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差异点末日

作者:更从心
差异点末日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135章 双子

第135章 双子

“永夜想要成为下一个‘梦魇与虚无之神’,于是永夜与这件诸神秘宝绑定,也就是结契。”
不过见过诸神秘宝的周白榆,大概也能够猜到诸神秘宝必然是被波露克戴在了身上。
从阶梯顶端,回看整个下沉的岛屿——
与无光之国不同,无光之国的出路,必须得众人发光,众志成城去打开旋涡。
“我之前得到的诸神秘宝,叫太虚之梦,看介绍,我以为是一件物品,通过这个物品,有人塑造出了‘梦魇’与‘虚无’的神胎。”
a区的人,不再指责与谩骂。他们看到了b区的景象时,只有后怕。
“终于,小麦成了这个世界上最具霸权的植物,在蒲公英还在等待风吹散它的种子的时候,小麦已经占据了这个世界土地最肥沃的地方,它们不用担心扩散和繁衍,因为名为人类的奴隶,会不断的扩散它们。”
周白榆说道:“嗯,这就是诸神秘宝,对了,乌信,你介意跟我成为现实里的朋友吗?”
“所以,让我们跳过审讯的环节好了。如果你背后有主导这一切的人,你愿意说出来名字,我会放你一条生路。”
周白榆快步走下台阶。
但和光同尘是欣慰于这种变化的。
周白榆不断敲着钟。
“以及,能够将这么重要的任务安排给你的,必然是魅魔里或者欲魔里位高权重的。”
他的姿态一如既往,明明已然到了极限,却仿佛未曾受过伤,仿佛还有着能够再次斩杀魔王级的实力。
周白榆一惊,心道段哥,你也是接触过张郝韵的人,有些梗可不能乱提啊。
周白榆一针见血。
其余三人也不说话,一边欣赏着逐渐下沉的景象,一边等待着周白榆的讲述。
摧毁欢乐之国的本质,在于组织神授仪式的进度。
作为魅魔与欲魔混血,她血统确实不纯,没有魅魔贵族才有的,引以为傲的银发。
也许造成的危害,会不输给噩梦之桥,人类火种们被灭绝这件事本身。
周白榆打了个哈哈,他其实也同样很疲倦,敲钟对他来说,也是极其耗费体力的事情。
神会成为规则,这似乎本身就是一个规则,但这个规则,这么久了,是否对那些即将完成神授的新神,依旧有约束力?
“而人类发现小麦以后,为了填饱肚子,他们开始种植小麦,小麦不费吹灰之力,成功的开始扩散。”
醒梦无常的问题,也是乌信很在意的。
和光同尘支撑起身体,握着那把让腐败种们畏惧不已的宝刀,开始朝着波露克所在的地方走去。
“但我很清楚,长得好看的魔物也是魔物,不是每一个魔物,都有弥黛尔那样的人性。”
但他们甚至没有办法表达出这种痛苦,只能不断发出欢笑。
当整个岛只剩下四个人的时候,周白榆才开始讲述这座岛的前因后果。
万幸的是,下落的时间很缓慢,只要找到通道,便有足够的时间,在岛屿沉入深海之中时,将人们转移出去。
放纵和堕落永远是最简单的。
“他们的未来我管不了,但至少,得给他们一个在末日里活下去的机会。”
抵达神殿深处,看到三名伙伴身影的一刻,吾道不孤的命格,再次发出耀眼的光。
由于施展出“欲望化身”这种能力,对她来说还不够熟练,毕竟欢乐之国里,此前没有人值得它用到这种手段,再加上被钟椎敲击,受了些伤,波露克也有些虚弱。
在a区享受的任何一种“快乐”,都会在b区加倍偿还。
“好,中转站里,留下联系方式吧,我们会在临襄市等你的。”
有人还是无法接受,自己的美好生活就这么结束了。
波露克没想到的是,这个人类竟然如此的果断。
“如果你不愿意说,我会杀了你。跳过那些弯弯绕绕吧,直接告诉我你的选择。”
几个先行者,似乎都心和图书有灵犀,知道最后一件事情是什么。
波露克对蕾娜的那种堪称畸形与奴性的崇拜,让周白榆确信,自己不太可能挖出更多有情报的价值。
两次接触诸神秘宝……不,确切来说是三次,周白榆已经掌握了一点规律。
“而是更高的存在。”
自律一直以来都是一种稀缺属性。
“这之后,诸神秘宝便需要永夜将越来越多的人……困在梦魇里,让他们的意志,最终归于虚无。”
只是当一切尘埃落定时,他们又能做什么呢?
