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差异点末日

作者:更从心
差异点末日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118章 不要让他孤独的守着月亮

第118章 不要让他孤独的守着月亮

活着是有期盼吗?让他们一定要活下去,是在等什么吗?
除了与这里的大多数人相识,周白榆还必须要找到能够“窥视危机”的人。
每个人都在对他说,我们不想知道你做什么,不想对你抱期待。
周白榆的第一印象是,这个女孩很善良。
“这里就是个地狱,没什么好欢迎的。你来找我是有事情么?”
许久之后,云朵抹掉眼泪,哽咽着说道:“姜闲雾。这个世界真的有月亮吗?”
“第四,如果你想做什么,可以去找阿朵,阿朵或许是一个突破口。如果说金乙之后,还有谁对这个世界仍然抱有期望,那便是她了。”
“但比异化者略微靠谱,聚命者可以汇聚各种命格。短时间改变人的气运,有些命格甚至堪比特性。”
周白榆的手击打在自己胸膛上,做出了比性命更重的承诺:“好,我带你去看,说到做到!”
那就只能赌。
心葵感激不已,但还是对周白榆说道:“藏匿好你的光啊姜闲雾,不要有什么危险的想法,打败夜魔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但你最好不要去找他,这里的人说,他一直被困在夜海里。夜魔曾经来到这里警告过众人,不要去招惹他。”
屋子并没有彻底变得漆黑,因为云朵的身体,开始散发出淡淡的白光。
最后的这句话,就像一道劈开的黑暗的斧头,云朵的眼泪越发泛滥,但眼里的光,却也逐渐明亮起来。
“除非,有一天你们自己改变了想法。”
周白榆爆发出炙热的光。比初见云朵时,还要明亮数倍!
云朵的眼泪开始大颗大颗的落下。想死的人,往往会在这个时候,反而安慰起云朵。
“如果有夜魔出现,我会告诉你,但一般来说,它们现在半个月才出现一次。”
……
乌信见到周白榆的反应几乎就和心葵洛回一样。
“去他妈的!去他妈的!这根本不是活着啊!这样的存活根本不是金乙想要看到的!”
“说到底,这是永夜制造的梦境啊……形势远比我想象中恶劣,这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改变的事情。”
云朵愤怒了:“我让你住口啊!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啊!姜闲雾,给我滚出去!我不欢迎你!”
但说到底,他和窥视者还是有差距。
“我可以帮助你汇聚命格,但有几件事我得说清楚。”
就像夜晚一样,黑暗就只是黑暗,并无其他。
光芒逐渐回落,烟雾再次出现,在炙热的呐喊之后,周白榆身上的光开始一点点被遮挡住。那些明亮的希望,一点点蛰伏。
周白榆的床榻,只要睡过的人,大概就会成瘾。
于是对未来没有期望的人们,活下去的意义,就成了让云朵不为他们难过。
……
理智告诉他,不要期待有人来救赎自己。但也不要彻底放弃活下去。
他很早就意识到了,摆在这里的难题,根本不可能被解决。
“我佩服金乙这样的少年。我认为人应该要有这样的热血。当然,支持着金乙的你,你们,也同样值得佩服。”
“云朵,我需要你的帮助。”
周白榆在听到这里的时候,忍不住问了一嘴:“聚命者,为什么不会不靠谱?”
云朵的怒斥,也在光明涌现出一瞬里,忽然停滞。
“你知道逆行者么?”
整个屋子里,似乎只剩下两人的心跳声。
这样的一群人,他们还会信任别人吗?
“我仔细窥探过,这个人身上的光,不足以让我们离开,他的特殊,大概是和魔族有关联。但并不是那种改变我们现状的特殊。”
这是一个非常善意地提醒,要骗过永夜,自然得在永夜的爪牙底下,伪装成一副毫无反抗意志的死样子。
“我不可能同时说服所有人,很有可能我今天说服了甲,明天说服了乙,但说服乙的时候,甲又因为光明被梦魇吞噬,需要重新说服,当我试图去唤醒甲,乙说不定又沦陷了。”
于是二人的对话也展开。
只要没有胜算,自己绝对不会有任何想法。
“金乙留下的信息很重要,他也通过实际行动,证明了这个地方不是牢不可破的,正是因为他的牺牲,我才找到了一个真正能够与夜魔作战的办法,这很艰难。但未必不可实现。”
这确实是很冒犯的一件事。但和图书姜闲雾没有离开,相反,他关上了门。
周白榆坐在床上,眉头紧锁。
要唤起每个人的希望,要创造耀眼的光,却又不能让夜魔知道。
“你的手相不错,是一个能够承受大凶命或者大吉命的人。”
但每个人……都在最后会不自觉表露真实意图。
……
周白榆丝毫没有收敛身上的光,他只是看着云朵,平静而认真地说道:“我其实也不知道我给你的希望,是不是虚假的希望。其实我也不知道,我能不能打败永夜。”
周白榆越发确定。
确实,时也命也,可不得稀有?
