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差异点末日

作者:更从心
差异点末日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196章 桃花劫推动者

第196章 桃花劫推动者

那会是谁呢?
“你有什么建议吗?”和光同尘问道。
很快卡尔兰度便将周围十几里的各个活物标出来,并且按照强弱,身上的宝贝,分为了不同的狩猎优先级。
“谁特么在末日谈恋爱啊。”
和光同尘小声说道。
“我们现在干什么?就是污染这里么?”
血魔魔皇绝对想不到,他的头上已经浮现出了一个大大的感叹号。
柯重业眼里兴奋,仿佛有了火光。
“那我开始了。就以这个位置开始扩散么?”
海岛正南方星位。
但他浑身涂满了各种白色的巫族图案。
当年的噩梦之桥,观沧海便是将各种烂命,衰命,凶命,全部种在了对手身上,导致魔族出现了很多突发状况。
魅魔一族的战斗力很弱,但感知并不弱。
凌寒酥也不解地看着乌信。
而乌信问道:“南方应该是朝着靠近海岸的地方,我们不选择深入海岛么?”
“但这座岛也暗示着,会有多次变革,有兵帅异位的可能性。很有趣,假如我们能活着的话,说不定,会见到传说中的以下克上,以弱胜强。”
不过和光同尘认为雪妖已经做得足够好。
乌信其实也怀疑自己看错了,毕竟命势这种东西,一般都是看个大概。
“好眼熟啊……”雪妖说道。
之所以如此,是帕卢斯信奉的,是衰颓与厄运之神。
“等。”
血魔魔皇,成为了卡尔兰度的第一个目标。
血魔魔皇根本不清楚,自己的背后,有一个无法察觉到气息的强大存在,正在高速接近。
话音进入乌信等人的耳中,下一秒,他们的视线里,也浮现出一道美丽的身影。
不对……雪妖压根没有谈恋爱。
按理说,不该毫无思考能力才对。
柯重业说道:“老观啊,你说我们现在到底要做什么?”
海岛,棋盘位置的话,算是在西南角的星位处。
在二人身后,则是另外一个充当观察者角色,长得贼眉鼠眼,头上生疮,加上倒三角一样的眼睛,看着格外猥琐。
和光同尘说道:“既然气运和智慧都无法给出我们明确的选择,那就相信直觉好了。”
班德尔奸笑道:“拷打出的情报也是情报。我们应该是接到和*图*书了一次异样的征召,说不定是把我们和净行者,还有极少接触到的先行者放在了一个地方。”
一个浑身都是白色纹身的黑人,对着一个肌肉比漫画人物还夸张的黑人说道:“罗亚多,神殿里只有我们三个吗?”
但如果往上一层划分,倒也可以算是同一个部门。
“没,没有……抱歉。”
和光同尘其实有些纳闷,雪妖也接到过不少征召,周白榆和雪妖的合作,也就一次,后面的征召,都是雪妖自己,或者雪妖和其他人度过的。
乌信,和光同尘,雪妖,都调整气息,盯着周遭,想要看到底是谁靠近。
乌信明显感觉到,自己一行人的气息瞬间被隔断,仿佛进入了异次元世界。
和光同尘,绝对是一个极其可怕的刺客。
只不过和乌信不一样,观沧海走的不是命行者的道路,而是聚命者,命引师,种命师这条路子。
卡尔兰度设置着追踪程序,很快,他的身体开始以超高速的姿态移动。
既然有窥视者,那自然得多询问一下窥视者的建议。
“啥也不做?”
恰好这个时候雪妖惊呼出声:“我想起来了……她好像是,悬尸医院里,姜大哥遇到的那个!”
假如一个人运气好到次次都能运气通关,次次都能有大腿,她干嘛要动脑子呢?
……
乌信和观沧海之间到底是有差距的。
“有人来了。实力一般,不像是人类。”
“这座岛上,藏着气运逆天之人,是我们绝对招惹不起的,那是会吞噬他人气运来壮大自己的存在。”
……
加上凌寒酥的运气辅助,和光同尘觉得就得赌。
暗夜领域虽然可以让人隐藏气息,但如果领域内的人,情绪反应比较大,也会导致领域有轻微波动。
罗亚多信奉的,这是肌肉与力量之神。
帕卢斯倒还好,虽然瘦弱,但也是正常人身材。
“这样的机会不可错过不是么?”
“能打过?”
