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差异点末日

作者:更从心
差异点末日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141章 破局,弑君者周白榆

第141章 破局,弑君者周白榆

“所有欺瞒与诈骗消失。”
“这些谎言,基本上都被我制止了。我的能力,可以让他们意识不到谎言的存在,但也可以让他们本能的,忽略掉一些谎言。”
“生意讲究诚信,但商场尔虞我诈。真正讲究诚信的公司,没有一家活下来。”
“欢迎你,这个世界的另一个王。”
莱恩的眼里渐渐有了光。
总之,在莱恩的影响下,很快各种新的法度法规,秩序开始建立。
“真好啊,我就喜欢你这样的英雄。”
莱恩说道:“他们发自内心的相信着一件事,我一旦死了,这个世界就会毁灭,只要愿意与我一同死去……大家就会前往一个美丽的新世界!”
他孤独的站在广场上,轻声地自言自语道:“这些天我看到的基本都是丑与恶。当为恶的土壤搭建的时候,人性恶的一面暴露无遗。”
但原点二字,让他想到了一种可行的办法。
墙外的世界,依旧狡诈,丑恶,充满罪与罚。
“但相信我,真当你这么做的时候……一定会有很多人,你是救不了的。”
下一秒,周白榆的身影消失了。
而是源于那个哪怕不需要新神,也无比扭曲畸形的真实社会。
“你想说什么?”
周白榆走在大街上,感觉到每个人脸色都带着惊恐。
时代广场成了莱恩的皇宫,成了万民朝圣之地。
每个人都捂着耳朵,动作虽然不整齐,但却也有着很强的执行力。
周白榆的确很平静,至少在面部表情来看,他似乎无悲无喜。
周白榆看着这些人,依旧平静。并不是他变成了一个麻木不仁的暴徒,他只是知道,事情还没有完结。
此后的冒险,周白榆经历了很多次选择,这些选择大多有惊无险,但却让他看到了很多残酷的真相。
周白榆摒弃杂念,看向莱恩:“你在等我。”
那些被真相困扰,惊慌不已的人,忽然间不再惊恐。
恭喜你完成了游戏,但这一切都值得吗?
同时也安排了人,尽快统计了两座城市的物资储备。
尽管他们没有了辨别谎言的能力,可外界的那些“谎言”依旧有不少,能够让他们感觉到无比恐慌。
但这一切,只用了半日就基本解决。
周白榆听着莱恩的话,发现一件事,人类的自我膨胀,傲慢,比贪婪还可怕。
这一瞬间,无数人手里也都拿出了一些利器,对准了自己的太阳穴。
周白榆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只是冷冷地看着莱恩,不为所动。
在莱恩的要求下,人类开始自救。
“而我,是他们的救世主!”
也利用谎言取得的权力,构建出了一种新的……秩序。
他的手上,不知何时,多出了一块赤红色的晶角。
莱恩露出友善的笑容。
莱恩不为所动,甚至主动走到了周白榆的面前。
莱恩说道:“我并不知道你的名字,就称呼你为英雄好了。”
无论是先行者,还是净行者,其实都如同这段话所描述的那般,没有那些老谋深算的人类顶层们。
在被污染的情况下,这些先行者们即便因为征召脱离临襄市……
“请问,为什么要杀死我呢?”莱恩友善地问道。
这个人就一点不厌恶外面的暴徒?一点不对那个新世界……产生期待吗?
在一次次的选择里,他意识到了那个藏于幕后的,只显露了冰山一角的“诸神”。
直到敲钟的那一刻,他终于认清楚了一件事——
周白榆看着这一幕,略微有些动容。
人间满是悲剧。
这群人里,甚至会有不少先行者。
赤红色的晶角,已经沾染了莱恩的血液。周白榆转过身,正面迎上莱恩那惊诧的目光。
他和莱恩相隔大概六十米的和-图-书距离,莱恩拿着扩音设备,不久前还在激|情演讲。
“现在他们都是要守卫这个世界的英雄了!”
