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差异点末日

作者:更从心
差异点末日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154章 逆转态势

第154章 逆转态势

可现实呢?
萌新不愧是萌新,进化的真快啊。
好家伙。
但假如……
大脑虽然一阵刺痛,虽然记忆带来了极大地混乱,但周白榆还是在很短时间里,梳理清楚了一些线索。
后者其实很关键,甚至可能比前者游戏性还要打动一部分玩家。
看起来很侮辱人,路人可能也会嘲弄你,可当十万块现金拿出来的时候,路人或许就会想:妈的,为什么磕头的不是我?我能磕到他破产你信不?
电影嘛,一定要有一个正确的价值观输出,最后男主守住了本心。
大量关于萌新的记忆涌入周白榆脑海里,这些记忆将会建立新的三观,进而影响周白榆的选择。
虽然前面的选择,都有类似“(萌新专属选择)向某某某打听一下任务情报”之类的选择。
“这样一来,我就算和他们接触,他们也会认为,这是npc在跟他们接触,且我不能直接表明我的身份,规则不允许……”
“打败永夜之后,我拥有诸神秘宝太虚之梦,物品的能力让我免疫了大多数精神入侵的手段。”
大家的题目一样吗?你希望赚到更多的钱,毕竟没有人会拒绝钱。但你也很彷徨,接下来的挑战到底是什么,于是你决定寻找一个人,隐晦的打听打听。
“我不能选B,假如这是单人游戏,选B或许可以,提前结束游戏,不会有生命危险,代价是自己的安全,以及通关评分或许很低。”
后面还有几个选项,但这些选项,都是和之前的一样,萌新专属选项,和其他人打听。
周白榆确信的是,如果完全顺应本心,按照欲望走,那么结局一定很惨。
这未免也太巧合了些吧?
“只能等后面再做这样的选择,但现在我得给出上道题的答案。”
所有游戏的设计者,其实核心点都在考虑两个事情,这类角色扮演的游戏,需要考虑的便是游戏性,代入感。
接下来,你需要做一件事,向你的父亲母亲袒露你做过的最邪恶的事情。
现在的情况是,他知道方玄在玩一个危险邪恶的游戏,目的就是一点点摧毁一个人的良知。
https://www.hetushu•com.com以后甚至可以在家里开着门看某些电影……】
尽管你父亲大骂你不知廉耻,母亲惊讶,问你是不是职场里压力太大……
这一次周白榆可以确定,基本上是要和队友建立联系了。
你的回答很有趣,你认为你是根据内心真实的想法写的,你要做一个正义的人,但有没有可能,那只是世界还没有对你展露出它的诱惑与狠毒?
当然,他不会清醒。
“聚集了同样癖好的一群人,来验证某个东西。”
但你忽然发现,这样的羞耻感已经无法伤害到你了。
“但在几个队友眼里,萌新是不存在的,初始身份选择里,他们没有看到萌新,而我也不能表明是我是萌新。”
要想办法联系到队友,和几个队友进行交流,这似乎在游戏里很难做到。
举办游戏的人,会让挑战者先去做某件比较普通的事情,比如对一个陌生人暴露性癖,对好朋友说出自己最糗的事情。
“其他人呢?其他人会不会也有这个选项?假如有这个选项……那岂不是,这一家公司,每个男人的癖好都是一样的?”
这无疑是很可怕的事情。
【你曾经在童年时代,幻想过(此处基于审核,后面一段几百字已经被删了)。
周白榆摸着下巴,眯起双眼,越想越有可能。
最终,周白榆选择了A。
因为截至目前,才做了两三道题,自己也只是猜了个大概。
周白榆很快看到了萌新的现实。
B:正经人似乎会帮助我。
渐渐的,大家就会觉得,这事儿很赚,觉得你是一个勇士,你用尊严换来了钱,这是多少人都做不到的事情。
你只是以为你是一只羊?但实则你是一只狼?
周白榆恰好就看过这个电影。
随后,黑色的画面里浮现出一张用最为简单的线条勾勒出的嘲弄的笑脸。
“萌新专属选项必然是有作用的,这一系列选项,都是让我跟公司里某个人站队,比如向老实人打听一下任务情报,这个选项如果我选择了,会不会扮演老实人的心葵,就接到了某个和*图*书任务,xxx向你打听情报?”