“窃听到了从来没有见过的家伙,龙夏语啊,嘿嘿嘿。”
强如他这样的三阶截天士,也不见得能在这座岛讨得了好。
万神殿二队第三人说道。
想不通便不去想,乌信,雪妖,和光同尘,三人hetushu.com.com快速朝着南方前进。
跟性格火爆的柯重业,其实完全相反,但组队却异常的搭。
“你打得过魔王级,但如何打得过十个百个魔王级?这座岛的恐怖,远超我们想象。”
罗亚多则像是一堆爆炸般的肌肉里长了个人一样。
和光同尘?
“但没有魔族之后,我也不认为先行者的使命就完结了。”
……
万神殿第二队,通过窃听与偷窥之神信徒的力量,已然锁定了先行者第二队。
乌信看过不少美女,但这神秘女人出现在他眼前时,他还是狠狠被惊艳到了。
“会长……我观测了一下,很抱歉,我的窥视好像只会告诉我这些东西的成分。”
这也算是被征召的万神殿堕落信徒里,极为强大的力量,虽然比不上卡尔兰度那种怪物,但在净行者们眼里,也是异常强大的。
“不过咱俩倒是还好,面对强敌或有自保的力量,老鸭子,你怕不?”
乌信询问和光同尘。
观沧海也不知道后面到底会遭遇什么,他带着队伍朝着一处隐秘处前去。
他瞬间拔刀,但却没有拔刀出鞘的铿锵之声。
乌信内心感慨:“这就是暗夜与隐匿之神的力量么?真厉害……”
“一直以来,我都在想,那些劳什子诸神解决不了的问题到底是什么?就是那群魔族?”
“我当然害怕,我认为,你有战意是好事,但勇气不等于鲁莽。”
但井棋会的观沧海,也能够根据周围的环境,以及自己的职业,推断出一些事情。
但外界的声音,却可以进入领域内部。
“虽然我打不过那群魔族,但也只是暂时打不过,我知道将来有一天我绝对可以将他们的脑袋踩在脚底下,狠狠爆出一股浆汁。”
柯重业皱起眉头:“你他娘的,说了这么多,不还是等于啥也没说,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因为他看到了尾巴。
柯重业分析着观沧海的话,倒也没错。
和光同尘到底还是低估了“一发入魂”的强大。
在诸多任务目标里,血魔是奖励最丰厚的那个。
和光同尘和雪妖的反应,却又和乌信不一样。
三人便是高级组员。
这种超快的速度,在这般错乱和-图-书的石林迷宫里,能够避开每一块巨石,需要的是神一般的强大反应。
这确实是欧皇队。
观沧海说道:“变革之命,虽然我钻研的是凶命种命一道,但是我对观察命运走向,不比命行者一脉差。”
……
比起战意盎然的柯重业,鸭先知就理智多了,思考着怎么才能度过这次征召。
和光同尘也点点头,他在看到魅魔的瞬间,没有感知到杀意,而且直觉告诉他,最好不要杀人。
卡尔兰度决定将自己制作的这个游戏,命名为狮子行动。
“观察整座岛的命势走向,让我看到了一些很有趣的事情。”
“主教们可是非常希望能够搜集到龙夏情报的。”罗亚多对着帕卢斯已经队伍第三人班德尔说道。
这是极强的侦查技能。
作为窥视者,在这种不知道规则的地方,承担的任务,就是找到规则。
虽然姜闲雾有着外挂,可以知道游戏的部分规则。
“暂时不,弄不清规则之前,我想先寻找一下其他队伍,没准我们会遇到姜闲雾。”
雪妖看着怪石,有些不知所措。
不过三人大概只走了二十来分钟,和光同尘猛然间警惕起来。
这种直觉,大概就是天选之人的标配吧。
他的身体,必然会在停下的一刻,抵达目标所在附近。
“但这些怪石,只知道成分,坚硬度,却没有其他信息。”
“别卖关子了,快他妈说,我现在都不知道干嘛。”柯重业嘟嚷着。
处在棋盘南方星位的和光同尘,如果一路向南走,那么的确会遇到南方边缘的周白榆小队。
但值得一提的是,卡尔兰度甚至闭上了双眼。
相反,和光同尘一拔刀,一道黑暗的气息扩散开来。
他们因果与命运之神一脉的先行者,能掐会算,但都是一个模糊的未来。
最强者之间的狩猎已然开始。
当然,观沧海还有有一个很明显的优点,沉稳,冷静,以及平和。
“这种雾似乎是某种特殊生物呼出的气体,可以屏蔽一定感知。”
算了吧,这人打心底远离恋爱,一心只想拯救世界,女人只会影响他拔出腐败种必须死的速度。
许是雪妖忽然激动了一下,声音有些大。
假如周白榆没有朝和*图*书其他地方走。
下一秒,一头银发的魅魔贵族——弥黛尔皱起眉头:“是谁在那里?”
