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差异点末日

作者:更从心
差异点末日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145章 那个男人

第145章 那个男人

这一刻,蕾娜忽然想到,也许弥黛尔成长了。
当年有一个疯子从欢乐之国逃出去,但由于携带了神力,所以蕾娜一直没有去追究。
因为他佩服胃口比自己好的。
“弥黛尔,我需要你去做一件事。”
事后一号会非常歉疚地说道:“对不起呢,和小弟弟玩耍很开心,没注意分寸。”
巨大的竞技场里,有着数百具魔族高手的尸体。
“该死,这在情报里没有说啊!这个区域难道发生异变了吗?”
它们堆叠在竞技场里,散发着腐烂的气息。
弥黛尔显得很恭敬:“请吩咐。”
五个“玩家”都呈现出了2d卡通画风。
扮演那段记忆里,王淑芬和周泽水二人。
几年前,蕾娜因为一件事,记住了一个男人的名字。
心葵这个问题,把几个人问到了。他们都摇了摇头,游戏玩得不多。
以姜闲雾为首的五人公会小队,终于抵达了松江市的某间游戏屋。
缝身的身体又开始慢慢扩散。
周白榆看向众人,四个人都没有意见。
周狩还是歪着脑袋,睁着好奇的大眼:“啊?谁啊?”
女孩大怒:“你说谁丑八怪呢?!该死的周狩!我要和你决斗!”
她恼怒的跺脚,好气哦,骂不过这个大块头。
反而,那个与自己交换记忆的人,却成了一个窃夺自己幸福的人。
而不久之前,在夜魔们被骤然到来的白光击破后,从逃散的夜魔口中,在梦魇之中,人们高呼的名字,是姜闲雾。
一号和周狩之间有过很多次对决,早期的对决,一号会非常斯文的说:“二号,别害怕,接下来不痛的,我只是打断你的骨头而已,乖哦。”
“不是这样的!爸爸妈妈根本没有害怕我!他们爱我的!你这个拙劣的扮演者!死死死死死死死死!!”
蕾娜以为,哈维那样的存在,不会出现第二个,毕竟,哈维是当初遗留在龙夏的外来者。
看着一号身后只剩下骨头的魔族尸体,周狩还是没有回讽一号也是丑八怪。
而整个场景,都像是在某个漫画家的画稿中,或者说某个游戏的画面中一样。
周狩转过头,歪着脑袋,看着那个其实长相很可爱的女人:“丑八怪,就你话多。”
“遵从您的吩咐,女皇陛下。”
……
一方面,她需要试探弥黛尔的忠诚度。
三号被周狩忽然变了人一样的祝福弄得有些懵,一号则一脸温和地望着他们,然后,默默吞咽了口水。
从被植入记忆以hetushu.com.com来,缝身就跟得了病一样……那些美好的,从不属于他的记忆,却仿佛毒瘾一样折磨他。
“动漫化”药童之躯,画风都比其他几个人要精细不少。仿佛其余几个人都是搞笑漫角色,而姜闲雾是那种言情漫画角色。
但三号就不像周狩一样了,三号很怕一号。回忆起被一号温柔折磨的样子,三号有时候会吓得打哆嗦。
他到底想干什么?
“虽然目标是先行者,但既然对方盯上了诸神秘宝,那么他便一定还会出现在其他魔族地头领域。我需要你找到一个叫姜闲雾的人,调查他,魅惑他。”
三个变态怪物不多时便走出了试炼场。
这个叛逆的女贵族,如今愿意做自己的贴身人,她多多少少觉得是突兀的,还有待观察。
难不成他已经知道在临襄市的秘密了?
所以那对扮演缝身父母的人,并不全是因为演技而遭罪。
周狩和一号的差距,最初是很大的。
一堆双眼无神,脸颊凹陷的男男女女,在宫殿各处,衣不蔽体的走着,偶尔会有银发的魅魔贵族,看中某一个了,便伸出尾巴,卷在人类的手腕上,表明货物的归属。
“爸爸妈妈……不要丢下我,不要丢下我!嘿嘿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哈……我要杀了你们!杀了你们!”
