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差异点末日

作者:更从心
差异点末日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139章 当真诚到了极限

第139章 当真诚到了极限

“周大哥,你在说什么?”
周白榆笑着摇了摇头:“我也没有,真遗憾呐。城市一切都很正常。那个污染源到底躲在了哪里呢?”
尤其是最近得知儿子是某种神奇的冒险家,类似于管理某些特殊灵异事件的调查者后,王淑芬最近都迷上了各种灵异类游戏。
但只有一瞬间,短暂的一瞬之后,康斯坦丁惊呼一声:“原来如此啊,真厉害啊,人类对宇宙的探索,又更进一步了。”
……
周白榆已经意识到了。
但当他准备这么做的时候,直觉让他想到了某个可怕的画面。
随着问题越来越多,爆出的料也越来越猛。
地球是宇宙的中心,天圆地方。
他甚至很想测试一下。
……
……
假如这个世界,任由污染扩散,人们就完全丧失了鉴别假话的能力。
甚至还有一些为了对方好的善意隐瞒。
但他最终还是压制住了,深呼吸了一口气。
欢笑与快乐之神,或许真的是面对所有事情都带着笑容。
于是很快,康斯坦丁和客厅里的众人,都接受了一个事实——
每个人都有些小惊讶,但也只是那种得到了新知识的惊讶。
最致命的是……
周白榆暂时还没有得知细节,但看着刚才发生的“夫目前犯”,以及手机上各种真话爆料……
云锦天江。
搞不好的话……
当全世界每个人都是“无比真诚”的状态时,那唯一一个可以撒谎的人……必然会成为这个世界的帝王!
周白榆继续问道:“对了,昨天最新的科研杂志发现,以前的理论都是假的,地球是宇宙的中心,天圆地方再次被证明是真的。”
“或许将来我会后悔,但现在……我得趁着自己没有被欲望冲昏头,找到那个污染源。”
购物广场上正播放着娱乐访谈节目实况。
周白榆甚至自己都有些忍不住。
越来越多的秘密,因为人们内心的真诚而暴露。
周白榆在阳台上看着外面混乱的景象,电视里放着反向带货的广告。
但有些事情~!就是刻在人骨子里的乐趣。
一共六万多块,且老老实实的承认,攒了小半年,是想买一些绝版的唱片的。
当然,夫妻二人之间的小秘密不少,但都是不伤大雅,不影响二人感情的。
万一污染源本身是可以撒谎的呢?
面对永夜,面对波露克,这些强大的敌人,他都没有这种恐慌的感觉,但就在刚才,他忽然有些害怕。
当六万多块全部进了二人共同的户头时,周泽水忽然有点肉痛……
似乎被巨大的谎言给镇住。
这些话题根本镇压不下去。
不知道多久,会让这种“真诚”波及到临襄市之外的区域。
hetushu.com.com就在友科新城的小区,甜蜜的王女士与周先生的楼上。
是的,恐惧。
临襄市就像是发生了一场核爆一样,不断输送着震撼的话题。
“正是因为谎言包裹着我们,才会有呼吁真诚的需求。”
“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找到污染源,然后挖出他的神格烙印。”
因为今天临襄市的瓜,实在是太多太大了。
如果全世界的人,都只说真话,或许也还好。但人类毫无疑问,会失去很多想象力。
但这才第四天,想必第五天第六天的时候,周边的区县乡镇,就会受到影响了吧?
“这是一场对决啊。”
凌寒酥听到了周白榆的自言自语,好奇地问道。
并非有意骗队友们,这只是一场测试。
近乎所有明星们的娱乐圈人设,都在这一天崩塌。
但已经没有警察们感到惊讶。似乎说真话,本就是常理。
王淑芬女士显然不在意唱片,她一下捕捉到了重点:“你怎么还买得起1200的唱片呢?是不是藏了私房钱呢?”
