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差异点末日

作者:更从心
差异点末日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184章 缝炎

第184章 缝炎

炙很显然……为自己的愚蠢付出了代价。
列车外的景象,依旧让人心驰神往。
“不要让人发现你的特殊。”
黄谬脑海深处的一些记忆也开始浮现。
魅魔由于接近人类的审美,基本上就住在人类的城市里。
缝身的本体,也和魔族强者炙相遇。
“老头子,我快忍受不住了。”
“要隐忍。”
其实这本身也是规则之一,在不断地引诱人打开车窗。
你能不能活着走出奇异列车,抵达终点站——列车长说了不算,得我姜闲雾说了才算。
面对纯粹的,烧毁一切的黑炎,也绝对不可能活下来。
黄谬渐渐学会了包装自己。
但很显然,下次进入列车,这个bug或许就被修复了。
这是很毛骨悚然的一幕。
面对来势汹汹的魔皇联手,缝身派出了“分身”大军。
所有缝身分身存在过的地方,都被黑色的火焰洗礼。
“二号缝身”坐镇临襄市南郊,吸引炎魔和血魔的主力,也吸引炎魔魔皇和血魔魔皇。
而炎魔一族所在的地方,这是将一切都化作了火海。
由于之前周白榆的那番话,让他改变了目的地,前往了命中注定要前往的地方——诸神藏书馆。
他仿佛曾经这么暗示过自己。
“对付这样的家伙,就得不留任何余地。”
黑色火焰的主人,不再是炎魔一族的精锐战力,而是变成了缝身。
炎魔魔皇不以为意:“宁可错杀,不可放过。”
“乖,忍忍吧,主人正在提升我们的抗性。”
“羡慕啊,我还是感觉很烫啊……”
黑炎灭世,缝身耗费无数分身,让分身被黑炎吞噬,却并没有选择反抗,就是为了营造出一种黑炎不可抵挡的假象。
“他的本体,想要逃离战场。”
早在这场大战降临前,临襄城内的魔族,就开始不断撤离。
这和血魔魔皇预测的一样。
他只是色眯眯的盯着车厢外看。
焚烧一切的黑色火焰,不断蔓延,开始朝着临襄城内扩散。
“它的分身,已经被焚hetushu.com.com烧殆尽,以前听说缝身一人成军,一个人便是浩瀚的军队,虽然确实如此,但都是乌合之众。”
当黑色的火焰包裹住缝身本体的时候,这个倔强的,疯狂的,畸形的怪物,终于不再伪装,以猎物的姿态,发起了反狩猎。
有些事情,装着装着,就变成真的了。
于是缝身的本体,看着就像是分身。
只是炙被缝身欺骗过去,以为自己面对的只是和前面一样的分身,以为自己能够轻易烧死眼前的分身。
而缝身的真正本体,则不断的分离,将原本缝合的那些精锐,不断拆解,从本体脱离,强行让本体到了正常人类的大小。
白灵看着远方无尽的黑暗在吞噬一切,心里也在默默计算,如果自己面对炎魔魔皇,到底有几分胜算。
但如果说是活物,面对炎魔魔皇焚烧一切的黑炎,它们又显得毫无反抗之力。
他的能力,甚至比当初魔族盛会里的炎魔还要强上几分。
比如自己可以依靠威慑力,让其他规则乘客不发难,但黄谬也不可以。
虽然本体和分身,都是缝身控制,但缝身的本体,有着更强大的生命力,以及更为绝对的缝合能力。
他弱于两个魔皇,但却没有弱到连计谋也无法补足的程度。
血魔感受着前方的气息,说道:“现在就剩下缝身的本体了。”
因为仅仅是炎魔魔皇一个人,就展现出了难以想象的实力。
