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差异点末日

作者:更从心
差异点末日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177章 不守规矩周白榆

第177章 不守规矩周白榆

“看来这场游戏,比我想象中要难。这个婴儿,基本上无法猜出它的身份。但随着发言越来越多,条件越来越细……它猜出我和黄谬的身份的概率会越来越高。”
黄谬原本还在想,过家家能有几个人?不就那么几个身份么?
【身份发放。】
“这婴儿一个字都吐不出,那不就等于……它一开始就要被淘汰?”
而黄谬和周白榆,加上小馒头,只有三人,怎么办?
众人就位后,乘务员二号的声音再次响起,开始为周白榆和黄谬,科普起了规则。
后妈,这俩字让周白榆意识到小馒头的成长环境可能有点复杂。
他意识到了问题的不简单。
这些人都不想和小孩子玩游戏。
爸爸妈妈孩子……
黄谬傻笑起来。
“接下来,就看过家家的规则是什么了。”
周白榆没想到,小男孩身上这么多技能。
同时,你需要根据别人的描述,猜测出别人是谁。
“这基本说明了,这几个怪谈,在参与小孩游戏的时候,能力都会有限制。”
“我要是没有想错的话,这是不是说明……管家勾搭了女主人……然后生下了一个孩子,同母异父?”
还是说,婴儿操控了卡若琳?
2——同时,这场游戏算上小馒头,也需要五个人起步。
黄谬再次愣住。
小馒头坐在位置上,双手撑着头,笑呵呵的看着第一个发言的,卡若琳女士——手里的婴儿。
但他确实,如周白榆所言,是一个脑子还不错的人。
大乱斗?
“那就让那个比你还小的孩子,以及老奶奶,卡若琳女士,乘务员,都一起参与进来好了。”
能够知道,这些奇特规则的构成。
现实世界里,他对废话文学玩的可太出众了。
接下来你需要扮演小馒头的一个亲人。值得一提的是,小馒头的家人有很多,很多很多。
是否和他童年缺少人陪伴有关?
另一边周白榆则露出地铁老人看手机的表情:“一开局就这样发展……我还真没想到,后妈的男朋友……?”
“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庭?小馒头的后妈的男朋友,和小馒头莫非有着某种血缘关系?”
游戏是没有结局的,只有其他人的身份被自己和姜闲雾猜出来,最和_图_书后只剩下自己和姜闲雾的时候,这游戏才有可能结束。
这姜闲雾比我还要不按常理出牌啊……
小馒头看了一圈周围人,对周白榆的这个要求,觉得非常有趣:“好呀,大哥哥。让大家都来陪我们玩!”
当整个游戏,除却小馒头,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二人可共同获胜。
“卡若琳现在的表情,恨不得杀了我,看来那条她涂抹了紫色口红时可以靠近的规则,是假的。”
周白榆看了看小馒头,内心计算了一下每个人发言结束后的时间间隔,同时也在组织语言。
【身份确认,游戏开始。游戏规则补充——只有在发言期间才可以发言,且发言只能是向小馒头描述你所扮演会做的事情。
“没必要为了复杂而复杂的改变称呼,所以如果是小馒头老爸,那抽到的身份应该是爸爸,而不是这别扭的后妈的男朋友。”
“是呀是呀,他确实会做这样的事情,通过。”
大家不多时,全部聚集在了一起。但每个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描绘成功,得到小馒头认可,同时又没有被其他人猜出你扮演的到底是小馒头家里的哪个人时——你将会活到下一轮。
周白榆前面就很想吐槽,婴儿居然被自己拉过来了。
周白榆和黄谬对视一眼。
他们不怕那种胆子大的乘客,但就怕那种,胆子大,还喜欢拉着别人一起死的疯子。
规则乘客显然也有些害怕。他们当然不想被取代,更不想死在这列车上。
果然,周白榆这话不仅仅吓到了黄谬,还吓到了其他几个规则乘客。
“躲猫猫绝对不能选了,我已经没有办法发动虚无之刻。木头人倒是很简单,但游戏结束后就没有办法再应对老人。”
好在周白榆很冷静。
小馒头点点头:“是呀是呀,他确实会做这样的事情,通过。”
这次脑海里不是乘务员二号的声音,而是小馒头的声音。
尊老和爱幼之间,周白榆现在选择了爱幼。
周白榆自己也猛然心境开朗。
推车的服务员也是一样。
看到后妈二字,周白榆思绪基本是这样展开的。
卡若琳女士站起了身,走向了婴儿的座位。然后她抱起婴儿。
这句话一出,和图书便没有了转还的余地。
这意味着一件事,婴儿发出的没有任何意义的啼哭,腐败种之间可以听懂,但是他和姜闲雾听不懂!