“叽叽哇哇叽叽哇哇的,也没见你多好看啊,就一直骂人丑八怪。”
这让蕾娜很受用。
后来那间疯人院出现的时候,蕾娜也从来不去探索。只是鼓励其他魔族的人去试探。
“不认识,好吃吗?”
“但现在看来,或许,我是说或许,这些游戏糅杂在一起了?”
“无光之国已经摧毁了。弥黛尔。”
蕾娜有着自己的私心。
“我会找到你的!不管你是谁!你抢走我的爸爸妈妈,我会找到你的!”
只有人类,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会选择进入疯人院里,寻找庇护港湾。
无数被缝在身上的脸,全部开始收缩挤压。
“你们平日里玩游戏吗?”
一号二号三号,便是三名逆行者,作为第一个尝试逆路实验的人,一号有着一个和斯文禽兽这个词很相近却又截然不同的外号——斯文怪兽。
最后被魔族的魔皇们救下来。
被困在梦里的二号,不知道无光之国怎么毁灭的,似乎也合理。
其次,弥黛尔是魅魔贵族,拥有银发血统,魅魔能力是很强大的。
得到了某个消息后不久,缝身原本快和_图_书乐的时光忽然结束了。
如果让其他魔族精锐看到竞技场的画面,一定会感到巨大的不解,甚至感觉到荣誉破碎。
“我们先进入那间屋子看看吧。”
因为按照二号的说法,他是被永夜特别针对的,和其他人不是一个待遇。
“我们会寻找他的线索,作为逆行者,我们需要多方打听他,他身上,有着几位魔皇大人们都感兴趣的东西。”
她对整个欢乐之国的事件已然清楚。
癫狂的言语与笑声,让哪怕早已被缝身思想奴役的人们也都感觉到恐惧。
华丽的宫殿各处,越来越多的魔晶之外的装饰。
当然,缝身一般会给人留个全尸。
当几个人都睁开眼睛,看到了周围的环境时,都爆发出了尖叫声。
弥黛尔笑着点头:“那不是好事吗?魔皇不需要有第八个。何况,如果任由永夜做大,那么它的成就,说不定……会超越其他魔皇。”
一间普通的民用楼里,缝身巨大的身躯开始缩小。
这不是她的重点。
被缝身找来扮演母亲“王淑芬”的女人,下一秒在这间屋子里被撕碎。
周白榆点点头:“接下来听我安排就好,我会竭尽全力,让你们活下来,现在,你们每个人报一下自己的职业。”
所以也可以利用弥黛尔来试试,那位姜闲雾到底有何特殊。
一个死字便是一道斩切,缝身的能力到底有多少种,连缝身自己都不记得了。
但好在,周狩是一个心理素质极其强大的人。
心葵到底是经历过无光之国事件的,很快开始思考:“按照之前的规则,我们需要完成好几场游戏,在游戏屋里选择游戏机去挑战……”
而龙夏是有强大的边界的。这些边界,让境外的污染种无法靠近。
但他找来的,都是末日摧残已久的人,又如何能够演绎出那种和平时代下的安宁?
周白榆倒是很淡定:“不要慌,既然是游戏屋,我们以游戏人物的形象出现,倒也很正常。”
弥黛尔差点脸上表情没有收住,好在她真的很像人类,脸上的微笑只是有些僵硬,但也在正常表情变化范畴里:“这个人……很特殊么?”
因为她诧异周狩骂人什么时候这么利索了。感觉这家伙被困在无光之国几年……合着被夜魔们训练了嘴皮子?