“但心葵他们还在这里,我不能撂挑子。想要了解更多剧情,我只能选择A。”
但会给出绝对足以让人心动的钱。
C:狐狸精小姐姐真好看,问她准没错。
到最后,这个游戏不断滚雪球,钱给的越来越多,挑战者要做的事情,也越来越夸张。
“假如这么选,没准儿是可以触发一些交流剧情的。”
“选A!选A!选A!我需要钱啊!我需要很多很多钱!”
“老实人,正经人,包打听,大聪明,狐狸精,和事老,马屁精……还有萌新,其实都已经被做成了游戏。”
你和崔佛富兰克林麦克有着本质区别,你也知道你不是那个万事皆虚万事皆允的刺客,现实里,你更不会有机会接触到很多血淋淋的事件。
但这是一个必然的结果,是一个无论理性还是感性上,都必须选的结果。
其实心葵已经注意到了这一点,并且朝着正确的方向开始前进。
就好像此刻,自己扮演的萌新接到了一项挑战。
这道题目,带给了周白榆相当多的信息量,不仅仅是萌新的记忆,也因为之前在学校关卡时,周白榆得知了方玄的过往。
A:挣下这笔钱。
同样的,其他几个队友想必现在也是一头雾水。
你决定选择——】
【你直接和父母坦言了你的遭遇,你描述起了你硬盘里的内容,不在乎社死。
虽然这是猜测,没有证据,但周白榆还是顺着这个思路去想了一下。
因为又有记忆植入,所以周白榆的确感受到了,萌新在发现钱这么好挣时,内心经历的冲击。
当然,这不意味着自己选择是错的。
D:包打听似乎知道很多人的情报。
方玄肯定是对他们每个人都展开过调查。那么为什么呢?
“而且,之前的选项里,是有这么一条选项的,萌新看到了狐狸精,觉得这个女人好漂亮,加班似乎也不错。”
但事实上,绝对的代入感是不存在的。
因为这个游戏,在一轮又一轮里,已经用金钱,将他的正义感,道德感,羞耻感,全部扭曲。
你的母亲一直在打和_图_书几份工,供你读书学习。现在,有一份可以瞬间缓解很大压力的机会摆在你们面前,这一切,只需要你袒露出自己的心声,做出自己的选择,你决定——】
A:老实人似乎不会拒绝我。
如果不能尽快跟队友们传达这场游戏的内核,那么心葵烤鱼等人,很可能会顺应游戏角色的本能去做出选择……
这就是那个著名的游戏——
“我现在的权限太少了,只能做出选择,而不管怎么选,我都是解题人,解题人只能被动防守,出题人才是真正进攻者……我必须逆转态势。”
王淑芬和周泽水的面容在他脑海里闪过,他很快冷静下来。
就好像假定一个前提,你是一个很穷的人,让你给某个非常有钱的同学磕一个头,磕一次给十万,周围还会有人围观你。
他还注意到了一个信息——
然后第二个挑战难度加大,这次不再是尊严,而是让你牺牲一点道德感,或者去做一件违法但不严重的事情,或者让你去欺负某个弱小。
H:和事老为人和善,或许会帮助我。
周白榆只感觉到大脑一阵刺痛。
“这是不是说明,狐狸精恰好就是萌新喜欢的类型?”
选择完这道题目后,画面黑了一下。
此时的周白榆就是这样的,他现在真正拥有了“萌新”的记忆。
“看来,不仅仅是方玄啊……”
你拥有了真正的“游戏角色”的记忆呢?