“至于其他人,虽然都是腐败种,但也都是人变来的,不可小觑。”
老奶奶则再次迈开脚步,走向小馒头和周白榆黄谬。
“当然,我还没有办法验证我的猜测。”
卡若琳为什么要抱着婴儿?
所以周白榆想了想,那就让老奶奶无法行动好了。
“难点在于保住黄谬。不过黄谬很聪明……这一路走来,我发现他脑子还挺好使,我抛砖引玉,他应该会明白要怎么做。”
黄谬忽然期待起来。
但几声啼哭之后……
“这个游戏简单来说,就是角色扮演。但肯定会和我知道的略微不同,不过没有关系,根据之前得到的讯息,小馒头会给我两次试错机会。”
自然也就无法猜到婴儿扮演的角色。
通过老奶奶的表情,他确信一件事——
可惜,他和周白榆都没有料到一件事。
【小馒头好感度提升。】
只是这样的列车里,乘客本就很稀少,能够想到这一点的更为稀少。
周白榆意识到,这个游戏,或许能够了解到小馒头这个规则乘客的背景。
但似乎……规则也没有规定不可以这样。
周白榆这才看到,卡若琳女士涂了紫色的口红。
总觉得,这次惹到了一个煞星。
但你不能因为你的描述,让别人猜出你扮演的到底的是谁。
【过家家规则,成为相亲相爱的一家人,理解是关键。
“管家照理来说不是家人,没理由让亲戚来当管家……而管家的小孩,却是小馒头的家人……”
有这个困惑的,还有黄谬。
虽然言语有些僵硬,但小馒头还是通过了周白榆的描述。
这次的过家家,也将会有所不同。
“不过现在老奶奶没有送我茶叶蛋,婴儿的啼哭声,似乎没有造成什么影响。”
自然也就不可能在这种时候,还能做到去细细思考规则,甚至利用规则来对抗规则。
【可选择游戏,一二三木头人——1到3人,躲猫猫——1到3人,跳房子——1到3人,翻花绳1人,剪刀石头布——1到4人,过家家——不低于五人,抓老鼠—hetushu.com.com—1到3人。】
事实上,的确很多规则是可以利用的。
所以提前淘汰一个,六个人就只剩下五个。
不可以和其他人交流,不可以主观意向上让任何小馒头之外的人,知道你的身份。】
可离谱的是,后妈不是他的身份,后妈的男朋友才是,这让他大脑也宕机了半秒。
周白榆的计划很快奏效。
“虽然很危险……但我好像对这个游戏期待起来了,嘿嘿嘿。”
是那种只在本子里才有的复杂家庭关系。
“翻花绳和跳房子……不太像是能让很多人参与进来的,眼下要用规则打败规则,那就尽可能得让更多人参与到游戏里来。”
他缓缓说道:“我见到你的时候,目光会短暂落在你身上。”
此时这些乘客看向周白榆的眼神,已经是怨毒了。
周白榆眯起眼睛。
婴儿发出哭啼声。
也就是说,婴儿表达任何东西,他们都无法明白含义。
“我草,好劲爆啊!这一家子人真乱啊!真想融入这个大家庭。”
“这他妈也可以?这算什么?腐败种加密通话么?”
小馒头的一大家子,肯定是破事很多的。
“离谱啊……”
这就意味着,老奶奶送东西,必须要送到自己身边才行。
只有小馒头,开心的不得了。
“但题目说了,这次扮演的是小馒头的亲人,家人。”
小馒头愣了一下。
卡若琳女士也皱起眉头。她只希望小馒头能够拒绝这个无礼的要求。
“而且……如果我没有记错,前面规则介绍,说这些都是小馒头的家人。”
小馒头属实没有想到……这个一路作弊卡bug的男人,到了这个时候居然还在找bug??
越是规则不爱做的,自己就越要做。
“大哥哥,我太开心了,你又来找我玩了啊。”小馒头蹦蹦跳跳的靠近周白榆。
“但问题是,我也很难描述。”
小馒头拍手道:“规则都讲清楚了啊,大哥哥,我们开始了啊!”
【身份核对。】
游戏开始了。
小馒头一脸期待地看着周白榆。
判断能力会在这样危险的环境里,不断受到影响。
“小馒头是裁判。我有试错机会,这对我来说不难……”
3——游戏选择权在自己手里。
m.hetushu.com•com谬也在想,管家的儿子应该怎么描述?