这样的状态,就这么保持了许多年。
“直到最后,他才将金乙折磨到彻底丧失希望,沦为了暗种。”
这些家伙啊,不是没有希望,只是将希望,小心翼翼的藏了起来。
洛回,天下无二手下的一个二阶天目者。
“夜魔不太相信人类还敢反抗。这里是夜魔的国度,所有夜魔可以在夜海里成为巨大的无可战胜的梦魇。”
……
“我需要拉拢队友,可我拉拢一个队友,就有可能让这个队友发光……一旦有人发光,他就会暴露,他的暴露,就会引起永夜的注意。”
“我更知道,金乙失败的原因是什么。”
于是他的重心回到了异化这件事上,这也是第一次,周白榆发现,可能只有异化者才能破开当前的局面。
“金乙他……是错的啊,他已经因为他的错误死了啊!”
他要在无光之国里,待很久很久。
在周白榆爆发出光的一刻,在看到思念已久的身影再次出现的一刻……哪怕只是一道幻觉,她内心所有的希望有开始复苏。
他忽然想到……周狩可能靠着极为变态的特性,使得他可以在夜海里不断折腾。
“虽然版本更新强调了白天的夜魔会更弱,但那到底是一个魔族……而我的职业并不是一个战斗职业。”
“聚命者乌信,经常说一句话,怕是只有龙傲天这样的强大主角命数的人,才可能从黑夜里离开。”
黑暗中的云朵抖了一下,好一会儿后,她冷笑了一声:“你是不是睡糊涂了?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永夜实在是太强大了。哪怕让他窥探到一点,很可能永夜就会知道人类的整个计划。
也就是现在,自己太过渺小,永夜根本注意不到自己。
“倘使我再度失败,那么这些相信我的人,恐怕全部都会彻底丧失希望,沦为暗种。”
大家也说不清楚,活下去究竟是为了什么。
周白榆在这几天里,决定将各个环节遇到的困难,逐一击破。
“哪怕是在黑暗里,只能小心翼翼的抱着微弱的光活着,对我们来说也好过希望再次破灭!”
……
洛回很高冷,但在对话的最后,洛回指出了聚命者乌信的线索。并且好心提示,不要在夜魔到来的时候做事,且会提醒自己夜魔到来。
“那就带我去看看。连同着金乙的那份。”
“有一个很奇怪的家伙,像个疯子一样咋咋呼呼的,来到这里后,他的光很弱,但绝对是那种会被梦魇蹂躏的强度。”
醒梦无常的项链,制造的烟雾可以将光隐藏起来。
“这才是生活啊。”
一方面,所谓交往,便是交流与来往。一回生二回熟。
“姜闲雾,这个世界是光的还是暗的,对我来说不重要的……这个世界有没有月亮,对我来说也不重要啊!”
她自己都不清楚,有时候安慰一个人活下去,她下意识的会想说:“活下去就好,只要活下去,一定会遇到好……”
美梦可以唤醒一个人的内心对美好的渴望。
但如果大家死了……云朵那孩子会很伤心的吧?