当然,或许内心他们还是埋怨的,历史上从不缺短视之人。
他是先行者中的异类,是一个与腐败种交好,被人类先天嫌恶的异行者。
“我们很难说清楚,到底是诸神将力量下放到了万物众生,还是诸神……在引诱万物众生。”
毕竟在逆天改“命”这件事上,大概也只有开挂状态的异行者,才能与命行者比一比。
岛屿即将沉落海面,如今整个岛的降临,就像天空中一只巨大的手掌,在缓缓拍向海面。
这话,就差来一句接着奏乐接着舞了。
“得到结晶的人,忍受不住力量的诱惑,于是试图完成神授,于是便不断培养信徒。”
“我说的不一定对,接下来要讲的,都是我的猜测……很可能,这会让各位感觉到未来会非常沉重,我们面对的敌人,恐怕并不仅仅是我们已知的魔族。”
当然,他也有一直在尝试汇聚命格。
也是魅魔中的贵族。
和光同尘将宝刀扔给了周白榆。
和光同尘和醒梦无常看着他们离开时各种不同的反应,心里都很清楚,有一些人……已经无法适应末日了。
时间不会让一个人,直接看到他未来的样子。可在欲望之岛的魔法破碎后,a区和b区开始重叠——b区的景象开始浮现。
乌信也问道:“神授是啥意思?”
乌信的表现,第一次周白榆可以认为是巧合。但第二次,周白榆可以确信,乌信身上是有着某种天赋的。
整个“欢乐之国”,开始显露出s级腐败区域的样子。
何况即便它全盛状态,它也没把握和四个先行者对抗。
周白榆看到了无数渺小的,卑微的人类。
而如果继续在a区纵欲,任由欢乐以外的情绪不断被欢乐挤占,那么他们也会早晚有一天……会变成这个样子。
吾道不孤,在阻止末日降临的道路上,总归是有同行之人的。
波露克甚至没有犹豫:“我已经失败了,我对于妈妈来说,最大的作用已经没有了……呵,卑微的人类,我是不会出卖妈妈的……”
显然,周白榆可不会理会波露克的疑惑:“你是欲魔和魅魔的混血吧?”
“完成神授,就会成为新的神,这是目前我知道的情报,这个情报未必是假的,但怎么看,我都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它或许还有一些东西没有提及。”
钟声逐渐变得平缓悠扬,虽然依旧洪亮。
“哭泣与悲伤之神,也在那一刻,选中了哈维。”
这座巨大的浮空岛屿竟然开始慢慢的,往下沉去,下沉的速度很慢很慢,就像是一座被冰山击沉的巨舰。
但毫无疑问,毁掉欢乐之国,夺走诸神秘宝,是一件大事。
这让对周白榆过往已然有些了解的和光同尘,颇为意外。
“就算我说了,难道你会不拿走么?狡诈的人类。”
这个男人的意志,近乎钢浇铁铸一般坚固。
“在登上最后一步的时候,我才终于感受到了那份记忆。”
后面的事情,便是一部分人解脱似的离开,一部分人则恋恋不舍。
那些消失在了b区的人们,以一种丑陋的,陌生的形态出现。
可这一次,由于他几乎没怎么使用异化,大先行者梅尔的悲观,让他拥有了超越以往的力量。
“哪里有什么欢乐之国?”