但他的信徒,毕竟只是一个渴求力量的人,他们作为污染种,或许只是纯粹的享受力量。
意识到“污染”已经开始生效。
这一夜注定不清静。
有那么一瞬间,周白榆甚至以为这几个人被定格住了。
“我们或许认可这个神的一些信条,但未必是绝对的认同。”
反而因此知道了好多对方心里满是爱意的小心思。
他这张骗人的嘴,正在失去最有价值的能力。
周泽水刚想说:我怎么可能藏私房钱呢。
比如此刻他真的非常想给石原里美的老公打电话:石原里美其实是你失散多年的亲兄妹。
反正谁也不会怀疑自己的话是假话,都会当做真话处理。
这是一次孤军奋战。
“对了……”
王女士和周先生的夫妻生活一直很和谐。
康斯坦丁已经换好了平常穿的外套,准备出去调查污染。
周白榆撒谎的时候,能够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语调有了迟钝。
客厅连接着阳台。
在这里,人类没有隐私,你问什么,人们就答什么。
“某种意义来说,人类的成长乃至成熟,就体现在撒谎的技巧上,人类文明的进步,与其他物种的本质区别,在于这个物种会吹牛逼。”
简单来说,男方——从女方怀孕的那天起,已经陆陆续续肉体上出轨几十次。
现在或许还有一部分人可以做到不撒谎,但也不回答。
“康斯坦丁,堕落信徒,或者说污染源,一定是自己也遵从着神的信条的吗?”
“你知道我喜欢旧唱片的吧,标价1900,结果我说便宜点吧,老板和*图*书直接说,你总得让我赚点吧?1900不贵了。”
周白榆摇了摇头:“没事,我忽然一下忘了要说啥,我先去休息了。”
次日清晨。这是污染扩散的第四天。
这让他有了一种危机感。
一些官员的言论,随便一句话,都比这些流量明星们的瓜震撼得多。
民政局外排起了离婚的长龙队伍,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好看。
周白榆刚才其实很想说:对了,我其实刚才是骗你们的,没有天圆地方,地球也不是宇宙的中心。
“但如果有一天……人类只剩下真诚了。”
周白榆试探性问了一句:“你们没有察觉到污染源吗?没有感受到已经被污染了吗?”
人们无法想象,当大家开诚布公的一刻,反而会迎来巨大的信任危机。
窗外游行的人,在声讨某银行行长和某高官因为挪用公款,导致临襄市绿地区域的一片住宅烂尾了七年。
这是防守模式公告后的第三天,也是污染正式开始影响整个临襄市的第三天。
友科新城。
周白榆醒得很早。
但伙伴们却睡得很香。
周白榆说道:“所以……一个信奉欢笑与快乐之神的人,或许也可以面对某些事情的时候,不会强颜欢笑?”
但这不是完全抵抗。
是啊,我以前的行为太恶劣了,我居然背着她藏了私房钱。
倘使一个人忽然可以撒谎了,他真的会忍住不撒谎吗?
“真奇怪,就这么直接问出底价来了。”
众人也都看向周白榆。
……
醒梦无常一个鲤鱼打挺,和光同尘则扭了扭脖子。
周白榆忽然想到了什么。
所谓和睦的夫妻生活就是……哪怕爱情已经变成了亲情,当有什么快乐的事情时,他依旧会和对方第一时间分享。
人类在回顾以前的种种文献时,一些被推翻的假说时,恐怕也会陷入一种巨大的矛盾中。
因为……
人就是这样的,面对指责,有人会坦然承认,有人则会选择揪出对方的错误,以错抵错,寻求一种道德上的满足感。
于是在相互指责的过程里,二人开始相互暴露自己的秘密。
周白榆其实能够感觉到,如果自己在欢乐之国待久一些,也会渐渐沦为欢笑的奴隶。
如今,可以说有污染源,正在尝试将临襄市变成“真实之国”。
一场狗血到小说都不敢编的复杂关系出来了。
所有人各自从自己的屋子出来。
这一瞬间,周白榆总算是有了一点思绪。
康斯坦丁皱起眉头:“你这句话什么意思,我没听太懂。”
邪恶的欲望一下就涌了上来,周白榆很清楚,自己绝对还可以抵抗这个规则一阵子……
那些藏在人性最深处的腐败与罪hetushu.com.com恶,被一次次摆在台面上,接受众人的注视和洗礼。
对自己的行为产生了怀疑。
这意味着,伙伴们已经逐渐接受这个世界。
“世界正在阵痛啊。因为过于真实,秩序已经破碎了。”
越是扩散,那种强烈真诚感就越发明显。
饶是周白榆知道,这种行为是不对的,但他也必须承认……这诱惑可比欢乐之国的玻璃屋子大多了。
是的,那些由腐败种晋升为神的新神们,或许的确是贯彻了他们的神胎的。
微信里藏着数十个女性的联系方式。全部备注了日期,年龄。当然,这个微信是小号。
当某明星被问及恋爱状态时,这位此前以禁欲系为人设的明星,一口气说出了四十多个女星以及行业工作女性和知名网红的名字。
内心的想法是,哎,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这么坦诚了?