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找到姜闲雾。
她意识到一件事,那个名为姜闲雾的男人,手上已经拥有两件诸神秘宝了。
甚至蕾娜看到了,弥黛尔和图书对于她提出的自杀式的要求,发自内心的感到喜悦。
……
……
温柔的话语,戴着眼镜,配上斯文的外表,他看起来就像是三人里的大哥哥,有着一个问题弟弟和问题妹妹需要他照顾。
而此时此刻,在另一条时间线里,姜闲雾,或者说周白榆,正在展开一场有趣的冒险。
“我也会调动资源,尽可能寻找到那个男人的线索。而一旦有了线索,希望你可以替我……将那个男人收入囊中。”
说完话后,一号就会用优雅的手段,折断周狩的骨头,好几次,一号双眼发红,似乎要掐死周狩。
“是的,我们也魅惑过不少先行者,但都没有多大价值。不过这个人,或许不一样。”
在成长速度上来说,周狩明显是更强大的。
这是无数贵族都觉得丢人的事情,但正是因为弥黛尔的决意,让此前主张与人类学习的弥黛尔,和蕾娜的关系有了极大的缓和。
弥黛尔愿意舍弃自己的势力,甘心成为蕾娜的侍女。
再来了几波以后,那个疑似藏着名为哈维之人的疯人院,便没有魔族和腐败种敢去了。
反正他是没办法吃那么多魔族肉的。
那一刻,女皇蕾娜回忆起了几年前欢乐之国的事情。
好处是,他的言语迅速让几个萌新冷静下来。
“二号……你能不能不要每次杀人的时候,都骂人丑八怪啊?呱噪死了。”
当初震碎一国的钟声响彻松江市,她在后来前往松江市时,也找到了那座岛跑出来的幸存者。
虽然不知道两个世界的游戏是否相同,但两个世界的游戏设计内核应该是一样的。
说这句话明明是对三号说的,但一号却是盯着周狩。
但她没有张扬。
但蕾娜的魅惑,和弥黛尔不是一个等级,短短几个眼神,蕾娜便让那个幸存者,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她重新找到了属于魔族的荣耀感。
看起来确实是这样的,假如……他没有在露出微笑后,忽然打一个饱嗝的话。
“他是叫姜闲雾吧,我会杀了他的!”
整个屋子只有一扇门作为入口。
但她没想到,会有一个叫姜闲雾的男人,在几年前,敲碎了欢乐之国。
梳着丸子头的女孩,舔了舔嘴角的血,发现是炎魔的血液,似乎感觉到有些灼伤味蕾,于是猛然啐了一口。
因为那个地方是她的秘密据点,那座空中岛屿的陨落,让蕾娜异常愤怒。
而在王淑芬的影响下,周白榆可以说对游戏闯关,有着非常丰和*图*书富的经验。
“我期待你的表现。”
“刚刚恐魔一族的魔皇大人,希望我们去调查一个人,二号,这个人或许你知道?”
他的“妈妈”被拧下了脑袋,然后彻底撕碎。
可她只能忍着。“爱女”波露克的死亡,也只能忍着。
当然,蕾娜对弥黛尔,更像是一种小宠物的态度。
仿佛大家都变成了卡通形象。
当然,蕾娜不会轻易下判断。
他的爸爸也被一次次斩切切成了片。
宫殿深处,一头银发的蕾娜,看着刚刚传来的消息,眼中满是杀气。
周狩的表情很自然,一号也没有怀疑。
七魔皇,缝身,逆行者,来自后末世时代的大势力们,都将目光聚集在了一个名叫姜闲雾的人身上。
周白榆走向那道漆黑的门。
这便是缝身的逻辑。
“我其实也没比你们多早进入公会,但我既然是三阶的先行者,那么我做队长,各位没有意见吧?”
今日之所以这么暴怒,是因为缝身不久前得到了消息,无光之国毁灭,诸神秘宝被夺走。
重点在于,蕾娜第二次听到了那个名字。
扮演父亲“周泽水”的男人看到这一幕忽然也被吓到了,于是退出了“演”的状态,真情流露之下,缝身看到了对方眼里的恐惧!
