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差异点末日

作者:更从心
差异点末日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208章 0.9个灾难

第208章 0.9个灾难

不过,柯重业不管那么多,你帮了我,你就是我的朋友。
罗亚多这一拳,几乎和上一拳一样,要正面摧毁柯重业。
班德尔与帕卢斯,也暴露在了三名先行者的眼中。
二人甚至不敢反抗。
但柯重业做的,只是往前走了一步,就像是一个想要逃离地府的人,却偏偏往鬼门关的方向,更进一步。
他还是那副平静的神情:“认认真真观看,鸭先知,虽然窥视者是每个队伍都需要的,但所有传奇先行者里,还没有窥视者。”
“趁着我还有一点体力,赶紧将厄运之源找出来吧。”
他原以为,眼前这个龙夏男人,大概就是自己命中注定要摧毁的人……
班德尔的领域能够伪装在环境里,无法被发觉,但需要一个罗亚多这样的吸引注意力的人。
很快,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
大地,还在震颤。
历史仿佛复刻,又一次,鸭先知害怕的不敢去看那个血腥的场面。
这是他的最后一个念头。
“万神历里记载的那场屈辱的对决……已经成为无法更改的历史。”
毕竟除了不久前那一次交锋,柯重业都是单方面挨打。
当你拥有命格破釜沉舟的时候,你要第一时间代入自己深陷于某个绝境之刻。
所以这场胜利,理所当然。
观沧海的手,早已经停住。
这场战斗,是有观沧海的功劳的。
苍白的骨头上,披盖着一层罗亚多无法理解的“壳”。
另一个则刚刚脱离“濒死”状态,强大的生命恢复力,让柯重业在身体本该被蛮力破碎的情况下,愣是恢复到了具备一定战斗力的程度。
视觉上,观沧海等人看到的这一幕,是极为震撼的。
但命运之力,能不能改变一个人的命运,还得看这个人自带的命数。
这是毁灭的力量。
但截天士的身上,已经有了毁灭的气息。
厄运源头帕卢斯,偷窥之人班德尔,二人全部被柯重业击杀。
只有罗亚多内心,掀起了惊涛骇浪。
但看着远处的山石崩塌,看着大地厚厚的土壤滑坡般塌毁,裸|露出某种罗亚多都未能摧毁的真正的www.hetushu.com.com坚硬之物后……
灰暗的气息,像是一头饥饿的猛虎,柯重业的血肉被螺旋的气流刮干净,但下一刻,却仿佛覆盖上了一层灰暗的铠甲!
简单来说,暴风义的成员全是粗鄙的武夫,而井棋会全员都是卑鄙的演技派。
这一切,远比众人想象中的要简单很多。
以柯重业三阶截天士的能力来说,调动毁灭之力,其实是很困难的。
眼下的罗亚多与柯重业,一个断掉了手臂,不,确切来说,是碎掉了手臂。
他原以为,对手不会这么蠢,不会狂妄到正面对抗自己。
这一点只有周白榆和他现实里的朋友知道,柯重业等人是第一次接触污染者。
据说井棋会内部成员,要进入井棋会,都会和观沧海私下进行一些对话,确认其“表演”能力。
很快,观沧海便看到了命运之线的变化:“命运影响很多细节,这些细节导致了某个强大生物,汇聚了雷云,还好……”
胜者,截天士,柯重业。
但或许是他此刻的气势太盛了,或许是他此时力量集中在一处,有着无所不能的掌控感!
屹立着乱石的土地极为坚硬,却依旧被罗亚多的铁拳轰碎。
忽然遇到一个能够伤到自己的,这的确让罗亚多意外不已。
班德尔发出一堆众人听不懂的语言,神色惊慌,似乎是求饶。
井棋会会长观沧海,是所有传奇先行者里,最不显山漏水的。
这一拳不仅仅是力量强大,更是具备特殊属性“穿透性”。
万神殿天罚组,顶尖魔王级强者污染种,与先行者暴风义公会会长柯重业之间的对决……至此画上句号。
也许将来这个男人真的会遇到宿敌,但显然……不是自己。
挪移肌肉,让罗亚多爆炸性的力量,不再是均匀分布,而是在即将到来的最后一击里,将所有的力量,聚焦在一处。
龙夏也是“腐败大一统”的最后一块拼图,这也意味着,这个区域的各种生物,实力都是偏弱的。
补到对方全身稀巴烂为止。
罗亚多有种感觉,这个在龙夏和*图*书之地碰到的家伙……
没有了罗亚多的拳劲后,大地却震撼的更为强烈,这让观沧海心里感觉不妙。
就好比一座四四方方的城市,原本是平铺在地面上。
没有强大的拳风碰撞,然后劲风激射的场面……
观沧海无法想象,一座海岛被折叠起来是因为什么。
看到这里,鸭先知慌乱惊恐的表情,才慢慢地有了缓和。
龙夏的腐败程度不高,魔族,腐败种,没有几个达到魔皇级。
尤其在看到柯重业时,身上涌现出的战意,更是让他感觉,这是一场天定的战斗。
但不管是挨了上百拳的柯重业,还是不断以重拳炮轰地面的罗亚多,都感受到了坑洞底部,那比坑洞还要坚硬的东西。
随即感受到了雷云的低吼,二人没有寒暄。
“难不成……万神历上的事情,要上演在我身上了吗?”