周白榆走进了自己的屋子,关上了门。
……
这个神与真诚有关,但这个神的信徒,未必就不会撒谎。
“没有,你察觉到了吗?”和光同尘看向周白榆。
不过让王淑芬诧异的是,周泽水竟然就一五一十的,把藏在家里各个地方的私房钱全部找出来了。
一夜之间,临襄市多出了无数出轨,孩子不是亲生的事情。
“我们今天的任务,依旧是找到防守模式的污染源,对了乌信安排在了宾馆对吧?他的房间我们也尽快收拾出来吧。”
警察局内,犯人刘大力对自己的犯罪供认不讳。
“但怎么找出来呢?”
“那么谎言构建的一切美好,都会经历一阵惨烈的破碎。”
但每个人,根本无法察觉。
或者说,其实早就破灭了,只是此刻,在“扭曲的真诚”之下,他们才终于接受了这一点。
他担心巨大的矛盾,会直接让队友们产生某种思维bug,陷入一种当机状态。
“周大哥,你怎么了,呼吸这么急促?”
社会的秩序,也因为无数血淋淋的真相,开始遭受冲击。
但这对夫妻如此,其他夫妻就不一样了。
说话的是和光同尘。
周白榆在大平层里,看着外面的景色,不得不感慨,这第二轮防守模式,确实可怕。
这放在往常,绝对是惊天大瓜。但放在今日,甚至在临襄市惊不起一个水泡。
那么这个过分真诚的神,或许也真的认为,万物之间就该坦诚。
凌寒如揉着惺忪的睡眼,康斯坦丁打着哈欠,妮娜已经为他准备好了衣服。
当然,他的谎言还在测试其他东西。一些周白榆有些恐惧的东西。
……
但随着时间久了,所有人都会渐渐习惯这个绝对没有任何隐瞒的世界。
但转念一想。
“既然连我都有强烈的撒谎和*图*书欲望,那么污染源一定忍不住的吧。”
但这一切还不是最致命的。
而女方呢,那就总结起来更简单了——我下楼买包烟,都能遇到九个跟你发生过关系的。
此时的每一个谎言,都可能会让人类堆叠起来的认知产生bug。
这坦诚的让王淑芬有些不适应。
而周白榆自己,想必也会在这个世界里,慢慢的如同被注入了吐真剂一样。
没什么三个字,让凌寒酥相信是真的没什么,于是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刚才幻听了。
污染已经严重到可以影响众人的常识了。
“我就问了,我说你收来的时候,多少收的。这问题其实有些冒犯了,但你猜怎么着,那老板说,1100收的,我当时就乐了,然后这单1200我买下来了。”
周白榆摇了摇头:“我需要静一静,我有些事情没有想明白。”
甚至当众人聚集在一起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个人感受到了违和感。
“当然。”康斯坦丁非常确信地说道。
随着“真诚”的规则在不断影响和污染人们,周白榆父母的感情,倒是并没有消退。
“倒也未必,神或许是这样的。但得到了神一部分力量的信徒,其实并非如此。”
“他只要撒谎,就会造成逻辑崩坏。某种意义来说,撒谎已经相当于是超能力了。”
周白榆得到了结论——
原本打算回一趟家的周白榆,只是用电话给父母报了个平安后,立马开始朝着云锦天江走去。
因为这个世界,不会有人撒谎,每个人必须真诚,所以周白榆说出的话,自然得是真话。
周白榆一夜无眠,震惊于这个世界的腐败,震惊于那么多真相被颠覆。
我怎么能骗淑芬呢?
