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出阅读

差异点末日

作者:更从心
差异点末日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手机阅读请点击或扫描二维码
0%
第007章 转守为攻

第007章 转守为攻

“接下来,请您与我玩一个游戏,我尊贵的主人。”
“您想要获得更高级的快乐,想要让我们药童,带给您普通食材不一样的快|感。”
“古代文豪苏东坡写过菩萨蛮·咏足,刘过写下了沁园春·美人足。”
游戏名字周白榆胡乱取的。但内核原理其实很简单。
昏暗的房间内,周白榆坐在墙角,目光直勾勾盯着,梳妆台上的一把梳子。
这倒不是周白榆色胆包天,那什么上脑。
比如在他的描述里,古代人类最尊贵的女帝,穿的不是镶金凤袍,现代人类高质量女性,也不是手工针线晚礼服……
“我希望今天的二人世界里,您需要花费精力,注入仪式感——”
“当然,我的女王。我们的游戏也才刚刚开始。但我需要一些时间。”
就好像那些喜欢在五星酒店晒一杯白开水的人,是那里的白开水更甘甜么?
“演说家”并不意味着能够绝对说服他人,而是能够更容易唤起情绪。
游戏利用的原理——赌徒困境。
人在2.21,漂到失联。与魅魔相处的三个小时,治好了他周白榆的精神内耗。
周白榆曾经做过传销公司讲师,对此极为清楚。
赤鲸的关键,是要让魅魔对自己不可自拔。
这种独一无二的尊享,让魅魔首领在带着他巡视时,有了一种极大地满足感——源于炫耀。
周白榆曾经疑惑,为什么会有人为了秀八万块的月薪,最后导致男方丢掉工作。
这短短的一圈巡视,https://m.hetushu.com.com他让魅魔首领奇异地感受到了快乐。
魅魔首领也被精准唤起了那种渴求的情绪,感受到了又一种快乐。
这是第一天,也是第一个任务。
相反,他很冷静。
曾经她处理这些药童,无非不过是处理寻常人类一样。
哪怕只是放大百分之十,那种快乐也绝对比纯粹的“吃”要更为刺|激。
而第一个要求,没有被拒绝,就又成功了一半的一半。
这一天,周白榆像是一个贴身的跟班一样,与魅魔巡视了一圈整个住院大楼。
很多人购买了太多产品,哪怕后来明知道是公司的骗局,也会自己洗脑自己,告诉自己不是骗局。
但人类就是这样具备劣根性的存在,而魅魔,是放大了欲望的人类。
人只会珍惜自己付出和投入了心血的东西。
简单来说,昨晚周白榆的经历大概就是——
“生存危机已经解除,我已经取得了魅魔的初步信任。但我不能掉以轻心,还得有更多的底牌。”
哪怕魅魔没有起杀心,寻常人类也经不起折腾,但药童受得住。
尤其第六感选手的特性,可以天然的,增加他避开错误的几率。
证明了自己的与众不同后,周白榆当然不可能现在就止步。
不过要活下去,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跟那些酒池肉林的开创者、历史上的昏君们相比,魅魔们玩的东西,只能叫血腥,但绝对算不上奢靡。
他要让魅魔首领,进一步www•hetushu•com•com感受到了,她身份的超然,与其他魅魔的不一样,必须要有在衣着上彻底区分其他魅魔。
步入正题,基于魅魔和人类审美几乎一致,所以周白榆开始尝试灌输“着装”的概念。
猎人用诱饵诱捕猎物。资本家也用各种“高级”来诱捕人类。
“卑微的人畜,你在命令我?”魅魔挑眉。
同时,也让她进一步领会到,奢侈带来的快乐。
他自觉成为了一件货物,但却又是一件专属货物。
而周白榆的言语,也是引出这种情绪的关键:“看,现在每个魅魔都知道,您拥有了一个会说话的药童,而且我比她们的药童更俊美,且……我只属于您。”
他开始一点点提及人类世界里,各种服饰代表的各种阶层。
这一路上,他总是含情脉脉地注视着魅魔首领。
没有死。
至少,没有领会全部意思。
魅魔果然展现出了一点兴趣,她并不在意一个药童为何会开口说话:“说下去。”
他可以参考的例子实在太多,可以用到的谋略也很多。
周白榆已经越发有底气。
这种价值,又为魅魔的首领,带来了不一样的体验,因为她从其他魅魔眼里,看到了畏惧之外的欲望。
这又是资本家们刺|激人们消费的好手段。
但现在,周白榆的外貌,品相,其他魅魔的嫉妒羡慕,都成了周白榆的附加价值。
浑身酸痛的周白榆睁开双眼。