这也让临襄市彼端的许多势力,都感受到了魔族皇者的恐怖。
想到了这一点,缝身便制定好了作战计划。
由此,便可以麻痹炎魔魔皇和血魔魔皇。
“要是抵达藏书馆后,这家伙依旧能保护我……或许,我倒是可以试着,跟他说说关于‘我们’的事情。”
那自己或许就是另一个列车长了。
所以此刻炙的身体里,有无数种声音在哀嚎。
“下次进入列车,我得有更多底牌才行。否则,就不要轻易召唤列车。”
可这一切https://www.hetushu.com.com只是似乎,黄谬并不会这么做。
装废物这件事,装太久了,就会真的变成废物。黄谬就是这样的例子。
所以周白榆想了想,自己假如哪天……和全列车的规则乘客都搞好了关系——
版本2.49。
这些触手和眼眸,代表着腐败的等级。
黑色的火焰凝聚成一个男人和女人的样子,如果周白榆在这里,就会看到男人和女人的样子……恰好是自己父母的样子。
但显然,现在的自己,也只能应付普通车厢的规则乘客,这列车的秘密,也远比自己想象中要多。
如果说是死物,那些触手偶尔会蠕动,那些眼眸而会眨眼,且为凝视它们的人类,传播腐败。
所有的声音戛然而止。就像是所有被缝合的意志,听到了身体真正主人的号令。
因为在之前震慑这些规则乘客的过程里,黄谬的表现很有限。
到底是火焰先吞噬缝身,还是缝身先缝合炎魔……
召唤列车,可以强行中断现阶段的征召。
炎魔魔皇的身体,显得极为巨大,整个人就是一团黑色的火焰,从黑火之中,能够看到隐隐浮现的金色眼眸,带着无上的威严。
这辆列车充满了谎言与诱惑,每个乘客都十分危险。
但黄谬没有回答周白榆的问题。
只有不再出众,只有不引起任何喧嚣,才能够活下来。
“要学会遗忘,只有在遇到真正愿意保护你的人的时候,才能将遗忘的一切,拾掇起来。”
让所有人都以为二号缝身就是缝身的本体。
声音交织在一起,像是乱哄哄的家庭会议。
“炎魔,缝合完毕!”
“爸爸,妈妈,为我骄傲吧!等我杀了那两个魔头,我们再继续快乐的日子啊!”
“要让世人都以为你是个废物。”
……
“他的势力的确阻碍了我们,但这点时间,不足以让他逃离我们的追杀。”
这也算是卡了个bug。
的确如此,正常时期的缝身,本体确实很巨大。
临襄城外hetushu.com.com,一处山坡之上,灭世的黑炎形成了一道防护罩。
那便是缝身的本体。
在炎魔魔皇与血魔魔皇搜寻缝身本体的过程里,其他炎魔也都在肆意的摧毁周围。
“你应该很清楚,这些年我们互相内斗算计,导致这些腐败种在我们眼皮底下发展起来。”
炎魔冷笑:“他逃不掉的,据说他缝合了无数人,导致身体巨大而臃肿。”
炎魔与血魔,都感觉远处巨大的血肉气息。
在所有分身不断被黑炎吞噬,焚烧成飞灰的时候……
连同着腐败特征,都被彻底焚烧为飞灰。
血魔魔皇与炎魔魔皇都在这里,血魔魔皇说道:“就连我的部下,也被你的黑炎给吞噬了不少,这笔帐该怎么算?”
也因此,让列车长刮目相看。
也能够感受到,这股气味的主人,在不断逃离战场。
“我好像没有那么热了。”
但召唤列车的代价,就是又得和不同的规则乘客打交道。
炎魔魔皇展现出的恐怖实力,似乎要让整个临襄城和周边,都变成黑色火海。
这也意味着,炎魔一族对火焰的抗性很高。
临襄城外。
全部都安静下来,不敢有任何违抗。
周白榆看向黄谬:“说起来,当初逃脱噩梦之桥的那些人,除了你,还有其他人吧?”
