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差异点末日

作者:更从心
差异点末日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097章 事态频发的一天

第097章 事态频发的一天

众所周知,四大天王有五个,传统的四个特殊模式似乎不够用了。
他终于痛到醒了过来。
“另外,他参与的难度也是s级。”
至于张郝韵,直觉告诉他,张郝韵应该不是威胁了。虽然放任这个女孩走在人群里,肯定也很危险就是。
“……”
“不过好消息是,你在中转站结交的好友里,有几个非常靠谱的存在。但你要想好。你可能是在拖一个人跟你陪葬。”
这句话就像是有着魔力一样。
醒梦无常没有耽搁,立马给周白榆打了电话。
“反过来也一样,他在他的征召里,表现得越好,存活越久,得到的信息越多,你也会得到额外的帮助。”
他在半空中,试图翻个身,但却发现好像无法完成这个动作。
恰好这个时候……周白榆因为穿上了那双鞋,正在电脑前等待版本更新公告,想看看自己这次会前往哪个地方。
周白榆心想着完了,恐怕这个忙,如果和光同尘不帮,其他人也不会帮。
醒梦无常看到墙上那些仿佛黑色血管一样的东西时,登时慌了。
有人将她拉住了,那是生平第一次,她感觉到这个世界好像是有人需要自己的。
周白榆正在疯狂立flag,宛若行走的人形刺猬。他现在的想的就是以毒攻毒。多插几个旗,说不定就能反向奶活自己。
“别吼,老子也郁闷啊,我他妈再能打,也是个普通人,我怎么关得住她一个大魔王?”
中转站内。
停了。
醒梦无常是一个没什么架子的传奇先行者,加上那社会人的气质,让周白榆很容易就跟他混熟了,说话也就不像最开始那么拘束:“呸呸呸呸呸,段哥,你能不能盼我点……”
“什么玩意儿?”周白榆声音陡然提高八度。
不是梦啊……
厨房的菜刀架上,菜刀不断碰撞,壁橱上的碗筷也不断碰撞。
可在片刻的喘息里,他又看到了张郝韵干净的眼神。
最关键的是……他居然又一次遇到了特殊模式。
心累,现在就是非常心累。
“还有王法吗?还有法律吗?”周白榆内心咆哮,只感觉整个人焦头烂额。
在睡梦之中,张郝韵的手一挥,醒梦无常顺着张郝韵手臂摆动的方向,狠狠砸在了墙上!
琳姐居然露出了期待的笑容:“假如你的表现很糟糕……你的朋友就会在评定后得到一些奇怪的惩罚,导致他也变得很糟糕,从而又影响你。”
“简单来说,这次征召虽然是单人征召,但规则会要求你强制从你的好友列表里挑选出一个人……进入另一场征召。”
被人折磨自然不是好受的。
她全部想起来了,自己经历的不是梦,是周白榆真的来到了自己身边。
周白榆没得选,接下来的挑战,他必须全力以赴,所有可能提升自己的赌博,他都得赌。
记忆交换?这倒是非常不错的能力,无关的,一些毫无意义的记忆太多了。
他甚至安慰道:“那小子其实已经没事了,生龙活……”
就在他始终见不到和光同尘回复,以https://www.hetushu.com.com为即将被拒绝的时候,和光同尘给了他意想不到的回答:“太棒了!这样的赌局才刺|激啊!”
咔嚓,醒梦无常的骨头都发出被挤压的声音。
“当然有关系,你在你的征召里表现得越好,存活越久,或者额外获取的信息与道具越多,你的伙伴在另一场征召里,就可能得到越多的帮助。”
紧接着,张郝韵的手虚空一握,醒梦无常便感觉自己好像承受了一招龙卷风摧毁停车场,脱氧核糖夜袭寡妇村。全身上下剧痛无比。
“那大魔王……醒了!张郝韵醒了!”
唯有呼噜声震天撼地的醒梦无常,依旧做着美梦。
事情比周白榆想象中还要严重得多。
最后,我们加强了夜魔一族在夜晚的能力,但对应,让夜魔一族在白天变得更为弱小。】
“我即将前往一个生存率极低的游乐场,跟一群戏耍人类的魔物玩好游戏。”
不过总算是活了下来。而且,醒梦无常发现,周围的腐败也消除了。
原本茫然的张郝韵,本能的被这股气味吸引,想要越发暴戾的折磨醒梦无常。
周白榆内心有些忐忑,这等于是把自己的命交给一个人,同时也是那个人,把他的命交给自己。
醒梦无常忽然想起来……这个女怪物怕是不知道那小子的先行者名字?