“魅魔的着装基本可以为没有,且以魅惑为主,所以m.hetushu.com.com我不能冒进太多,得从那些暴露魅惑的着装推进。取魅魔与人类审美的交集部分。”
魅魔首领也体会到了那种快|感,就算眼前的药童,只是一个自己随时可以杀死的人畜,但也独属于自己,其他魅魔无法享受。
只是周白榆……显然理解错了魅魔首领的意思。
魅魔最终还是在渴求高级快乐的驱使下,同意了请求。
显然,炫耀时产生满足感,远比那一杯白水带来的味蕾刺|激要大许多。
仪式,增加了某件事的繁琐程度,似乎与人类的高效思维不符。奢侈品也与人类的实用思维不符。
而是——jk,lo裙,死库水,猫女服……
多少穷精致的人,因那句“生活要有仪式感”,买了一堆不实用的东西。
周白榆没有冒进,依旧姿态摆的很低。
基于这个逻辑,周白榆很自然的就想到了那些……为镭射瓶们设计的伟大衣物。
“这个游戏……就叫赤鲸好了,我会为您阐述规则。同时,为了让您获得最大化的快乐,希望您能够多给我一点时间。”
随即开始自我安慰:“在这样的魔窟里,以自己贫瘠的智慧,想要活下来,不付出点代价是不行的。”
甚至引经据典的讲述了,人们因为觉得这些人太过尊贵,敬畏的称之为女菩萨。
……
后来周白榆也发现,哪怕明知那是愚蠢的行为,还是会有人克制不住想炫耀。
她已经下达了神圣的命令,让人类奴仆们在最短时间内,用最昂贵的料子,赶hetushu.com.com制出一件精致奢华的……兔女郎服。
周白榆深知一点,人都爱炫耀。
“你干得不错,但仅仅如此,还不够。”
“您也感到了厌烦和困惑对不对?但其实,这并非身为食材的我们无法带来更高级的快乐,是食用方法有问题。”
回忆起昨晚的恐怖,周白榆只感觉里面的世界好黑暗啊。
“瞧瞧那不加掩饰的嫉妒,但没有意义,谁叫您与她们有天壤之别呢?”
对于很多人类而言,攀比,炫耀,优越感,凡尔赛,获得的快乐就是能让他们失去理智。
七日求生的第二日,周白榆无惊无险的度过。
偶尔会贴到魅魔首领的耳边,轻声温柔地说些情话,同时言语引导着魅魔首领,感受其他魅魔的妒火。
周白榆一脸虔诚:“当然不敢,您可以直接杀了我,我将愉悦的接受您赐予的死亡,但那样一来,我和普通食材又有什么分别呢?”
“您要保护好我,您看到了她们眼里的嫉妒了吗?但我只能死在您的手里,哪怕被您杀死,践踏在脚下,在您面前如何卑微,但我也是她们得不到的存在。”
其他药童只是好看的死物,可周白榆却是活物。
魅魔确实有了兴趣:“什么游戏?”
只有精准命中了对方的需求,才能让对方产生兴趣。
不过要让魅魔首领享受更高级的快乐,他也颇有底气。
于是第二天,周白榆开始了第二个项目——仪式感与奢侈品。
“请穿丝|袜。”
不过周白榆要做的,又有些差别:“我需要您https://m.hetushu.com.com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带着我,走一圈,让所有的魅魔们,都见到我,但是您要保护我。”
越是高级,便越追求高级。进而越容易掉进更高级的陷阱。
各大网络游戏公司,其实一直在利用其内核来操控玩家。
但又区别对待了其他魅魔。
“我总算熬过了第一天。”
“但他们都是一群没有见过世面的古人罢了。他们根本不懂真正的享受。”
在周白榆的描述里,只有穿着这些伟大衣物的人类才是尊贵的。
所以他的言语,总是能够精准刺|激到目标。
于是周白榆匍匐在了魅魔的脚下,开始了又一天的骚操作:“毛熙震的《浣溪沙》里写到:捧心无语步香阶,缓移弓底绣罗鞋。”
第一次开口没有被杀死,就成功了一半。
次日。
“也许,我该试试异化了……”
他克服了人类对怪物的恐惧,仿佛真将魅魔当成了主人一样去迎合。
不过嘛……周白榆偷换了一点点概念。
这一夜,周白榆也终于因为表现突出,赢得了几小时喘息独处的时间。
“好在……这药童的身体,真的很变态啊。”
“您不妨尝试一下,快乐或许就在其中。”
再加上周白榆的演说家特性,也一点点将魅魔首领的情绪放大。
只要对方没有第一时间杀死自己,那么最危险的一关,就已经过了。
而越是投入和付出,便越不甘心没个好结果,越是没有好结果,便越发加大投入和付出。这也是赌博的可怕,周白榆经常会劝诫身边的人,要拿得起放得下,别上头。
  • 字号
    A+
    A-
  • 间距
     
     
     
  • 模式
    白天
    夜间
    护眼
  • 背景
     
     
     
     
     
书签