凌寒酥心细的注意到,周白榆的脸色发白整个人胸膛不断起伏。
仿佛某种东西忽然间让大脑当机。
周白榆可以想象……
这就相当于从底层代码的破坏去摧毁一个程序一样,直接引发一场真正的“真诚末日”。
周白榆明白了。
周白榆欲言又止。
周白榆终于意识到了这次防守任务的规格。
安静如针。
“妈的,差点酿成大祸。”
无数烂尾楼的真相浮出水面。
可周白榆不是,周白榆内心掀起波涛,前面他只是试探,但当自己的猜测,变成现实的时候,他还是感觉到了恐惧。
自己可以在这阵子,享受撒谎带来的暴利!
比如,藏私房钱,和发现私房钱。
但至少现在,他还有着抵抗能力。
王淑芬女士其实压根不在意周泽水藏私房钱,家里钱够用,她对周泽水的人品也信得过。
康斯坦丁耸耸肩,摊手解释道:“我信奉的是烈酒与放浪之神,但其实,我也可以借酒的,和_图_书某种意义来说,我们信徒,不管是净行者,还是污染者,都是借用神力的人。”
周白榆解释道:“比如欢笑与快乐之神的堕落信徒,本身一定是一个喜欢欢笑的人么?”
“普通人拥有了超能力就一定会用。”
但他们又在这一天,重新回到了真诚的一面。
周泽水始终很宠自己的妻子,说道:“今天怪得很,去买唱片,往常我记得都是要墨迹很久,毕竟有些东西有了年代,价格浮动就大,在需要的人眼里,很值钱,不需要的人眼里吧……就不如新的。”
因为他的每一个谎言,都会被人当做是真话。
当然,今天的确有很多大新闻。
他推测,临襄市的污染源,和“真实”有关。
“没什么。”
无数高层犯下的命案,也重新被提起。
喜欢是旗鼓相当,而爱是甘拜下风。夫妻二人斗智斗勇多年,此时周泽水的表现,简直让王淑芬有些感动。
这确实是一种人人都在追求,就藏在人们潜意识里的一种东西。
周白榆闭上双眼,开始思考着对策。
在这个只有真实的世界里,两个能撒谎之人之间的对决。
“冷静,冷静……周白榆,现在你还可以撒谎,你还可以辨别谎言,那就意味着你还有时间。”
……
这样的一个世界,简直就是撒谎者的天堂。
当男人深夜回家面对女人的盘问时,男人愣了一下,然后老老实实说出了自己去洗脚城洗了个荤脚的事情。
猛然间他打开门,走出卧室,看向康斯坦丁。
他没有逗留,想必自己的伙伴们,也都发现了问题所在。
“怎么了?说话吞吞吐吐的。”醒梦无常皱起眉头。
或者对某乌贼说,诡秘2再不开更,世界就要毁灭了。对所有鸽子作者说,日更低于一万字是会无限相亲失败的。
由于A博士的药剂,让周白榆对腐败和污染,已经具备了相当程度的抵抗能力。
设想一下,假如全世界每个人都认为这个世界没有谎言,大家都会说真话……在这样一个绝对理想的世界里……
康斯坦丁眼里有诧异,但很快那种诧异消失了。
这对夫妻的感情就此破灭。
因为彼此依旧以对方为最重要的那个人,所以所有的秘密,都是生活中的惊喜。
这钱不是我留着收藏绝版唱片的吗?怎么一股脑全倒出来了?
这一天,周泽水买了新的黑胶唱片回家,心里喜滋滋的。
周白榆看着各种推送。
甚至,他还有撒谎的能力。
周白榆内心砰怦怦地跳。这才第几天啊……
可是他虽然有一定抵抗能力,但他的队友却没有。
他试图要用谎言的存在,来让队友们认识到这个世界还有伪装,谎言,还有真实的对立面。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