“但你应该察觉到了,我下达了一些指令。所以请不要杀死我,否则……你可能会看到一场史上最华丽最大规模的陪葬。”
周白榆笑了笑。
防守模式的奖励,只是一件全版本通用的道具。
有人怒骂莱恩,也有人希望莱恩可以带领他们,去将失去的东西讨要回来。
“看到她旁边那个脸被抓破的孩子了吗?他的父母明明都在,但在他的真实里……他的父亲却成了某个可能和他年纪一般大的施暴者。”
通过城市现有的所有媒体渠道,哪怕是人工手动的去街上喊宣言都用上了。
“我需要你们超凡的力量,需要你们去打破那道墙。”
莱恩不是一头猪,他是一个非常有能力的人。
这些过程里,周白榆其实一直有在成长。
但看到周白榆这个唯一站着的人朝着他走来的时候,莱恩并没有生气,反而非常慷慨地说道:“我就知道,这座城市还有一个和我一样,能够享受神权的人。”
莱恩无法想象……这个人是魔鬼吗?这个人就完全不在意这数万人的生命吗?
“英雄先生,你认为我很可恶吗?”
“当世界再也没有了一个撒谎之人的时候,你设想一下……全世界都像现在的临襄市一样,没有犯罪,没有欺骗,没有压迫,没有剥削!”
“她美丽的脸庞,有了奴隶的刺青。”
他看到周白榆在望着周围的人,他看不见周白榆的眼神,但想必,这位英雄应该是于心不忍的吧?
法不责众,那场正义的霸凌,可是全世界都参与了啊,如果真的要制裁,该从谁开始呢?
这是在欢乐之国的时候周白榆就思考的问题,至今没有答案。
莱恩的谎言等级,自然也是最高的。
“你描述的那个世界很美好,但很遗憾,那个世界不会降临。我希望某一天,人类在不断成长的过程里,真正可以做到相互坦诚,在明明有谎言存在的情况下,依旧愿意对人敞开心扉……”
不过如果先行者能够挺过这一轮,或许将来防守模式,也不会比这次规格更高。
此时的时代广场,如同人间炼狱,又如同巨大的邪教祭祀现场。
很可能这些信奉莱恩为神的人,也会出现问题。
这个想法几天前就已经浮现。
周白榆站在广场中央,极为显眼。
就像是温水里的青蛙,当意识到水温已经无法生存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太迟了。
唯二能够撒谎的两个人之一的莱恩,建立了新的秩序。
莱恩感受到了杀意,他忽然有些慌,在莱恩看来,这个男人应该不敢杀自己。
当然,也有人记得莱恩,这个救世主,回忆莱恩的话,他们很快发现,莱恩就是这个墙内世界里唯一能撒谎的人。
明明不久之前,自己还在做着自杀危机干预员,想着能救一个是一个。
莱恩皱起眉头:“可表现的结果不都一样么?”
赤红的晶角进一步贯穿了莱恩的咽喉,血流如注。
越来越多的人涌向时代广场,想要让莱恩给一个说法,又或者想要让莱恩将他们失去的东西给要回来。
同样是腐败种,临襄市至今没有凌驾于张郝韵之上的。
他都不应该有着如此可怕的魄力。
周白榆其实已经找到了答案。
尤其是当众人对两座城市展开了种种暴行之后,当那股欲望冷却下去……内心的善良再次暂时性占领高地的时候,各种“真善美”开始了。
而当莱恩的脚步离开广场的演讲台的一刻,所有人群开始退散。
周白榆没有拆穿莱恩的谎和*图*书言。
“最邪恶的,是外面那群人啊!是那些掠夺了我们,却又要让我们回到上一个文明的恶人!”
“不一样,因为他们失去了生命赖以生存的重要能力。”
在晶角贯穿莱恩的一刻,在他看到了盛大的死亡如同猛然间绽放的群花一样,一朵挨着一朵,绽放出猩红的时候……
直到第二十二日。
但也是这一天,两个能够撒谎的“皇帝”,碰面了。
“神不以人间兴衰而悲悯,哪怕下达的一个命令可能导致几十万人死去,但能让几百万人活下来……他们也会毫不犹豫的舍弃那几百万人。”
他也一次次意识到“我们”的随口一次更新,就能让世界多少人类殒命。
杀人凶手也好,破坏真诚之国的的罪徒也罢,周白榆看着密密麻麻围住广场的人群,心里并非没有一点迷茫,只是他也同样很坚定。
但每个人都清楚——
在成为先行者后,他的世界观遭受到了巨大冲击。
接下来的几天,是新世界建立的几天。
浩瀚的时代广场上,起码跪着上万人。
真正的英雄,就该是摒弃了微观下的生死,能够在宏观角度上做出正确决定的人。
明明内心深处,是很害怕这一幕到来的。
他们则自诩墙外区域。
此刻的周白榆,反倒是像一个即将刺杀国王的反派,他不为所动:“我对这样的世界,没有兴趣。你的污染对我无效,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当然,我并不清楚,为什么你始终没有被真诚所感召。但也不错,我乐于和你分享这个世界。我们可以在这样的世界里,彼此借助对方抵御孤独。”
魔族,腐败种,污染种,或许会在新的1.01版本大量降临。
“我其实也在思考,这不是新神们发起的真正的攻势。它们在质问我,我所保护的人,到底值不值得保护。”
“而你,真正的英雄,你将和我一起,共享这个世界。”
“对啊!我还可以这样做!一切还没有结束!一切还有机会逆转!”