“谢谢你。”
可他也很清楚,罗亚多的力量,过于蛮横。自己头一次遇到单纯堆叠力量,能够堆叠到这种程度的对手。
原本他的身体如同魁梧的巨人,但现在已经和柯重业一般高大。
巨大的棋盘表面,不再平整光滑,而是有折叠起来的趋势。
比起波澜壮阔夺人眼球的战士之间的对决,辅助者的辅助,就显得朴实无华,甚至有些隐匿的意味。
而这一切,必然是观沧海的功劳。
罗亚多甚至感受不到任何触碰感,可诡异的一幕发生。
只有在“肌肉”与“力量”双神胎上,都具备造诣的高阶信徒,才能够施展这样的一击。
这场力量与毁灭的对决,迎来最后一次交锋!
随着观沧海和柯重业的努力,海岛一切生灵的大厄运,终于被化解。
“那个生物最终没有降下天罚。”
是为破甲一拳。
“你自己的命大而已,我只是提供了一点辅助。”
柯重业做不到后者,但至少可以做到毁灭罗亚多。
但由于“厄运核弹”帕卢斯的厄运辐射,也导致每个人虽然不会经历毁灭的死劫,却注定要经历一劫。
这会让他身体的其他机能大打折扣。
是的,表演,并非纯粹的“智力hetushu.com•com”。
只是剩下的那只手臂,不再像是人类的手臂,更像是钻地机的钻头一样。
看这柯重业软绵无力,却死战不退的步伐,罗亚多本该觉得警惕。
二人相视一笑,不再多言感谢。
在罗亚多对着柯重业狂轰滥炸的时候,观沧海靠着种命师的能力将两个命格种在了罗亚多身上。
观沧海稳住摇晃的身形,大声说道:“莫非这座岛……是活的?”
当罗亚多彻底进入状态后,柯重业的架势也在同一时间摆好。
比如速度,防御。
一边的罗亚多在不断汇聚力量。另一边的柯重业则看起来颇为狼狈。
“能力且不说,心性你也还有得练,不要小看我们,尤其是——不要小看柯重业。”
但柯重业很清楚,罗亚多这样的人,最后鲁莽的选择“正面摧毁”自己,一定是某一方面的好胜心,被放大了。
柯重业问道:“是什么?”
这一刻,罗亚多和柯重业,脑海里都涌现出了同样的一个念头。
虽然不知道神格烙印的事情,但柯重业这身为配角的人,却有一个顶好的好习惯——面对腐败种一定要补刀。
“但,雷云没有消散,很可能,我们还会面临一个构不成天罚,但绝对很倒霉的灾难。”
是“力量”所渴求的终点。
这样的演技,观沧海认为是一种天赋,是因果与命运之神一脉的人,最该追求的东西。
他们都担心,天劫一旦形成,雷云会摧毁岛上所有的人。
而柯重业也打算继续这么做。
你都能够发挥命格的力量。
命格,功败垂成。
你的观众就是你自己,你要让自己置身在你所表演的命运里,那么不管你制造出什么样的命格……
强大的毁灭之力,就像是某天赋序列里的破坏神一样,不讲道理,不管罗亚多肌肉如何夸张,力量如何蛮横,甚至不管横亘在面前的是时间还是空间……
观沧海说道:“要你的表演,欺骗你的命格,你才有资格成为我的人。”
哪里失败,就在哪里爬起来!
