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差异点末日

作者:更从心
差异点末日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033章 花式找死

第033章 花式找死

姜闲雾还不知道自己莫名其妙成了反杀猎人的焦点人物。
他就站在楼梯口,聚精会神的听着音乐曲目。
这个孩童的父亲,也许以前非常受人尊敬。
周白榆甚至来不及痛呼,整个人就像是被晒化的巧克力一样……瞬间变得粘稠。
歌曲不长。
整个人瞬间失去重心。
他再次复活。
但这也说明,如果自己能够解开谜题,那么收益也一定很高。
美术作业。
但周白榆也是一个狠人:“妈的,就算是死,也不能是上次一样的死法。”
通过语文的作业纸上,那篇作文,周白榆基本确定了一件事——
美术作业大概率是画纸,只要看到那张画纸的内容,或许就能找到解开谜题的最后一块拼图。
“大概是了,虽然我们已经知道他的身份是药童,但血猎模式的默认规则,就是猎手强过猎物。除了忽然开挂,我想不出有什么可能性反杀猎人。”
除了凌寒酥经历的迷宫……其他两张作业纸,几乎都是秒杀他。
不过周白榆清楚,还不到时候:“我还差一个关键的东西。”
但死亡与轮回之神的判定是——自杀中的撞墙而亡。
“欧皇,绝对是欧https://m.hetushu.com.com皇,他一定是异化出了什么强大武器吧?”
周白榆再度死亡。
死亡真的很可怕,尤其是被强酸腐蚀。
想到此,周白榆停住脚步,也不在意那些血肉像是闻到了味道一样,开始慢慢朝着他靠近。
所以这又是一次不同的死法。
“我已经从语文那里,查到了很多信息,那么下一篇信息,很可能就和美术有关。”
他脑海里已经有了大致的行进线路。
难不成,姜闲雾真的可以通关么?
踢开门的瞬间,他就看到了被感染的两颗肉|球。
这里存在着一个天才孩童。
不过周白榆的运气不怎么好。
原本因为天下无二的一句话,有些冷清的先行之声公众区,忽然间变得炸裂起来。
“爸爸说一定有办法让妈妈好起来的。我相信爸爸。他会在今晚回来吗?今晚是我十二岁的生日。”
周白榆还是很兴奋的。
大楼的诡异震动再次传来,周白榆猜测……负一楼里藏着的那个怪物,就是一切的终结……
周白榆很快看到了自己要找的东西。
周白榆猜测屋内可能是与“音乐”有关的作业。
不过百川避难和_图_书所公会的人不这么想。
但现在,他也许连普通人都不如。
这话自然是在先行之声的公会频道说的。不然显得太凡了。
周白榆小腿最终被烟雾碰到了,只一瞬间,他的小腿直接化为血水。
新手钓鱼人:“当初我们会长,也过了血猎模式,有时候成长性和智商,也是一种资源。不要老觉得别人开挂好吧。”
“我在外面听这首歌曲,并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
关于姜闲雾的讨论越来越多。
他只是孩童年纪,但已经能够做很多高等数学物理的题目。
他已经确信,作业纸上藏着一些信息,这些信息未必都有用。
似乎都倾向于姜闲雾是走了狗屎运,异化出了某件宝物,才能反杀猎人。
咚!咚!咚!
“晨晨……晨晨……别……别怕!”
周白榆没有多想,他进入了二楼的另一间屋子。
……
没了一条腿的周白榆,强忍着痛苦,用另一条腿躬身发力,用尽药童强大的爆发力……整个人一冲!
但眼下,他还需要一个关键信息——
但众人不觉得姜闲雾是那种级别的天才。
这或许和他的父亲有关,这一定是一个伟大的父亲。
https://m.hetushu.com.com烟雾开始弥漫,那一老一小的两颗肉|球,发出痛苦的哀嚎。
因为蛊楼的难度,不在于血猎,而在于蛊楼自身。
内心虽然吐槽着,不过周白榆没有任何停留,已经开始朝着第三层走去。
他没有任何犹豫,跟疯狗一样逃出了这间屋子。
但很快这个想法被否了。
“奶奶……救我……我不想吃肉了……”
砰!
这话倒是真的。
当初在血猎模式里活下来的,还有那位百川避难所的会长——和光同尘。
这意味着第二层楼的B号房,住着两个人。
一老一幼两个声音,渐渐淹没在了血肉中。不断扩散的血肉让整个屋子变得拥挤。
只是很可惜,根据药童的记忆——人类科技倒退,越是高等的知识,在后面越没有用武之地。
一楼的另一座,也就是凌寒酥对面的那间屋子里,传来了歌声。
二十秒后,作业纸似乎感觉不到活物,不再喷出诡异强腐蚀性烟雾。
【死亡与轮回之神的调戏,完成度4/16。请在任务完结前,再以不同的方式,死亡十二次。】
三十秒后,周白榆完好如初。
那些血肉不断扩散,又被烟雾不断腐蚀,脓液血和_图_书液腐肉伤口……全部糅在一起,要多恶心就多恶心。
“化学作业……”
直觉告诉周白榆,那个孩童或许就是最绝望最憎恶世界的人。
【死亡与轮回之神的调戏,完成度3/16。请在任务完结前,再以不同的方式,死亡十三次。】
现在的他,正在寻找最关键的线索。
这段信息浮现的时候,化为液体的周白榆,身体开始慢慢重组。
“但好像这些作业,都是只对屋子内部之人的诅咒,迷宫没有蔓延出来,写满死字的作文也没有对离开屋子后的我造成影响。”
也不顾得凶险,周白榆赶忙查看。
那些只在2.21版本建筑里才能看到的黑色细线,越来越多,像是墙壁里的血管一样,一根根浮现。
……
而几位会长们,似乎忽然有点开始后悔了。
大概一分钟,周白榆听完了,短短一分钟里,蛊楼又变得奇怪了几分。
这个地方的死亡率高得离谱,如果没有buff,自己根本不可能通关,以现有的智谋,武力,无论如何也无法通关。
数秒钟后……
周白榆忽然想到……
虽然和第一次死亡很相似……
“异化者……如果真的欧皇起来,确实可以跟开挂一样。和*图*书但……他真的就那么好的运气吗?”
西瓜撞在了墙上,浆水迸发,将墙壁染红,华强看了都得说甜。
学习让人痛苦这个说法,上升到了物理层面和生理层面。
和光同尘倒是觉得挺正常的:“超越对手克服困境制造奇迹……这不是咱们百川人的标配么?这群人真是少见多怪。”
但语文和美术课题的作业纸上,或许信息很关键。
“我草!”
他在茶几上,看到了一页作业纸。
听完每一个调子,然后用心记住脑子里。
作文里提及的那段内容——
来不及让他喘息,“作业纸”仿佛检测到了屋内又有活人,恐怖的绿色烟雾又一次喷出,伴随着不断靠近的血肉……场面恐怖无比。
“数学化学物理政治历史……这些课题都具备很大的局限性。课题题目的答案,往往是死的。”
“但只有美术和语文,是具备强大创造力的。”
甚至谜底,就在那篇作文里。
“也许我进入那间屋子,这音乐就变得致命起来。说不定会是让人产生痛苦地死亡音乐。”
“太痛苦了。他妈的,你学的这是什么化学?”
音乐是一首变了调子的生日快乐歌。
诡异的作业纸上忽然喷出了绿色的烟雾。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