“第三,不管你要做什么,都跟我没有关系,在命运的加持下,不管你做出了怎么样的壮举,都别告诉我。我不想知道,我不想对你的人生抱有期待。你野心带来的因果我不想沾染。你应该知道,希望是是一种多可怕的东西。”
否则很可能,永夜会直接选择在现实里抹杀自己。
想到便去做。周白榆没有任何耽搁。
也因此,夜魔将周狩永久囚禁在梦中梦里。
他之前在看到无尽之夜四个字的时候,就想到了周狩。那会儿周白榆就觉得,莫非会遇到周狩。
如果hetushu.com.com说还有谁能够知道每一个人的渴求,知道如何唤起这里每一个人的希望,那也必定是云朵。
“也可以在现实的合川市里,在黑夜之中撕裂对手。金乙为什么失败?就是因为金乙天真的以为,只要逃离了梦境,就可以摆脱夜魔。”
不勾起他们的希望,不能让他们对外面抱有幻想,只是单纯讲述一些事情,让他们的大脑思考起来。
周白榆很快将光芒收敛。他决定这些天前往心葵的屋子住,就将自己的屋子,让给了心葵。
云朵也很懂事,总是尽可能照顾其他人,让自己每天忙忙碌碌的。
但不管是异化者心葵,窥视者洛回,还是聚命者乌信,他都没有提及任何与希望有关的东西。
他们就像是尝过萝卜滋味的弥黛尔一样,很快就爱上周白榆异化的床。
窥视的情报越多,就越清楚这个地方的种种矛盾性……
在自己来到这里,一脸懵逼的时候,也是云朵主动前来攀谈。
是周狩。
但随着金乙再度回来,洛回是第一个调整了自己情绪,接受现实的人。
“三重世界,一重为现实,现实是无尽之夜,一重为梦境,梦境也是无尽之夜,一重为夜海,梦中之梦,但即便在这里,还是无尽之夜。”
周白榆认认真真观察了许久,发现梦中的人们,都基本只剩下一个行为——发呆。
他透露了几个情报。
“在外面的世界,不仅仅有月亮,夜晚也从来不是贬义。在外面的世界还有属于夜色下的五光十色。”
她的话音颤抖而缓慢,语气里渐渐涌现出一种不甘!越是如此,越是说明她期待着一个强有力的回应。
而在未来之门消失的几个人里,据心葵说,就有一名窥视者。
“聚命者和窥视者一样,算是辅助职业。但不纯粹,少数聚命者可以战斗,定位……其实也不是很清晰。和你们异化者很相似。”
周白榆还真知道。他的心怦怦跳。莫非是周狩?
“第一环问题,我要怎么唤醒这些人,如何同时唤醒这些人。”
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可能真的回不去了。因为要打败永夜,要克服的每一个问题,都无比艰难。
有了之前拉拢心葵的经验后,后面周白榆拉拢其他先行者,就容易了很多。
可如果云朵的内心深处,始终在等待着什么的话。那只需要表明一样东西就好——
周白榆点点头:“我不会要求你们参与什么,你说得很对,这是交易,我提供美梦,你们提供一些我需要的服务和情报。”
他浩瀚的希望,强大的野心,以及对未来无尽的渴求……都在这一刻,没有任何遮掩的绽放出来!
“姜闲雾,我不管你要做什么,你最好在它们来的那一天,安分一些。”
“这是目前我认为最有可能的的一种情况假设。”
乌信也是一样,嘴上说着不要沾染因果,下一句就告诉自己,云朵很特殊,可以找云朵帮忙。
云朵看着周白榆,诧异这个人内心到底藏着什么样的渴求?
在黑暗中生活了几年,洛回几乎没有任何人类的感情。
“第二环问题,我要如何保证醒来后就一定可以打败虚弱的永夜?”
