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差异点末日

作者:更从心
差异点末日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025章 狂人姜闲雾

第025章 狂人姜闲雾

“当然不会,能救一命是一命,保不齐以后也有合作的机会呢,不浪费时间了,兄弟,所谓血猎模式……”
“当然,先行者如果不竭尽全力狩猎你们,或者他的一言一行,有意放水,而不是算计你们……他也会被抹杀。”
“不能让她死,得让血猎者放弃击杀凌寒酥。”
周白榆大概懂了。
如果说原本的版本是pve,那么血猎模式就是加入了pvp。
无疑这一切已经成功了,人类被成功分化。
现在,他对百川避难所的观感略微提升。
这就和看攻略要钱,发攻略也要钱一样。
“或许那里藏着极为有价值的线索。”
“白天一切都是正常的。雪妖在白天里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但九十二号避难楼里,确实有很多古怪的事情。”
任何第一次看到这种场景,看到人类互相掐架的人,都会觉得这是傻逼,都末日降临了,这群人却在内耗。
血猎模式,就是比原版多一个强大的“伪装者”,一个刺客。
“雪妖死在了入夜后的第一个小时。”
导致她能提供的有价值的情报实在是不多。
周白榆其实不担心自己。
“准备好了,但是……对不起,我进去后,没多久就死https://www.hetushu.com.com了,所以我的情报价值也不大。”
但事实上……这就是现实,这就是人性。
“我们”越是增加人类的交流难度,那就越说明,人类应该将各种信息拼凑起来,组成一副完整的绘卷。
他比较担心凌寒酥。
凌寒酥很自责,在“蛊楼惊魂夜”表现实在是太差了。
“我们不知道到底谁会被安排进去,就连那个人自己,大概也是你们出现倒计时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成为了猎人。”
值得一提的是,似乎所有社交,都会想尽办法压榨先遣值。
周白榆猜测,这样的攻略可能很多,于是导致人们也不再愿意交流攻略。
“我其实不会死亡,但凌寒却会死亡……凌寒酥可以不进入那栋楼里,但就算如此,她还可能被血猎者击杀。”
“那个地方,就不是新人可以去的,但却只有辅助职业和新人才可能被征召。”
他退出了私密交流频道,在公众区域发了这么一条信息:“哦,谢谢好心人的指点,我已经知道了什么是血猎模式了。”
前前后后的讯息,耗费了周白榆二十八点先遣值。
周白雾无声的笑了笑,摇摇头,很快和*图*书排除了这些杂念。
周白榆发现……
自己在做的事情,和这些人理念不同,他们认为自己必死无疑,自己的求生仿佛都是错误的。
张老西不断的发着消息。
而且这个狩猎者的实力竟然还远远高于自己凌寒酥。
“我们”似乎非常抗拒人类相互交流,“我们”的一切措施,都在增加人类的社交成本。
“凭借凌寒酥的信息,或许能够在夜晚到来前,找到一些线索……”
百川避难所的人及时出现,让周白榆看到了希望。
他立马支付先遣值,和雪妖,张老西成为了好友。
这也没错,可周白榆相信,攻略一定是有价值的。
先遣值都留着提升自己。
这个刺客不会被怪物攻击,有可能是怪物身份,也有可能是人类身份。
但如果对方拒绝好友请求,先遣值不退还。
张老西:“别说那些,如果兄弟活着回来了,能加入我们百川避难所不?”
但价值确实很有限。
“有任何问题,一定联系我们,我们会按照最低发布价格,给你提供攻略讯息。但很遗憾,蛊楼惊魂夜,参与过的兄弟……都死了。”
周白榆也在最后的几分钟里,赶快阅读起来。
看着先行之声的弹幕上和*图*书,那些疯狂嘲讽自己的人,周白榆觉得他们像一群被降智的傻逼。
“按任务来说,必须完成一次杀戮,就不会被抹杀。所以只需要杀死你们其中一个。”张老西回答得很迅速。
1.0版本,甚至还有了性别隔阂。男性和女性互相仇视。
“老西兄,血猎是将我们都杀死算结束,还是杀死其中一个算结束?”
雪妖作为发布者,则耗费了六十八点先遣值。
但现阶段,这些事情显然是不现实的。
周白榆一心二用,一边客气的应对,一边了解着雪妖的记忆情报。
显然他也比较担心,在短暂的时间里,姜闲雾能不能获取足够有用的信息。
他也不再去看漫天的嘲讽帖子和节哀帖子,私聊道:“我好像在所有人眼里,都是必死无疑的情况了。这种时候,你居然能花费先遣值在一个准死人身上……你这个朋友我交了。”
同时张老西说道:“加油吧,兄弟。我觉得你已经做成了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我们会长说过,这个世界很多事情,最难的不是走完全程,而是跨出脚步。”
“一方面,我可能要搜集信息,获取一些友好之人的情报,一方面,我还要甄别这些情报真假,同时小心背www.hetushu.com.com后自己人捅刀子……”
“害,我还以为多大个事儿,不就是有个菜逼潜伏进去,准备狩猎我?就这?你们不会认为这个菜逼真能杀死我吧?”
发起好友请求的人,会消耗先遣值。
“原来所谓的蛊楼,就是九十二号楼,我们去的时候,是在白天……”
“这就是他的任务,扮演……怪物一方的猎人,狩猎你们。”
“他不会被版本里的怪物攻击,他获取的身份,就是怪物中的一个,但还能使用他自己的一些能力。”
张老西说道:“简单来说,会有一个先行者……被强制安排进去,成为猎人。他的实力远高于你们。”
周白榆闭上双眼,脑子里开始构思计划。
这一下,整个版面全部安静了。
为了保住凌寒酥,周白榆也顾不得许多了。
上帝为了防止人类造出一座通天的塔,于是让人类有了语言隔阂。
所以人类本性就选择了沉默。
仿佛就该哭着求他们帮助……
末日降临,人类本该联合起来,交流信息。但因为交流信息可能会导致自身生存资源减少……
同时,如果对方接受好友请求,对方也会扣取先遣值。
也以先遣值付费的方式,极大程度的提高了人类交流成本。
“他也和*图*书可能会隐藏为某个你认为是友方的人。在关键时刻给你致命一击,或者给你错误信息。”
“要解决这一切的话……就得在白天有限的时间里,调查清楚。”
“不知道有没有用,得先试试。”
一旦人类有了隔阂,阶级隔阂,语言隔阂,国家隔阂,理念隔阂,种族肤色隔阂……都会形成不同势力。
也许这一切,都是“我们”一步步引导的结果。可本质上,人类的历史证明了无数次——
“我要是不加入……你是不是就不透露情报了?”
而“我们”似乎为了让人类无法攻克各个版本……
艹。
“雪妖,情报准备好了没有?”
事实上影响还不止于此。
“等于是,相比起原本的生存考验,你们还要面对一个实力强大的先行者。”
但她还是耗费先遣值制作出来了。
许是周白榆的反应,和众人想象中差距太大……
“因为到了夜晚,这楼里竟然多出了许多怪物。”
自己甚至无法识别他,可能走到自己跟前,也就跟一个版本里的“npc”一样。
“而他必须要全力杀你们,主观意愿上,也要杀你们。成功击杀你,会获得除开你专属个人特性外的全部财产。”
不免让他想起了巴别塔。
这就非常麻烦。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