很多人其实知道,有些选择长远来看是更好的,但谁愿意背负着骂名前行呢?
“有些谎言是致命的,假如任由这些谎言传播,甚至会让这些真诚的孩子们,急速灭绝。”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面对这样的选择,已经一点都不犹豫了?
因为在这些人的意识里,一旦谎言是存在的,就可能陷入一种大脑过载的情况。
回忆在这一瞬间涌现,周白榆一时间有些恍惚。
当先遣世界没有了先行者后,现实世界,会只有一个“真诚与美德之神”吗?
但最后,这些人只是看到了鲜血中央的周白榆。
这一层选拔,就过滤掉了大多数位高权重之人。
……
“我也和以前从来不敢想象的女神一样的女士,共度了和谐而美好的夜晚。”
“不过我没有过滤掉所有谎言,英雄先生,我这么做,就是为了让你看清楚——”
所以莱恩相信,眼前的这个人,不管是净行者,还是先行者……
他利用谎言取得了至高无上的地位。
整座城市,都涌现出巨大的戾气。
……
当谎言彻底被剥离,当每个人都是真诚的状态下……
莱恩随手一指:“看到那位脸上刻有专属奴隶四个字的女士了么?”
一个理想国度,即将诞生。
这也像是诸神对他们先行者发出的嘲弄。
大概整个故事就全剧终了吧?但那样的人类世界真的会存在吗?
“我也得到了很多人的尊敬,靠着我的谎言。可谁不是呢?”
他的龙夏语说得倒是异常流利,比起康斯坦丁还要流利。
末日降临的说法让人们人心惶惶。
他喜欢看着众人和*图*书跪下,聆听神谕的样子。
“这里聚集了无数人,他们都被外面那些人欺骗过,有的家破人亡,有的自毁身躯,有的倾家荡产,还有的……变成了傻子!”
莱恩的神情逐渐严肃。
“我甚至可以屏蔽你的谎言,所以不要试图用谎言打败谎言!这是我的主场!”
莱恩露出笑容:“但很可惜,他们最后都被真诚感召,被我用真理赋予了新的使命。”
“那就由我们这样的神来保护他们便好,有何不可?”
人人都听他调度,每个人都开始进行几乎只会发生在理想世界中的合作。
莱恩似乎有了一些底气:“顺便一说,我的话,对他们来说就是真理,你我虽然都可以撒谎,但谎言的等级截然不同。”
可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是发生了。
他其实很想直接击杀莱恩,但显然,现在这么做的话,代价很昂贵。
这两座城市,算是已经进入了“末日降临”的状态。
莱恩的眼神直勾勾看着周白榆:“这个世界最早的时候,没有人上人,谎言才是阶层诞生的真实原因,各种各样的谎言,造就了各种各样的不平等。”
“真正的恶人,不是我,而是根植在人们内心深处的——贪婪。”
“因为他们不真诚。”
同时也与防守模式有关。某种意义来说,莱恩,张郝韵,是关卡boss。
“你试图让我厌恶人类的恶,我的确厌恶,你试图让我同情真诚之人的善,我的确同情。”
此时,外界将临襄市和合川市称之为——墙内区域。
几天前,周白榆就在担心,其他城市与国家,对临襄市的暴行……太过分了些。
他再度露出笑容,可下一秒,笑容僵住……
即便偶尔有天下无二这样的人才,但他对世界的影响力,微乎其微。
“可临襄市之所以会变成现在这样的惨状,不是因为我啊!英雄,是因为外面那群人!他们才是最邪恶的。”
莱恩见对方来了兴趣,更加卖力地说道:“你在这里见到的所有惨剧,都是因为这个世界还存在谎言。”
时代广场里上万具尸体,就像是凋零的花瓣,只有周白榆,像是一朵站在凋零之花上的外来者。
莱恩的质问声,一点点提高,他眼含愤怒:“我没有做这些,当真诚降临的时候,临襄市的犯罪率降到了史上最低。”
高墙隔离之下,人们再度认为自己高枕无忧。墙外区域开始研究最近的种种状况。
尽管猜到了莱恩如此坦然面对自己,是有一定后手的,可听到这一幕的时候,周白榆还是咬牙瞪着他。
两座城市彻底封锁,网络隔断,信号断开,仿佛回到了维多利亚时代。