在金乙的心里,云朵是最特殊的。在云朵的心里,金乙就是整个世界。
因为看不到希望,也就没有了目标,没有了目标,自然不知道要做什么。
所以流程也一样,周白榆一套操作,一张床直接把聚命者乌信睡服。
“但为了压榨出更多的光,加上对局势的绝对把控,永夜始终在戏弄人类。”
“我来到这里,已经半个月了吧,但带着这样的光,我依旧没有磨灭我的意志。我也永远不会熄灭我身上的光。”
“简单来说,它通过金乙对自由的渴望,通过人们对逃离无光之国的渴望,喂以人们虚假的希望,以此来刺|激这些人发光,进而喂养‘诸神宝藏’。”
“嗯,时间与空间之神,还有因果与命运之神,这两个神的传承者都很稀有。”
“这个人很好说话,反正你有那张床,一晚上过后他肯定会听你的。他或许会对你有帮助。”
“金乙的失败,我很遗憾。但如果所有人都因为这次失败,一蹶不振,那他的努力,就真的成了笑话。这个故事,和_图_书也注定是以遗憾和悲剧收尾。”
……
周白榆摇了摇头:“我知道我在说什么,我也知道我面对的是什么。”
这场对话结束后,周白榆忽然意识到,假如自己拥有一个能够助长运气的命格……
“有的。”
“我不能接受见过光明的自己,却不如一个未曾见过光明的少年有血性。”
“早些年很勤,人们也没有发觉,但这一年来,也慢慢的变得惰怠了。”
虽然内心切实是这么想的,但洛回很有原则。答应了帮助周白榆提供信息,他也不会刻意藏着掖着。
看着这道陌生的身影,云朵眼里浮现出的,却是几年前那个熠熠生辉的少年。
现在经由洛回这么一说,他越发觉得,这个奇怪的疯子,大概就是周狩。
“那么多人一起发光,绝对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但夜魔永夜却是在最后才收割他们。”
寂静。
周白榆没有住口:“那场事故发生的时候,你应该才十几岁吧?金乙也一样,据说只有少年才敢于反抗世界的黑暗和不公。”
他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
面对其他人所有人,周白榆都只是表明自己想做一些事情。
那么自己的嘴再怎么能说,也没有意义。
在说出这些话的过程里,她骇然发现,这个人散发的光,还在不断增强。
他相信这些希望,必然会有光芒万丈的一刻。
云朵难过不已,忽然间抽泣起来,整个人的手,在不停地抖动:“可是金乙他……已经回不来了。我们已经没有办法再失去更多了。”
虽然他的个性化异化,状态描述有时候提供情报的,堪比窥视者。
周白榆知道云朵的重要性,也知道,自己所谋之事,一定要有一个能够被这里所有人都信任的人。
这就是第三个困难的点,一定不能让永夜知道。
周白榆点点头。
这样的微弱之光,甚至让他们看着仿佛已经是夜的一部分。
聚命者是因果与命运之神的传承者,辅助能力便是为他人聚命,获得临时的命格。
决心。与黑夜不死不休,燃尽一切的决心。
每个人都在对他说,不要告诉我你的计划。
云朵多少有些言不由衷,她像是在说服周白榆,但更像是在说服她自己。
她忽然开始鼻酸,眼泪啪嗒啪嗒的,往下不断滴落。
云朵说不出话来。
要打败夜魔,这是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情。
“在这里的先行者,还有一个聚命者。是因果与命运之神的传承者,叫乌信。”
周白榆的声音渐渐高亢。云朵的内心其实已经开始动摇。
可如果周狩醒了呢?
她经常会关心这里的人,怕有人放弃活下去的念头。所以门始终开着。
想过很多种办法,后来周白榆发现……
“那他便不是化为了黑夜,而是在黑夜的上空,在比黑暗更高的地方等待着你!”
当然,在这里的人没有个性。
尽管……在金乙去追逐月亮的那些天里,他也贡献了一份光。
当然,这种所谓的招募,也只是让人愿意回答他的一些问题,提供一些情报。
“金乙的行动其实已经表明了……所谓的神,也害怕藏在你们内心的光明。”
“还有第三环问题。这也是最难的一环问题。”
甚至……云朵应该是痛恨月亮的吧。
周白榆点点头。目前来看,打败夜魔的确不可能。
只是面对云朵,周白榆不打算循序渐进,他开门见山说道:“我听说了这里发生的事情,我也知道了如何才能够离开这里……云朵,我需要你的帮助,我要带你们离开这里。”
“的确会有夜魔巡视。他们一般在所有人快要入睡之前出现,算是一种监视。”
“不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撕碎给人看,不就是让好人没有好报,让努力没有回报么?不就是你想热切拥抱光明,这个世界却只会带给你黑暗么?”
来到这里后不久,洛回就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可能再回去。
除非硬实力上能够和夜魔永夜正面作战,否则根本不可能按照常规的办法打败夜魔。
这里除了悲剧,还有好事吗?
洛回的意思周白榆大概清楚了。
遇到什么?好事吗?
