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差异点末日

作者:更从心
差异点末日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163章 温柔与善良之神

第163章 温柔与善良之神

三号瞬间挣脱开甄世的手,被甄世触碰到的瞬间,她竟然想起了曾经在雪地里训练,被炎魔的火焰忽然包围的感觉。
在三号眼里,一号就是这样一个,除了不歇斯底里怒吼,几乎就和怪物,恶魔,魔鬼,这些词没有任何区别的存在。
不是那种想要啃食腐败种的饿,而是身为人类的,想要品尝美食的饿。
只有成为有用的人,才有资格活下去。
甄世的目光,让她脑海里浮现出了一个朦胧的脸,好像很久很久以前,也有一个很亲近很重要的人,用一样悲悯的目光看着自己。
“那……那就吃完后再杀了你!但是我要吃鱼!”
周白榆正在调查那起案件,关于之前在出租车上听到的那个故事。
这个丸子头的女孩子,身上有很多疤痕,那把刀能够闻到血腥气,她挥刀的动作甚至能够激起风暴。
“这把剑看起来真的很酷。”
甄世的头发被吹的凌乱,看着少女的刀落向自己,他赞叹道:“啊,好酷的刀啊,看着很重啊,你真厉害啊。虽然还是没有姐姐厉害就是了。”
三号是最弱的,但也绝对不是轻易可以破开精神防御的。
这真是一个久远的词啊,在七魔皇的用语里,人类最大的价值,是有用。
每一个人死前,都不可能做到真正的平静。除非……他知道自己不会死,或者说他意识不到自己会死。
临襄市,南市区。
他能够感觉到,那股杀意其实……并不透彻。
甄世到底还只是个学生少年,在他眼里,少年做事情不需要像成年人那么多规矩。
远在另一个时空的七魔皇,等待着三号的战果,可人间的气运……似乎比魔皇们想象的要大上很多。
“你……来自哪里?”
是那种会在自己每个月都有那么几天“心血来潮”的时候,用嗜血眼神盯着自己的披着人皮的恶魔。
二号简直就像是没有恐惧一样,每次执行任务,看到各种丑陋恐惧的怪物时,二号都咋咋呼呼,像是脑子不好使一样,像是闻到了蜜糖的狗熊一样呼哧呼哧就冲上去了。
就算是m.hetushu.com.com魅魔,也很难魅惑三名逆行者。
三号杀过很多猎物。
“是的,我相信,她是你的妻子,但我们……不妨做个测试吧张先生,你试着做一些只有你和你女儿懂的事情,看她会不会和你女儿一样的反应。”
爱情是短暂的,但血脉之间的亲情却不会磨灭。
就像是被戳中了心事,张先生没有说话,沉默了许久。
可她永远忘不了,温暖骤然间驱散寒冷的那种感觉。
但二号就正常吗?
但甄世……
于是他直接抓起三号的手:“走啊,试试我的手艺啊。还是说,你不喜欢吃太素了?这里离菜市场也不远的,我可以带你去买。”
就像是溺水的人在水里拼命折腾,终于抓住了什么,可以不断地往上攀爬。
“对了,你饿不饿,我买了小白菜,豌豆尖,土豆粉,油豆腐……嗯,有点太素了好像,姐姐不怎么爱吃肉,家里其实有鸡肉的,我很好奇你是从哪里来的,我们能成为朋友吗?”
这个弱点,就是为了让他们不沦为彻底失去人性的存在。
第一个同事,斯斯文文,最开会三号见到他的时候,还以为这就是所谓的“温柔”。
他就提着小白菜,豌豆尖,土豆粉,油豆腐,香菇,骑着自行车,看着无比普通。
尽管张先生看起来态度很强硬,但在周白榆走后不久,他回忆起这些年,和小女儿一起的点点滴滴……
没有任何精神力的波动,三号绝对没有感受到任何精神力侵袭。
可她就是挪不开视线。
“你的愤怒,掩盖不了那个事实,你其实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不是么?”