“要有缺陷。”
血魔倒也没有反驳。
自己只是一个魔王级的腐败种,对方可是两个魔皇级,就算再怎么重视自己,内心深处也一定是蔑视自己的。
黑色的火焰,成为了最好的包裹,让人无法看清缝身真正的身体。
这么一想,结合列车能够在三个世界穿梭这件事,周白榆忽然觉得这次交易很不错。
临襄城作为腐败之地,许多建筑外,都缠绕着黑色的触手,猩红的眼眸。
“虽然损失了很多,这个过程也很痛苦,但现在的我,已经可以对抗火焰了。”
这些声音孩童的,孩童父母的,以及老夫老妻的。
事实上,和周白榆相处久了,他已经渐渐回忆起了一些东西。
这场战斗——和_图_书并无悬念。
“要学会包装自己。”
“缝身,白魔女,这些名头越来越响亮。”
这些年缝身发展的所有势力,全部化作了飞灰,就是为了完成一场障眼法。
炎魔一族,天生就喜欢烧东西,所以它们的领地,和别的地方不同。
车窗外,是美丽的女性在不断敲打车窗,对黄谬发起邀请。
他和黄谬,卡在了一个不进不退的位置。导致他不用继续前往后面的车厢。
黄谬当然想过这个问题。
但只要底子还在,总归是能慢慢恢复过来的。
想明白这一点后,缝身开始动脑筋,以弱对强,需要的是智慧。
越是腐败的地方,这些仿佛某种巨大生物一部分触手与与眼眸,就越多,越巨大。
让这些分身被炎魔和血魔不断击败。
它能够嗅到远处巨大的血肉气味。
缝合炎魔。
距离抵达终点站——诸神藏书馆,还剩下最后一天。
作为炎魔一族的精锐战力,炙有着魔王级的水平。
自己的念力,能不能抵挡这灭世的黑炎?
夜魔生活在无光的梦境里,血魔的领地,则是由脏器堆积而成的腥臭的地狱。
周白榆发现,和这些规则乘客的好感度,才是你能够拒绝规则乘客的根本。
黄谬似乎随时可能色|欲上头,打开车厢。
虽然黄谬资质不错,倒也不是真正的天选二逼,起码能够和周白榆搭好戏,但本身,还是靠着周白榆的各种计算,才让规则乘客们安分下来。
“我只希望,缝身的本体,可以够我们俩消遣一阵子。”
于是缝身消耗了很多的“自我”,让无数分身,拼接成了一个巨大的“二号缝身”。
“缝身的势力,明明毫无抵抗之力,却还在不断阻击我们,想必就是为了给本体拖延时间。”
所有人都以为,缝身缝合了那么多人……本体一定是巨大的。
身为魔族的皇帝之一,血魔魔皇的感知能力很强大。
周白榆和黄谬坐在一处,小馒头坐在对面。
周白榆在观察黄谬,其实黄谬也在观察周白榆。
临襄城南郊,黑色和*图*书的火焰灼烧着大地,整个临襄城的温度都在不断升温。
黑炎笼罩的身体里,发出无数种哀嚎的声音。
血魔的魔皇甚至不需要出手。
只是黄谬也不确定,姜闲雾,到底值不值得信任。
黄谬这么想着,脸上,依旧是色眯眯的表情,盯着车窗外的女人,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黑炎毁灭一切,尘埃,肉体,腐败……
在不久之前,缝身便派出了分身,试图与血魔和炎魔作战。
这就是藏在炎魔一族基因里的东西——燃烧欲。
而巨大的分身,看着就像是本体。
“尤其是缝身。它缝合的怪物很多,能力繁多。”
这场讨伐缝身之战,似乎也将迎来最后的尾声。
炙,或者说缝身,看着自己的新身体,颇为满意。
“吵死了,大家都在忍耐,就你金贵?”
利用对方这样的心态,缝身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好在这几天里,一切都很安分。
但血魔的操控血液,和炎魔强大的火焰,很快让缝身感觉到了敌人的强大。
……
炎魔的强大,可以说是所有魔皇里,攻击力最强的。火焰是不会分敌我的。
但非常时期非常手段。
而具有强大缝合能力的真身本体,也同样伪装成了分身。
直到炙发出声音:“安静。”
周白榆摇了摇头,不再多说。
而如今,缝身感受着这能够被自己驾驭的黑炎,露出了扭曲疯狂的笑容。
……
“好热好热好热啊……爸爸我好热啊。”
“你和那些人,没有一点联系么?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从天而降来保护你们?”
是几乎除了炎魔一族本身,其他生物都无法靠近的地方。
……
脑海里的声音很熟悉,像是自己的声音。
他始终记得脑海里那个声音说的最重要的一句话——
如果不想办法对对方的能力产生抗性,那么即便自己有着强大的生命力,数不尽的异能……
或者说,地位比列车长还高。
它们仿佛活着,又仿佛是某种布景,某种死物。
比如自己可以拒绝小馒头的要求,但黄谬不可以。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