“月亮照耀着人间,月光下的人们,都枕着美梦入眠,待到月亮彻底归隐,那不再是黑夜的永恒,而是光明的伊始和_图_书,是新的明亮的一天到来。”
“姜闲雾,你这些天跑得很勤,看得出是很想融入这里,但原谅我说不出欢迎你的话。”
经历过一次惨烈的镇压,被永夜夺走了一次发出的光。好不容易让自己变得炙热明亮,却在夜海里,因为梦魇摧残,再也不敢发光……
云朵看着眼前绽放着光明的周白榆,那光刺得她眼睛生疼。
听到第二点的时候,周白榆就确定,乌信这个朋友,自己交定了。
提到金乙的时候,云朵怒目瞪着周白榆:“住口,不要说了。”
假如没有这样一个虚无缥缈的东西,金乙或许就不会死去。
“可他的光一直都是那样的,偶尔会黯淡,偶尔会消失。我通过天目者的技能去查看……发现信息是逆行者。”
这可能是自己经历的最难的一次征召。
成为暗种,就约等于灵魂意义上的死亡了。何况金乙还是更为纯粹的化作了一片夜。
她的声音一下子就停住。就像是千言万语都融化在了光里。
“我要打败永夜。我就得苏醒。我要苏醒过来,我就得需要足够多的人发光。”
在这些天里,他已经渐渐掌握了“烟雾”的用法。
云朵的声音越发微小。
每个人在这样的环境里,一团死水般的活上几年,仿佛都只剩下一副皮囊,性格,个性,特殊之处,都好像消失了。
随时可能熄灭的微弱之光,支撑着他们活下去。
在夜魔的梦境里,周狩绝对是一个强大的存在,但再怎么强,也不过是永夜戏耍的对象。
在心葵想要一个人独自用尽那张床的耐久度的时候,被周白榆无情的赶下了床。
周白榆听到第四条,忽然笑了。
就像诸神黄昏里,每个神都担心某个家伙的存在,导致会出现变数。所以每个阵营都要第一时间击杀它。
通过心葵的话,加上自己从夜魔奈犆那里得到的记忆,周白榆做出了以下几个判断——
微弱的光芒,照亮了那张美丽瘦削的脸,也照亮了少女涕泪横流的笑容。
“我需要伙伴,目前得知的情报还是太少了。”
“有一种说法,一个不靠谱的聚命者,和一个不靠谱的异化者,可能会是最强的职业组合。”
他们还不是行尸走肉,但活法上,已经和行尸走肉没有区别。
或许就能够让某些无解的局面,变得有解。
在得知这些情报后的当天下午,他便见到了聚命者乌信。
三大难题让周白榆寸步难行。
这个人只能是云朵。
当然,还是那句话,这件事不容易。绝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做到的。
空有热血是没有意义的。
“每个人的情况都不同。甚至这些人已经失败过一次了……”
周白榆暗暗记下这条线索。虽然不确定是否有用,但现在,他根本没有牌可以打,这样的局面,只能捡到一张是一张。
但人心不是铁做的,周白榆相信,这群曾经为了金乙,敢于燃烧自己的人,只要没有彻底沦为暗种……他们的内心深处,一定一定还藏着一颗火种。
除了洛回是比较冷冰冰以外,乌信也好,心葵也罢,其实都还算好说话。
他们仿佛在回忆着什么,那些回忆,就像是暴风雪中摇曳的烛火。
“似乎他的身份很特殊,身体里藏着很特殊的能量。神对它感兴趣。”
靠着一张床,周白榆愣是把窥视者洛回给成功招募。
“奈犆为什么会听到金乙的话?”
毕竟现实里的自己——还躺在先遣世界做梦,面对永夜,毫无反抗的可能。
而周白榆的回应,明亮而炙热:“选择什么?带着对悲剧的遗憾苟活吗?我讨厌悲剧啊。”
“而一旦发光,就会在当夜被梦魇折磨,失去希望……夺走光明。”
活着的意义,就仅仅是活着本身罢了。
“第一,命格未必是吉命,我的体力很有限。三天只能炼制一次命格,我目前的水平炼制的,命格虽然炼制间隔要三天,但持续可能只能持续一天……甚至一些强大的命格,一天都还不到。你在明天来找我吧,我明天会炼制命格。”
其实云朵也不知道,自己劝这些人活下去,意义何在。
“假如没有金乙的失败还好,可是听完他的遭遇,我就更加无法说服自己留在这里。”
第一个情报,就让周白榆来了兴趣。
金乙hetushu•com.com执意要离开,也是为了让云朵见到月亮。
毕竟在这个世界,美梦的价值可太大了。
心葵将知道的过去一五一十说了出去。
……
“但我做的事情,不会强制要求你们参加或者站队。”
“放弃吧……趁着没有酿成大祸,没有吃到苦头,放弃吧。这里是无光之国,是没有光的国度。你无论做什么,也不会有人对你产生期待,大家经不起第二次失败了。”
“我这人生性凉薄,我愿意答应帮你,只是纯粹的交易,如果你有什么疯狂的行为,请绝对不要牵扯到我。”
周白榆想过几百种说服云朵的办法,但假如云朵内心深处,已经没有火种,已经彻底对未来不报希望……
他发现这几乎是一个无解的局面。
周白榆找到云朵的时候,云朵正坐在床上。
洛回心道,凡人又怎么可能在神的梦境里打败神?