“而我必须要挑选一个队友……挑战同一个难度的不同区域……我跟他虽然不在同一个区域,但会彼此相互影响。”
将自己从黑色的茧里面……救了出来。
周白榆能想到的,能麻烦的,也只有和光同尘,但他也清楚,这是一个拉人去死的做法:“如果会长……你不答应,我也可以理解,毕竟谁都不会相信一个异化者可以在一个似乎要靠武力的环境里……能表现得多好。”
周白榆早就习惯了,但还是有一点很好奇:“拖后腿的记忆?”
穿上这鞋子后,自己遇到的突发状况也太多了吧?
恐怕每个小时的表现……至少在大多数人看来,都不会太好。
周白榆决定,将今天定性为自己最倒霉的一天。
张郝韵其实不是要有意折磨这个人,她的一切都是下意识的。
“而异化者嘛,还是那句话,咱们那位神可不喜欢稳定,他就喜欢随机,所以你虽然可以决定自己舍弃什么记忆,但你换来的记忆……到底是有用的记忆,还是会拖后腿的记忆,那可就不一定了。”
让张郝韵身上那些眼睛尽数闭上,让她一瞬间从混沌中清醒。
张郝韵的动作没有停,那股施加在醒梦无常身上的力量也没有停,甚至因为醒梦无常忽然开口,她越发暴戾。
那些能够让人变得疯狂和腐败的黑色触手,也在不断逼近。
难怪不得叫友尽模式。
梦里的痛苦竟是无比的真实。
“可是段哥,我现在很麻烦……我走不开。”
大脑传来针刺般的痛苦,张郝韵的头发无风自动,醒梦无常的这间地下室里,各种摆件开始剧烈抖动。
这一瞬间和_图_书,醒梦无常甚至问候了张郝韵祖宗十八代。并且非常后悔为什么没有在这个怪物昏迷的时候,杀了她。
紫色酒喝出了圣者乌迪尔的沉沦,橙色酒喝出了死亡与轮回之神的调戏,而蓝色酒效力会低很多。
这种情况下,恐怕挑选谁都不太好。
而醒梦无常的背后,那些黑色血管一样的触手,也慢慢离开了墙壁,在空气中蠕动着,一点一点靠近他!
这大魔王怎么一句话的功夫,前后反差如此夸张?
琳姐解释的很认真,周白榆大概懂了:“就是说,我和他同时进入先遣世界,但是挑战的内容不同?但这跟友尽有什么关系呢?”
醒梦无常也懵了啊,尼玛,这一句话的威力这么大?
“走不开是什么意思?”醒梦无常声音也提高了八度。
醒梦无常迟疑了一秒,缓缓说出了坏消息:“她不见了……一眨眼就不见了。”
“你要不要找个神拜拜?我怎么觉得,以你现在的倒霉程度,接下来可能你会前往一个很恶劣的地方?”
【试炼难度:s级(新模式:友尽模式))
这难道是又要爆发领域?
他断然没想到,我,醒梦无常,最后要靠一个小鬼尬得抠脚的一句话……才能得救。
醒梦无常大口地喘气,梦中的剧烈痛苦,让他额头上满是汗水。
仅仅是一道念头,醒梦无常居然飘了起来。
“段哥,张郝韵就拜托你找一下,假如我能成功活着回来,那我一定去找个人结婚,嗯,打完这一仗我就退休,我一定不会输的,我现在有这么道具,飞龙骑脸怎么输?”
……
你即将前往魔族娱乐大赛,作为为魔族提供娱乐的物品,请在诸多魔物参与的巨大游乐场里,存活十二个小时。
提升了传奇物品和传奇特性的属性,但降低了爆出率。由于2.21版本魔物的智慧被进一步提高,但魔物贫瘠的精神生活让未得到改善,我们决定为魔物增加一些欲望。使其变得更具动主动性,以此加大先行者们的体验方式。
“艹,老子怎么能这么憋屈的死在这里?”
“……”
张郝韵的目光带着几分恐慌,她像是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让我跟她通话,她醒了也没关系,既然段哥你能打电话,想必她是清醒的,没有为难你?”周白榆虽然慌,不过思路还是清晰的。
醒梦无常的梦一瞬间变了。
澄澈的眼眸水雾氤氲,她耳边仿佛还回荡着周白榆那时的呐喊。
周白榆再次出现时,整个人跟骡马跪卒一样,臊眉耷眼的。
这个瞬间,醒梦无常忽然想到了什么。
挑战成功奖励:具体请在挑战成功之后,联系中间人。】
他大概能够猜到,什么狗屁魔族精神文明建设?
“我草,什么疯女人!”
坏了,问题是,我他妈也不知道他现实名字啊!