1——不可以拒绝小孩的要求。
【游戏继续,二号,乘客发言。】
一般来说,过家家是只有在常规乘客比较多的时候,小馒头才会选择的游戏。
基本上,没有乘客可以触发这一游戏。
描述失败,或者被人猜出身份,将会被抹杀。
“好呀。”
虽然黄谬知道的信息不多,但仅仅从题目信息,外加自己抽到的身份,就隐隐猜测出……
但很快,当他身份核对时,发现脑海里浮现的字眼是管家的小孩时……
这个乘客真是个疯子啊……
小馒头对此深有体会,作为生在特殊家庭的他,总觉得自己的亲人们,没有扮演好该演的角色。
你必须在每一个回合,描绘出你所扮演之人会对小馒头所做的一件事情或者见到小馒头时的某种状态与反应。
二号是周白榆。
“我之前预测,天黑的时候,婴儿就会发出某种声音,所以一定要捂住耳朵才对。”
很简单,玩家不够,npc来凑。
想到这里,周白榆说道:“小馒头,我们让大家一起来玩过家家好不好?”
根据规则,周白榆连续赢了小馒头两次,于是可以自主选择游戏。
同样根据规则,小朋友的要求无法拒绝。
“那就只剩下过家家。”
“游戏的规则,要求描绘出这个身份的人,会对小馒头所做的事情。但并不是说,只有这个身份才能做的。”
周白榆的分析是对。
“不敢保证百分百有限制,但至少可以确定,的确是有很大的影响的。”
所以即便是规则乘客们,也没有想到,会有疯子利用规则来对付他们。
抹杀。何其冷冽的两个字。
黄谬内心活动很丰富。
这是要干嘛?所有规则乘客,拉到一个游戏里养蛊?
“我到底该怎么描述,才符合小馒头认知里的后妈的男朋友?”
后妈的男朋友……应该不是小馒头老爸吧。
在这些怪谈一般的规则乘客们看来,正常乘客们基本都会被各种规则弄得焦头烂额。
周白榆完全不知道……后妈的男朋友,与小馒头之间会有怎样的互动。
“这本质上不是过家家,而是类似于……谁是卧底的变种版本,这就挺有意思了。”
婴儿发https://www•hetushu•com.com出可啼哭之声。这声音没有人听得懂。
黄谬的办法是,远离老奶奶,保持距离,治标不治本。
以及,无法说话的婴儿,要怎么描述它要扮演的那个角色?
“列车进入山洞的时候,会陷入一片漆黑之中,黑暗之中,请不要捂住耳朵,这条规则不清楚真假,但我认为应该是要捂住耳朵才对。”
黄谬汗水下来了。
【有请一号开始发言。】
这大废话翻译一下就是——我看到你的时候,我眼睛里会有你。
乘务员没有想到的是,自己只是一个推着小推车的售货员,居然也会被卷进来。
你们这群规则乘客,不是要针对我么?那你们几个一起上好了。
小馒头点点头。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他要反守为攻。
“不过他们每个人都没有行动,都是一脸我欠他们钱的表情,很好……”
要么木头人,要么躲猫猫,小馒头就直接将乘客们解决掉了。
这个世界的人们总是缺乏对他人的理解,以至于世间充满了误会。
这就太棒了。
虽然被boss老奶奶点名了,但也只是无法行动,而不是直接达成规则判定。
得知工人很可能变成了叽叽叫的老鼠后,他预感抓老鼠是一项与车厢工人有关的游戏,所以周白榆没有选择这一项游戏。
特殊规则补充,规则乘客被抹杀后,会有新的规则乘客出现。】
“你妈妈的,有管家不奇怪,但管家的小孩为什么也在这里头?”
“这个身份很偏僻,这对于我来说是好事,别人不容易猜到。”
黄谬的算盘打得很响。
他为什么那么喜欢玩游戏?
老奶奶和卡若琳还有售货员都没有惊讶,但周白榆和黄谬皆是一愣。
他需要捋一捋这惊人的信息量。
周白榆的眼神如剑,盯着卡若琳怀抱中的婴儿:“工人不是工人,而是老鼠,婴儿果然也不是婴儿……”
他们之间有关系么?
“好热闹啊,大家都来陪我玩游戏了。”
老奶奶开始剧烈的咳嗽,忽然有点想要往后走。手里的茶叶蛋,送不送出去,已经不重要了。
“假如我扮演小馒头的爸爸,那么我不能让别人看出我是他爸爸。但我描述的一些事情,在小馒头看来又得符合他爸爸这一身份,是他爸爸会做出的事情。”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