无论多么困难,总归是有切入点的。异化者能够让一件物品拥有不可思议的属性,这本身就是一个破局点。
关上门的一瞬间,烟雾消散。
云朵算是整个无光之国中,还在活络的人里,最为健康的。
周白榆心里暗暗记下。
而活下去的最好办法,就是变得麻木不仁。
洛回说的很清楚:“姜闲雾,这张床的确勾起了我很多美好的回忆,但我不确定这个世界里,拥有这些回忆是一件好事还是一件坏事。”
“云朵,不要让他孤独的守着月亮啊!”
虽然比不过未来之门那位鸭先知,但洛回的分析能力也很不错。
而一旦永夜知道了整个计划,那么永夜就是螳螂身后的黄雀。
他在朝着那个方向靠近,直到——他遇到了周白榆。
“永夜应该是全程都知道金乙或者说所有人的想法的。”
“如何说服这些人再度发光,如何让这些人同时发光,这还只是其中一环问题。”
仿佛两道身影,开始一点点重合。
总感觉像是官方吐槽呢,周白榆内心吐槽。
这些人实在是过于凄惨,以至于周白榆讲笑话,他们都不会笑,只会阴恻恻的看着他。
“他要的从来都不是蜷缩在黑暗里苟活,如果在这里妥协,选择悲剧一样的活着,那他就真的死了!但如果你愿意去追逐月亮……”
一方面,是要让他们大脑活络起来,不能真的沦为行尸走肉。
“金乙不过是从一个夜晚,逃到了另一个夜晚。”
“还有第二环问题,也非常难解决,一旦我醒来之后,我就算扭转了黑夜,那么我能百分百保证——二阶异行者的我,可以打败永夜吗?”
如果还有一个人可以让这里的人活跃起来,那个人必定是云朵。
首先是和周围的人融入进去。这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办到的,和他们聊天,给他们讲故事。
它将那个熠熠生辉的英雄,彻底打入了黑暗中。
每每凝望夜空,云朵内心深处都会有一种恐惧。
但她还是眼睛眨都不眨一下,直直盯着那道光看,任由光芒将眼泪刺出。
第二个情报与先行者有关。
他们当然知道,云朵和金乙的关系。也知道那场事件过后,最难受的是云朵。
“第二,不要用命格做不好的事情。比如炼制出的能够增强桃花运的命格,可能会导致你对女人……甚至男人的吸引力都很高。”
但有些命可能会比较凶狠,未必能够承受住。
当年永夜对这群人所做的事情,可谓残忍和蔑视到了极点。
“我相信你们每个人心里也有火种的。云朵,夜魔并非不可战胜,它也并不是真正的神。”
这句话往往没有说完,就会忽然失语一般沉默。
“不过命这个东西,因人而异……哪怕只是短时间,一些命格也可能很你的命数不搭,导致命格发生变异。”
周白榆发现这的确是一个人才:“也是你们未来之门的?”
洛回的价值当然不仅仅于此,洛回是一个极其善于观察的人。
但她真的害怕失败,害怕再次辜负每个人的期待,她还在做着最后的挣扎:“我们已经做出了选择,也为这个选择承担了痛苦……姜闲雾,你放弃吧,放弃吧。现在大家已经,没有余热没有更多的光了……”
“但这里就非常的复杂且困难,因为这些人一旦被我说服,就会对未来产生期待,一旦产生期待,就会发出光。”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