帕卢斯皮肤黑的出奇,是那种在煤堆里闭上眼睛就能完美伪装的肤色。
是少有的“debuff”赋予者。
柯重业与观沧海,未来之门的鸭先知,即将遭遇一场战斗。
罗亚多身上夸张的肌肉耸动,这些肌肉甚至散发出钻石般的光泽,他眉头一挑:“帕卢斯,你可以这么做,虽然有同类气息,但其他万神殿的人,毕竟有万神的眷顾,对万神殿其他污染有一定免疫力。”
这话是对雪妖说的,雪妖想了想,看向南方,似乎没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便点了点头。
观沧海淡淡吐出一个等字,随后说道:“天时不济,就只有默默等待,千万不可躁动。老柯,收敛你的性子,咱们现在最好是将自己的气息完全隐藏起来,等待一个机会到来。”
在卡尔兰度的小地图里,随着卡尔兰度的各种外挂不断加载——
而在观沧海小队不远的地方,万神殿的另一处势力,也在审视着海岛。
他与雪妖乌信,反而都进入了一种静止状态。
只是这种惊艳很快就消失了。
“肯定不止。我已经嗅到了其他神殿之人的气味。这座岛……会被重度污染的。”
“找到先行者。”
自动寻路这个系统,让卡尔兰度甚至不需要观察周围的路况。
凌寒酥长得不差,人其实本质上也不笨,但脑子这种东西,基本上就是不用的话,就会处于一种迟缓状态。
视觉,听觉,触觉,嗅觉——这些常规的探测方式,都无法寻找到他们。
“或许不能,即便能,也得要了我们半条命的那种。”
海岛之上,却还有许多实力强大,但并没有触及到这个世界顶端的强者。
观沧海可以说,是几个传奇先行者里,最善于分析的。
和光同尘只能看向乌信。
“真要是这样那可太有趣了!”
这要是谈恋爱了,跟一堆男人住在一个房子里,他男朋友也不乐意啊。
可这一次,他感觉是一种很强烈的桃花劫的命数。只是没有落在自己身上。
作为命行者,乌信说道:“和光会长,这地方的运势我看不清,太乱了,很https://m.hetushu•com•com多人命运线交汇,就像无数根耳机线缠在一起。”
观沧海,井棋会会长,所有传奇先行者里,最低调的那个,他是因果与命运之神的传承者。
在这一点上,和光同尘发现,周白榆其实远比窥视者要优秀。
和光同尘说着,就朝着南方前去。
乌信看了看:“似乎没有威胁……但命势走向,好像,嘶,真他妈怪,好像是某个亲近之人的桃花劫,真奇怪啊。”
和光同尘皱起眉头。
这让和光同尘忽然觉得,乌信的能力是不是时高时低的。
这种征召里,这种生存系征召,且岛上遍布各种魔物与怪物的地方,居然能看到桃花劫?
“大人,我们现在要怎么做?”
在这场游戏里,地图上到处都是魔王级的小兔子,而他是那个可以随意击杀它们的狮子。
观沧海略作停顿,说道:“我们先行者,可能会遇到真正的宿敌。也许是比我们已知的,龙夏国的那些魔族更强的存在。”
帕卢斯很瘦弱,与罗亚多这种肌肉狂站在一起,视觉效果上,看起来像是两个不同的物种。
每个组有十二名高级组员,一名组长。
三人来自万神殿的三个不同部门,负责杀戮的天罚组,负责搜集情报的天眼组,以及负责传播神示的天启组。
在暗夜领域里,他的声音无法传出去领域之外。
这位来头也不小,信奉的是窃听与偷窥之神。
“是魅魔啊!是九大魔族里实力最弱的一支,我们运气不错,这魅魔的到来并没有让我们面临大凶之兆,要不要杀了它们?”
队伍里的第三人,未来之门的天目者鸭先知,虽然是真正意义上的观察者,但他也毫不怀疑观沧海的话。
“哦,虽然知道这座岛人不少,但没想到会有龙夏人,看来我们得去跟他们打个招呼。”
作为赌狗,和光同尘很快做出决定:“朝南方走,我认为南方有我们的机缘。你同意么?”
“不过你要是图热闹,也不用感到无聊,我们的气运表明……我们注定会遇到强大的存在。”
乌信想了想:雪妖的男朋友不是先行者吧?
观沧海作为传奇先行者,哪怕走的是种命一脉,也依旧比乌信更了解命势走向。
“那就污染他们吧。”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