和光同尘面https://www.hetushu.com.com无表情。
周白榆是最后一个赶到的。
也有人感激这几个先行者,将他们从苦海中拯救。
“你小子到底看到了什么?那口钟到底怎么回事?我一直很奇怪,这口钟为什么会悬在天上?为什么波露克不摧毁它?”
这的确是一个问题,每个人的脸上,都泛起了茫然之色。
周白榆感受着这种缓慢的降落,说道:“我们对于新神的了解还是太少了。”
虽然它无比美丽,但每个人内心对魔族的恐惧都被雕像所唤醒。
这就是沉沦在欲望之岛上每个人内心真实的想法。
“会长,能把刀借我一用么?”
“供奉黑夜与梦魇的人,不就是那些沦为了暗种的人吗?”
回忆起第一次见到欲魔沙月,那是一团烂泥一样的生物,但看在眼里,却成了真人版的蒂法。
接下来的时间,周白榆始终没有去理会诸神秘宝,只是将其收好。
作为无光之国被囚禁了几年的存在,他其实也感觉到,永夜囚禁他们,是在完成某种仪式。
醒梦无常和乌信并不知道这回事,二人以为姜闲雾是随口胡说的。
如今,艾欧与罗赞,作为被魅惑的两只恐魔,已经败北……
一路上见证了太多腐败种和魔族对人类的摧残,虽然有些人类不值得同情,可身为“人”,总归是有归属感的。
他自己也忘记到底敲了多少下。
正是因为钟的存在,导致周白榆可以将波露克的欲望世界击碎。
下一秒,周白榆直接拔刀,没有一丝拖泥带水的意味,只见寒芒一闪,随即便是收刀入鞘的铿锵之声。
“所以,当你们对成为神感兴趣的时候,说不定就已经……沦为了神的奴仆。”
看似极其有价值的一个“活俘虏”,下一秒,就在一道笔直的刀光下,变成了死俘虏。
随着波露克死去,依照规则,波露克身上的那块诸神秘宝,巴掌大小的东西已然失去了结契状态。
但他们已经在欢乐中丧失了思考的能力,波露克怎么说,他们就怎么信。
但欢乐之国却有一个巨大的缺口——钟。
“好。”
“大概只有魅魔女皇,蕾娜了吧?”
这就如同你对一个人说,你的身体在纵欲的过程里不断退化,如果你再不自律一些,让自己尽可能辛苦一点,将来这具身体会有很问题。
同时,他们也比较好奇这场审问。似乎意外的顺利。
拯救苍生这种事情,就不该细微到个体上。拯救他人这件事,本身是需要有悲悯的。但如果过分悲悯,无法做出取舍,那么便不适合成为一个合格的救赎者。
“听到这里,你们是不是觉得,这个故事,就是永夜在激活诸神秘宝?”
一个合适的命格,或许如同异化一样,可以起到起死回生,逆转绝境的作用。
与此同时……由于所有的肥皂泡都破碎了,“欲望的魔法”已然消失。
a区的人们,绝对无法想象,到底是遭受了什么样的折磨,才会变成这个样子。
当自己以为在孤军奋战的一刻,队友们已经将最大的难题解决。
只是谁也不知道,这些扎根在先遣世界的魔族,是否真的可以封神。
真正看到了未来自己的模样之后,人们才感觉到了害怕。
但异行者,终究不是独行者。
那些不曾前往b区的人,震撼于b区之人被折磨到不成人形的样子,可他们到底是没有吃过那份苦,内心对那个纵欲的国度,恋恋不舍。
醒梦无常难以想象:“你是说……这个岛上,还有另一个神,哭泣与悲伤之神?这怎么感觉,和欢笑与快乐之神,完全相反?”
