到的是,姜闲雾会选择“都不要”。
“你有理由去厌恶这个世界,可我也有理由拯救你。”
不过周白榆的思维速度很快。在作死欲望强烈的过程里,那仅剩不多的理智,还是让他分析起了“作死”buff的效果。
仅有的理智,让周白榆在一瞬间想到了一个解决方案。
可忽然,张郝韵点点头:“耽误你时间了,你们是不是要外出……快些吧,我们不该在这种事情上浪费太多时间的。这里……你放心,我会听安排的。”
其次,强调当时的原因,表达自己是发自真心对你们好,但发自真心不想谈恋爱。
“我认可你,想要救赎你,既是出于功利,也是出于正义。”
“目前来看,我如果本着平息事态,安慰她们的态度来思考,就会大脑一片混乱……”
所有人都以为,周白榆在作死,两个都拒绝,这不是血亏吗?
“这条道路你走的是很辛苦,可向死而生,又哪里会有容易的?”
紧张的气氛,不知何时已经散了。
周围的人一愣,康斯坦丁兴奋不已,周莫非打算“全都要”?
“是时候展现真正的技术了。”
“你以为不按照我说的做,你能混到今天的地步么?”
但姜闲雾是对人性把握的很好。
弥黛尔已经开始妖娆起来。瞬间点醒了张郝韵。
她看出来了,姜闲雾和爸爸不一样,爸爸是科学家,是智商很高。
现在好了,两个问题都解决了,小男人不属于任何人,自然谈不上分享。
m.hetushu.com.com周白榆看向张郝韵,脸上的笑容越发放肆。
“白魔女就在你面前,你可以问问她,在末世里,活下来需要多少实力。”
是那种大到某些想法一说出口,可能就会被几个女人送去二次元的程度。
当然,眼下是解决了一个坑,但好像又挖了一个更大的坑。
这是什么展开?血流成河呢?
“基地内里,是我负责,你们两个,会配合我的吧?我只是希望姜闲雾能够在这次征召里活下来,我可不希望他将精力分散到其他事情上。”
可张郝韵和弥黛尔真的会下手么?
这会儿她非常主动的解释,让两个女人对姜闲雾更有好感。
“利用这个词不太好,以我们现在的关系来说,倒不如说是合作。”
周白榆绝对没想到,自己的一番操作,被白灵看得透透的。
原本乌信以为,这就是惊雷炸裂,血流成河的前兆了……
但姜闲雾可不这么想:“我觉得我救下你,安顿你,将你从虫茧和过往的痛苦中拉出来,是一件值得骄傲的事情。”
弥黛尔已经有了觉醒为女皇的潜质。
只不过他当时开了挂。
“艹,这就是作死欲望么?太搞我了吧?”
最后,表达我会继续对你们好,但不谈恋爱,可以后也许会谈。
白灵说道:“我解释一下吧,其实我不是姜闲雾和谁生的女儿,只是因为当时,他穿着我爸爸的衣服,来救了我。”
不过当事人可就难办了。
周白榆竟然笑了起来。乌信看到了都捏了一把冷汗,修罗一笑生死难料,你这自己倒笑起来了?
“我是石头,恰好你俩是布,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弥黛尔不愿意和其他人分享自己的小男人。
游戏难度可能超乎寻常的大。
“帐不是这么算的吧?”
“你活着的意义,比死了大。”
“后来我们之间见面一直很少,但魔族竞技场的一夜交谈,让我觉得我们可以交心,是真正的跨越种族的朋友。”
这才是最关键的——
女人永远https://m.hetushu.com.com是记仇的。
“这样的人……不该堕落为一个摧毁世界的怪物。”
当然,面对周白榆,白灵这些手段,也不是要害周白榆,只是一种竞争。
他还能继续分析情况,但脑海里蹦出来的解决方式,都是朝着让事情恶化的态势去的。
而如今,自己担心的问题不再是问题了。
周白榆看着白灵,欲言又止。看了一眼弥黛尔,止言又欲。
所以不能全都要,不能选择一个,拒绝另一个。
她仔细想想,一个生活在父母恩爱家庭里的阳光大男孩,自己似乎也没也付出什么……他凭什么就喜欢我呢?
在这番话后,弥黛尔撩了撩银发:“原来是我自作多情了啊,但你说的,愿意为我豁出性命这句话,这么多人见证,小男人,可别食言哦。”
“你们可以同时追求我,等到战事结束,根据你们表现,我再选一个谈恋爱好了。”
弥黛尔很高傲,张郝韵则很忠诚。
“被蕾娜排挤,甚至带领族人脱离魔族,建立自己的势力,你以为凭借魅魔的战斗力,可以活下来?”
“我也希望可以有为对方豁出性命的交情。”
要智谋有智谋,要手段有手段,要战斗力有战斗力……甚至,要绿茶也能绿茶。
“我会继续对你们很好,你们和其他人不一样,对我来说很特殊,但我没有认为我爱着谁。也许将来会,但现在不会。”
但这也只是表面上的,她其实是更想在姜闲雾面前留下好感。
周白榆顿了顿,脸上笑容收敛几分,越发平静地说道:“郝韵,我是相信这个世界有神迹的,那个情况就是这样,我要救下你,因为的你价值很高。”
周白榆说完了,站在两人中间,真就做出一副杀我请随意的姿态。
周白榆能明显感觉到,内心深处,忽然闪现出了很多“大胆”的想法。
这个时候,周白榆发现,自己如果去思考那些正确的解释,试图平息这次灾难……根本不行。
这句话有点伤人,甄世都皱起了眉头。
如今这种hetushu•com•com情况,张郝韵又旧症复发。
张郝韵呢,也绝对不接受“与人分享”。
但拒绝一个,选择另一个呢?
“但我应该朝着明面上作死,实际效果或许是置之死地而后生的方式来思考……”
这样两个人,谁都不接受共享。
张郝韵则在意的是,周白榆不能对爱情不忠诚。
乌信心说,姜闲雾这是想不开,打算自爆?
他们已经耽误了好一会儿,现在必须得抓紧时间了。
“因为你根本没有见过世界那好的一面。有人对你好一点,你就掏心掏肺对他好。说明内心深处,你也渴望得到善意回应。”
此刻竟然有一种豁然明朗的感觉。
白灵的记忆力很好,逐字逐句分析了周白榆的每一句话。
“但他到底不是我真正的爸爸,我们自那以后,今天算是第一次碰面。”
既然姜闲雾已经化解危机,那么白灵就不需要再把蛊楼里那点事藏着。
这是在游戏世界里,张郝韵现在也被封印着,无法暴走。
发现过程如下——首先,我为什么对你们好。
他说话的时候,直勾勾的盯着张郝韵。
他并没有脚踏两只船,他只是照顾我感受,没有挑明关系。
甄世愣住。和光同尘愣住。康斯坦丁也愣住。
但他其实也有自己的底牌。
“这个buff出现,我就必须针对当下事件,有一次‘作死’的行为,才能消解这个buff。”
甚至,弥黛尔是想过,姜闲雾会不会说“为什么不能都要”这种论调。
然后摆出一副我真的可以为你豁出性命,你们如果气氛,可以杀了我解恨的姿态。
“所以双赢的事情,谈不上利用吧?我也有真心实意对你好。”
康斯坦丁看着白灵,要不是怕白灵把自己秒杀了,他肯定要警告郝韵——警惕小白。
“这话是不是很伤人,所以我一直没有说出来,可是……这有什么不能说呢?”
“但,跟感情没有关系。这次的危机,和我的寡断有关。但你知道,有时候人吧,很害怕把关系挑明了,破坏了当前的美好。”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