所谓表演,便是代入的艺术。
这也使得那种“污染种虽然死hetushu.com.com了但污染还在继续”的情况,没有发生。
人类那弱小的拳头,尚未碰到强大的螺旋钻头,便已经快被摧毁。
都全部毁灭。
谁也不知道,观沧海到底是个什么人设,他生活中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他的双眼满是杀意,身上的青筋暴涨。感受到了罗亚多恐怖的变化后,柯重业停住了一瘸一拐的脚步。
“但我会我这一脉的新神信徒们,创造一个荣耀的未来!”
但交战的二人,也都只是注意到了这一点,他们并没有真正去思考原因。
狂暴的拳劲,让柯重业的皮肤仿佛被风形成的刀刃刮开,血雾破出,苍白的指骨露出。
所以当目标现身的一刻,观沧海说道:“能继续打的话,那就一个不留。全杀了。”
是力量与肌肉之神,终其一生,哪怕到了诸神之战,被杀为规则的那一刻,也没有领悟的力量!
战斗结束。
“只有一次机会。”
海岛边缘……卷了起来。
恐怖的人肉钻头以肉眼难辨的速度旋转,螺旋突刺的拳劲,让周围的气流也有了蜿蜒螺旋的轨迹!
人肉钻头一般的拳头,让鸭先知看了都害怕:“这个怪物现在……身上都是弱点了,但是……但是……他的拳头太可怕了吧,那些肌肉开始转动了,人体居然可以如同机械一样运转!”
他没有在意本该有畏惧的柯重业,没有想过,柯重业为何还是那般表情,没有变化。
岛的底部,不是海水,而是某种极为坚硬……坚硬到连罗亚多的重拳都无法破开的物质。
这座海岛无比巨大,海上怪石林立,当巨大的海岛被卷起来的一刻……
眼前的这个男人,可以走得比自己更远。
这个自己第一次遇到的力量与毁灭之神的传承者,也许就是如今这一系传承者里,最强的那个。
也断定,柯重业一定是那个自己命中要去摧毁的存在。
但忽然间这座城市边缘,就像被掀起来的桌布一样……
但好在,刚才的罗亚多,被柯重业彻底毁灭,算是挫骨扬灰,所以也没有留下什么隐患。
没有任何的触碰感,但就是碰到的一瞬间,罗www.hetushu.com•com亚多的螺旋肌肉臂,便被彻底毁灭。
反倒是观沧海,长舒一口气,脸上的神情倒不似之前那么平静了。
击杀污染者,需要挖出对方的神格烙印。
但最后这一刻,罗亚多意识到,自己不是那个人。
命格,骄兵必败。
比如你制造了一个命格,破釜沉舟,但眼下的局势你占优,那么你的命格便不会有任何效果。
能够正面打败罗亚多这种天罚组高手的人,让班德尔和帕卢斯都胆战心惊恐惧不已。
他那卷动天地的一拳,直勾勾朝着柯重业的拳头砸去!
但罗亚多的拳头,却仿佛被某种肌肤色的武装覆盖住。
肌肉与力量之神,次级神胎“肌肉”,不仅仅是渴求力量,更是对力量的控制。
天罚,到底是没有降临。
地面上坑坑洼洼,坑洞很多,但似乎每一个坑洞都不会很深。
随着罗亚多死去,天目者鸭先知,很快看破了领域。
随后,他意识到了,这不是自己一个人在战斗。
新神旧神的理念之争,或许将会在自己手上,得到新的答案。
把自己都骗过去那种,就像那些演技精湛的人,明明知道是戏,但演完之后,还是会深深陷入某种压抑里,有人甚至付出了生命。
如果罗亚多的命,就是比柯重业硬很多,那么观沧海也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
大地的震撼越来越强烈。
这是绝对的毁灭。
可柯重业不给任何机会。
一座岛如果折叠起来,边缘的人便会被重力推向低处,这会极大幅度加快所有人的汇聚。
作为他这样的万神殿天罚组高手,应该会对反常的事情,做出判断。
但有一点,能够成为传奇先行者的,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井棋会很神秘,观沧海也神秘,至少,柯重业明白一点,这个人八百个心眼子……
观沧海忽然看了看脚下。
没有任何拳与拳对撞的质感。
厄运之源,藏在班德尔的领域里。
身上的肌肉忽然间开始扭曲蠕动,肌肉怪人罗亚多的身体在不断缩小。
但你可以演。
他应对的方式很简单,还是只有一拳。
如果是周白榆,一定会探究一下原因。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