在天空之中不去敲钟,或许b面的人会始终痛苦,但至少,这个世界真的存在一个快乐的纵欲之地。
墙内的世界,则完全相反。
他这下明白了,莱恩应该是颁布了某条谎言。一旦他出现了什么问题……
莱恩让每家每户的人,都先回到了自己的住宅,耐心等待新的工作分配。
墙外的世界,大家依旧谈论各种事情,人人都回到了岁月静好的样子。
这个选择是如此的激进。
周白榆难以想象,莱恩到底下达了怎么样的命令。
世界仿佛有了一道无形的高墙。
这二人的某些理念,其实都不是源于神。
但莱恩已经死了。
周白榆看着周遭密密麻麻,似乎要将其吞没的人群,内心的悲慢慢消失,整个人不光是脸上平静,从内到外,都慢慢变得镇定。
各种暴乱越来越多。
“因为那些站在国与国的角度博弈的人,对于普通人而言,某种意义他们就是神。”
“诸神的博弈里,都是选一些具备m.hetushu.com•com英雄气质的人。或者小人物,它们或许会选那些富可敌国,能力强悍的商业精英,但却不会选那些早已没有了一点热血的政客。”
两座城市的物资飞速上涨,所有的人道主义,都在经受难以想象的考验。
所以就选择性遗忘吧。
他忽然间在想,自己骨子里,是不是真的住着一个魔鬼呢?
在得到“姜闲雾”的记忆之后,他畏惧那个人类如蝼蚁一样的世界。
同一时间,巨大的时代广场,就像是上演了名为死亡的演奏曲。
“虽然杀死我,挖出我的神格烙印可以解除这种污染。”
“所有人不再提及临襄市,合川市的事情,就当他们没有发生过。”
“我有放火吗?”
很多事情已经无法回到原点。
墙外的世界,犯罪率飙升。
被强制封锁的两座城市,仿佛就像是被人类放弃的两处禁地。
马克也好,莱恩也罢,他们都是这个新时代下的某种产物。
没有人会怀疑他人有私心,没有人会拒绝他人的要求。
恐怕不会吧。
莱恩摇身一变,成了新的救世主。
在黑夜里不再发出光芒,这样的选择或许不会带来什么惊喜,但至少可以让众人内心最后的希望始终保留着,然后平缓的走向死亡,成为暗种。
就算污染源被净化拔除,但这场暴行的诞生,也彻底让人类无法回到以前的样子了。临襄市与合川市算是毁了。
莱恩甚至走到了周白榆身边,帮着周白榆整理了一下衣角:“年轻而又英俊的身体,富有穿透力与探索欲的眼眸。英雄先生,你是一个品德高尚的人。”
当临襄市与合川市被抛弃后,当没有人再搭理这两座城市之后,他很快将两座城市治理的井井有条。
“我只是在消除这种不平等。当我的孩子们变得真诚的时候,我对这个世界,造成了任何威胁吗?”
周白榆忽然在想,假如自己在这里妥协……
这成了心照不宣的事情。
某种意义来说,当临襄市与合川市都被实施“文明压制隔离”后。
随着防守模式降临,大量人汇入临襄市,基本可以说,这次防守模式,将先行者们一网打尽。
某种意义来说,这一次“我们”玩了一把阴的。
“英雄先生,你是如此的大义凛然,想必不会做出蠢事吧?”
“虽然你将外面形容得很恶劣,但那又怎么样呢?只要有人提供作恶的土壤,就一定会有人作恶,自古以来不都是如此?”
在这个世界上,有着很多连小说都不敢写的真实的罪恶。
无数人都朝着“新世界”迈进。
这个不久前还衣衫不整的中年醉汉,如今留着整齐的绅士胡须,穿着昂贵的定制西装,戴着单片眼镜,挺着肥大的肚子。
“我能够猜到,你要么是净行者,要么是先行者。这些天,也有很多人和你一样在调查我。”
很难想象在先遣世界,无法撒谎和辨别谎言该有多可怕。
他被选为堕落信徒的时候,曾经在万神会的一个干部口中听到了一句话。
“这一切只是世界变成理想国的阵痛而已。当我的能力覆盖整个世界的时候……”
这一瞬间……这个世界最大的污染源消失了。
这也是他敢于做出选择的另一个原因。
人群为周白榆腾出一条道路。他们跪着挪动身子,就像是大海被海神的号令一分为二。
第一次进入先遣世界之前,周白榆感受到了生命即将逝去的恐惧。
莱恩激动大喊道:“英雄啊!这样的世界不好吗!”