仿佛很快就回忆起了猎杀的愉悦,三号猛然抽出身后的刀。
这样的人很少见,甄世就是这样的人。
甄世甚至扶着自行车,缓缓靠近了三号。
正是因为如此,他坚信这个女孩并不想杀死自己,所以在看到女孩此时矛盾的举动时,他便难过不已:“我不会伤害你的啊。”
眼神里多了一道决意。
人类有多面性,在面对不同的人时,https://www.hetushu.com.com显露不同的一面。
毕竟,一旦彻底失去人性,或许就无法再掌控他们三个。
周白榆目光灼人,直勾勾看着张先生:“还是说,其实你已经发现了,她只是前妻……除了那具身体,你已经无法在她身上,找到任何属于女儿的部分了。”
当然,这样的好感,之后不久就消失了,炎魔救下她,只是因为需要她活着。
那个七大魔皇最为可怕的,连触碰一下都会被灼烧灵魂的恶魔,却成了三号眼里天使一样的存在。
“但是你女儿呢?”
这样的悲悯发自本心,深刻诠释了那句“真诚才是最强大的必杀技”。
可无论内心再怎么喊,当甄世带着笑容伸出手,想要与她握手的时候,她还是感觉到了一股难以抵挡,无法压制的情绪。
此时的他,一门心思都在调查任务上。
周白榆递出了一张纸片,便起身离开。
周白榆看着脸露愤怒的男人,依旧温和地说道:“但你的女儿,你的前妻,都是你这辈子遇到的人,其实张先生,你不需要愤怒。”
甄世也不是圣母。
根本没有这么想过。
在魔族调|教下成长的三个人,并没有完全泯灭人性,其实人性这种东西,都只是魔族用来统治他们的工具。
她已然出现幻觉,想着,现在要是有一团火就好了。
即便是周白榆这个大忽悠在这里,也必须得感叹一句,套路拼不过天赋。
“杀杀杀杀!嘻嘻,我才是最天才的那个!”
“感觉到了呀,但是我躲不掉的嘛,虽然不知道你来自哪里,但一定是从很远的地方来啊,我不想让你感受到敌意,我也不想做你的敌人。”
为什么要那么排斥对自己好的人呢?或许在她的世界里,对自己好的人总是别有用心的人。
风吹动他的相对于男孩子来说略微偏长和凌乱的头发,然后露出温和的笑容。
张先生抖了一下。
此时南市区的一家咖啡店里,周白榆正和这个男人聊着天。
“但现在,你是媒体眼中的流量,大家都在羡慕你,所以你不好去调查和图书。但你应该弄清楚,你应该知道你的女儿去了哪里。”
就像是知道那股杀意只是一道保护自己的幌子,知道对方不会真的下杀手,甄世欣然答应,脸上的喜悦不加遮掩。
加上女孩的装束,以及登场的方式……这绝对是一个白榆哥眼里非常危险的存在。
但就好像大魔头也许对敌人是大魔头,在家里会扮演一个乖巧女儿,或者疼女儿的父亲一样……
甄世没有恐惧,只是有些难过。
他其实猜到了一些事情。
有人类,腐败种,魔族叛徒,先行者……
这便是逆行者一号。
拉倒吧,二号也不正常。
可也正是因为保留了一部分人性,使得此时面对忽然而至的……从未感受过的真正的善意,三号有些茫然。
恶心!恶心!恶心!
恐惧呢?这个男人也是怪物吗?和二号一样,是那种越到危险关头越兴奋的变态吗?
缝身便是这样的存在,没有了人性的人,是连魔族也要害怕的怪物。
“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现在已经确定了……她是我老婆。”
就算是白榆哥这样厉害的存在,也无法在现实世界和郝运姐抗衡。
这一刻,杀气暴涨,强大的气流以少女为中心,向四周扩散,一圈波纹一般。
可有时候就是这样的,人们恐惧的东西,往往背后藏着让人三级烫伤的原因。
仿佛意识深处,某些曾经属于自己却又怎么也想不起来的某种东西,在一点点唤醒。
而造成这一切变化的甄世……只是对着她笑了笑。
那个时候,她面对彻骨的寒冷,已然险些要冻死了。
甄世以为对方是先行者,但他记得白榆哥说过,先行者在现实世界就是普通人。
可爱?
三号内心大呼恶心,由于一号的存在,导致她对这种轻声细语地说话的,或者说“温柔”的人,都有着一定抵触。
三号当然不是麋鹿。
三号从没有想过,这个世界还会有让她能称之为干净的东西。
……
三号难以想象,这个男人,是真的感觉不到自己的恶意吗?