结果就是——疯人院里不仅有疯掉的人族,还有疯掉的魔族。
饶是心葵已经经历过无光之国那样的大场面,此时也震惊地看着周遭:“这是怎么回事?姜前辈……我们怎么会变成这样的?连你也变成这样了?”
和波露克的欲望式魅惑不一样,在蕾娜眼里——波露克终究还是血统太差。
那场魔族盛会,是对弥黛尔的羞辱,但弥黛尔却夺得了最后的荣耀,也许在这个过程里,她意识到了,魔族才是至高无上的。
虽然二号在无光之国被困了几年,但谁也不知道无光之国里到底有什么。
蕾娜原本对人类是一万个瞧不上,可现在,她开始对人类感兴趣了:“永夜的死亡,不是好事,死在我手上,才是好事。且死在我手上,还不被其他六个人知道,才是好事。”
……
丸子头少女说道:“好啊,杀了他的话,一定会得到很有趣的奖励吧?”
版本未知,区域未知。
因为在这个人,身上藏着极为重要的宝物。
因为这荣耀的竞技场里,到处是魔族高手的尸体,可活着的,却是三名人类。
蕾娜直勾勾看着弥黛尔,想要看弥黛尔的表情变化。想要看到弥黛尔眼里的恐惧m.hetushu.com•com,抗拒,乃至愤怒。
但她没有看到这些情绪。
一号推了推眼镜说道:“三号,你去执行这个任务可以吗?”
未知版本,未知区域。
这让缝身愤怒不已。
此时,一号发话了:“不要吵架不要吵架,大家要和气一点,我们都是好朋友呀。”
浮现在人们眼里的,是一间外立面画满各种涂鸦的如同厂房一般的巨大屋子。
他总是会找人扮演自己父母。
“姜闲雾。无光之国的毁灭者。”
周白榆忽然一愣,他其实玩得也不多,但他看得多啊。
……
如果不是因为周狩基本没啥恐惧感,一号大概会成为周狩的心理阴影。
周狩转过头,已经不看女孩。女孩也忽然不说话了。
所以扮演缝身父母,成了缝身奴仆里最高危的职业。
缝身的怒火最终慢慢平息:“永夜那个废物,死了便死了,但无光之国里,一定还残留着一些线索,我倒要看看,打败永夜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在缝身扭曲的信念里,王淑芬和周泽水,似乎已经变成了缝身自己的父母。
未知版本,未知区域。
“该死的!该死该死该死!我的母亲不是你这样的,你这个贱人!你这个贱人!”
不久之前,从魔族盛宴里得到了无上人气的弥黛尔,主动和蕾娜示好,并且揭发了缝身魔主的阴谋。
以疯掉为代价,换来余生安全,很合理。
虽然始终打不过一号,但周狩的实力已经和一号越来越接近。
那个幸存者,如今已经变成了风中摇曳的爱情了。
弥黛尔很会说话,没有说超越魔皇,而是说超越其他魔皇。
某种意义来说,他才是真正的怪物。
所以蕾娜很确信,不应该再有一个能够被新神主动选择的人。
姜闲雾能够杀死永夜,那么实力就远在弥黛尔之上,让弥黛尔去魅惑这样一个人,无异于让弥黛尔自杀。
为爱冲锋一打五,心葵,键走偏疯,司马烤鱼,四名百川避难所公会成员面面相觑,都诧异为何会变成现在的样子。
某个人忽悠弥黛尔的过程,也让弥黛尔得到了成长。
“区区三号,也敢挑战我?啊,你那张丑脸确实可以影响我发挥啊,我一定会被你丑到拔不出刀吧,我认输好了,丑八怪,你丑得天下无敌啦!”
最后缝身竟然变成了正常人大小。
一号笑眯眯的看着周狩。
“看样子的确和攻略里的内容不一样,但这样才有趣不是吗?”
周狩也露出了大男孩爽朗的笑容:“那祝你好运啊!”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