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差异点末日

作者:更从心
差异点末日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091章 神迹降临!

第091章 神迹降临!

随后,周白榆发生出一声怒喝,竟是将张郝韵从残缺的茧囊里,硬生生拉了出来!
他的力量还很虚弱,由于刚刚注入试剂后不久,不仅仅要承受试剂对身体的改造,承受A博士留下的“腐败之液”的霸道效果……
腐败种的转化,有两种,一种是自然腐败,往往是被某个忽然出现的腐败之蛊感染。
他今天就是这道神迹!
她早就想要大声的回应,早在很久之前,在每一次遇到幸运的人与物的时候,在最孤独的时候,她都想要声嘶力竭的喊出来!
而随着茧囊不断被破坏……强行破茧,对张郝韵似乎也是一种巨大的消耗。
“好,相信就好,我带你离开这里!不要害怕!”周白榆这么说着,仿佛她不是那个让人畏惧的怪物……只是一个被惊吓的小女孩。
进入黑雾区的人,普通人类,只会在第一时间里……贡献出恐惧,绝望,憎恶。
她甚至以为……这是被自己转化的征兆。
不会有人喜欢一个怪物。
构建黑色莲花领域的黑雾……也在迅速消散。
“他不可能赶到的,即便赶到了,又能做什么呢……”
但也只是转瞬即逝。
二分之一的比例瞬间崩塌,那如同冻结火焰般的晶体,正在不断侵入周白榆属于“人”的部分。
终于,她看到周白榆的双手不再是疯狂的斩断那些触手,而是将自己的双肩抱住。
这就是A博士的研究。
但在这之前……周白榆已经马不停蹄的朝着黑雾区域迈进!
而属于“腐败”的那部分自我,似乎正在欢愉,正在觊觎着这个早就该更新的世界里……那无穷无尽的绝望。
昔日的亲人,挚爱,朋友,全部变成了可怕的怪物。
周白榆还是听不到,因为张郝韵的回应太小声了。
她放声大哭,因为折磨的一生里,这是第一次有人对她这么好。
而如果真有先行者靠近茧囊,也只会被转化为腐败种。
包裹着张郝韵头部的黑色触手,几乎已经被这赤红色结晶的尽数清理。
张郝韵的资质极高。
和_图_书这下我们都是怪物了,谁也不比谁高贵!”
不管周白榆的本意如何,但这一刻,在张郝韵的眼里……这就是自己人生中得到最为炙热的爱。
甚至也不清楚,为什么这件物品无法被药童异化。
她身上的猩红之眼,因为极度疲倦,开始一只只闭上。
不久之前,她还可以感受到黑雾里的众生相。能够看着那些进入黑雾,被记忆折磨的人。
他听不到张郝韵的声音,耳边只有无尽的噪音,各色记忆里扭曲之人的低语。
而没有先遣之躯的先行者们……所有能够做出的行为……似乎都无法改变眼前的困局。
周白榆的记忆里,或者说药童的记忆里,虽然不知道各个版本的细节。
怪物就该去尽情的杀戮和破坏。
这道黑雾缠绕着的,有着人类轮廓的存在,正是周白榆。
在父亲的咒骂声里,她也以为……那个男人不过是随口说说罢了。
她的声音充满了自责,也忽然间,她拥有了一丝对这个世界的留念,想要与腐败的意志,进行对抗,想要拿回这具身体。
他也不知道注射了A博士的这件最伟大的遗物后,到底会发生什么……
显然,A博士试剂导致的“逆腐败化”正在呈现出副作用。
这是张郝韵最绝望的一刻,可也就是这一刻……
因为在她的脑海里……闪过了一个男人的脸。
可他顾不得那么多,今天无论如何,他也要带张郝韵离开这里。
她听到了。
他的意识里,已经浮现出了A博士的警告。
莲花之中的各色记忆怨灵,也全部消失不见。
“不要来啊。”
女人也终于恢复了一些视野,她看到了,男人的手臂撕破了茧壁,但男人的一只手,也不再是人类的手。
“不要来救我……不要来找我……”
这不是会坍塌的梦境,在这里,也不会靠着意识到是梦,改变任何事情。
那赤红结晶一般的手臂,已然代表着这个男人变成了怪物。
因为害怕虚假的希望,所以就选择不要给自己任何希望。和_图_书
他的意识被无数扭曲的,惨不忍睹的记忆轰炸……
是啊,相信啊,一直都相信,所以才始终背着那些苦痛活着,所以才始终在拥抱生活。
猩红的眼睛,黑色的触手。
张郝韵已然完全无法感觉到自己对外界的支配。
或许作为这个世界,目前意义上的第一只腐败种,她的存在,真的是有着对这个世界……一击必杀的威胁。
但他终究是靠着巨大的执念,一步步走到了这里。
但他清楚一点,先遣世界魔物入侵,伴随着腐败降临,人类节节败退的一个原因,是因为很多武器无法使用。
换而言之……他的抑制,并不是从医学层面,而是从物理层面——斩断腐败!