“因此,这一次你们不再是通关之后才会得到评定,而是每隔一小时都得到评定,根据你们一小时内的表现评定,决定给另一方提供何种帮助……或者何种惩罚。”
琳姐说hetushu.com.com道:“这次是蓝色的酒,嗯,运气只能说很一般。”
周白榆打定了主意,他立马联系了和光同尘:“会长,能不能帮我一个忙……”
就好比自己假如和某个变态交换了一小段记忆,说不定就会因此染上了某个变态的习惯,诸如女装癖之类的。
这让他心下稍安,方才虽然被折磨得够呛,但似乎也不重要了。
“姜闲雾!我是姜闲雾的朋友!”
醒梦无常傻眼了,他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张郝韵人居然消失了。
醒梦无常的身体也在这地下室的空间不断的……砸过去砸过来。
这下醒梦无常破大防,他堂堂红棍,当年的金牌打手,第一次感觉到恐惧。
这个地方虽然晚上安静,但人流量在白天可不小!
“这个能力倒是不错,可能会让你获取很关键的通关信息,但……我可得提醒你,在那个地方的,都是魔族生物,被欺负到心里扭曲的人畜……以及腐败种。”
琳姐说道:“这次不需要你支付先遣值,你和你的朋友,将算是第一次挑战这个模式的,我也是刚才,才通过规则启示,知道了这个模式。”
整个屋子,一时间只有醒梦无常痛苦的喘息声。
她的声音也变得正常,下一秒,所有的记忆全部涌现。
他一下子绝望,可下一瞬间,求生欲望似乎让大脑变得无比迅速!
现在好不容易大魔王安静下来了,结果人消失了。
渐渐的,随着压力越来越大,仿佛有无形的空气墙在挤压他……
“姜闲雾,你咋了,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你怎么不说话?”
周白榆无力吐槽,自己的倒霉程度还能再高一点么?
“就是说……我被征召了。马上就会前往先遣世界。”
就像是汹涌的暴雨猛然间停住,恐怖的风暴一瞬间消散,又像是密集射来的子弹,瞬间全部落在地上。
张郝韵的手简直就像是一个喝醉的指挥家一样胡乱摆动。
可很快,张郝韵就注意到……这间屋子还有一个活人。
人被逼到绝路,都是会信玄学的。
而梦里不知身是客的特性,会让醒梦无常有一定几率通过梦境,梦到自己即将到来的遭遇,从而逢凶化吉。
虽然已经脱下了鞋子,不过一切都为时已晚。各种事件已经开始发酵。
呼呼……
但这一切,似乎真的只是在梦境中,她的意识像是被刀劈开过一样。
这段话什么意思呢?人类的很多行为其实都是形成了记忆导致。
恐慌的情绪让魔王级腐败种嗅到了猎物的气味。
他在千钧一发之际,用尽力气大声喊道:“张郝韵!你相信神迹吗!”
醒梦无常的推断应该是正确的。
他摇了摇头,很快摒弃了这些杂念:“琳姐,我愿意支付先遣值,请告诉我什么是友尽模式……”
不过琳姐很快补了一刀:“如果是其他职业得到了这个赐福,那么他们是可以精准获取到有用记忆的。”
醒梦无常作为一个普通人,面对这种能够念力操控人的怪物,根本毫无办法。
“这下我们都是怪物m.hetushu.com.com了,谁也不比谁高贵!”
但就在他以为终于摆脱了噩梦的时候,他看到了张郝韵抬起了那长了不少眼睛的手臂。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这些新模式只会在2.30之后的版本出现。
梦里的毒打挨完了,现实里还要再来一顿。
试炼要求:七大魔皇对各族魔物领导展开了友好且深入的会谈,对关于如何提升魔族生物之间的主动性,加强魔族精神文明建设这一问题,达成了一致看法,并在各族首领的同意下,展开第一届魔物娱乐大赛。
……
“发生交换的记忆,会变成你自己的记忆,虽然真实情况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事情,但有可能因为属于你后,你会认为那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记忆,而有些记忆,甚至会改变你的习惯。”
2.30版本。
另外,随着世界腐败度总体提升,我们将会在后续的2.3以后的版本增添几种新的挑战模式,对应的,也会出现更多的奖励。
“对……对不起!”