三号的眼里,这个世界只有魔皇,腐败种,食www.hetushu.com.com物,还有变态的两个同事。
“姐姐还在等我。”
张先生拿起了写有周白榆联系方式的纸片,离开了咖啡厅。
反而人们觉得温暖的故事……藏着细思极恐毛骨悚然的邪恶。
“好呀,我最近正好学了怎么做鱼汤。”
三号忽然停住。
可这一切的前提,都是三名逆行者,感受到进攻。
这个世界的确有一种人,会让所有见到他的人,都感觉到澄澈与温柔,都不自觉的……将所有的恶藏匿起来。
所以当真正的温柔展现在了三号面前的时候,三号忽然有些愕然。
她亲眼见过二号一边嚷嚷着“哇哈哈哈,这个怪物太丑了,丑的真有个性”一边如同狂暴犀牛一样冲向这个怪物,然后对着怪物的脖子,不管那坚硬的甲胄……直接下嘴开始啃。
……
三号的人生,在这一刻,开启了另一条路线,她开始真正的逆行。
“你刚才……没有感觉到杀意吗?你是腐败种,不可能察觉不到的吧?”
后来她才明白,这只是个笑面虎,一旦做起事情来就是一个十足的变态,一边跟人轻声细语地说着话,一边则挖开怪物的脏腑,一边搅动着怪物的肠子。
“能不能跟我讲讲你的事情?”
欲魔,魅魔,恐魔,都对三名逆行者做出过测试,比魔物还要变态的一号就不需多说,哪怕是二号,也只有出动魔王级存在时,才能对其心性造成影响。
“我女儿也是她!她们是同一个人!她跟我说的,她得到了前世的记忆!都说女儿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
他们都有着弱点。
如果真的是精神入侵,三号一定可以抵挡住。
三号歪着脑袋,像是一只对人类产生了好奇的动物:“你不害怕我?”
三号握着刀,整个人变得愤怒不已:“烦死了!烦死了!啊啊啊啊,你这个灾难级都算不上的渣滓腐败种,我要杀了你!快露出恐惧的表情!让我一刀杀了你。”
甄世的一句话,让三号忽然间……饿了。
想到女孩有着这样的过去,甄世就愈发悲悯。
魅惑也好,唤起欲望也好,唤起恐惧也罢,本质都是一种对m.hetushu.com.com他人的精神入侵。
这个故事,后来在网络上传开,抖音上,配上那个最近很流行《爱人错过》,那句“我肯定在几百年前就说过爱你”,之前那一幕前妻穿到女儿身上,与“父亲”再续前缘的视频,让很多人感动不已。
三号不解地看着甄世,甄世的眼神依然很澄澈。
仿佛意识不到,那一刀是要斩向自己。他就像一只在狮子面前跳舞的白鹿一样。
“这是我的联系方式。”
周白榆并不知道,能够触发S级任务的甄世,可能会上演“自己触发任务,自己接取任务,自己完成任务”的一条龙服务。
那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通过视频,周白榆联系到了视频里的那对不知道是夫妻还是父女的存在。
无论最变态的一号,还是疯癫的二号,或者是藏匿着嗜杀一面的三号。
三个逆行者,都是由七大魔皇培养出来,在无数次杀戮里活下来的怪物。
怪物的眼里,当然是没有正常人的。
“你很可爱啊。对了,你饿吗?”
她的愤怒变得脆弱而可笑,就像是佯装野兽的麋鹿,被拆穿了一样。
“不行……我是来杀人的,我要杀很多很多人!我要比二号拿更多的人头回去!”
这就是二号。
后来炎魔出现,将周围的寒冷驱散。
显露哪一面,往往就取决于对方是什么样的一个人。
而方才,甄世的触碰就让她有那种感觉。
手里的大剑仿佛沉重了几百倍,少女忽然觉得,抬不动了。
她是七魔皇训练出来的逆行者,是和周狩一样的魔王猎人。
嗯?
甄世说道:“虽然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杀戮这样的事情,对你来说很容易吧?可是,能不能吃过我做的饭再杀了我呢。”
周白榆能够感受到,对方动摇了,他继续说道:“我不是要挑拨你们关系,但……你至少该从她口里知道,穿越的真相是什么……”
“如果你不希望你的女儿真正死去,希望你能够配合我,从你妻子口中取得真相。”
是的,两个尤为变态的同事。
他也通过调查,弄到了男人的手机号。
甄世伸出了手,眼睛笑得眯成一条缝。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