这黑到仿佛被炭烤了一般的皮肤,这瘦到仿佛只剩下骨架的身躯……
周白榆缓缓点题:“人类为了活下去,不断扩散小麦。”
“但从你对你母亲极度崇拜的言语来看,www.hetushu.com.com你更像是被魅惑了。”
美丽的空中岛屿开始下沉,地面变成了焦土一般的赤红色。
显然,两个人心里都拎得清形势。醒梦无常一直都有调查北区。
“我只知道,永夜如果要达成神授,还会制造大量的暗种。那位神的信徒会不断增多。”
……
“只是在诸神黄昏里,这个神沦为了规则之一。”
周白榆快步走向前,与三人并行。
“人类越来越多,对小麦的需求也越来越多,于是种植小麦的需求就更大了。”
周白榆说道:“波露克想要完成神授,但也许神只是需要有人复活它。”
“是的。”
“你们都觉得这座岛有这口钟不合理,当我敲钟的时候,其实我也疑惑过。”
它多多少少是知道一点魅魔的事情的,弥黛尔是一个很有才能的魅魔。
当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巨大的光团已经消失,锤已然完成了它击碎一国的使命。
“我其实对你没多少耐心,不管你是欲魔还是魅魔,虽然我和弥黛尔的私交很好,进行过深入友好的交流,双方多次达成一致意见……”
周白榆点点头:“大概吧。”
还没来得及仔细看这块结晶的属性,和光同尘便问向周白榆:“这就是你提过的诸神秘宝?”
和光同尘也一直在观察外部的结构。他们分工很明确。
未来?
“古钟之上,也有一小块结晶,在哈维敲钟的一刻,结晶就被巨大的悲怆激活。”
曾经也有人成功完成神授,但最后,却不得不落得一个“躲在中转站”的下场。
“而波露克,想要成为欢笑与快乐之神,也会培养大量的只会欢笑的人。”
这种感觉太棒了。
周白榆说道:“哈维尼尔巴斯,是当年试图敲钟唤醒人们内心其他情绪的人。他算是第一个试图毁灭这个国度的。”
这个转折,让众人一愣。
“我也不是什么魅魔都碰的,弥黛尔好歹是银发呢,这个家伙连银发都不是。”
“什么意思?”乌信不解。
“你不也是,跟小孩子们玩过家家玩得很开心么?”和光同尘回道。
波露克现在能想到的,只有一件事——通知母亲蕾娜。
“这么一听,你是不是感觉,小麦仿佛某个幕后黑手?”
“可某种意义上,梦魇与虚无之神的信徒,也越来越多不是吗?”
神殿深处,波露克所在的屋子里……不多时,便迎来了四名先行者。
“怎么看,都好像是人类在控制一切对吗?但你们仔细想想,生物的本能就是繁衍扩散。植物终其一生做的事情,就是在不断地想办法,让自己尽可能出现在更多的土地上。”
周白榆表现的极其冷漠。
甚至连带着那口钟,也在朝着海底沉去。
那座神像也露出了魅魔的样子。
“而且你也没有否认背后还有比你更大的靠山。”
它不敢相信这一点……
欢乐之国的国君,已然殒命于刀下。
摸索一番后,周白榆在波露克长袍内侧,某波涛汹涌之地,扯下了一块挂坠。
在和光同尘的带领下,几个先行者很快向众人讲述了欢乐之国的现状。
“看样子,这座岛彻底沉入海里的一刻,我们的任务就算完成了吧?”醒梦无常说道。
云端之上的神明们,甚至看不到一点来自地狱的尘埃,这真是一种傲慢的,让人厌恶的视角。
他们在a区享受一个食物的满足感,可能需要b区的某个人,用数倍于这种感觉的“饥饿感”来提供。
这些人,已经在欲望中舍弃了很多东西。
周白榆说了一个简单的,似乎没有关联的故事:“你说人类种植小麦,是人类奴役了小麦,还是小麦奴役了人类?”