仿佛这种结晶,天然可以对腐败之物造成巨大杀伤。
但那一刻……属于人的部分,就永远的消失了吧?
他的双手毫无犹豫的探入黑色触手形成的茧壁上,如猛兽撕裂猎物一般,竟然试图将那层茧壁撕开!
啪嗒,一男一女,两个怪物竟然同时倒下。
同是这一刻,透支逆腐败化的周白榆,强行破茧的张郝韵,都失去了意识。
而隐隐猜到了这一幕的张郝韵,只是低声啜泣道:“我说了,不可能靠近我的……”
她这么想的时候,那些拉动着她下沉的触手,在一瞬间有了停滞。
人们都以为,这是一种医学层面的抑制。
在最绝望最孤独的深处,那道声音由远到近,穿过一层层黑暗而来!
还有一种,则是高阶腐败种的转化。但这种腐败转化,有很大的缺陷。
红若烈火的手臂上,遍布着如同鳞片一般的赤红的结晶,仿佛是可以将腐败触手轻易而举切断的神兵利器!
她的灵魂仿佛要裂成两半。
而他无法想象,仅仅还是一颗茧就能施展魔王级领域的张郝韵,在破茧进化之后,会是什么样子。
也是直到此刻,她才真正感受到了这个人的疯狂。原来这个世界真的有人会为了自己做到这样的程度!
转化者,会吸收被转化者的一部分潜能,并且对被转化m.hetushu.com.com者,具备一定的支配效果。
可很快,那道身影还在靠近。
“相信啊!我一直都相信啊!!不要丢下我!不要讨厌我啊!如果有神的话!就把神迹带给我啊!”
此时此刻,天下无二正准备前往中转站。接下来,这几位传奇先行者也会得到和周白榆一样的结论——目前没有任何办法解决黑莲。
无数的黑色触手,被诡异的赤红结晶斩断。
但他也毫不在意,仿佛笃定自己一定可以得到回应一样:“张郝韵!你相信神迹吗!”
一半的身躯仿佛被冻结的火焰包裹住,不规则的红色结晶状躯体,正在对着已然撕开了缺口的茧囊,疯狂破坏!
人有时候真的很可笑,明明是期盼着的,但却会因为自卑,会因为害怕打扰,害怕影响别人,强行将话反着说。
黑莲之中。
“张郝韵,你相信神迹吗!”
那个对世界充满怨恨的“自己”,会彻底掌控这具身体。
他看着脖子以下,几乎全是猩红眼眸的张郝韵,仿佛完全没有恐惧:“我说过的吧!人生一定会越来越好的,不管以前怎么样,以后有任何事情,大家可以共同承受。”
在众人的说法里,A博士制造了能够抑制腐败的药物。
就仿佛是吸血鬼的血拥一样。
她想了想,似乎这样也很好。
所有靠近黑色茧囊的人,在触碰到茧囊的瞬间,都会被无尽的绝望,和无数黑色触手瞬间渗透,转化为效忠于茧中之人的次级腐败种。
黑雾之中,一道身影正在不断撕碎那些记忆中怨念凝结的怪物。
巨大的黑色莲花领域瞬间坍缩,那些构建成茧囊的黑色触手,也如同将死的虫子一样,开始不断到处乱爬,随后在不断的蠕动中……一点一点失去动静。
张郝韵的瞳孔皱缩,她甚至以为这是意识深处的一道幻听。
象征着腐败的,无穷无尽的黑色触手所形成的茧囊,已然将她和整个世界隔绝开。
无数触手在拉扯的过程里断裂。而随着张郝韵彻底脱离茧囊……
“回答我!你相信神https://www.hetushu.com.com迹吗!”