游戏还在继续。
这很不合理。
“所以这里可以推断出……”
因为钱的订金,五万块已经打到了你的户头,你的父亲可以不再担心断药,母亲可以瞬间还清欠了十一个月的房租,你感到欣喜无比。
因为拥有诸神秘宝的周白榆,基本上无法被精神入侵。
反过来,只要让他们也意识到这一点,或许大家就有了一致的方向。
“记忆带来的代入感确实强大,但好在,或许是先行者的身份让我经历了很多,我还是能够分辨的清,哪些记忆是植入的,哪些记忆是本来属于我的。”
这种游戏无一例外都是单人游戏。
“眼下看来,我只能继续做选择,但这个游戏不可能hetushu.com.com是没办法通关的,否则它也不会出现在征召里。”
但仔细想想,现在的自己,没有什么可以提供的有价值的情报。
游戏里很重要的一个环节,就是角色扮演,一个好的游戏,不管是天下第一的p5,还是另一个天下第一的塞尔达,又或者老头环战神5给他爱5等等等等……
萌新的过去,和方玄是有相似点的。
但总之,给你的钱会填平你内心的所有负罪感和愧疚感。
E:大聪明好像不怎么聪明,但说不定可以套出实话。
一旦你真的这么做了,你的父母将会获得一笔不菲的收入,你也将得到十万元的现金奖励。】
于是,挑战者得到了第一笔钱。
周白榆来了一点兴趣。
不过他确实能够感觉到,那种羞耻感的变化。这不是纯粹的文字描述。
他必然是要做出某种测试。
“所以在心葵他们眼里,我要么是马屁精,要么大聪明,他们应该不会认为我选择了狐狸精。”
当他真正猛然清醒,回过头意识到自己做什么的时候,就会产生一种“我是畜生么?我在做这种事情?”的感觉。
周白榆深吸一口气,很快回忆起自己的父母。
虽然游戏必然有着某种夸张的成分,但周白榆还是得说一句,恶心!我都关着灯!
二人都喜欢“成熟大姐姐”类型的女人。不得不说,这还是很开窍的,正所谓“年少不知姐姐好”,如此年少就已经找到了正确答案,可以说比别人少走了很多弯路。
“而这个游戏深入到了某一个阶段后,就会获得对方的记忆。”
即便脑海里一遍遍的自我暗示——我是周白榆,我的父母不是萌新的父母,我的母亲王淑芬父亲周泽水都很好,不需要我去做什么特别难堪的事情……
七个不同属性却都有着共同点的人,全部聚集在一家公司。
而且扮演角色的记忆会进入先行者脑中。
【第二天,你来到了公司,你多多少少开始意识到,这里的人或许和你一样,都经历了一些选择。你很好奇,他们到底经历到了哪一轮,他们到底经历了什么选择?
周白榆想了想。选择了【填写https://www.hetushu.com.com内心真实的回答,但趋于正面】的这个选项。
总之,恭喜你,你参加了这项挑战。
脑海里无数个声音都在呼唤——
“或许,可以激发某些隐藏选项?”
但他脑海里另一部分记忆,还是会无比渴望选择A。
周白榆深吸一口气,那个答案越发明朗起来:“看样子,方玄是希望找不同的人,来做出不同的测试,得到一个自己想要的结果?”
于是他又回到了那个问题上,如何传递信息。
“但现在,我切切实实被植入了萌新的记忆,这应该是某种规则,而非某个人的手段。”
F:马屁精一定很善于揣测上司意图吧?
但挑战者本身感觉不到,他只是觉得“比上次难一点罢了”。
所以在游戏里,你往往会很冷静的做出选择。
忽然觉得细思极恐起来。
老实人,正经人,马屁精,包打听,大聪明,和事老,萌新。
周白榆已经彻底冷静下来。
但周白榆猜测,自己的选择,或许会对队友们造成某种影响。
此刻的周白榆脑海里涌入了大量的记忆。
“萌新和方玄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所以他们唯一的共同点,就非常值得在意,两个人都喜欢同一类型的女人……”
你的家里很穷,你的父亲做了甲状腺切除手术,需要激素药维持生命,且无法干重活。
【萌新,你刚刚踏入社会,你的人生还是学校里那一套,这个世界其实到处是狼,但他们教你的却是做一只温顺的,有良心的羊。
周白榆心道果然。
这个念头强烈到真的像是有几百个萌新在不断叫嚷一样。
大家没有抛弃尊严,也许本质是,抛弃了也没啥大用,换不来几个钱。
因为真正代入进去后,你可能会因为在游戏里杀错一个人,而懊悔不已。
来了。
“不仅仅是方玄一个人,整个公司的每一个人,都做成了游戏。”
周白榆有些犯难。
B:拒绝挣这笔钱,结束游戏(不会伤及你的性命,但会强制回到安全区域进行等待)。
因为这本质是一个galgame游戏。也就是说,不断通过最简单的画面,文字,玩家自己脑补进程,然后推动选择。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