但这一次,他们只能自己寻找答案。
周白榆记得,魅魔是凭借本身的美丽来魅惑,而欲魔则是靠着他人内心的欲望来迷惑。
“而后来,有人找到了这www.hetushu.com.com个神曾经神授的物品,诸神秘宝太虚之梦。这个人便是夜魔一族的首领,永夜。”
“而我之所以这么猜,是因为——哈维疯了。”
波露克震惊。
“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他似乎感觉到,周白榆的心智有了一定的成长。
二人相视一笑。
周白榆说道:“倒也不是瞎猜的,你虽然没有银发,但作为混血,血统不纯,没有银发很正常,这不意味着你的能力弱。”
“而供奉欢笑与快乐的人,可不就是那些只剩下快乐的人?”
“但我发现,也许梦魇与虚无之神,是确切存在的。”
真正能做到的人不多。
周白榆只感觉浑身的力量,都快用光了。
“小麦挤占了绝大多数植物的生存资源,也渐渐的,人类的足迹有多广,它们的足迹就有多广。”
去b区又有什么所谓的?反正现在只要能够每天纵欲,每天沉沦在这样的快乐里就好了。
波露克瞳孔一震:“不……不可能,你怎么会知道?”
人群立刻爆发出惊恐的尖叫。
“至于神授,晚些时候我跟你们讲,眼下我们还有一件事,趁着这座天空之岛沉进大海之前,必须要将这里的人疏散出去。”
“其实很难说,到底是波露克选择了诸神秘宝,还是诸神秘宝,在利用波露克。”
“旧神拥有传承者,但新神只有信徒,信徒多才能永恒。”
以至于有这么一口钟在,欢乐之国就像是暴露出了自己的弱点。
“咱们先行者为人类一次次出生入死,还不能享受享受了?”
“因为,这座岛上的神,是罕有的双子神。”
但那与他们并无关系。
“难怪,我就说那双眼睛怎么那眼熟,原来是耶路撒冷的。”
我连当下都没有,我去考虑什么未来?
“就算她不爱我,我也依然是最爱她的。”
某种意义来说,比起表面沉浸在快乐中的二人……他是真正的沉浸在欢愉欲望之中的。
欢乐之国已然覆灭,有人欢喜有人愁。
最可怕的,是那些忽然出现的,消失在了b区的人们。
醒梦无常一愣:“我还以为你这些天,一直沉浸在与那些‘战友’们的友谊之中。”
曾经让人们迷失的美丽,慢慢显露出它真实的样子。
欲望让每个人丧失了骨气与勇气。
这个世界要摧毁一个饱经苦难的人,不是要用更大的苦难,而是用那些他们所追求的东西。
“永夜得到了诸神秘宝,于是开始扩散黑夜,黑夜之下,暗种越来越多。”
乌信点点头。
“看起来是永夜掌控了诸神秘宝,在获得诸神秘宝的力量,但本质上,假如……我是说假如,真的有一个高高在上的名为‘梦魇与虚无之神’的家伙,那这个家伙,一定很乐于看到人们争夺那块结晶吧?”