“周白榆……烦人糟糕的生活总是一成不变,而厄运也只会不断发生,接踵而至。”
而黑莲之中,张郝韵感觉到……自己仿佛在分裂。
但她不确定。
黑暗深处的张郝韵,似乎隐隐听到了什么。
黑色莲花不断扩散,笼罩越来越多的区域,谁也无法想象,这多莲花绽放的时候,临襄市会是一个什么景象。
“不相信不相信不相信!还要我说说几遍啊!这个世界没有——”
……
黑色触手不断刺破周白榆的皮肤,试图通过腐败化来转化他,驯服他。
死死咬住嘴唇,想要忍住眼泪的张郝韵,再也无法忍耐。
领域的展开,让所有领域内的人,都遭受着扭曲记忆的困扰。
张郝韵意识到了,破茧之刻,自己会变成真正的,让世人畏惧的怪物。
没有未来。
没有救赎。
不过这对周白榆而言,消耗也是巨大的。
只是生活真的太绝望了,绝望到她认为自己这样的人,根本不配得到幸福。
“可如果现在我还在畏首畏尾……那么世界的毁灭,便是从这一刻开始!”
没有人可以进黑色的茧囊。
自己已经成为了一个让人恐惧的怪物,哪有什么共同面对?
他发出愤怒的吼声,在黑色莲花领域里,不断的回荡着。
……
他想过很多可能……但最终发现,大规模的武器不可能使用,寻常的武器已经很难伤到那颗茧。
“张郝韵!你相信神迹吗!”
她的意识也变得模糊起来,可整个人,始终倔强的硬撑着。
他起先前行的很艰难,记忆中的人变成的一个个怪物,都让他疲于应付。
在这一刻,她感觉是如此的孤独。
既然人类解决不了,那就变成怪物!
仿佛猩红的花朵在一朵朵凋零。
他还要对抗A博士本尊的一道意志。
想通这一切,周白榆便果断的离开出租屋。
要么因为人道化,无法使用。
怪物也不该喜欢任何人。似乎也没什么不好,反正这个世界糟糕透顶啊。
此时的周白榆,半张脸还是人类,另外半张脸https://www.hetushu•com.com,已然覆盖了红色的晶壁,像是被冻结的红色火焰。
要么因为面对腐败种和魔物,那些武器在扭曲的规则下,根本没有办法发挥作用。
声音更加洪亮,更加的不容拒绝,他只要一个回答,也只允许一个回答!
而下一刻,这道吼声还在不断逼近,像是一道要把黑夜劈开的震雷!
但现在,属于人的部分,已经镇压在了意识的最深处。
所有的情绪瞬间爆发,像是瞬间决堤的大坝!
而他研制的最终成品……正是针对这两样东西的。
她忽然很想要大声地哭出来,想要喊出某些话,可是哭给谁听呢?要喊什么呢?
话语忽然停住。
张郝韵不敢相信……周白榆竟然真的将层层茧壁撕碎!
不断下沉,越沉越深。仿佛黑色的海洋深处,有无数只黑色触手,将她不断拖入深海之中。
那些黑色的触手,不断地蠕动着,将她视线里的一切都淹没,属于“人”的一部分自我,正在黑色的海洋里……
没有希望。
数十秒后,一个男人打了个哈欠,蹲在两个怪物身前,探了探周白榆的鼻息:“事情居然会朝着这样发展……真了不起啊,姜闲雾。”
就好像这个世界,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但渐渐的,他似乎对某股力量掌握的越发纯熟。
这一切思考,显得无比绝望,但周白榆没有绝望。
但他做出撕裂的动作更加迅猛,他仿佛一个不得到回答,就绝不会停止提问的倔小孩!
双手疯狂地挥舞,像是战场上失去了视野的剑客,只能以不断地挥剑,来做最后的反抗!
这一瞬间,她无比的恐惧:“周白榆……是你吗?不要靠近我……不要靠近我……现在的我很丑啊……”
那道身影依旧保持着人类的轮廓,但全身都被诡异的黑雾所缠绕着。
和梦境不一样的是,这些怪物在领域之中真实存在。
他满身伤痕,终于走到了无数记忆怨念们不敢靠近的地方!
他的另一面彻底激发。
但事实是……疯狂的A博士发现,腐败种虽然千奇百怪,但都有两个特点——猩红与黑。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