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差异点末日

作者:更从心
差异点末日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016章 无法预测的周白榆

第016章 无法预测的周白榆

“你以为你在和他双向救赎?事实上,你的行为就是一场谋杀。你只是强迫别人救你。”
就当莫桑语以为,这本书很厚的时候,这本书竟然发生了变化……
凌寒酥的心很慌,正要开口。
莫桑语将其从书架里抽出的时候,都大感意外,很久没有第二面书架的书,能厚到这种程度的。
凌寒酥摇头。
当周白榆在倒计时到来的一刻,忽然消失在未知的时空里时……
莫桑语冷哼一声,这位严厉的老者露出讥讽:“不爱思考的脑子就会退化,退化了脑子的人就会狂妄,你还真狂妄,你自己的挑战尚且无法完成,这更难的挑战,你以为你能起到什么帮助?”
凌寒酥最终不得不接受交易,翻开了只被允许翻开的前几页。
诡异的事情再次发生。
当然,活着的先行者,才配有先遣值。
“我即将死了,钱财都是身外物……倒也不值得在意,但是莫老师,不像是那种会连死人都压榨的人。”
那个年轻人的未来……没有结果。
“可是他是新人啊!没有我的帮助,他怎么可能活下来?”
变薄,和图书意味着书页变少,意味着书里的主人公,经历在变少。
“怎么会是……先行之试……他竟然是新人?”
老者从第二面书架里,拿出了一本书。那本书的封皮上画着三枚十二面骰子。
但很快,他还是强行镇定下来:“知识不可能出错,一定是出现了某种新状况,我只是没有找到原因……嗯,一定是这样。”
老者直接说道:“这是救赎。”
“这……这,这不可能,周白榆先生……怎么会是这么色的人!”
莫桑语是知识与智慧之神的中间人。他很希望这些先行者活下来。
吊灯的下方,是一面长桌,与四排书架,各种材质与封皮的书本,装在四排古朴质感的书架上。
那是一本很厚很厚的书。
可这怎么可能呢?
那本书变回了原本的厚度。
这让他一瞬间,对脑子里的所有知识框架,产生了怀疑。
他也总是教导这些先行者们:要多思考。
凌寒酥怕被骂,一时间也不敢出声,被迫思考起来。
“这怎么可能……”
当然,这笔债远不止如此。
漆黑的世界里,忽然和*图*书有了光。
凌寒酥不敢顶嘴,她很想活下来,所以不得已用了这样的手段。
夜晚。
“你的运气不错,瞎猫撞上死耗子。居然真碰巧遇到了一个参加先行之试的人。”
老人说道:“你可知道为什么规则不选择让你这种挑战失败的先行者,直接被抹杀,而是选择一种奇怪的强制自杀么?”
多思考,只有三个字,但在那个让无数人恐惧,无数诡异规则的末日版本里,真没有几个人可以做到多思考。
有类似手抄本的,也有类似竹筒的,亦有卷宗一类的,或者仿佛词典一般的书本。
九大职业,九个中间人。
凌寒酥没有说话。
这件事确实不容商量,因为这是处罚机制。凌寒酥强行在周白榆那里要了一条命,所以430点先遣值,和一项特权,是她欠周白榆的债。
如果周白榆挑战失败,她和周白榆都会死。她很想知道周白榆发生了什么。
他虽然早已经占卜出了一个结果,知道凌寒酥不会死,但却想不到……
凌寒酥默默点头,记下教诲。
莫桑语再次演算了一遍,确信自己和_图_书原本占卜的结果没有改变。
这本书的主人,可以书写如此厚繁的书页。
凌寒酥进入了这间图书馆,疑似管理员的老人,则在长桌的另一侧。
想办法让每一个先行者,用光他们的先遣值。
不可能的事情还在发生。
凌寒酥不解地看着老人。
“难不成……周白榆先生他活了下来?”
橘黄色的灯光,让这不到八十平的空间,透着一股子暮气。
作为窥视者的第四阶存在,天慧师,莫桑语根本无法接受一个本该有定数的事物不断发生变化。
寻找了一天周白榆无果的凌寒酥,也进入了一片奇特的空间。
“我要窥视他。”
“为了给你们一次复活的机会。但有没有人愿意救你,有没有人愿意承担近乎死亡的风险,则需要你们自己去争取把握。”
成熟妩媚的赌鬼女人,暴力狂躁的教官,或者传播知识的图书管理员……
画着三枚骰子的书,依旧在不断变厚变薄。
她的身体颤抖,腿忽然有些软,整个人靠在了书架上。
“我真不想做你的中间人,但这是我必须偿还的债务。如果和-图-书你想活下去,要多思考。”
“可以,支付430点先遣值,并且我将从你身上永久拿走一件特权。这件事,不容商量。”
厚重的书却几乎么有重量,而莫桑语很清楚,这本书的厚度,已经是一个表象了。
先行之试?
它开始变薄。
但当凌寒酥进来后,他很快变得平静,苍老的声音说道:“即便在我漫长的生涯里,你这样的例子也不多。”
每个中间人都各有特色。
“你只能看前面几页。430点先遣值,以及你曾经在1.19版本的获得一项征召前的恩赐,都是这次阅读书本的费用。”
“所以自杀可以被阻止,但阻止却又有代价。”
一头地中海发型,戴着大框老花镜,长相极为老态的老人,拿着一本书,神态中带着疑惑,似乎在好奇某个问题。
也是直到今天,凌寒酥被人救下来了,才开始下意识去思考这个问题:
不多时……她已经面红耳赤。
凌寒酥震惊。
挑战任务失败,被强制自杀,这似乎就是所有失败先行者的宿命。
但有些书页确实是固定的。
当然,除了传授职业知识,最m.hetushu•com•com大的任务,便是榨干先遣值。
莫桑语见到她一副焦急的样子,怒斥:“慌什么?都跟你说了要多思考,如果那个新人失败了,你已经死了,既然你来到了这里,那就说明,他的旅途没有结束。”
没有人去询问为什么,没有人去在意“神”制定的规则为何如此繁琐。
这绝对是无比昂贵的代价。但以前莫桑语绝对不会强买强卖。
“而这个人的先行之试,已经开始了。”
不管别人如何巴结凌寒酥,身为天目者的她,地位如何尊崇,在老者看来,这就是一个蠢丫头,一个不争气的蠢丫头:“不然呢?做我们窥视者,不要仗着信息多,就不思考,用你的猪脑子好好想一想,除了新人,谁会无缘无故救你?”
屋子的结构,因为一排排书架,呈现出“川”字结构。
他们是来自于某一场战役的遗留者,被迫开始为培育先行者而服役。
“我怎么回忽然进入这里?我并没有看到倒计时……”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不管九大中间人的性格各异,也不乏真有将先行者,看做是学生的。比如这位老者——莫桑语。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