基本上也是去送死的。
“他们之中没有一个是英雄,但他们能够轻易做到一些英雄做不到的事情。”
没有犯罪,没有欺骗,没有剥削,一切秩序井然hetushu.com.com有序,除了唯一能够撒谎之人外,几乎可以说是众生平等的新世界降临。
但他相信,在阻止末日降临的过程里,自己一定会找到答案。
人生就是有很多选择,是在一边拥有的过程里,一边失去。
不得不说,第二轮防守模式,已经将先行者们逼到了绝路。
他得承认,莱恩构建的那个世界,或许真的是一种新的可能性。
人权,法律,都已经在他们的行为里彻底崩乱。这个世界至少没有吹牛罪不是么?
这些人恐怕再也不会和外面的人,建立起信任了吧?
如何让一切回到正轨,如何让临襄市与合川市,让整个世界回到信任暴行与欺诈霸凌之前。
此时杀死了莱恩,某种意义来说,不就是在为墙外的人掩盖罪恶么?
当先行者全部丧失了辨别谎言的能力后,他们还能够活在先遣世界吗?
莱恩微笑说道:“你在为我的子民们愤怒,对吗?因为你认为我剥夺了他们的一种能力。”
“但那和被强制剥夺撒谎和辨别谎言能力不一样。”
临襄市时代广场里,无数人在膜拜着莱恩。
周白榆当然不会因为几句夸赞改变立场。
周白榆听到这里,内心竟并没有太大|波澜。但他承认,这确实是一个很大的诱惑,他顺着话说道:“然后呢?”
周白榆回过神来,他又一次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这一瞬间,周白榆做出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决定。
临襄市。
“我没有得到答案。但我会竭尽全力继续让这个世界回到它最正常的一面。”
莱恩张开双臂。
或许一切都是莱恩引起的。
无论是莱恩,还是原本有可能成为第二次防守模式根源的复制者马克。
莱恩说道:“当然,我是有罪的,这些天,我利用谎言,活得很滋润,我以前可并没有这么滋润。”
周白榆的回答很简单:“谎言也是人类极为重要的能力,你夺走了不该夺走的,他们赖以生存的能力。”
“我不喜欢高高在上的神,尤其是你造成了这一切却拼命包装自己成救世主的样子,真丑陋啊。”
先行者也好,净行者也罢,大多都有着年龄限制。
你拯救的每一个人,都包含了他的善恶,善恶该如何清算呢?
当每个人都认识到了自己可以有多邪恶的时候,那种邪恶就很难压制下去。
“我想说的是,这些天里,我作为真诚与美德之神的信徒,我阻止了很多危机。”
“但造就这样的善恶冲突的始作俑者,却是你。”
最后,他手抖没有抖一下,异常熟练的挖出了莱恩的神格烙印。
莱恩已经死去。莱恩的死,也造就了大量的死亡。
那些大脑过载,变得痴傻的人,忽然间恢复了逻辑。
但很快,人们回忆起了这段经历,回忆起了外界对他们的剥削,欺诈……
“和我联手吧!”
他茫然地看向周围,巨大的悲痛下,却又是一张平静的脸。
此时就像是某著名游戏的结尾标语一样——
当无上的权力降临后,哪怕是一头猪,也可以瞬间拥有贵族的气质。
“我是个恶人,英雄先生,或许你会这么想。”
至少这一次,周白榆会将诸神的嘲讽还回去。
“我有杀人吗?”
其实他早在几天前就意识到了一个可怕的事情。
而墙内的世界……一片祥和。
这是周白榆还能抵御谎言,和释放谎言的最后一天。
不应该是那种能够眼睛都不眨一下的……让数万人跟着陪葬的暴君。
“我有试图毁灭这个世界吗?”
“靠着真诚赢得所有人尊敬的事情,我们将其称之为童话。”
同样是污染种,莱恩的扩散能力是其他污染种数倍。当然,这也和“真诚”本身被人们需要有关。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