好在这个世界开始下沉,终将归于万物的起点——大海。
看到满身是血的醒梦无常与和光同尘,感受着命格为自己带来的力量……
周白榆点点头:“原来是蕾娜。”
这个世界没有天堂,但一定是有地狱的。
这件事的影响力,短期内,或许比不上噩梦之桥,但长远来看,若任由欢乐之国不断扩增,始终存在……
肥皂泡已然全部破碎,巨大的波露克的神像已经崩塌。
和光同尘和醒梦无常对视一眼,大概明白了周白榆的意思。
周白榆挑眉,波露克倒是很认得清形势。
他终于知道神在云层之上,俯瞰人间是一种什么样的视角了。
人们处在巨大的惊诧与悲痛里,渐渐的从过往的记忆里,分出了一点思绪,从悲伤中一点一点清醒过来。
就好像有人天生适合做异化者,也有人天生适合做聚命者。
“啊?我随口猜的,我跟你说,这个男人离我越近,我的预感就越准。”
“这些就是信徒。”
乌信也很快反应过来:“当然,我就等着这句话呢。”
和*图*书和光同尘皱起眉头,周白榆显然不是一个爱废话的人。
四个先行者再次汇聚。
“你接触的东西,毕竟是诸神秘宝,再加上你不是纯粹的魅魔,还有欲魔血统,这让我怀疑,是有避嫌的嫌疑。”
而明面上,无光之国几乎是没有弱点的。
乌信一愣,这话题转得有点大。
以及他们发出的,无比悲痛的恸哭,简直像是在地狱里哀嚎的饿鬼。
波露克再度震惊。
但周白榆说道:“可真相,却有可能是诸神秘宝在利用永夜。”
通过对诸神秘宝永恒笑语的观察,他也基本拼凑出了整个欢乐之国的真相。
在a区纵欲的人们,其实也有一些,是察觉到了b区的情况的。
乌信不敢说话,因为他白天是神父,晚上是玻璃屋子忠实顾客。
醒梦无常看乌信的表情,哈哈哈一笑道:“别紧张,要不是我对那种货物一样的姑娘不感兴趣,我也大概也会……很沉迷男女之事。”
周白榆指了指和光同尘。
“只不过是对未来的极度透支罢了。”
可这洪亮的钟声,早已将欢乐之国的根基震碎。
这一刻,b区的人终于被解放。
“来了就好,我们可不知道该怎么处置这个魅魔,你对付魅魔不是挺有一手的?”醒梦无常话里有话。
只有那些银发的血统者,才有可能达到一个很高的战力。
“你的母亲是谁?”
周白榆说道:“很可惜,如果你的首领不是蕾娜的话,我或许还有把握蛊惑一下,但我可没自信……比魔皇级的魅魔更有魅力。”
而一旦魔族没有价值,便不需要留在世上了。
“那你身上的诸神秘宝,我可就拿走了。”
“在这样的末世里,人类,腐败种,魔族,为了得到足以改变世界的力量,也不得不借助诸神秘宝。”
……
这个世界,还没有做好诞生一个神的准备。
但这一切,对周白榆来说已经不重要,他只是冷冷的抛下一句:“你要走,我们已经打通到了道路,你要不走,那祝你能进化出海里呼吸的能力。”
醒梦无常朝着神殿走去。
它是魔族混血,但无论是欲魔,还是魅魔,哪个身份都无法为她带来强大的战力。
人类的悲欢并不相通,人与人也很难有所谓的感同身受,大抵这样的情景,是对这句话最好的诠释。
它不解地看着周白榆。
他们还能算是人类吗?
钟实在是过于重要了。
他们咒骂,哭泣,茫然。
波露克的雕像,表明了波露克确实有着魅魔的形体,但却能够施展欲魔的手段,这让周白榆确信——波露克或许是一种罕有的混血。
波露克诧异地看着周白榆。
和光同尘点点头:“北区就是出口,这些天我已经摸清楚了。”
瘫坐在神殿后方的和光同尘,睁开双眼,短暂的休息之后,变态的体质让他有了行动的能力。
为什么这个人会认识弥黛尔?
“哈维当年为什么敲了一下,就不敲了,为什么哈维说,这个地方有两个神?”
这一刻,人们才终于意识到,进入b区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
他摸出了这块结晶,其实也有一点小私心:“会长,谢谢你的刀。这玩意儿……我就收下了,除非你们也想神授。”
波露克穿着宽松的巫师袍,平日里也看不见这条挂坠。
做过自杀危机干预的周白榆,似乎不该这么漠然。
“我迟到了啊。”
所以它的存在,显得很不合理。
神殿之内的波露克,发现自己和神授之物的感应已经断了。
巨大的岛屿一点一点沉淀,最终这座岛的人,无论是a区还是b区的,都被全部送走。
和光同尘皱起眉头。
“能够魅惑一个擅长操控欲望和魅惑的高等级混血种,能够接触到诸神秘宝,却又需要避嫌的……”
周白榆点点头:“这就是第四道阻碍,这也是为什么,波露克无法摧毁那口钟的原因。”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