琳姐这个解释,让周白榆再次感觉到了赌博有风险。
但他真的没有功夫去管了。
暴戾的气息仿佛永无止尽,她不断的使用力量,但却始终没有下杀手,其实就是在控制。
“老实说,这还是第一次,有先行者遇到了这个模式。”
经历了傻眼,沉默,蛋痛之后,周白榆看着忽然蓝屏的电脑,忽然涌现出无力感。
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周白榆忍不住内心来了句国粹。
【2.30版本更新公告:修复了部分道具失效的bug。
仿佛那种割裂并没有结束,忽然间,她又想到了自己似乎在完成一场进化,但进化好像被中断了。
效果:在接下来的一场征召里,你可以发动三次信息交换,选中一定记忆,和目标进行六次对应记忆交换,获取更多的信息量。】
毕竟人的一辈子,百分之八十都是无关紧要的记忆。
作为最早一批先行者,况寻一直很烦恼,如何才能将所有的先行者信息拼凑起来,如何才能不让先行者们不因为碎片化的信息,停滞不前。他带着这个烦恼最终死去……
和光同尘如果都不帮他,那其他先行者更不会帮。到时候只能由规则随机挑选……
不就是一堆魔族一起用更为“人类”的方式戏弄人类?
他一想到一个魔王级在大街上乱走……似乎比刚才更加恐惧了。
危机出现。
躲过了最为危险的黑色莲花魔王领域,却没想到最后死在自己的地下室里。
在括弧里的新模式似乎表明,第五个第六个第七个八个各种奇葩模式又出现了。
“我草,人呢?”
张郝韵似乎彻底稳定了。
而其他几个,天下无二,幻流烟,这些传奇先行者……关系不到位。
接下来……他必须要弄清楚,友尽模式到底是什么。
我草……
不过周白榆的一番话,很快让和光同尘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周白榆懵了。
立完各种flag后,周白榆在对面醒梦无常一脸懵逼中挂断了电话。
“呃啊啊啊啊!”
空气仿佛忽然间变得m.hetushu.com.com很重。
举起酒杯,周白榆将酒一饮而尽。
“其他事情我顾不上,我要活下去,最好的办法就是选一个很靠谱的队友……”
最后的记忆,浑浊,痛苦,她看到了无数人被自己的记忆折磨,也感受到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戾气。
黑色的触手开始出现在墙壁上,强大的腐败种,会导致周围的环境改变。
越是恐慌,越是不甘,便越会引起张郝韵的杀戮欲望。
整个人仿佛不断坠入漆黑的深渊,但最后,在无数只手将其拖入更深的地狱中时……
嘴里念叨着这句话,张郝韵忽然哭了起来,开始不停给醒梦无常道歉。
但问题就在于……
周白榆说不出话。
“所以,你也不要指望他能为你带来什么帮助,你可能会因为对方糟糕的表现……每一小时被处罚一次,你的处境会越来越难。”
彷徨,无助,澄澈。
而换成其他人,他还真信不过,不管是骡马跪卒,还是诡妇,或者雪妖等等,这些人显然实力不行。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反复蹂躏,在梦中想着是梦,醒了就好了,一醒来发现更可怕。
挑战失败惩罚:先行者将在1.0版本的世界里,以随机方式自杀。
周白榆也猜测,张郝韵现在如果还有想要见的人,那必然是自己。
但他就这么巧,被征召到了2.3版本。而且友尽模式……听着就有一种会被坑的感觉。
“现在这个情况是这样的……小子,我认为你对张郝韵的影响力挺大的,如果是你的话,说不定能够让她安分下来,我们现在就是要想办法找到她!或者让她知道你的位置,我猜她可能现在很想见你!”
2.30版本也就罢了,自己为什么还会前往一个魔族游乐场?
周白榆的话尚未说完,醒梦无常的诅咒就应验了。
【大先行者况寻的烦恼。作为蓝色的酒,你不可能获得诸神或者圣者的赐福,但能够拿到大先行者的赐福也不错。
发现姜闲雾进入了中转站,和光同尘一喜,正好想要询问关于防守模式的事情。
但还有更绝望的事情。
她在压制着自己的杀戮欲望,却又因为茫然,而不自觉的做出一些暴戾之举。
她的目光不再猩红,但却比咒怨里的伽椰子还可怕,仿佛是目眦欲裂的盯着醒梦无常。
醒梦无常也落在了地上,咚的一声砸落在地。
“段哥,啥事儿?”周白榆的语气明显也比较焦虑。
但也是在这个时候,醒梦无常忽然想到了某个人!
电话两头的男人,都陷入了沉默。二人齐齐蛋痛起来。
他很快冷静下来:“现在的情况是……张郝韵失踪,可能会引发危险事故。”
“你不能指望他们是什么心里健康的人……说不定你会忽然爱上吃人啊,同性操戈啊这些猎奇行为。”
“你说。”
如果是纯粹的解密还好,但现在,他感觉这场试炼恐怕更适合天下无二跟和光同尘这些实战派。
自己在一个游乐场被一群魔物玩弄,玩逃生游戏,作为一个战斗力不强的异化者……
好像自己的运气,真的在某一刻……逆转了。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